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 失恋重生后我被迫迷上了学习

    奂丝

    科幻空间连载中25.03万

    顾洛栖喜欢了十多年的人结婚了! 她本来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伤心,可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被车给撞飞了。 这一撞不要紧,可问题是她回到了少女时期,还要重新参加高考,本来想着差不多就行了,可偏偏又绑定了一个严格的系统,每天就监督她好好学习和干饭,于是她走上了被迫学习的道路。 【宿主,你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完成这些作业。】系统声音冷漠。 顾洛栖:“……”她正打算偷个懒。 天啦,她不就失个恋嘛,她做错了什么… “宿主,晨读任务已开启。” “宿主,晚饭时间到了。” …… 某天。 看到顾洛栖犯花痴的某位系统义正言辞:“宿主,早恋对学习不好。” 顾洛栖一脸认真:“嗯,我不会早恋的。”开玩笑,咱们干饭人需要恋爱吗?而且她还要好好学习呢。 不久后。 “宿主,你成年了,可以恋爱了。”系统见已经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的某人苦口婆心的劝导。 某人伏案疾书,头也不抬:“早恋对学习不好。” “你未来的男朋友学习好,不会影响你。”系统面不改色。 顾洛栖:“……”小东西还挺双标。 此时某人走进房门,眸子中带着委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顾洛栖:“……” 妈妈呀,我好怕,谁来救救我!

  • 快穿之系统有亿点坑

    小可奶

    科幻空间连载中23.11万

    戎歌云莫名其妙就和系统绑定了。 然后,这个系统带着到了大千世界,各种坑她。 F001系统:“宿主,这锅你必须背,这是任务。” 戎歌云面无表情地点头:“嗯。” 谁知,戎歌云把黑锅洗白了,背着白锅没问题吧? 看着钻空子的宿主,F001系统木讷的接,反正它家宿主闲着没事就喜欢开挂。 最后,戎歌云不想背锅了,就把锅砸了,还顺便去谈了一个恋爱。 系统:“……” “宿主,这不是你攻略的对象。” 戎歌云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攻略。 系统:“……” #宿主每天都想开挂# #系统每天都很坑# 【1V1】【男强女强】【快穿】【女主无敌】

  • 乌托邦爱情

    言秋霜

    科幻空间连载中7.81万

    面对科学的进步,爱情该如何自处?梦中的男神竟然是科学的产物?八年的美梦就要这样破碎吗?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 大佬竟然是个机器人

    柳净儿

    科幻空间连载中13.45万

    总裁耍帅,在她面前笑的时候故意嘴歪。 江问伊:“什么时候有的这毛病?” 总裁:“……” 他以为自己喜欢的是个男人,没想到是女人。 他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女人,没想到不是人。

  • 千纸白鹤

    十里红昀

    科幻空间连载中7427

    看两个高智商的人如何一起破案,一起揭开多年来未被发现的秘密,如何了解对方的过去,一起回忆从前,最后幸福在一起。

  • 书穿之苟女配保命攻略

    一胡白久

    科幻空间连载中6.76万

    【心狠手辣冷面国师VS沙雕美作惨苟少女+1V1+双洁】 她一心只想苟活保命到大结局,可偏偏事与愿违。 苏流年:抱男主大腿上位?谁是男主? 系统:就你刚才捅了一刀那位。 腿有些软,“噗通”一声跪地上,苏流年咧嘴尴尬一笑,干巴巴望着眼前捂着伤口的男人,“如果我说,我刚才手滑了,您信么?”

  • 我的2吨钢铁直女

    一缕冥火

    科幻空间连载中4.52万

    【体重2吨内心却是小可爱的外星超能机器人VS表面沉稳但内心疯狂爱吐槽的地球人类】 编号JF409战后受损落入地球,被某在逃人类机械研究员捡回了家。 自从把这个机器人捡回来后,林枫每天就过上了易燃易爆的日常…… 第一天,阳台炸了。 第二天,电视炸了。 第三天,厨房炸了。 林枫捂额:住手!你什么都不准碰! 409:哦~~好叭~~ 看着缩在角落里画圈圈的409,林枫突然心里一软:不是,我是说了什么都不准碰,除了我!

  • 沙漠星门

    米罗玉墨

    科幻空间连载中2.58万

    高中生洛南伊偶然的一个梦,使她陷入到一个考察队离奇消失的事件中。她与岳语舒、小凌、徐子霖等人组成队伍,以星际之门、神秘消失的古国为线索,踏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寻找尘封的秘密。

  • 恶魔复活后

    汤圆酒子

    科幻空间连载中9666

    1300年前,恶名天下的战争机器死在丁石星,1300年后,刚刚复活便看见有人来盗墓。 卡洛:……真的是日了鬼 以前 “我虽然是个坏人,但也不能代表你们是好人,在某种意义上,我保护了你们。” 现在 “以前我得选,现在我只想做个好人” 一代终极反派如何在改邪归正的路上走弯

  • 最强反派:当我死了四次后

    仰面看乌鸦

    科幻空间连载中13.53万

    人生就像打游戏,尿遁的时候存个盘! 我就是这样一个反复尿遁——不,被未来系统带着反复存盘,不停闯关的人: 第一局,我死在了中考结束那天夜晚的车祸里; 第二局,我死在了高考失败后的巧遇群殴之时; 第三局,我终于顺利结束学业了然而我自杀了; 第四局,我活过25了我进入国企了,我猝死了; ...... 就这?我还能成反派???辣鸡系统去死吧! 等等!你说你是要我学习??? 好的,拉黑!

  • 星际之我成了外星人

    金银花没金银

    科幻空间连载中6.12万

    一场航天意外,沈星和她的队友流落外星系。他们成了异乡客,外星人。故乡遥不可及,言语不通加上生存环境迥异,他们开始了艰难的求生之旅。我曾对这场苦难心生怨恨,但现在,仰望着头顶这片广阔的星空,只剩下重新开始燃烧的对宇宙奥秘的探索渴望。

  • 唯我一人的世界

    镜子里的cc

    科幻空间连载中3603

    看似平凡的女生,却有一万种不平凡的事情。

  • 我在梦里攻略学霸大人

    兔砸不吃得了

    科幻空间连载中1.16万

    说好的在梦里攻略学霸大人的,怎么还是跑新闻 秦芮怎么也没想到,做个梦的功夫就成了国家新闻编制一枚 成为《世闻录》撰稿人,记录英雄的故事 收集正能量,加固精神力世界 任重而道远啊

  • 监察使去拯救同胞了

    唯独爱秋凉风来耶

    科幻空间连载中4.49万

    距离21世纪已跨越了整整亿万光年,出现了一批新人类,这批人带来了更高的科技水平,使得世界发展飞速增长,转变再转变,变成了现在了多维体系空间,依次排列,一维体为恐系,二维…………

  • 同学两亿岁之重回天蝎

    LNX轩

    科幻空间连载中2.71万

    本文为同学两亿岁的后续同人,写的不算好,请见谅。 本文纯属编造,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伟大的埃莲

    皇后很胖

    科幻空间连载中7.1万

    来自西方的白人女孩被流放后,统治了数座城邦,据说仅仅是为了称霸帝国,为了那可笑荒诞的勃勃野心。 她分明是天生的君主,值得不二之臣效忠。 可她是个女孩。 柔弱的、纤细的、宛如橱窗里的漂亮洋娃娃的女孩。文雅的、美丽的、秀气细致得令人不忍触碰的女孩。 尽管她厌恶这副羸弱的躯壳皮囊,尽管她狂热于文明建设与创新改革,尽管她伟大英武得像个男人。 仅仅由于,她是女孩。 她是埃莲.库珀。 …… 新君登基时,他战战兢兢、惴惴不安,每天都冒着被臣子造反的风险,偷偷希冀着天神的降临,拯救这个黑暗颓败的、濒临崩溃的帝国。 最终,神真的下凡了。 殿堂之上,埃莲.库珀单膝下跪,冷然凛冽,却又真诚恳切道:“我前来效忠,为了帝国。” 那个澎湃着、翻滚着阵阵热浪的,那个荆棘密布的,那个生灵涂炭却又洋溢着无与伦比的生机的,那个封建古典君主专制的—— 曾经伟大过的帝国。 为它战死沙场,为它所向披靡,为它无坚不摧。她宁愿肝脑涂地,只因自己曾是它的子民。 ——只因那块富裕辉煌、灿烂繁荣过的红香软土,是她生根发芽、根深蒂固的地方。 她曾深爱过这个帝国。 …… 【皇姐,你是天生的智者君王,也是我至高无上的神明。你是信仰,是神话。】

  • 重装机械少女与月光游侠

    痴行道人

    科幻空间连载中1.37万

    张小鹿上课玩手机,老师让她站起来,她站起来就穿越了…… 别人穿越有系统,有金手指。 她一样没有,还不能动。 穿越成半截机器人的张小鹿:谁来救救我,我快没电了……

  • 乘龙快婿遇上无敌娇妻

    欧阳婉芸

    科幻空间连载中5.18万

    恋爱心理学教授成为爱情奴隶的点金石,剩男剩女黄金分割年代许多人都想进入乘龙快婿模式。然而,机器人vr心理学家研究研究课题中心发明了一款机器人叫无敌娇妻,可以在生活中成为剩男的陪伴伴侣。所以,当乘龙快婿遇到无敌娇妻的时候,就有了以下的故事。

  • 他们又气死监察官了

    沈南晨

    科幻空间连载中9.8万

    “我想你了。” 他的声音慢慢消散在风里,清风似乎要把他的思念带到远方,带到那个人的身边,好让他能听见,好让他能回来找他。 …… 我啊, 我去过很多地方,但没有一个地方,能让我停留那么久。 我见过很多人,但没有一个人,能让我想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我听过很多故事,但没有一个故事,能让我百听不厌。 我停留在你所在之地。 我想一直都伴随着你。 我想一直听你的故事。 —————— 故事发生在2210年的10月。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场极为戏剧性的游戏。 而两个少年也因此相遇。 他们相遇在一个夜晚。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两个貌似就见过面了。

  • 快穿之女配她又掉线了

    西胺

    科幻空间连载中7611

    她智商超群,他孤傲冷清 她,被迫绑定系统,与男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他,是系统研发者,兜兜转转,只是想再与她相聚…… 她自认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知怎的会在每个地方遇见。 却不知,这一切只是另一个人的蓄谋已久。 “等你多时了,你怎么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