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悬疑

  • 罪恶不赦

    莫伊莱

    悬疑侦探连载中75.82万

    《罪恶》系列之二。 没有了兽性的兽, 会变得温顺驯服。 失去了人性的人, 会陷入疯狂的深渊。 恶念如同病毒, 无迹可寻,又无处不在。 蚕食灵魂,泯灭人性, 一步步诱人犯下滔天罪行。 【本文案情严谨正剧向,感情线轻松向,摸良心保证,请放心食用!】 小莫的V群:200144356 欢迎任意书中主配角名+读者ID+粉丝值来敲门

  • 我家王妃又去破案了

    夜北兮

    悬疑侦探连载中74.13万

    初见,他剑眉斜挑,冷言呵斥:“你当真要与本王作对?” 再见,她一心抓渣男被困墙头风中凌乱,他嘴角含笑,伸手冲她张开怀抱。 于是他们冰释前嫌,一路斗权臣,破悬案。 直到大婚之日她才发现,不苟言笑堪称高岭之花的王爷居然热衷解锁新姿势。 连家仆都含笑摇头。 成婚前高高在上,一身清冷的晋阳王,成婚后竟是个没日没夜,没羞没臊的小伙子…… (破案推理为主,搭配甜甜的恋爱及婚后甜蜜生活)

  • 飨桑

    沧海一鼠

    悬疑侦探连载中78.75万

    桑下闻异语,出入人鬼间。 穆小午,它还在吗? 嘘,它来了。 *** 悬疑灵异,单元文,古代架空,剧情为主,感情线辅助。 尽量稳定更新,有事会提前请假,请多多包涵。

  •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妖骨嶙峋

    悬疑侦探已完结95.98万

    考古多年也没遇见一件怪事,反倒是打捞队打捞的时候,打捞上来一口巨型青铜棺。 谁也没想到,这是一口充满了神秘色彩的青铜棺,不但里面躺着一具千年干尸,还镇压着不死亡魂。 从此麻烦事便接踵而来,魂戒丢失,香魂凝结,摔碎的石灰罐完好无损,青铜棺里的干尸甚至拉住我的手,为我戴上镇魂镯…… 当他从青铜棺中走来,便是我枷锁的开始 他诡异的笑,让大地花草盎然,他嫉妒的气,让天空风云变幻…… 他强大,却为我吞下咒文,受烈火焚身之痛…… 他恨我,却为护我,与群魔为敌! 他说:“离殇,本尊来是要毁了你的!” “然后呢?”我那般问他,他眼底是无尽的怨恨:“然后本尊更想毁了你!” 结果…… 厄运来时,他毁了自己! 他说:“离殇,本尊知道,唯有本尊自毁才能给你宁静,亦如当年你害本尊那样!”

  • 奇异的书店

    傅小希

    悬疑侦探连载中52.72万

    有cp!!!! 男主倒霉催小帅哥,外表冷酷,实则是个小奶狗。 女主超强实力,小美女一枚,外表精明,实则是个内敛的财迷。 听风观雨,笑看烟雨红尘。饮酒高歌,醉谈锦绣年华。 书生和莫小柔的爱恨情仇,只道是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萧怀雨的悲惨经历与书生相比又能好到哪里去? 自始至终,月锦都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殊不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 辽东轶闻录

    几回又逢君

    悬疑侦探连载中86.68万

    文武双全的少女宗吉元,因立志要承担起保护家族的重任、而自小以男孩子的身份成长起来,然而却被偶遇一场命案触动了心灵,机缘巧合地到了辽东县入了公职、踏进了官府,却不想从此便卷入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件之中。   在感叹市井人间百态、引发侠肝义胆的同时,一段段甘苦交集的情感、也在无声地扣动着本已深埋的少女情怀。   是继续隐藏、还是索性接受,这一传奇女子又将何去何从……

  • 面具后的眼睛

    尺爷

    悬疑侦探连载中52.12万

    十年前,著名面具艺术家井川三俊死后,留下一处价值不菲的独栋别墅,独子井川隽夫回乡后倾尽家财,换取了卖酒女人凉子的自由。凉子在面粉厂爆炸中身亡,不到半月,井川隽夫迎娶千藤百惠,生下一个半聋半盲的女儿井川雪子……别墅发生爆炸,侦探浅居一雄和救援赶到时,雪子浑身是伤站在楼下,呆滞地看着面前的大火,和躺在地上的千藤百惠。井川隽夫不治身亡,寻找证据的过程中,浅居一雄又有了惊人的发现……

  • 水之纹

    言午言午

    悬疑侦探连载中54.3万

    本书是一本正经的爱情小说! 本书是一本正经的科幻小说! 本书是一本正经的悬疑小说!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世界变得太快,还是人心变的更快? 萧玉只想早点退休,不曾想退休后还是安逸不了。逃不了的命运,如影随形的事件一个接一个,是早就安排好了? 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朋友,该浑浑噩噩苟活,还是奋起反扛? 尸山血海,浮沉人心,总有人在黑暗处一直盯着你,只有变强大,才能粉碎所有的阴谋诡计。 自强才能无畏。

  • 青峪凶灵

    镜息

    悬疑侦探连载中70.58万

    五十年前惨案频发,五十年后腥风血雨再起,到底是鬼魅作祟?还是人心叵测?

  • 我的金先生是侦探

    安红豆01

    悬疑侦探连载中74.32万

      林艾童的金先生走路向来悄无声息。他轻轻柔柔的从背后揽住她的纤腰,环过手来执住她的毛笔。   合力写到:前世今生,唯爱一人。   “嘴巴抹蜜,整天就会献殷勤。”   “谁叫你是我的老婆大人呢,不习惯也得受着。”   “切,金先生,想当年你可是差点把我给解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