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悬疑

推理侦探

  • 一胎双宝:妈咪马甲掉不断

    兆雪

    悬疑侦探连载中55.97万

    她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传奇,却被迫生子,两个孩子也被人抢走。五年后,她带着马甲强势回归,只为把孩子带走。可这男人怎么这么会撩,这么会宠?“夫人,别只带儿子走,也带上我啊!”她现在只想知道老公太粘人怎么破?

  • 徐队,求抱抱

    南宫小主

    悬疑侦探连载中83.21万

    传闻中的徐公子是警队精英,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但司楠晴看来,徐应之只是性格孤僻脾气又臭而已。 初次见面,她成了嫌疑人? 拜托,我是受害者好不好? 寒风中穿着礼服的她被带去警局问话,徐应之拿着司楠晴的身份证看了半天却未发一语高冷离去。 司楠晴在心里诅咒一辈子别再见到这只单身狗。 …… 偶见一天,徐应之协助调查去酒吧临检,看着打扮怪异的她,挑眉问道:“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司楠晴配合检查,拿起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他:“我是作家,积累素材不行?” “不用给我看,我记得你的身份证号……司家大小姐嘛。” …… 又见一天,司楠晴奉命去相亲,看着西装革履的徐应之惊掉下巴,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搂住她的腰:“我未来老婆今天真美。” 呵呵,司楠晴冷笑中,谁是你未来老婆,你的脸皮落在警局没带来吗? …… 为了新书的素材和灵感,司楠晴提着行李箱来到徐应之面前,露出了一抹司式笑容:“徐队,求抱抱……” 【不虐,很甜很甜,无前任不滥情,女主不弱男主不渣,偶尔逗趣深情,偶尔针锋相对。女追男,男追女,原来是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 冷冰冰的残疾老公,新婚夜成精了

    南上黎姝

    悬疑侦探连载中54.77万

    阮樱没想到,母亲死后,父亲续娶的继母,早就和他勾搭有了继妹。 到最后,她也被这一家子谋害而死。 一朝重生,阮樱回到母亲的葬礼上。 冷眼看着亲爹和那对母女演戏,妄图谋取她母亲的嫁妆? 你们也配!这回阮氏整个集团,统统拿来吧你! 阮樱一边打脸虐渣搞事业,脑子里却闪过男人清冷的脸——陆韶青。 印象里恍如天神的陆氏掌门人,这一世怎么坐轮椅了? 她不知道陆韶青身为异族大佬,为她断尾逆了天道。 她只是感念他上辈子一面之缘,却帮她探明真相,报仇雪恨。 然后,陆家就为这个人来提亲了…… 可是新婚夜,冷冰冰的残疾老公脸都不露,阮樱把捡来的毛团子撸得嘤嘤叫。 毛团子碧瞳一闪,一秒变成人形。 然后,他站起来了!阮樱目瞪口呆。

  •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

    悬疑侦探已完结59.33万

    26名花季少女离奇失踪,她们收到的香水,是挑衅还是标记? 丢失的红鞋 夜路消失的不归人 …… 一桩桩离奇案件的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 市局双料爆爆蛋。 应笙笙,市局刑侦副队长,顶着一张林妹妹娇美面容却有着炸药桶属性的女版魂斗罗。 阮沭,市局刑侦队长,不穿警服还以为是个小流氓的阆苑奇葩,市局儿童版超级玛丽。 应笙笙:阮沭,喻局说了你这个月迟到十五次,人来后就去财务室把罚款交一下。 阮沭:我靠,你们村青年妇女就这思想觉悟?不说爷是你顶头上司客客气气叫声队长或老大,你也该叫我一声哥吧! 应笙笙:我就一传旨太监,没那阿谀奉承的特殊功能。 阮沭倒吸一口冷气,这青年妇女对自己的形象认知还真是相当透彻。

  • 鉴渣女法医

    大卷豆

    悬疑侦探已完结85万

    【能屈能伸的女法医和外冷内热的大少爷】 故事的开始要从一束火光讲起,大火蔓延,映红了天,烧烫了夜。 乔贝棠是一名记者,也是一名女法医,她偶然卷入到了案子的侦查当中。原本只想过养老生活,安心度日的她,被探长孟锞给盯上了,打着破案寻求帮助的幌子,不断靠近。 —————— 乔贝棠和孟锞坐在游轮上,太阳缓缓升起,水天一色的金色铺展开来。 “孟锞,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入目无别人,四下皆是你。” 乔贝棠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我对未来充满未知,不确定,但此刻身边是你便不会着急。 我们一起经历,逐渐变成了彼此,成为彼此!哪怕这时候让我离开,我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因为我和你的故事,值得回味一辈子!”

  • 腹黑梁队在线傲娇

    栾小妖

    悬疑侦探已完结67.41万

    钟茵不明白,钟茵搞不懂 为什么她只是安安分分的出任务,回头却被缠上了?! 而且为什么,是她的顶头上司?! 俗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 过了二十六年的平静生活彻底一去不复返 励志当温柔贤淑小警察的心愿也被迫改成了——— 答案:嫁给他,折磨他! 小剧场: 钟茵:“梁队,你应该是一个成熟威严、不好亲近的队长,请捡起你的脸皮。” 梁晋:“老子要媳妇儿不要脸皮,再说好不好亲近的,你亲一口不就知道了?” 钟茵红了脸:“......你故意的吧?” 高高大大的男人笑的坏坏的,短发下的耳朵不自然红了,“我是你的。” “娶你这件事儿,躲的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风明月,更有家国天下,还有她———梁晋 糙汉队长vs温柔(划掉)撩汉小能手警花 使用须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很空 这是一篇披着悬疑皮的言情小甜饼

  • 水之纹

    言午言午

    悬疑侦探连载中55.32万

    本书是一本正经的爱情小说! 本书是一本正经的科幻小说! 本书是一本正经的悬疑小说!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世界变得太快,还是人心变的更快? 萧玉只想早点退休,不曾想退休后还是安逸不了。逃不了的命运,如影随形的事件一个接一个,是早就安排好了? 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朋友,该浑浑噩噩苟活,还是奋起反扛? 尸山血海,浮沉人心,总有人在黑暗处一直盯着你,只有变强大,才能粉碎所有的阴谋诡计。 自强才能无畏。

  • 迷案重重之最佳拍档

    陈萂粲

    悬疑侦探已完结54.42万

    影后尘小禾饿死在废旧仓库里。 国际著名侦探禤苎煋受命侦破此案,他渐渐被尘小禾的人格魅力所吸引, 如果能早一些认识她多好, 如果她没有死…… 他在尘小禾被绑架去世的地方穿越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尘小禾……

  • 面具后的眼睛

    尺爷

    悬疑侦探已完结59.56万

    十年前,著名面具艺术家井川三俊死后,留下一处价值不菲的独栋别墅,独子井川隽夫回乡后倾尽家财,换取了卖酒女人凉子的自由。凉子在面粉厂爆炸中身亡,不到半月,井川隽夫迎娶千藤百惠,生下一个半聋半盲的女儿井川雪子……别墅发生爆炸,侦探浅居一雄和救援赶到时,雪子浑身是伤站在楼下,呆滞地看着面前的大火,和躺在地上的千藤百惠。井川隽夫不治身亡,寻找证据的过程中,浅居一雄又有了惊人的发现……

  • 疑路寻踪

    那天我不在

    悬疑侦探已完结73.04万

    九岁的萧默一夜之间失去了双亲。嫌疑人指向那个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多年后,作为一名刑警,他在寻找真凶的路上一往无前。真相扑朔迷离,又令人无法相信。

  • 我与你交换人生

    大白欣猪猪

    悬疑侦探已完结68.63万

    有一天,当你腻烦了现在的生活,当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会不会选择交换人生。可是当你得知这一切却是一场阴谋。你会。。

  • 情侦档案

    郗妖浮生

    悬疑侦探已完结50.54万

    因为一宗案件,林夏被父亲一个电话卖给了所谓的教授。原本想跟老狐狸死磕到底,但当她看着眼前帅到反光的男人,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一半。 反正早晚得结婚,眼前这个不仅身份高学识好,帅气多金还听话,去哪找这么好的便宜丈夫? 不过,俗话说得好,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看着有钱帅气又听话的老公,日渐腹黑,扮猪吃虎,把她吃的死死的。 林夏就越发的后悔,白切黑什么的最讨厌了!这就是一篇先婚后爱高智商夫妇打着推理破案小旗帜,拼命撒狗粮的小甜文~

  • 喵我变成猫了

    十月的石榴

    悬疑侦探已完结91.87万

    一朝穿越成猫妖,唐欣只想陪自己新收的猫奴,好好谈一场主仆恋,不想遭人设计,进入诡异的古风游戏世界,拜道士做了师父,和阿sir做了队友,破案、打怪、升级、做任务一个少不了。但是为什么没人告诉她,她竟成了游戏中最大的BOSS,被全服追击,还有比她更憋屈的BOSS吗?

  •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悬疑侦探已完结53.2万

    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救死扶伤是她的人生目标,可要是救了个身份成谜,孤傲不羁,气场强到方圆五百里寸草不生,且拆家小能手,外加陷进机械爱好者,怎得一个震惊一词了得? 不过… “看,我做的芒果奶冻。” 辛玥双手奉上飘着芒果味的奶冻,眼睛闪着星辰之光,梨涡深深地挂在嘴角两边。 把怀里的书放下,单手端着盘子,一向沉冷的目光里绽放些许柔情,暖了冬日,醉了辛玥。 另一只手突然抬起,粗砺的手指细致又小心地抹去她脸上残留的寒天粉 这…这是变暖男的节奏……(。ì _ í。) 看他如何拳打东北虎,脚踩西南狼,步步伪装,荣登春御堂继承人,为她而战! 这是一个欢喜故事,欢声笑语间完成治愈与被治愈。

  • 大唐谜案

    畔茶佉水

    悬疑侦探已完结79.01万

    一场充满期待的大唐长安之行,却从一件凶案开始,西域叶家捡回的弃女安长月,自幼聪慧机敏,不过短短几日破了西市浮尸案,顺道给她和兄长洗掉脑袋上杀人犯的标签。 原本以为就此打住,却没想到大理寺卿李朝隐竟然让他们协助大理寺办案。 藏在他人背后杀人的,以术法迷惑人心的,残忍杀死待嫁之女的,山上白骨露于野的,半面天仙半面修罗... 所有的一切起止于人心,一桩桩诡异案件中,叶家兄妹一一看尽大唐长安城平静之下的波澜诡谲。

  • 神探刘曦

    彧无为

    悬疑侦探已完结70万

    新文此案不关风与月已经上线,大家多多支持 古代推理文,看女捕头如何断案,有小虐,有小宠。 容侦远远地看着这一切,他拉着全京城的人演了一出大戏,两个极致的交界线,就那样呈现在他眼前。 一边龙舟比赛的鼓点声,百姓的呐喊声,生机勃勃,热闹非凡。 一边血流成河,迎凤楼坍塌压住的人,嘶哑地呼救,嚎啕地大哭,满地狼藉,哀声一片。 两边地声音夹杂在一起,像是一篇世纪乐章,他把两个完全不同的,那么紧张的时刻的画面刻画在了一起。 年少有为的将门公子,多面的江湖奇侠,罪该万死的宦官,以及当年事件的所有关系人………… 前面写得不好,还请大家多多担待,后面还是可以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