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 悠悠的往事

    静馨雅平

    现代言情已完结4.52万

    日本人占领了东北,赌场多了,妓院也多了……

  • 麒麟飒婿宠翻天

    文武林

    现代言情连载中9995

    房地产大佬步入穿越系统,化身纯情少年郎,误闯麒麟堂,邂逅堂主归姑娘,被她甜宠了七七四十九天,后被她烈火烹油,外加糖醋油盐,熬制成一锅香汤,洒落人间,滋润万千恋爱中的宝贝们。男主和万千女孩谈过恋爱,每天不重样,着实的爽了一发。 这只是假想,待到男主醒来,听到堂主一声吼:去码字!老娘等着看下文!

  • 梨园山河泪

    顾念孝

    现代言情连载中4724

    终是人走茶未凉,只愿曲终人不散。 愿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梦醒,你们依旧还在。

  • 穿越抗战之巾帼玫瑰

    仙林之冬雪

    现代言情连载中2.82万

    九零后女医生林雨瑶,突遇商场电梯人为事故,意外带着商城穿越到令人热血沸腾的战火纷飞的抗战时期十九岁山村女大夫身上,带着自己八个月的儿子和十二岁的小叔子,追寻自己的丈夫。并收获到了签到系统。 看她如何谱写出一部不一样的青春赞歌!

  • 前世今生意

    公子齐风

    现代言情连载中3.08万

      这是一个关于前世今生的故事,慕柔婷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很长,在梦中,她仿佛是一只三青鸟,逃出昆仑,被仙界一位大善人所救,最后她只记得气数已尽的自己被一个人揽在怀里说:“我送你去轮回道,如果你和他缘分未尽,不管何时何地,你们总会再次相遇。”   梦醒了,回到现实,她只觉得这是个可笑的梦,直到进入因为一本小说而展开的平行世界,她遇到了那人口中所说的他。   可能这一切真的不是梦,这只是一场前世今生意难平的后续,这回没有人拆散他们,她最终将他的名字刻在了脑海里,他叫宫寒烟……

  • 罪挽

    池苑依旧

    现代言情连载中1.08万

    这是一个祸乱交心,风雨飘摇的年代。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 民国18年。 她是上海滩八大豪门之一的云家家主。九年前,父亲惨死,哥哥失踪。 众人皆道云家小姐薄情寡义,竟在父亲的葬礼上连一滴泪都不曾留下。 殊不知,她潜伏多年,只为等一个机会――一个能将迟氏军阀覆灭的机会。 终于, 组织要求她接近迟氏军阀的迟醉,趁机偷取机密。 她做到了,而且做得超出了组织的期望。 迟氏军阀的大帅,迟醉,要求娶她为妻。 醉绾,醉绾。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云慕绾别有用心地嫁入迟家。 可那颗心,却在不知不觉中沉沦―― 众人皆道军阀鱼肉百姓,仗势欺人。 可云慕绾看到的迟醉,却是守护一方子民的英雄。 他阴沉,霸道,狠戾。却单单将满腔的柔情与偏爱都赠予了她。 罪挽,罪挽。 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自古忠义两难全。女子心中的那点悸动终究是跨不过父母的血海深仇。她最后还是背叛了迟醉。 可她却突然发现,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乱套了―― 可是罪孽已经发生,他们之间还能挽留吗? 最晚,最晚。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此生,惟愿与君相知,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 沪上春来

    44次日落

    现代言情连载中5590

    外面风雨琳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张爱玲 【公馆丫鬟×民国少爷】 【共党特务×敌党军官】 1934年,秋茹16岁,随母亲进入沈公馆。沈公馆里有一位二少爷,二少爷体弱,秋茹常伴左右照顾,两人渐生情愫,可身份天差地别。 1937年,淞沪会战,上海沦陷。抗日战争愈演愈烈,山河动荡,社会不宁,有情人难成眷属,在战争中走散。 此后数年间,两人阴差阳错再次重逢,可此时人早已非彼时人,理念、立场、时局……所有的一切错综复杂,像是一条永远无法跨越的深渊。 “奈何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 颠簸流离,爱恨难成,当黎明到来之时,一切的一切,是否能回到最初的开始?

  • 我和奶盖偶像的双向奔赴

    陌灵云

    现代言情连载中11.34万

    柏奕得意地笑着说:“怕什么,我不有你呢吗!”   挂断电话,他走出浴室。陈木溪苦笑道:“谁的电话,那么神秘~还要背着我接。”   柏奕察觉这不安又紧张的气氛,拿出手机来电递到她眼前解释道:“没谁~郑磊,工作上的事情,汇报公司跟工作室的事情,有他我都不用多担心。”   柏奕坐道床沿边,霸气的将她揽入怀中。哄着她,柔声细语道:“以后都当你面接~我绝对不会有任何事情隐瞒的,每日行程一定主动汇报,三次汇报率可还满意。”   陈木溪识大体,浅笑安然说道:“我哪有那么夸张~说的我那么神经质啊!”   “我可没这样说,我就愿意主动汇报,你爱不爱知道,那是你的事儿,我就喜欢汇报。”   “哼~噗哧”   对啊~柏奕宠妻,就愿意做一位妻管严,谁能奈他何?自己选的小娇妻,当然得自己宠。她也感受到柏奕浓浓的的爱意,深情的看着他精致俊俏的脸蛋,贴在胸口的脸蛋,感受到那熟悉的温暖;熟悉的体香。      

  • 十里明月海

    虾米炖冬瓜

    现代言情连载中5.67万

    既是沈其东和黎明的故事,也是宁海昇和顾月明的故事。双警家庭出身的黎明竟意外与前任海关监督之子相遇,两头倔驴互不相让。一步步一步步,黎明意识到自己不再是黎明,而是和沈其东一起化为了浩瀚烟史中的一枚尘埃,他们信仰光明,他们的心炽热坚定,他们的热爱清澈,至死不悔。

  • 民国一场旧梦

    江淼淼呀

    现代言情连载中2.84万

    人力难敌时代大势,你是随波逐流还是逆流而上。这个时代满是无常和离散,是持心静守还是及时行乐。你的选择是什么? 明月:我拥有过常人难以想象的权势富贵,如今你让我如何接受沦为平庸。 杜鹃:我不爱鲜花珠宝,只想珍惜你对我的那颗真心 叶障:这个离乱的时代,无权就是原罪。 林七:我想和大哥一起去看看那个新的,我们的世界。 顾中兴:家国天下,义不容辞。 仲二:我这一生只讲一个义字。 白林松: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钱默:前半生放纵不羁,遇见你后我却学会万言一默。

  • 遇见你即是一场梦

    雪折

    现代言情连载中1.06万

    千金大小姐陈莠文和一穷书生的故事,书生敢爱敢恨,与地主阶级做斗争,而大小姐傲娇及任性,又万千宠爱于一身,与书生相爱,被父母阻拦,他们之间的故事又是怎样的,请尽请期待。

  • 病娇大帅请放手

    小聚句

    现代言情连载中2014

    秦晴岚是个大夫,从小励志救人类于病痛,不想刚出医学院的大门就被人拐了去当夫人。从此: 晴岚:“我要出去工作。” 白泽:....... 晴岚:“我不幸福,我要和你离婚。” 白泽:........ 晴岚:“我,我求求你,我只想好好当个医生。” 白泽:“乖,眼泪要用到正地方。”说着……

  • 青州云

    少清学生

    现代言情连载中1818

    新式军阀追梦求爱

  • 茶山花未开

    晋余生

    现代言情连载中8359

    民国乱世,苏城茶山下,茶商之女沈砚秋与世家之子林书齐跪拜茶山神起誓要永不分离,可当两人即将订婚之时沈砚秋却背叛誓言转身离去!并与敌家叶氏站在一起!沈砚秋带走两人的定情信物,一走就是五年之久,而后回来之时林家落败,叶氏却风生水起。“沈砚秋,我们从未开始过,哪来的结束?”五年后林书齐面对沈砚秋,却说出这样的话, 沈砚秋到底为什么突然离去?那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佳人一笑醉芳菲

    天堂担

    现代言情连载中6958

    “咏之,你相信过我们会在一起吗?” “我相信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傅府和叶府是世交,从我们生下来开始便注定了要在一起。

  • 许先生,许先生

    玉堂青

    现代言情连载中3.55万

    民国年间的一个阴雨天,温亦云只身跑在乌黑的巷子里,任凭雨打在她身上。“咚咚咚!咚咚咚!”只见她用力的敲着一户人家的门,嘴里还不停念叨:许先生,许先生……许承颜在昏暗的房间里,借着微微光亮看着温亦云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一头齐耳短发,笑的很好看。听到敲门声,他蹭的一下起身,将照片塞在了枕头下。门开了,来的人却让他意外。 本文纯属虚构,没有参考史实,与真实民国有别!!!

  • 身赴山河心赴卿

    好人姐

    现代言情连载中2381

    他是上海遮天会帮主之子,天津军校学生,心怀革命 她是天津首富之女,却不娇纵 救命之恩,“杀父之仇”他们之间结局究竟如何 小剧场:“我拿着刀刺向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躲”“因为对面站的是你,如果这样能解了你心中的恨,我不后悔”

  • 南方的情1924

    方槐序

    现代言情连载中6943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小枝奶奶都不怎么记得其中的细枝末节,她只有慢慢的回忆着,回忆着,凭借自己的想象,将这个故事慢慢的丰润,上色,变成所有人都期望听到的那样。 小枝奶奶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她的漂亮不是倾城的漂亮,也不是乍一眼就惊艳的漂亮,而是最初一看,五官都是平平无奇的,一双又弯又狭长的丹凤眼,灰褐色的眼睛好像一颗玻璃珠,鼻子和嘴巴都按了平平常的样貌,但就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觉得双眼蕴神,别有一番含情脉脉。 小枝奶奶年轻的时候叫婉芳,中年叫做秦家媳妇,老了就变成了小枝奶奶。

  • 晓来谁染霜林醉之山河恋

    会笑的苹果树

    现代言情连载中1.44万

    他是军人之子,长在绵延丰饶的长白山下;她出身中医世家,是温柔却不羸弱的水乡姑娘。乱世之中,他们相遇相知相爱相守,与无数华夏儿女一起,谱写了一曲壮阔曲折的山河恋歌。

  • 拐个法师回家当老公

    锦双

    现代言情连载中8285

    一觉醒来,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一睡就睡了几百年。妺嬉、柳思静竟然是同一人,天呐!柳思静竟然是一个千年不死的老妖怪?!…柳思静在1930年的天津一次偶遇定双世情缘。女主失忆了,身份存疑。书中内容纯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