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悬疑

  • 街角有家杂货铺

    霜叶月下

    悬疑侦探已完结31.1万

    街角开了家杂货铺,铺子的主人长得貌美。 靳良的职业生涯中一是研究新的人工智能,二是每天定时去铺子打卡。现在一变成了二,二变成了一。 初见她的时候,她提着一盏宫灯从黑暗中走来,靳良觉得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光。 靳良对她说,“我愿以灵魂起誓,护你周全。” 搞笑版:曹凯旋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为了升职加薪才和队长出任务还被迫加入了特别调查小组,不是在被鬼追的路上就是他在追坏人的路上 前世今生的交织,717组织针锋相对,千年前的王朝古墓,游轮上的生死对决,抵达终点,特别调查小组将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 多出来的第十人

    是大姚啊

    悬疑侦探已完结27.25万

    表面上毫无联系的几人,被共同拉进一个生死游戏… 医院 幼稚园 古堡 游轮 ……… 当人们接连出现死亡,真相慢慢浮出水面。 可是这明明九个人的游戏,那么,多出来的第十人到底是谁?

  • 夜烛之双生

    书因

    悬疑侦探已完结38.79万

    【多时间线+莫比乌斯环式穿越】 这是一个披着探案外衣的救赎故事,也是一个脑洞故事。多视角线,故事烧脑。偶尔还能做一些物理化学知识的科普。 读者可以带着这些问题看下去:无论谁犯错都能被原谅吗?同样的命运不同的人,会不会就有不同结局? 终极问题……他们,她们,究竟是谁? 关于夜烛: 夜间烛火,你是我唯一的光。她在遇见他之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而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甘愿为了她连命都不要。 他:就算人间险恶,你也是我最后的底线。 她: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他:我会去找你的。世界湮灭,我们也要一起回家。 原来,所有的故事早在一开始就写好了结局。 因为太过在乎,所以我对这无限的轮回甘之如饴。

  • 这家铺里有异兽

    西宁呀

    悬疑侦探已完结49.65万

    网络上盛传着一个谣言——在某条不起眼的老街上,有一家只在黄昏时分才开门的店铺 店里卖着许多可爱的‘小动物’ 有着能够带来财运的金蟾蜍——还有有能够洞悉人心的小树懒——以及能够识别谎言的兔子…… …… …… 孟老板寄言:请按照约定饲养,小心别被‘吃’掉了! —— 写文没有逻辑,别注意细节。

  • 疑雾密布

    那天我不在

    悬疑侦探已完结61.76万

    罪行只有一种,那就是盗窃。当你杀害一个人,你偷走一条性命,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夺走他子女的父亲。当你说谎,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当你诈骗,你偷走公平的权利。——卡勒德·胡赛尼

  • 宿敌他说喜欢我

    落花月西

    悬疑侦探已完结17.47万

    新书《少夫人她又去画符了》 求求求求求求关注、收藏呀~宝贝们 【家世好能力棒外表优秀能打能狙还能下海的什么都强男主&自称每一样都比男主强一点说话没半句真的神秘女主】 2020年,内网置顶一桩旧案,霎时风起云涌,各方人马纷纷涌入鹤城,只为结尾那一句:破此案者将会获得全刑侦人的尊敬(不是)—一时热血,一生为公,愿永为人民公仆! 因案件数次交锋后的宋一内心:要是早知道来鹤城,会碰见那个宿敌,她宁愿死在三年前。 谢初(一本正经):宿敌也是“高危职业”! 宋一:…… 【搞对象前】 ①谢初看着夹走他碗里菜的宋一,嫌弃:你当我是你男朋友? 宋一头都没抬:你配不上我。 ②谢初:想对我使美人计,你这裙子领口得再开三尺,裙摆往上再裁三寸,腰得露个半截,或许能行。 宋一:你真的不是有什么隐疾? ③宋一:你最好别跟京城谢家有关系,不然我弄死你! 谢初:你最好不是京城宋家的人,不然我还得娶你,人生怪绝望的! ④宋一:这个案子一定是我的! 谢初:醒醒! 【搞对象后】 “挽挽,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 “挽挽,你只是看我,我就受不了!” “挽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能赖!” “挽挽,案子归你,你归我!”

  • 天授捉妖师

    浅暗香

    悬疑侦探已完结116.34万

    一柄举世无双的灵剑,揭露惊天身世; 一次漫不经心的回眸,引来宿命纠葛。 轮回万载,她只为赎清一身罪孽。 纯良向善的精,吸人阳气的妖,变化无穷的鬼,茹毛饮血的怪,魑魅魍魉层出不穷。 与妖斗,与人斗,与天斗,生生世世,皆为不凡命! PS:本文三观正,不圣母,不狗血,不撕逼,女主专注捉妖打怪一万年,真的一万年哦~\(≧▽≦)/~

  • 蔷薇雨之夜

    言之木

    悬疑侦探已完结36.88万

    【热血努力的暴躁小白警员×身兼多职的神秘英俊店长】 占卜催眠?穿越时空?记忆篡改?梦境制造? 是感情交流?末日审判?还是,死亡预告? 鹂城区公安局新警员林蔷自信满满推导杀人过程和犯罪手法,结果全部答错…… 神秘咖啡店店长韩哲半夜参与审讯,看起来温文尔雅,说起话来却莫名其妙,一路贯穿全局,掉落各种线索,直指案件核心。 清冷的月亮挂在树梢之上,蔷薇凋零在血泊之中,十四年前尘封的旧案缓缓展开,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线索织成一张大网,从灰蓝色的苍穹上空扑面而来,背叛与守护,遗忘和原谅,正义终将不朽。 救赎向,治愈系,环形故事线。

  •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妖骨嶙峋

    悬疑侦探已完结95.98万

    考古多年也没遇见一件怪事,反倒是打捞队打捞的时候,打捞上来一口巨型青铜棺。 谁也没想到,这是一口充满了神秘色彩的青铜棺,不但里面躺着一具千年干尸,还镇压着不死亡魂。 从此麻烦事便接踵而来,魂戒丢失,香魂凝结,摔碎的石灰罐完好无损,青铜棺里的干尸甚至拉住我的手,为我戴上镇魂镯…… 当他从青铜棺中走来,便是我枷锁的开始 他诡异的笑,让大地花草盎然,他嫉妒的气,让天空风云变幻…… 他强大,却为我吞下咒文,受烈火焚身之痛…… 他恨我,却为护我,与群魔为敌! 他说:“离殇,本尊来是要毁了你的!” “然后呢?”我那般问他,他眼底是无尽的怨恨:“然后本尊更想毁了你!” 结果…… 厄运来时,他毁了自己! 他说:“离殇,本尊知道,唯有本尊自毁才能给你宁静,亦如当年你害本尊那样!”

  • 大唐谜案

    畔茶佉水

    悬疑侦探已完结79.01万

    一场充满期待的大唐长安之行,却从一件凶案开始,西域叶家捡回的弃女安长月,自幼聪慧机敏,不过短短几日破了西市浮尸案,顺道给她和兄长洗掉脑袋上杀人犯的标签。 原本以为就此打住,却没想到大理寺卿李朝隐竟然让他们协助大理寺办案。 藏在他人背后杀人的,以术法迷惑人心的,残忍杀死待嫁之女的,山上白骨露于野的,半面天仙半面修罗... 所有的一切起止于人心,一桩桩诡异案件中,叶家兄妹一一看尽大唐长安城平静之下的波澜诡谲。

  • 我向时光借了六个小时

    鱼芜霜

    悬疑侦探已完结46.1万

    新书《微忱》正在更新,大家多多支持 秦奕辰第一次被一个‘人类’所吸引,这个人类貌似有一些不同常人的能力。可是,他目测这个人类貌似有些怕他。 “林小姐,你离我这么远干嘛?”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我就报警了······” “林冉,你到底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我比别人多爱你六个小时……” 都市灵异小说,有你想不到的惊喜

  • 一品国士

    忆水若寒

    悬疑侦探已完结92.71万

      <叙事版简介>   FBI警员洛书,因破获一起走私案因公殉职,再次醒来穿越到云州戍边将领的幺女身上,不曾想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穿越当日城门被奸细打开,蛮人攻入城内,亲眼目睹了一场屠杀,满门上下被乱刀砍死,面对着荒野白骨,滔天火海,她发誓定然要为洛氏一门寻回公道,却在抽丝剥茧之后发现了大夏王朝的秘密。   于是这世上多了一个名叫洛书的少年。   三年寒窗,一朝殿试夺魁,圣旨颁下,新科状元洛书,任顺天府尹一职。    天子脚下,落片树叶子都能砸到一个皇亲国戚最次也是个处级干部的地方,其中关系错综复杂,酸爽无比,堪比官场版金枝欲孽的烤架上的职位。   顾得了左右顾不得上下,顾得了上下,顾不了身边这个时常窥探自己如厕的妖孽。   这个看似辉煌,实则晦暗,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满朝文武无人愿干的——京城县太爷。   这是一部古代励志升职记。   这是一篇江湖与庙堂的博弈。   这是一篇大灰狼与伪装成小绵羊的大灰狼的故事。   <情节版简介>   小剧场之试探——叶沉“洛大人,这是去如厕吗?好巧,本王也要去,顺路阿”   洛书一脸懵逼的捂着肚子,暗暗腹诽,看这家伙一脸享受的与臣下一同出恭的样子,八成是个受……   “咿,洛大人今天脸色怎么不好,是不是长夜漫漫无人暖床阿,男人吗,没有女人怎么行,本王送你几个美人吧”   俊美而妖冶男人拍拍手,身后立马涌出几个五大三粗,面目可憎的……美人   洛书再次一脸懵逼的看着那穿红戴绿的男人身后,出来几个长的比男人还丑还壮的美人,顿时觉得头顶一万匹神兽呼啸而过。   “客气客气,王爷您的眼光真是毒辣有力,人神共愤,天理不容,既然是这等倾国之色,下官又何德何能敢与您争抢,还是您自己留着暖床吧。”   言毕抱头鼠窜。   小剧场之窥探叶沉“咿,洛大人,您如厕时为何要坐下呢,这是什么,带子怎么这样长,这腿上怎么没有腿毛呢……”   洛书终于受不了了,一把抓过那穿红戴绿的男子,拉入巷口非礼之。   “叫你窥探,叫你偷看老子上茅房,叫你往我洗澡水里扔臭虫,叫你调戏老子,老子不打的你鼻青脸肿落花流水,血流三尺,对不起老子京城父母官为民除害的封号……”   <悬疑版简介>   边城忠将满门横死,异世刑警携恨重生。   京城一月之内数位高官身死荒郊,尸体边只有一句无头无尾的诗,是杀人密码,还是故做悬疑。   她化身阴司,抽丝剥茧,让死人开口,重启数百年前王朝与江湖尘封的秘密。   1、本文男强女强。   2、女主为成长型。   3、以推理悬疑为主线。   4、作者非专业人士,谢绝考据。

  • 我的马甲是御魂大佬

    是瞎子的虾

    悬疑侦探已完结39.52万

    别人重生,有空间,有系统,整个人生逆袭! 世界宠儿~~ 简甜呢,只有一个系统,可是却是捉鬼系统!!! 系统:上啊! 简甜:……你是认真的?我才三岁你让我打野兽?!!! 系统:不是野兽,是野兽的魂魄,奖励丰富。 简甜:奖励丰富?那我去试试 神秘空间虎妖魂,富家少爷鬼缠身。 锦鲤少女远闻名,只要许愿就能灵…… PS:本文有男主,扮猪吃老虎~女主御魂开挂,一路降鬼除妖!

  • 病娇大佬的白月光

    卡河

    悬疑侦探已完结51.07万

    婚礼现场身染鲜血的画家林萝,明明没有被命中要害,却突然死亡! 因为遗物——一本日记本,林萝生前所交好友林尚暖,木青青等人纷纷步入调查。 林萝平常活泼开朗,可在她的日记里竟然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不得不吃帕洛西丁维持着活下去的欲望,她日记本中有一个神秘人。 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 一众好友调查的背后,一名好友终于在错乱的回忆里想起是自己杀的林萝。她才是凶手! 好友凶手与林萝不同。 相似的遭遇,不同的对待。 林萝:因为曾经淋过雨,所以想给别人撑伞。 好友凶手:这天下负我,父母嫌我,我负了这天下,又何尝不可?

  • 我的神君崩人设

    束莫

    悬疑侦探已完结33.44万

    巫家,一个与妖共生的世家。 虽然存活在人界,却游离在妖的世界中。 他们管理人界的妖。 而这些妖却如同常人一样隐藏在你我身边。 看似平和之下,暗潮汹涌。 邪恶的萌芽再次滋生...... 你……确定身边的他(她)是人类吗…… ——*—— 我叫迟陌君,老爸是妖皇,老妈是灵族,管理人界炼妖世家巫家。 从我睁眼便在人界与妖界游走。 除了捉妖,我最喜欢的就是……愉快的去撩下小哥哥。 “小哥哥,你真好看” “小哥哥,你……” “小哥哥,我……” 直到我遇到了他,让我深刻明白一句话。 ————苍天好轮回,谁能绕过谁!   

  • 她在深渊中

    暗执

    悬疑侦探已完结13.38万

    谢酒之收到一封特殊的邀请函。 想知道你的父母为何会无故死亡吗? 上面只有这一句话和一个地址。 带着探寻答案的想法,谢酒之来到了邀请函上的地方。 从这刻开始,便再也回不了头了。 无限副本流,无CP,女主不是小可怜,武力值爆表。

  •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一苇夏夜

    悬疑侦探已完结55.51万

    长安城忽现离奇死尸,吸血女鬼传闻愈演愈烈。 钟馗化身玩世不恭、见钱眼开捉鬼达人,周旋于达官贵人之间,一一摸清迷案真相,却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皮鼓、神秘楼、血胭脂……究竟是人心最恶,还是鬼怪更可怖? 已经完本啦!!!!大家放心入坑看!!!宝宝们想来和我交流的可以进群一起玩呀~~~群号:641793740

  • 逃亡失落之城

    永夜的游行

    悬疑侦探已完结58.32万

    你,听过这样的传闻吗?“只要是在生前负有罪过的人,死后就会来到失落之城......” 在一次意外过后,我来到了一座神秘的城镇,在这里没有一个活人,只有无穷无尽的恐惧...... 在失落之城中,我曾亲眼目睹过一年前惨死于街头的朋友,满脸是血的朝着我走来...... 也曾看到过最亲最爱的父母对我伸出獠牙,想要杀了我...... 而在镜子中,我所看到的只有人们心里的黑暗面,却从未见过光明...... 所以,不会死亡的能力带给我的是希望,还是绝望呢?

  • 穿进了自己写的狗血虐文怎么破

    鸦无栖

    悬疑侦探已完结37.78万

    扑街虐文写手苏柒栖不小心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里,狗系统要她改写女主的结局,要有甜甜的恋爱? 甜什么甜? 悲剧它不香吗? 哈? 不改写就回不去现实? 行,改就改,她还不信了。 可是! 剧情持续崩坏是怎么回事? 她的男主分明是傲娇偏执狂,为啥变成了精分? 她的女配分明跟她不死不休,怎么就丢下她自己去搞事业了? 她的情敌怎么还和她成为了好姐妹? 真的假的?还是这些人只是装成这样骗她的? 苏柒栖慌得一匹。 “狗系统!出来解释!” 系统:请您自力更生,我睡了,别找我。

  •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蒜泥家的蒜

    悬疑侦探已完结194.7万

    【灵异[表情]心理[表情]穿越[表情]冒险】 高夕又在没见到姑妈和表弟时,一直是个坚定的非鬼神论者。可是阴魅灵异事件却不断发生…… 胡高源:表姐,你身上有种不可告人的味道,要知道,我可是和魔鬼打交道的人。 木伦佳:我的世界已经崩塌,你们的世界也即将被暗黑力量笼罩。我相信你和你的伙伴是上天选定的战士,记住,你一定要找到它…… 高夕又的平静的生活忽然被打乱,她发现自己出现在秦朝的大地上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姑娘了。 你不相信也罢,只是,这个世界,真的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