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 快穿:娇养反派大佬做替身

    千征

    科幻空间连载中43.69万

    【灭世大魔王】x【温柔小神仙】【1v1甜宠】 #宿主是油盐不进毫无斗志的咸鱼怎么办?# 每天处于失业边缘但还要坚持督促宿主完成任务的方舟表示,它太难了。 系统:“你怎么能如此没有觉悟!你难道就不想走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摆脱这种平庸的生活吗!” 翎央:“对不起我不想,你找别人去吧。” 然而,当她看到某个神似自家白月光的反派被黑化气运之子针对时,翎央爆炸了。 系统:所以到底是什么,使我的咸鱼宿主生出了斗志? 翎央:是美色。(确信) 某位不知道自己成为了自己替身的小神仙:不,是爱情。 昏暗的舞台下方,冷漠的少年歌手会因为一句加油而红了脸。 医院最隐蔽的角落里,孤僻寡言的男孩小心翼翼的、红着脸问身边人:“可以亲我一下吗?” 林中水边,由人化作的白毛狐狸用尾巴尖勾了勾她掌心:“肚子也要摸摸。” 以及……那宛如神祇一般冷淡不可侵犯的仙君,也淡淡的转过了头,一步步的从高台上走下。 嘴炮选手x高岭之花 后排推书~《惊!我成了无限游戏的满级救世主》

  • 快穿:她养的黑化大佬是神明

    哩猫小妖盖

    科幻空间已完结36.98万

    【1v1,今天的优雅尊贵也没有丢掉】 #美强惨总在悄悄黑化# 系统2411接到了一位难办的宿主,是一位民国时期留洋归来的贵族小姐,复古洋装、尊贵优雅。偏生又拥有贵族所有的臭毛病,自持美丽、轻慢倨傲。 “曲小姐,你的任务是帮助原女主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将那些穿书者穿越者重生者统统打脸。” 曲妗:“好呢。” 系统2411捏了把汗,安心沉睡,等它再次醒来.... 就看见那位贵族小姐动作优雅地将蕾丝手套戴上,面上是常惯的贵族式轻慢,此刻正放纵骄恣地嘲讽着: “这也太好笑了吧。” “我对狗没兴趣。” “随你说吧,白痴。” “没听清吗?我说你长得像冤案。” “你还真是差劲。” 简直比恶毒女配还像恶毒女配..... 系统2411:曲小姐,你现在扮演的可是白月光一般的原女主啊! ———— 曲妗觉得这个任务无比简单,不仅可以欣赏渣男贱女们愤怒的表情,还可以尝试不同位面的下午茶和漂亮衣裙。 只是唯一奇怪的是,好像每个位面都有那么一个美强惨需要她去拯救。

  • 快穿她是病弱白莲花

    空许浮生

    科幻空间已完结48.32万

    【1v1修罗场,女主白切黑】 —— 浮屠境塌了。 万恶之妖霍乱众生。 于是白芙就出现了。 每一个世界 , 扫清妖魔, 可以做到吗 ? 让他们疼,让他们死,让他们心甘情愿被你镇压在浮屠境。 歪着脑袋的白莲妖笑的纯白。 阿莲可乖乖的。 等着那个穿着公主裙笑着最甜美的女孩手起刀落的时候。 团子才知道,这特么的才是个疯子。 #白切黑伪白莲vs真恶毒大魔头# 本文又名《攻略结束之后,海王她终于翻车了》

  • 快穿之病娇男神修罗场

    适彼极乐

    科幻空间连载中46.95万

    南羡相亲失败n次后激活绑定了一个恋爱系统。 系统:请在每个世界挑一个男神恋爱。” 南羡:“还有这种好事?” 后来,南羡被精分病娇男神包围到墙角。 阴柔狠戾的侯府世子:“臣妾的兵权,要用皇上的心来换。” 爱吃甜食的江湖第一杀手:“羡羡这只手,只能给我做红糖糍粑,要是给别人做了,就脏了……” 当红流量巨星绿茶小奶狗:“姐姐,这些哥哥为什么对姐姐那么凶,姐姐明明那么好,要爱姐姐才对。” …… 南羡一拳锤塌砖墙:“慕折,你他娘的把他们都收回去!” (1v1甜宠 双洁he)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傅五瑶

    科幻空间已完结47.69万

    (1v1,双洁) 表面温婉行为大胆的美人女主vs前期乖巧后期疯批的病娇男主。 苏娆穿进千奇百怪的虐文小说后,兢兢业业地致力于同一件事——让冰清玉洁的白月光男二爱上自己,之后黑化。 一开始苏娆觉得,有什么事能比让白月光堕化,成为全书最大反派更刺激呢? 可后来,当白月光们如她所愿,都变成了黑月光,甚至一个比一个狠戾阴鸷时,她的下场也同样越发惨烈了。 等到一切结束,她才终于发现,那些各个世界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月光,原来都是同一个人。 兜兜转转,为她而来。 …… 这世间的人于我而言,不过芸芸众生, 于是浮沉潦草也是应当,历经苦难也是难免, 可后来我遇见了苏娆, 她身上哪怕沾了一点点灰尘,我都心疼得不得了, 我才知原来我所有的灵魂, 他们或放肆或温柔或不讲理, 可无一例外, 他们都爱她。 她是我的无上荣光,亦是我的星河如灿。

  • 快穿黑化大佬饲养指南

    姝晏

    科幻空间已完结45.99万

    每个世界都有气运之子,他们本该站在巅峰,傲视群雄,却因气运流失而命途多舛。 楼妆被告知,这一切是因为她失手炸了系统局。 于是,楼妆被打包送往小世界,救赎气运之子。 抱错的豪门继承人; 轮椅上的战神王爷; 被挖灵根的天才; …… 成功救赎了气运之子,帮助他重回巅峰,楼妆准备跑路,却被气运之子锁死了。 “不爱我,那就只能把你锁在身边了。” 事业型女主vs恋爱脑男主

  • 满级大佬退休后被迫养崽

    单双的单

    科幻空间已完结45.86万

    完成最后的任务,苏楠重回了原世界,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退休养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谁知道又被主神找上门了!   主神: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去养一下崽。   苏楠:我拒绝……

  • 我一剑一个渣渣

    素手折枝

    科幻空间已完结35.43万

    【快穿】 我叫霜寒。 我失忆了。 但我知道我是个大佬——这是来自大佬的直觉。 有一天,一个自称系统的家伙找上了我,让我去三千世界做任务。 一开始,我心里是拒绝的,毕竟大佬不会轻易受人摆布。 但是这该死的系统说,三千世界有看不尽的美人和喝不完的美酒。 系统:“……其实我后面还有一句话:还有虐不完的渣。” ——哦,那不重要,我们走吧。

  • 快穿:病娇的黑月光她甜又撩

    A咕咕咕噜

    科幻空间已完结30.62万

    心机美人喻倾的任务是成为疯批男主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再通过惨死激励男主成长。 初闻任务,喻倾把玩着头发,笑得天真又残忍:“我没问题,就是不知道那个从来没被爱过的小野狗——” “受不受得住。” 于是喻倾成了民国留洋回来的仙女大小姐,为了保护落魄军阀死在敌人枪下。 成了清纯漂亮的A大校花,陪负债累累的学弟创业,却在公司上市前一天死于商业仇杀。 成了一身仙骨天赋绝伦的小师妹,为了帮煞星转世的师兄逆天改命死于天劫。 成了西幻世界里的小公主,为了能让恶龙重新变成骑士,被恶龙亲手捅穿了胸口。 …… 系统看着翻倍的积分,美滋滋:“阿倾,接下来只要等女主救赎男主剧情就完整了!” 后来喻倾走了,男主疯了。 然而上一秒还在小世界里对男主深情款款的喻倾,任务完成后笑得漫不经心:“疯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 “恶犬爱上了玫瑰。” 真:偏执疯狗x心机美人 假:沉默冷淡美强惨x温柔治愈小天使 1v1,结局He

  • 快穿三岁半:团宠大佬要亲亲

    汝嫣婷

    科幻空间连载中45.34万

    本书又名#妖神大人的养崽日常# 妖界和神界的团宠小锦鲤姜岁,要去小世界收集妖神爸爸的灵魂碎片啦——美其名曰:送温暖! * 世界①某影帝爸爸:就这个小东西,还想蹭我热度? 后来—— 某影帝爸爸:来,叫声爸爸听听。 - 世界②某摄政王爹爹:天下而已,终将落于我手。 后来—— 某摄政王爸爸:有本王在,尔等休想动我闺女一下! - 世界③某总裁爸爸:呵,一只小奶猫而已,还能翻了天? 后来—— 某总裁爸爸:嗯?你还想要什么,都给你。 * 经历了多个位面后,姜岁发觉,好像每一个世界,都能遇到一个味道特别熟悉的小哥哥…… 【小吃货 + 颜控 + 没钱就养不起的小奶团子】

  • 快穿之炮灰不炮灰

    伊芊菡

    科幻空间已完结46.74万

    薄凉淡漠的夏初菡死后便开始了和蠢萌系统的穿梭之旅。 撩汉撩妹,攻略虐渣,逆袭打脸,游戏人生,全靠演技。 酷拽狂霸的末世博士,温婉妩媚的杀手戏子,高冷淡漠的明星,女扮男装撩妹撩汉的女将军,炸毛傲娇的网文大神,三生三世失忆女鬼…… 攻略目标有:高冷变痴情的阴阳师,外热内冷的网配大神,温润如玉的痴心皇子……后面会有精分鬼畜重口味…… 【温馨提示:此文1v1,文笔渣,自带避雷针,建议小可爱们位面倒着看,先看后面的位面。如果雷苏请跳过第一个位面,谢谢。因为剧情需要,前三个位面以死结局,后面留替身,如果不喜欢请直接从末世文开始看,谢谢么么~】

  • 女主她是个bug

    折树梨花

    科幻空间已完结46.88万

    (快穿)白簇作为一个行走的bug,在面对恶毒配角和反派的时候,她总是会朝着他们伸出友好之手。 配角和反派们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女主她说好的要跟我们做好朋友,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白簇:“谁跟你们说好的?” 男神他面露和善微笑路过:“听说你们想跟她成为朋友?” 指尖翻转的刀泛着寒光。 众人:“不,我们不想。” ——她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许抢走。

  • 系统要我培养偏执大佬

    唯念此生

    科幻空间已完结38.27万

    付遥是被供奉在香火庙里的魔帝,整天接受凡人的跪拜,替他们完成心愿。   直到某天被破了戒,不得不进入三千世界开启任务之旅。   *   系统:我尊敬的女王大人,您福泽深厚,光辉普洒世间的每个角落……   付遥:说人话!   系统:请您务必拯救那些可怜的子民,带领他们走向……   付遥:走向平安喜乐,万事顺遂的未来?   系统:这怎么可能?是带领他们走向偏执大佬的道路。

  • 快穿忠犬老公有点萌

    深蓝水浅

    科幻空间已完结42.86万

    【苏、爽、甜、1V1】“大魔王”叶蓁蓁死了,还绑定了一个受气包系统,专业上门给男女主打脸推进剧情。 任务开始后,她被打了,刚要还击,系统却表示:宿主,这里你就是要挨一巴掌的!还手会被电击惩罚的! 叶蓁蓁扬起魔王的微笑:惩罚? 十指一动,受气包系统秒变包子逆袭系统。 让她被人打脸受窝囊气,下辈子都不可能! 系统:!!!宿主爸爸,求抱大腿啊啊啊! 连系统程序都能改,它这是绑定了什么神仙爸爸! 而从此后,叶蓁蓁拳打男主脚踢女主,还顺便勾只小狼狗回家,怎么爽快怎么来。 男女主们纷纷颤抖表示:大佬我错了,求求你放下你的刀!有事好商量!

  • 宿主她帅爆了

    小坑爷

    科幻空间已完结35.71万

    【隔壁新书:宿主她精分了】在下比较懒,各位看文能知道的事,就别看简介了。

  • 生存世界的富一代

    小硕鼠5030

    科幻空间已完结32.3万

    有钱人是什么感觉?当了二十年赤贫的赵雪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好!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 丧尸?杀杀杀,这可都是金币啊!变异动物?抓抓抓,这可都是口粮啊!苍天大树?砍砍砍,这可都是物资啊! 赵雪在各个世界一路杀杀杀、抓抓抓、砍砍砍的,一不小心居然混成了个富一代,嘿嘿嘿!人生居然到达了巅峰,这找谁说理去!

  • 女主她画风崩了

    猫毛儒

    科幻空间已完结41.27万

    宁檬倒霉的踏上了快穿的潮流,每次穿越后,她都很幸运的成了女主,但不幸的是,她是女配逆袭文里的女主。 穿越后,画风是这样的…… 仙侠文里,男主要拿女配的心头血给她续命时,她抬手拿剑架在脖子上,“你敢取她的心头血我就死给你看!” 女配愣住了。 总裁文里,男主要拿女配当她的替身玩强制爱时,宁檬拿着斧头劈开门,气势汹汹的大喊:“你敢动她试试!?” 女配心头一跳。 娱乐圈文里,男主不屑的嗤笑一声,要动用势力雪藏女配时,宁檬拉着女配的手拍着胸脯说道:“你别怕,我动用我一千个亿的零用钱绝对把你捧红到发紫!” 女配心跳加速。 男主黑了脸。 旁边的龙套男面无表情的往宁檬的卡里又打了一千个亿。 (沙雕故事)

  •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猫毛儒

    科幻空间连载中44.62万

    替身文里,她有着盛世美颜,但原本说深爱她的未婚夫,在两年后就又说已经爱上了她的替身。 女扮男装文里,她温柔漂亮,别人却都说她矫揉做作,哪有那位不拘一格,豪爽大气,女扮男装的姑娘真实? 真假千金文里,在外流落十多年,她终于被接了回去成为了富家千金,然而之前顶替了她身份的假千金在被冷落后,忽然多了几个大佬哥哥/叔叔/舅舅,于是她家要破产了。 …… 白茶觉得这些人都有什么大病,所以后来她选择了放开自我。 替身文里,她脚踢男主后,又问女主:“那个男人睡着时叫我的名字,你恶不恶心?” 女扮男装文里,她愤而拍桌,“行,你们说我矫揉做作是吧?那我也去女扮男装一下。” 然后,她就成了皇帝。 真假千金文里,他们家养了假千金这么多年总不能白养,所以她问假千金的哥哥要了抚养费,问假千金的叔叔要了精神损失费,最后,她思索该用什么理由找假千金的舅舅再捞笔钱。 见她冥思苦想,那位舅舅忽然漫不经心的问:“你看彩礼钱怎么样?” 白茶眉头一皱,“你想娶我后妈?” 他:“……” 那倒也不至于。 【女主盛世美颜,狗血故事,调剂身心,不用当真。】

  • 大佬的神明有点甜

    是懒懒哦

    科幻空间已完结48.49万

    【1V1双洁快穿小甜饼】 江泠鸢由世界的恶凝聚诞生,一向桀骜不驯,随心所欲,另众神头疼不已,直到后来遇见了司喻。 外表暴躁内心小可爱校草红着脸看向她“你不陪我吗?” 江泠鸢立马点了点头“陪!”这谁受得住啊! 杀伐无情太子殿下默默把她拥在怀里,语气别有深意“阿鸢爱我吗?” 清冷少年红着脸:做我一个人的妻主 …… 后来。 司喻淡定将准备跑路的某人揽在怀里,微掀起眼眸。 “跑什么?” 江泠鸢一僵,默默抚上自己的小腰。 “没,没跑。” …… 欢迎来到甜文系列,不甜你打我! (第一个位面可以直接跳过啊!纯属练笔!第二个就…看着跳?)

  • 快穿大佬崩人设后浪飞了

    吃货不解释

    科幻空间已完结42.92万

      云迢沉睡一万年后,宿敌小弟们都死了,她成了个光杆子神,还是随时蹬腿翘辫子那种。   为了活着,只好开始祸害……咳咳,快穿。   毛团:大人冷静,人设不能崩。   “哦……”云迢丢下鼻青脸肿的男主:“已经崩了。”   毛团:……等等,大人你在做什么?!   云迢看着那崩掉的位面……握了握爪子。   冷静,别慌,小场面,本尊稳得一批!   斯文俊美的黑衣天道勾起嫣红薄唇,开始拨打算盘:“共损坏125个位面,二一添作五,算521个,现偿还是记账?”   云迢……缓缓打出个问号。   “现偿是今日成婚,记账是明日成婚。”云迢冷不防被锢进怀里,身后人已换了一身红衣:“迢迢选现偿,那便……”   云迢眼前一黑被拖进了婚房。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耳畔声音低沉迤逦,若陈年老酒醉人不倦:“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