首页 小说分类

古代言情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

    恩很宅

    古代言情连载中2.81万

    末世神医安泞死那一刻绝对料不到自己会穿进一本狗血古言小说里,更料不到,她穿进去之后,每天都在被疯批男主暗杀! …… 王爷:王妃死了吗? 下人:启禀王爷,王妃落水后意外救下了小皇子,现在皇上正要赏赐她! 王爷:…… …… 王爷:王妃死了吗? 下人:启禀王爷,宫宴上王妃为皇后娘娘挡了一剑,皇后娘娘赐给了王妃一枚免死金牌。 王爷:…… …… 王爷:王妃死了吗? 下人:启禀王爷,王妃代替白姑娘从城墙上跳了下去,没留下一具全尸,已焚骨扬灰。 那一日。 萧谨行救下了他的白月光,却为安泞屠杀了一座城! …… 多年后,江湖上惊现一位旷世神医,绝世倾城,惊艳天下! …… 本文男主有白月光,前期真杀女主,女主特殊体质,伤口能自动愈合,所以屡杀不死。女主离开男主后放飞自我,男主追妻火葬场! 本文以爽文为主,但不排除有虐,玻璃心者慎入。 结局HE,坑品保证。

  • 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佾舞生

    古代言情连载中27.63万

    #古代绿茶x的自我修养 #甜甜甜 作者不正经一句话文案: 喝最烈的酒,睡最冷的男人。 作者正经一句话: 这里有爱情,有权谋,有成长…… 女主版文案: 绿茶x是男主身边最善解人意的解语花又怎样?还不是被女主干翻?霍水儿看书看得苏爽,一朝穿书,成了被干翻的绿茶…… 为了不被凌迟处死,她努力做好解语花,温柔又柔情似水,等着男主一朝登基厌弃自己。自己好去包养小奶狗,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怎么突然成了绕指柔? 男主版文案: 季渊是先皇后之子,继后养子,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身份尊贵,他身边一直有一个女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他一直以为她心悦他,至少她是这么表现的,他从来不说,以为她懂,他希望能够以江山为聘,以后位迎她。 可是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外热内冷,心里从未有过他,呵,“朕宠你爱你,你想走?”眼里是不曾有的疯狂和偏执。

  • 与摄政王的先婚后爱

    是谁的小鹿吖

    古代言情已完结16.5万

    宫南是军侯府不受宠的嫡小姐,看起来听话乖巧,惹人怜爱。 一日,当朝最尊贵的摄政王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跟她说,“本王早已过了婚嫁的年龄,府中正妃之位一直空缺着,母后和大臣们都催的紧,催的很让人心烦,” “谋臣周瑾说,宫家大小姐出身尊贵,一定很讨那帮老臣子们的喜欢,他推荐了你来做本王的王妃。” 宫南心惊不已,因为摄政王俯身对她说道,“本王采纳了他的意见。”

  • 锦绣良缘之娇女难求

    彦泽

    古代言情连载中24.14万

    作为一个被逼无奈投奔已婚姐姐的拖油瓶,容歆对自己的定位是安分守己,等那有权有势的登徒子娶妻之后就回家去。 然而没有想象中的寄人篱下,凭着一身高超的武艺,遇到了小迷弟、结识了小公主、交到了小伙伴,容歆惊讶地发现,京城居,好像、大概也不难。 京中传言,景侯府的世子是个传奇人物,年幼时被奶娘换错,长到八岁终于有了神童之名,却各归各位,成了个闲散宗室子弟。不能考科举被迫低调的神童,只能拿起算盘做满身铜臭的商人,人人见了都要叹一声可惜。 然而,李湛翻着书架上的孤本古籍,不赚钱哪能随便买买买,闲散宗室子弟的咸鱼生活它不比辛苦考进士舒坦吗? 当昔日神童遇到寄居侯府的女侠,我不嫌你满身铜臭,你也别嫌我舞刀弄枪,吧?

  • 盛宠之嫡妃归来

    失落的喧嚣

    古代言情已完结16.49万

    谢沅沅,尚书府大房嫡长女,御赐的三皇子妃,与三皇子可谓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多次为未婚夫三皇子挡刀,险些丧命。 以为三皇子会是自己一生的归宿,却不料他转身爱上表妹,也是她最好的闺中密友,一起背叛她,还给她下药,让她和四皇子在春日赏花宴上,众目睽睽下出尽丑态,名声尽毁。 流言如刀,刀刀致命,一夜之间,她成了所有人口中人尽可夫的女人,似乎只要她不死,流言就不会消失。 为求一个清白,她只能大闹,孤立无援的她被关到庵堂,受尽折磨,在三皇子和表妹大婚当日,逃了出来。 得不到想要的清白,他们反而派人凌辱了她,她倒在了风雪里,在无尽的绝望中被风雪掩埋。 重来一次,她在赏花宴上醒来,昔日的场景历历在目,曾经的惨剧她绝对不会让它重演。 这一次,她接受了被赐婚给四皇子的旨意。

  • 一顾红颜误君心

    兜兜有钱儿

    古代言情已完结6.8万

    她是一朵为复仇而娇艳的曼陀罗花;他是为复仇而冷情的暴君。他以为他对她恨之入骨,可是,当两只带着同样血腥之气的同类互相折磨之后,才发现恨,早已在不知不觉涅灭。 他看着她背上的鞭痕:“你是我的女人。” 她妖冶绝决,将匕首送入他的心脏:“我与你的仇,不共戴天。” 滔天的仇恨,让他们噬血的爱着,恨着。 “用你的记忆换他的命,醒来后,你对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 痛苦的爱着,忘记是唯一的解脱。 她含笑饮药,愿生生世世,不复见!

  • 穿成小可怜后被团宠了

    听听雨夜

    古代言情连载中5.56万

    【演技派白莲花VS深藏不漏活阎王,苏爽甜,架空1V1,谢绝考据】 姜潋潋演了十年的戏,却在上台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影后奖杯时,不小心踩到裙子拖尾,撞死在台阶上。 再次醒来时,她成了不受宠的高门庶女,今年刚刚四岁半。 生母软弱病恹恹,胞弟胆小瘦兮兮,娘儿三个受尽冷眼欺辱。 为了吃饱穿暖活下去,姜潋潋决定发挥她的特长,演戏! …… 半年后,姜潋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庶女一跃成了京城里最香的香饽饽。 同父异母的哥哥:“妹妹,谁敢欺负你,我一定帮你教训他!” 嚣张跋扈的七公主:“姐姐,只要你陪我玩,我什么都听你的!” 严厉刻板的太后:“乖乖,你看上哪家儿郎了?告诉哀家,哀家帮你赐婚!” 姜潋潋羞答答:“我觉得六皇子就不错。” 众人惊呆。 六皇子?那个生母是宫女,资质最愚钝,最不被皇上和太后喜欢的六皇子? 这是图啥呢?! …… 直到某天,六皇子登上了皇位。 长相妖孽的男人将她纳入怀里,以不可抗拒的姿态开口。 “不是要每天对朕亲亲抱抱举高高吗?朕准了!” 一直以为他是清冷无害的小绵羊的姜潋潋:“???”

  • 太子妃上位攻略

    沉灼灼

    古代言情已完结22.43万

    六岁她是庶女,年纪小还不受宠,混的连个丫鬟都不如。 九岁,她忽然多了一个舅舅,还是当朝太子! “日后有孤一日,便护你一日。” “倘若我犯错了呢?” “非谋逆,皆可恕。” 从那以后,顾翩有靠山了,嫡母对她嘘寒问暖,嫡姐对她友善和睦。 某日,顾翩偶然听闺阁小姐在谈话。 “不过就是仗着对太子有救命之恩,太子日理万机,哪有闲工夫日日替她做主。” “山鸡就是山鸡,早晚摔死在地上,等着被顾夫人打发嫁了人,谁还能管得了?” 顾翩眼前一亮,说的有理! ....... 于是,顾翩学会了撒娇卖萌,变着法缠着金大腿,使劲找存在感。

  • 她又在女尊国造反

    幺鲸

    古代言情已完结29.47万

    【本书正文完结,新书速递《快穿大佬请善良》,看大佬如何霸宠小花?】 本文讲什么? 伏锐马踏乱世、剑挑江山,一手倾覆一个王朝,笑的张扬如旭,“造反,懂么?”

  • 女配她想当咸鱼

    一颗小豌豆呀

    古代言情连载中1.24万

    (男强vs女强,退休大佬女主vs白切黑男主) 无数个任务过后,顾清歌终于退休,再睁眼时已经成了大楚王朝唯一异姓王爷家的嫡女老幺,爹疼娘爱,还有三个妹控哥哥,更是一出生就被太后认定为大楚福星,受封郡主,有了封地。 顾清歌懒懒的笑了笑,这一世她只想好好养老。 可是没多久她就发现,她的身份竟是一方任务世界里的女配,男主苦心钻营,历经磨难登上皇位,与女主双宿双栖。 而她,只是其中一朵桃花,助他上位的踏脚石而已。 顾清歌眼露杀气,管他什么男主,什么皇帝,若是敢来惹她,通通得死! 某天,大魔王顾清歌被人抗旨拒亲,一时间沦为京城笑柄。可是没想到,转眼那位谪仙人物就大摇大摆的踏进了顾王府的大门。 只见楚蘅抖了抖手里的包袱:我是来入赘的。 众人:(ノ°ο°)ノ!!!!!!!!! * 当王朝受到攻击,家人面临危机,本想养老的顾清歌一身戎装翻扬上马。 骋沙场,拓疆土,保家国。 女王一怒,浮尸万里。

  • 咸鱼暴君她委屈巴巴

    傅了个右

    古代言情连载中21.52万

    夜棠穿成了书中丧尽天良、还女扮男装的暴君。 夜国上下皆骂她:“暴君!” 她本想做个咸鱼,捂好女儿身的马甲,选择继续舒坦地当暴君,坐拥金山银山,整天吃喝玩乐,能纵情享乐就绝不勤政爱民! 可——没逍遥两天。 明君系统找上她。 彼时,忠臣跪地喊天,而夜棠躺在白花花的美人们小倌们怀中纸醉金迷,捧着鸡腿吃的满嘴油光。 明君系统:“……夜棠,起来,当明君了。” 夜棠:? “嘤嘤嘤” —— 夜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达成#千古一帝#成就,转眼就被大恩人帝师给堵住了。 帝师看着她,步步逼近声线蛊惑,眼神暧昧,“阿棠,我助你得天下,你……” 夜棠一听慌了,“你你你想谋权篡位吗?” 帝师:“……不是” 后来,听说暴君怀孕了。 夜棠洒泪哭~~

  • 岁岁不相离

    抚长离小仙女

    古代言情已完结10.76万

    时人都羡慕荣国公家的五小姐姜羡,家世好容貌高,母亲是长公主太后的亲女儿,皇帝一母同胞的亲妹妹。父亲是荣国公世子,忠义候,建威大将军,不纳小妾没有通房。自己是皇帝舅舅亲封的昭阳郡主。几个哥哥都是同父同母亲兄妹一家子和家子和睦。本以为可以米虫一世,眼看着渐渐长大了却被一只狼崽子给叼走! 陆见辞认为这一生做的最庆幸的一件事就是认定姜羡,娶她做妻子并与之相伴,从此岁岁不相离。 当我牵你衣袖,与你执手,我的生死便尽赋予你,相伴相依,或生,或死。

  • 骄傲萌徒,师傅你惨了!

    妙语仟仟

    古代言情已完结20.59万

    她,一界之君三界之主六界之王,传言她傻白甜。一具身体换上了新的灵魂,一切都在变。但是……谁TM来给劳资解释下这亦师亦夫的美男师父是哪里捡来的便宜货?他,命运被掌控但生活靠自己,威胁?等以后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极!但是一个“强大”的徒妻却轻易的走进了他的心。小剧场:夜黑风高,一娇小的身影艰难的爬进司渊屋里,“想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就适合干坏事!嘿呦,嘿呦!”忆仟从某师父身上爬过来爬过去,就是没找到银子,某师父突然将她反扑,“仟儿,夜黑风高特别适合干坏事!”某徒弟死机中……“Sorry,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 将军总喊我夫人

    清秋季

    古代言情已完结17.3万

    【本文甜宠无虐,放心入坑。】 【前期冷淡后期依旧冷淡女主vs前后不要脸死缠烂打男主。】 安清越十七年一直以男装示人,活的小心翼翼,自殿试之后,被皇帝亲封了状元郎,从这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改变。 不再像之前活的小心翼翼,慢慢开始锋芒毕露,本想谋个安定的官职,嫡母嫡兄的百般刁难迫使她不得不向上攀升,直至到了别人不敢再轻易招惹的地位。 ———— 父亲:“不错不错,也算是为祖上争光。” 皇帝:“你文章写的非常精彩,定是可造之材。” 同僚:“安大人又升官了,以后请多关照。” 将军:“安大人的腰,可真细啊……” 安清越每次被人拦下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想说话,我能走吗?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凰也

    古代言情连载中23.83万

    现代女穿越到架空朝代,还变成了一个六岁的农家小孩? 南溪表示,小孩就小孩吧,至少还活着。 不就是开荒种田吗?我有现代知识,还有阴差阳错得来的异能,这都不是事儿。 南溪本以为,这一世会一直这么平凡又温馨的过下去。 直到某一天,数千铁甲军把小村庄重重包围……

  • 农门娘子有空间

    鲤鱼跃金门

    古代言情已完结29.84万

    “站住!可恶的人贩子,赶紧放下我的宝娃,老娘的四十米大刀准你跑三十九米!” 云朵操刀追赶抱着她俩娃的混账男人,发誓定要他好看! 男人大呼冤枉,“我真的不是人贩子!!” 一个是天下第一厨,一手厨艺连佛都要跳墙偷吃。一个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神医,一手银针生死人肉白骨!关键是,这货啥时候成了武林高手? 云朵发现自己的四十米大刀不够用了,那么,就换四百米吧! “姓梁的,你说,咱俩谁更厉害?” “娘子厉害,当然是娘子最厉害!为夫望之莫及呀!” 梁宸望着那四百米大刀,一脸的苦逼……明明就四十厘米,算了,娘子说啥就是啥。

  • 穿越空间之农女的幸福生活

    墨染红尘忆

    古代言情已完结23.99万

    前世秦泽琛是豪门贵公子,苏梓沁是历史系高材生,穿越后她是有空间傍身农女,他明面上是秀才暗里又有哪些身份和背景呢?两人又会有怎样的际遇?又是如何发家致富?。 “秦泽琛,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吗?” “谁说的我不喜欢女人了?” “(;´༎ຶД༎ຶ`)给跪了………传言害si人啊?” “秦泽琛,你说把荧光粉染成绿色怎么样,好看又不刺眼” “好看?要是做成了灯,一群大老爷们儿走在下面成什么样了?” “噗、哈哈………(画面太美不敢看)那还是染成别的颜色吧!真是罪过罪过”。

  • 穿越:冷宫皇后(完)

    若儿飞飞

    古代言情已完结17.32万

    女主是个卑鄙无耻的无赖。却阴阳差错进宫成了皇后。 男主是个腹黑无良的皇帝。在大婚的第一天就把皇后打进冷宫。 无敌无赖女VS无良狗皇帝 唉。。。飞飞还是不太会写荐,每次写这个老是不满意,常常是改了又改,真是失败。。。。!! 不过,本文是属于比较轻松的喜剧文偶尔有点小虐,如果喜欢的亲们就看下去吧。。。。飞飞会加快速度更新的。。。。 飞飞新群:80157023——喜欢飞飞的亲亲们可以加!!敲门砖:书里女主的名字。没有敲门砖一律不接受!! 亲们,如果看了喜欢,就请多多送鲜花和收藏哦。还有,不管喜欢和不喜欢都欢迎给飞飞留言,飞飞会记住亲的意见的。。。。。。亲亲们,。。你们的收藏和评论就是飞飞写作的动力。。。。。

  • 首富千金是大佛

    小小牧童

    古代言情连载中30

    裴夫人以为,将当初被她赶出家门的贱婢姨娘和姨娘生的小贱婢接回府里,便能任她搓扁捏圆、为所欲为。然而,费尽心机接回来后才发现,贱婢姨娘已经不同往昔,姨娘生的小贱婢更是一座她无法仰望的大佛。

  • 兄长他总是不对劲

    汐池

    古代言情连载中21.87万

    前世,她跟他是夫妻,人们都说,温小侯爷待人亲和,谦谦君子,公子无双,可自她跟他成亲之后,她就没见过他对自己笑过一次。 她知道,这场婚姻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枷锁,一个困住他与心爱女子在一起的桎梏,哪怕那个女子喜欢的人并不是他。 所幸,她对他喜爱有余,却也没有到深爱不悔的地步,父母之命,媒数之言,他不情,她自也不愿,她本不就不是一个太过执著之人,只是那夜海棠树下,他眼底几乎快要溢出来的悲伤让她有些心疼罢了。 就那么一刹那的念头,她选择应下了这桩婚事,想要让他不再那么伤心的。 多天真啊,单纯的,让她在往后余下的岁月里无不后悔当初那一刹那间的冲动。 既非他心上之人,又怎能抚平他心上之伤呢? 这个道理,一直到她身染重疾,命悬一线,而那人却还在为了那早已嫁作人妇的心爱女子忙碌奔波破案时,就彻底明白了。 所以,当她千帆过尽,带着系统福利包重生回到十四岁议亲那一年时,心中只想砍了那棵海棠树,给温言白那狗东西唱小白船。 可愿嫁入侯府,成为温小侯爷的夫人? 她微微一笑,明媚灿烂,眼神却轻蔑嘲讽的很。 “不,我不愿意。” 他算个什么东西! [你轻而易举得到却不珍惜,我千方百计还要被她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