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现代言情

  • 沈先生,领证吗?

    爱你不问归期

    现代言情连载中48.65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相亲当天,亿万富翁和我闪婚了

    钱火火

    现代言情连载中47.93万

    相亲当天,裴青欢就和只见一面的男人闪婚领证了,原以为能凑合着过到离婚,没想到婚后老公经常老婆贴贴。而她但凡遇到难题,只要回家说给老公听,难题都会莫名其妙的被解决了。一次两次,裴青欢以为是意外,来多了,裴青欢觉得嫁对人了,自家老公真是大锦鲤,直到她有天看到自己老公从总裁电梯走下,保镖助理齐喊,“总裁小心!”原来他竟是亿万富翁?!

  • 离婚后,前夫成了我的舔狗

    夕下孤独

    现代言情连载中47.22万

    曾经的天才设计师江知鱼回归,血洗各大榜单的除了她的当季新品,还有一起晒出来的那张离婚证。   发布会现场,记者丝毫不关系产品,只问八卦,“离婚有什么内幕吗?”“两位是否真的如传闻所说感情不和?”   江知鱼莞尔一笑,“没有的事,单纯因为我眼瞎而已,绝对不是沈先生有什么问题。”   离婚后在大众面前公然嘲讽前夫,众人都觉得以沈司年的性子绝不会放过这位净身出户不知好歹的前妻。   结果等来等去,只等到了沈司年给人的新秀的开场模特的消息。   众人:谁?   沈司年:没办法,哄老婆开心最重要。

  • 爆,顶流的小祖宗是暴君的亲闺女

    摩洛哥蓝

    现代言情连载中46.11万

    秦蔓蔓穿越了。 一睁开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在这里,她也叫秦蔓蔓,同样五岁。 在这里,她有一个漂亮的娘亲,还有一个脾气暴躁的小姨。 在这里,自家温润如玉的大皇兄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霍家三少。 不仅脾气差,素质差五毒俱全,还在网上被人骂除了一张脸能看,其他都是渣渣。 身为暴君亲闺女的秦蔓蔓心急如焚,他们老秦家的人怎么能让人骂废物,这是给祖宗丢脸。 于是粉雕玉琢的小奶包痛心疾首:“大皇兄,你教过蔓蔓做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的最好。” “大皇兄,你以前不是教过蔓蔓要尊敬长辈吗?” “大皇兄……” 霍凌烨头疼地皱起眉头,前世太苦,今生他只想躺平做咸鱼。 但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小丫头,一口一个大皇兄不说,还管东管西,比他妈还烦。 后来,霍凌烨慢慢发现,有这个小豆丁在,他人生好像变得有意义了! * 世界冠军孟睿茫然:这个究竟是怎么回事? 帝国最年轻的少将孟烁不屑:哪里来的小屁孩? 天才少年管瑜皱眉:小妹妹,你认识我? 总统千金季千璎一脸懵逼:小妹妹,你认错人了吧? 秦蔓蔓:“……” 呃!不是说我是你们最最可爱的妹妹吗?

  • 踹了千亿前夫后,她惊艳了全世界

    花下小影

    现代言情连载中44.8万

    隐婚三年,怀上傅川霖的宝宝后,时微主动提出离婚。 离婚后,身边小奶狗环绕不断,某高冷总裁满眼醋意质问:那个小白脸是谁? 时微魅惑一笑:“傅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 男人大手一搂,“离了婚还可以再复婚。” “可我已经怀上宝宝了。” 男人嘴角微抽,“二胎是我的就行。”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傅先生从此走上追妻不归路。

  • 错爱之殇

    LisaJ

    现代言情连载中44.46万

    一场阴谋与误会,她错爱上了别人,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痛彻心扉。 一场变故,她双目失明,爱人也离奇死亡,他及时出现,一点一滴融化她冰痛的心。 为了助她重见天日,他挺身赴死。当她复见光明之时,他却倒在了血泊中…… 我只想喜欢你,默默地守护你,从没想过要打扰你,更没想过让你知道我的存在…… 从始至终,她都没见过他的模样,仿佛他是天使,在她生命最黑暗的时刻,降临在她身边…… 直到失去,她才知道他的身份,她才知道自己爱错了他人。 这一切,都是阴谋…… 当阴谋一层一层揭开,误会一个一个解除,她才恍然,她的真爱是他! 然而一切已晚矣,他的生命已濒临尽头…… 错爱的男人死而复生,真爱的男人生而复死,她,该何去何从……

  • 总算遇见了总裁

    菀儿er

    现代言情连载中44.03万

    相了这么多次亲,总算找到一个像样的了 傅书映:“你,什么职业?” 厉曜辰:“公司管理者。” 傅书映 : “说通俗点!” 厉曜辰: “总裁……” 傅书映: “嗯,行,就你了!”

  • 该与不该

    沙丕

    现代言情连载中42.96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来到她身边

    木森czy

    现代言情连载中41.76万

    她,生来与众不同,可是,与生俱来的倔强,促使她无法忍受自己堕落下去,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她,经历了太多,再也不会相信所谓的‘感同身受’。 拼命努力,为的是让在乎自己的人不会失望,为的是她活在这个世上的价值和极力追求的某种公平。 在别人看来她变了,冷漠又强势,给人无法靠近的距离感。可是,谁又能懂,这只是她保护自己的唯一方式呢? 可能上帝被她的所作所为感动了,经历着,感受着,融化着,慢慢的她释然了,放下了很多东西。 更让她庆幸的是,她遇到了他,那个世界上最珍惜她的人。 她对他说出:“如果老天是为了让我遇见你,才给我的这些考验。可能接受这一切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在战场上挥洒献血都不眨眼的他,留下了满是心疼的泪水。

  • 第二双舞鞋

    舞梦玺

    现代言情连载中41.58万

    一个单亲妈妈的崛起

  • 限时温柔

    芸炊

    现代言情连载中40.32万

    走吧,我带你回家

  • 闪婚后被首富老公宠翻全球

    安芷萌

    现代言情连载中39.23万

    (闪婚+甜宠+虐渣爽+双洁+先婚后爱) 相恋十年惨遭退婚,一怒之下她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一个跟她同样惨遭被甩的可怜男人结婚。 本以为嫁的是平平无奇有点帅的男人,在朋友圈晒结婚证,谁知这一通操作瞬间让朋友圈炸裂,轰动全球。 全世界都知道她嫁给了首富,就她被蒙在鼓里!朋友圈经常发老公送的各种奢侈品‘假货’,秀恩爱。 众人皆懂,夫妻间的小情趣,他们懂!! 直到她朋友圈发出一条:“老公不好,想离婚。” 这样狠厉的主再怎么宠妻也不会纵容自己的小媳妇公开挑衅自己的权威!

  • 饮食蜜恋

    鲈鱼爱吃肉

    现代言情连载中39.23万

    一句话:温暖又甜甜的爱情故事。 湘琴说, 我叫湘琴,湘夫人的湘,泠泠七弦琴的琴。 卢余表示不懂, 我叫卢余,卢俊义的卢,家有余庆的余。 闺蜜兼室友问,鲈鱼,怎么样? 湘琴只说一般。 一般,怎么可能? 湘老师,就问你脸疼不疼? 羊蝎子、小鸡炖蘑菇、鱼炖豆腐、老鸭汤、龙井虾仁、胡辣汤、烤鸡翅…… 这谁受得了,答应他!脸疼就脸疼! 卢余得意地笑。 —————————————————————— 甜蜜,轻松,偶尔狗血。

  • 重生,穿成恶毒女配之后

    五枂

    现代言情连载中38.14万

      宋连荷穿书了,穿成了将军府的恶毒嫡女、太子的未婚妻、女主的踏脚石。她的存在,就是用她的无知和愚蠢,来突显女主的聪慧和善良,一次次的爱而不得,也让她变得彻底疯狂,最后被男主和女主联手往死里整……   宋连荷就穿在恶毒女配给女主下药,结果被女主机智化解,自己却失了身的节骨眼。   破庙里,她一边“自救”一边对着浑身不能动的男人说: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事后,女人却拎起裙子逃之夭夭,反派睁开双眼,眼里淬着冷冽阴毒:“我要她死!”

  • 八零之诡眼萌娃寻宝记

    红枫秋意

    现代言情连载中37.71万

    李颖,五岁,金银村的村民,村子的名字听起来金光闪闪的,特别牛逼,其实也就那样,饿不死,也没有多富裕,传言公元225年,诸葛亮挥师南征,他的部下李恢带领中路军路过贵州,因为道路坎坷不平,又急于赶路,把战利品藏在进金银村,所以经常有人来金银村寻找宝藏。 李颖对着寻找宝贝的人说,“我祖爷爷说了,这里的土地是我们村的,这里的每一根草和树,甚至你们呼吸的空气,都是我们村的,宝贝更加是我们村的,你想当土匪吗?”我说着看向我爹,“爹,去把我们家打土匪时的枪枪扛出来,让他们知道,我们村可不是好惹的。”

  • 潇潇雨歇余叹息

    对酒邀明月

    现代言情连载中35.07万

    崎岖路潇潇雨歇,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偶然相遇,只是道阻且长,终究雨歇各走天涯。

  • 陆影帝的锦鲤甜心

    莫染妃

    现代言情连载中33.56万

    陆影帝有三忌,忌酒,忌女人,忌绯闻。上官茉有三喜,喜酒,喜美男,喜八卦。 意外的初遇让两人的世界有所交集,当高冷撞上傲娇,当洁癖撞上洁癖,当暴力遇上暴力,又会出现什么呢? 墨柒看着上官茉爆粗口的样子忍俊不禁的说到:“看来,终于有人可以降服茉甜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了,只是,我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上官茉站在墨柒的身后冷飕飕的说到:“我大名鼎鼎的天才画家和天才设计师 ,居然沦为一个戏子的陪衬,不怪才有鬼呢!” 陆影帝:“哦?我是戏子?”

  • 尘世迷城

    祭韭

    现代言情连载中32万

    祁震和沈夏冰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相遇相知却无法相守。每个人都被欲望驱使盲目向前,命运的车轮下的牺牲者可怜可恨可悲可叹。

  • 混迹娱乐圈之我是巨星

    梦夏风

    现代言情连载中31.29万

    身为一个杰出的艺人,张烨总是会感叹,人生无憾?不,很完美。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缺陷,那大概就是他喜欢吹牛的习惯了。

  • 灰姑娘的黑化之路

    无余岁月可偷

    现代言情连载中30.16万

    在零下五度的暗夜里,许印子站在空无一人的公交站台上,把已冻僵的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拿出那三个还带着身体余温、面值一元的硬币,心里纠结着,若这仅有的三元用来坐公交车,那明天的饭钱就没有着落了。 “唉!这真是个两难的选择!”许印子沮丧的低叹到。 “还是走路吧!” 然而要走将近十站的路程并非易事。不过是走了一站路程而已,那双八厘米高的高跟鞋便把双脚硬生生的磨出了血泡,接下来每走一步,似钻心般疼痛。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这时一阵强劲的冷风吹来,许印子忍不住打哆嗦,感觉身着单薄衣裳的身体摇摇欲坠,如一片枯萎的树叶,随时被这劲风吞噬。 祸不单行,此时一辆有远而近的货车迎面疾驰而来,在许印子尚未反应之际,便撞了上来。 许印子应声倒下,眼睛缓缓的闭上。 “是解脱了吗?”用仅剩的意识问到。 然而寂静的黑夜没有回答,只有无穷无尽的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