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悬疑

  • 与狼共眠

    傅九

    悬疑侦探连载中19.7万

    [本书已签出版] “看够了么?”他慵懒散漫的问。 第一次见面,她从审讯室出来进错了厕所,看见不该看的。 可谁料,从此他却缠上了她。 后面一场意外,身为犯罪心理学家的她临时坐了轮椅,无奈之下招聘小跟班。 看着来应聘的求职者,素来冷静的她微微咬牙。 …… 后来,工作上她处处吹毛求疵,他跟在后面笑着道歉。 她冷冷问:“你错哪里了?” 沈聿笑得慵懒:“这话说的,没错还不能被你骂几句了?” 顾言:“你五行缺德!” 沈聿:“我命里缺你。” ** 哪里有正义,哪里就是圣地!——培根 [有超忆症的犯罪心理学家和她有钞能力的、隐藏大佬小跟班的故事,一个很御,一个很欲,刺激绝宠]   

  • 锦衣玉令

    姒锦

    悬疑侦探连载中236.97万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 当满级大佬努力快穿后

    云浓浓

    悬疑侦探连载中66.96万

    容枝是天道的亲闺女,传说她倾城绝色、妩媚动人,却是个体弱多病的主,待在那阁楼中,数千年未露脸。 直到那光风霁月的男子,一袭白衣,勾的她魂牵梦绕,下定决心进入了快穿世界,追一追。 系统:我家宿主体弱多病,三步一个喘,任不任务不重要,主要就是躺赢花钱享受。 容枝也万万没想到,原本以为要费尽心思追的男人,只因她一声咳,便红了眼睛。 [1v1+双强+双洁] #我家宿主每天都在装柔弱# #白切黑伪娇弱女主VS温润如玉小公子# #宿主每天都不一样# 注:小甜文,深究党逻辑党勿进。

  • 来自末世的除灵师

    慕凌彬

    悬疑侦探连载中171.73万

    末世最强精神系异能者乔安重生了,一重生就面临着男友劈腿白富美 ,家里负债五百万,找工作碰壁,舍友被白富美收买各种陷害抹黑的地狱开局。 好在这个世界有各种美食,再也不用担心饿肚子,在末世从未吃饱过的乔安表示很满意。 为了能随心所欲的吃个够,赚钱必须提上日程。 就在乔安烦脑如何赚钱时,她却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并不简单,这是一个被灵异入侵的世界。 除了现实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更加诡异的第二世界……

  • 罪恶不赦

    莫伊莱

    悬疑侦探连载中95.04万

    《罪恶》系列之二。 没有了兽性的兽, 会变得温顺驯服。 失去了人性的人, 会陷入疯狂的深渊。 恶念如同病毒, 无迹可寻,又无处不在。 蚕食灵魂,泯灭人性, 一步步诱人犯下滔天罪行。 【本文案情严谨正剧向,感情线轻松向,摸良心保证,请放心食用!】 ————————————————— 新书古言推理《提刑大人使不得》双开中,感兴趣的可以去瞄一下哟~!

  • 非正式探险笔记

    药到命无

    悬疑侦探连载中264.11万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活着,嗯……至少有一部分活着。老实说我不太喜欢那些盗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不过我是个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人。 所以没错,我就是盗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只是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的‘病人’。 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伴有记忆力丧失等症状。 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能带我出去?在线等,挺急的。

  • 异侦实录

    洛琳琅

    悬疑侦探连载中243.83万

    青年干探袁牧野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被家人和亲友视为不祥之人,他为此也感到非常痛苦。高二那年袁牧野在一次课外活动中认识了国内外知名神经科学教授林森博士。 他通过实验证明袁牧野的脑电波异于常人,能产生一种独特的思维气场,因此能够读取到“已故之人”所残留下的磁场信息,本以为能就此改变命远的袁牧野却因为种种原因再次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参加工作后,他因为身怀异能,故尔屡破奇案……可却因为一次过失导致犯罪嫌疑人意外死亡,最后不得不被迫离职。随后已故林森博士的儿子林淼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加入自己刚刚组建的“科学实验小组”,让袁牧野的才能被物尽其用。 一群身怀异能的年轻人暗藏于一栋上世纪三十代的老旧建筑之中,他们共同破解着一桩桩一件件离奇的案件,牵扯出案件背后令人唏嘘的真相……袁牧野将和他的伙伴们一起拨开迷雾,窥视真相。 小说中的所有人物、地点、商铺、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侦婚之法医老公住隔壁

    情雪凝钰

    悬疑侦探连载中216.81万

    十年前, 一起恶性案件,让她成了唯一幸存者,同时也成了人人厌弃的“扫把星”。 唯有他,好像深渊中照入的一抹阳光,给了她最暖的照顾和保护。 只是,人言可畏。 她明白,自己是不被允许留在他身边的。 至少,现在不能! 十年后, 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她以最潇洒的身姿,出现在案发现场。 只是,听完他初步的尸检分析,便已锁定了凶手。 结案后,她看着他,脸颊微红,缓缓伸手:“白法医,我……” 话没说完,就听到一句疏离到不近人情的话语: “不好意思,我有严重的洁癖,不能跟人肢体接触,先走了。” …… 三秒钟后,他被她一把抱住,狡黠的眼眸微微一闪,“显然,对我没有。” 在场,一片瞠目结舌。 * 安雪:少时的悲惨经历,让她成为了W市最年轻的刑侦队长,聪慧狡黠,屡破奇案。 白旭:大学时,邻居家的惨案,让他成为最出色的法医主任,严谨腹黑,智商爆表。 * 男强女强,女主一点小无赖。 悬疑言情,雪儿一贯风格。 PS:并非专业刑侦人员,有BUG请自行忽略,不接受攻击性评论。 如有中肯建议,可留言商榷。 不喜,请点“叉叉”离开。

  • 惊悚世界的主神对我穷追不舍

    山下一头猪

    悬疑侦探连载中41.1万

    如果有后悔药,顾言笙一定想把当初贪图便宜的自己捶死,然而很可惜,并没有。想到这,面上如便秘不可通,心中泪流不可止。 而某男只是斜靠在床上,神色虽淡,眼底一片暗沉,声线慵懒而危险,“你好像对我,很有意见。” 某女心中警铃大响,危!狗腿子的跑过去,亲亲抱抱撒娇一通,好不容易哄好了。 某男则顺杆上爬,还轻描淡写的点评:“还不够”就把某女拖上了床。 一心只想佛系当米虫的女主撞上了只想毁灭世界的丧病男主。 男主将女主拐进异世界,这是一个恐怖惊悚、犯罪率极高的世界,来到这里的“活人”,只有完成系统的任务才能存活。 任务面板: 1、请触摸boss级别的恶鬼一分钟,部位不限。 2、请让深渊的恶魔为你心甘情愿的割去头上的双角。 。。。 身边的求生者们拼命逃生,危机重重。 顾言笙看着面板,满脸问号??? 怎么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逃生剧本拿反,变成恋爱向剧本,只是这恋爱— 看着某男阴森的脸庞,某女痛哭流涕 ,你们相信我,真的,我一点都不想谈恋爱,我宁愿当个逃生狗啊。 某队友们,满脸佩服,不愧是大佬,这把又要躺赢。 某敌对求生者们则一脸麻木,放弃抵抗。

  • 邪灵入骨

    小鬼七

    悬疑侦探连载中51.46万

    我从生下来肩上就带着一块蟒蛇皮纹路,爷爷当场猝死,我被视为不祥人。 父母不知为何连夜逃跑,剩下我和痴傻的小三姨相依为命。 直到梦里的黑衣男子出现,彻底的改变了我们俩悲惨的命运。

  • 我在冷宫第三年

    安喜悦是我

    悬疑侦探连载中98.4万

    一个神秘身世的冷宫嫔妃,一个玉面修罗的厂花都督,联手侦破大月国种种迷案,最终谁才是一切的推手? 每日稳定更新,各位看官请多多捧场。 自开始写这本小说,得到了众多书友的热烈捧场,心里无限感激,还有很多小温暖,你们的评论,和各种出主意,还有猜测剧情的走向,都是我每日欢乐的源泉。 真的好喜欢你们! 谢谢你们给我带来的爱和喜悦。 第一卷 花之毒(1-23) 第二卷 并蒂莲(24- 46) 第三卷 梨花白(47-64) 第四卷 鬼芙蓉(65-76) 第五卷 杏花红(77-95) 第六卷 青牡丹(96-116) 第七卷 昙花误(117-134) 第八卷 闹金菊(135-147) 第九卷 梧桐瘦(148-160) 第十卷 梅花错(161-176) 第十一卷 花葫芦(177- ) 拨开迷雾,直抵人心深处,究竟我们在爱与被爱之间,如何拉扯,纠结,感受世间生而为人的喜怒哀乐。

  • 在逃生游戏中被迫营业

    镜栎

    悬疑侦探连载中58.04万

    游戏,顾晓晴玩过很多,但真人求生游戏,还是第一次。 不通关,就得死。 病毒蔓延,迅速传播的病毒,突然暴起的人们,七天的生存期限…… 幸福庄园,玩个过家家,一点点揭露的秘密,黑暗中是什么在凝视着你…… 送葬,每晚窗前行过的丧葬队伍,嘘,不要出声~ …… 好不容易抱上了大佬的大腿,顾晓晴觉得自己可以躺赢了,没想到系统花样百出。 新手关卡:“你身上携带抗体,需要你帮忙研制疫苗哦亲~” 过家家:“你身上携带不明灵体,不解决掉没法回到现实世界哦亲~” 送葬:“你已经在送葬名单上了哦……” 顾晓晴:…… 她的碎片们也不甘寂寞。 某巫族遗民:虽然你又给我找了个麻烦,不过,谢谢了。 某被迫镇压灵体:你这人,来的也太晚了点吧。 某研究狂博士:就你这小身板,怎么帮我? 顾晓晴:…… 生活不易,大佬叹气! 又是被迫营业的一天…… 【不感兴趣妄想躺赢切片大佬女×沉稳冷酷一本正经宠妻狂魔男】

  •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菌紫茶

    悬疑侦探连载中135.2万

    沙雕女孩温小筠穿越进悬疑漫画,被迫成为凤鸣朝第一天才少年。   又要破案,又要维持男装大佬的身份,难度堪比在钢丝绳上行走~   可她不仅能走的稳,更玩出花样,钢丝绳上也能跳出一段小天鹅芭蕾舞。   一会是铜钱变成水龙自己跑光光的离奇悬案;   一会是纨绔公子被白蛇换头悚人凶案;   一会又是王子生父被犬妖分食的惊天命案,    所有人都在等待她这个天才的高光时刻。   只有一个人,在等她出丑,揭露她不为人知的真面目。   温小筠勾勾小手指,“处处针对我,这么在意我,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神捕大人愤而掀桌,“就是这世上只剩你一个活人,我也不会选你!”   事后,她拍着他的脸笑,“啪啪打脸不疼吗?”   他瞬时握住她的手,拥她入怀“世上人那么多,我非你不娶。”   

  • 我在虐文开启躺赢模式

    麓北的鱼

    悬疑侦探连载中53.06万

    她半夜穿书到一本古言虐文小说内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炮灰角色,本想着坐等男女主相爱相杀把剧情走完,她回到现代继续过有滋有味的小日子。 却不知不觉中,她发觉男主看她的小眼神越来越不对劲,怎么瞧着都像是在引鱼上钩。 淡定! 可剧情却越走越歪了,怎么破。 一不留神便从一个小小的婢女混的风生水起,还成为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王爷:“我打下的江山,只与小洛共享。” 公主:“洛姐姐待我最好了,谁要是让她受半分委屈,本公主势必让她好看!” 辅国大将军:“我愿为洛姐开疆辟土!” 未来太后:“往后这偌大后宫全权由小诺打理,谁也别想让她为难,否则哀家绝不姑息!”

  • 深渊归途

    未见寸芒

    悬疑侦探连载中359.03万

    陆凝睁开眼,看到了一座诡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还有同样感到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由此开始。 复活并不是轻易能够祈求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清晨到来的时候,陆凝知道自己还要继续下去,也必然会继续下去…… 这是一群亡者试图自深渊归来的旅途记录。 微恐怖元素,无限流,不强化。 主角陆凝,有时也会切换别人的视角,但是主角是陆凝(强调) 女主无cp

  • 在魔方世界中不断逃生

    唯有一枝梨

    悬疑侦探连载中32.69万

    【温和冷静小作家×睿智矜贵摄影师】 (无限流,微悬疑) 林筠至今想不明白,自己不就是扶个一个过路的老奶奶吗?为什么就被卷入了这样奇怪的世界。 满是人偶雕塑的小镇,黑白两色的村庄,怪石嶙峋的万人工程…… 在生与死徘徊中的魔方世界,人心和怪物,都是难以预测的东西,唯有找到其中的秘密,才是存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滴……玩家请注意,逃生游戏,正式开始! (ps:感情线较慢,唯一的执念,就是活下去!)

  • 心慌勿语

    朕本丝萝

    悬疑侦探连载中22.04万

    有人说:世间本没有鬼,可怕的永远都是人心。 莫如说:其实可怕的不是人心,而是自己。 眼睛和大脑是世界上最不值得相信的东西,因为他们会欺骗你。

  • 尸蛇祭

    甜柚子wink

    悬疑侦探连载中51.61万

    我一生都跟蛇有关,从小到大,我都能梦到一条黑蛇,前一天梦到,第二天我家门口必定万蛇朝拜。别人都说我是蛇女,是不详的征兆,我自己也这么觉得。直到我18岁那天,我梦里的黑蛇突然变成了人,他说出了我真正的身世……

  • 今天系统被气死了吗

    安静的爹

    悬疑侦探连载中21.45万

    【颜值天花板武力max女主&假乖巧真疯批男主】 小丑穿着黑色燕尾服,惨白的手指缓缓摘下面具,双眸无神的看着前方。 “救赎者,来了。” 穿着红色嫁衣的“新娘”,眼底里透出病态的光。 “阿珏,我的心脏给你。” 人鱼乖巧的摆着尾巴,眼尾染现一丝红晕。 “我的尾巴,你摸摸。” 系统在天幕中看着底下刺眼的一幕,按下按钮…… 【警告!】 【警告!】 【世界崩塌,全员出界!】

  • 凶案侦查手记

    二月树

    悬疑侦探连载中40.51万

    宁化市是北方偏远的一个小城市,一列终点站是宁化市的绿皮火车在快要到终点站时,发现一名旅客睡梦中死亡!宁化市局的法医刘军正好在这列火车上,他凭经验感受到了一丝不正常!宁化市刑侦支队重案大队的袁方负责这起绿皮火车谋杀案。 他是袁方,不是元芳! 故事就从这列绿皮火车开始!谁想一箭双雕?谁又痴心妄想?谁贪婪成性?谁又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