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 重生末世之白莲花女配

    梦缘狐言

    科幻空间已完结29.83万

    一朝穿越成书中的白莲花,而且马上就要末世了,还好老天给了个金手指,抱上未来神秘最强者的大腿,人生简直完美,可是女主你怎么总是来找麻烦,可不可以离本姑娘远点

  • 满级大佬在末世搞基建

    奶糖香甜

    科幻空间已完结29.79万

    末世爆发,带着人类希望的唐安安回到末世初期。 打怪升级,解锁技能,顺便捡回一些流浪在外的救世主。 “叮!开启技能:瞬移” “叮!获得特殊道具:任意门” “叮!救世主+1” 一心想要搞事业却莫名成了大佬们团宠的唐安安:“……” 不,我只想消灭丧尸!恢复人类文明! “顺便谈个恋爱。” 身后的少年笑容温柔,眼底却是一片偏执。 【系统升级流,女主专心搞事业,男主宠妻无度】

  • 末世之女帝也修仙

    华图

    科幻空间已完结19.8万

      为夺她家产公司,那些人做戏十八年,直至散命之时方知此生皆是笑话。   被榨干晶核,被废掉异能,被抽血成为实验品,心中冰冷。   得知自已瘸了一条脚的真相,得知母亲是被气死,木御为她闯进了SS窝,再也无法忍隹心中愤怒,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捏碎玉镯!   自已的镯子,便是碎了,也不便宜虚伪之人。   重生末世第三天,得以进入镯子空间,成为空间主人,并拜入’极灵宗’继承少宗主之位。   一切重新洗牌。   夏千夕:人若害我,我必诛人,天若欺我,我必逆天!此生,唯不负自已。   上一世,谢微儿利用她的空间坐上名利双收的顶峰,被人称为‘净化女神’。   这一世谢微儿怎么能没有空间?   夏千夕表情激动地递上带锁的首饰盒:“微儿,经过千辛万苦,我终于将你的首饰盒带过来了,你放心,里面都是你的宝贝,我可没偷偷看过哦。”我只是正大光明的换了东西进去而已。   上一世,李烬铭说她是猪,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恶心万分。   这一世,怎么能让他再见到猪?   夏千夕看了看饿的奄奄一息还要装深情的男人,叹了一声道:“还不将这盘红烧猪肉换下去,你不知道他最恶心猪吗?还有这价值一百个晶核的温泉蔬菜与一百个晶核的特贡米饭都端下去,李先生流着贵族血液,人品上佳,现在没钱就不会赊帐要饭菜吃的,你们不要污辱他高贵品格。”   末世蔬菜珍贵,空间蔬菜太多,开家店,明天开始卖蔬菜。   末世水源珍贵,空间泉水太多,开家店,明天开始卖水源。   末世肉食珍贵,空间跑猪太多,开家店,明天开始卖猪肉。   末世空间珍贵,空间玉石太多,开家店,明天开始卖玉石空间。   末世强者珍贵,身边强者太多,开家店,明天——   “小夕,说什么?”一双双眼睛或魅惑或邪肆的看着她~~   “咳咳,明天开家店,专门给欧巴们搓麻将——”   估计一桌还不够,呵呵呵——   大小姐最初只想复个仇,修个仙,功成之时,带上忠犬跳离这个末世,可谁能解释一下,这路是怎么走歪的?   注:本文女主不圣母,腹黑主见有计谋。男主不圣父,强大宠溺有思想。想看花样虐爱白莲圣母的亲们慎入。

  • 重生末世之女王在上

    流浅浅

    科幻空间已完结16.5万

      公元4849年,地球文明达到人类无法想象的高度,即使在浩瀚宇宙已发现的智慧生物中也位于前列!就在人类高度防备外星系文明时,一场由地球内部突发的毁灭性灾难悄然来临!   ——————————   沈江,世界顶级科学家和人王,因为活腻了,在末世把自己玩死了重生在了末世开始前的两天,一切,重新开始......   沈翼,沈江的贴身保镖,妥妥的变态,虽不是杀人狂魔,然而手法,不说了......   这是一只疯子和一只变态畅玩末世的故事,不要试图寻找他们的三观!   ——————————   人说:“某人明明有能力,偏偏靠脸吃饭,做女人男宠,丢人!”   某人:“老婆大人的男宠......”   人说:“某人明明与人王实力相当,偏偏臣服一个女人,丢人!”   某人:“女王在上!”   ——————————   人说:“人王就是个疯子,她亲儿子才三岁就把他扔在了异类脚下!”   某妈控包子怒了:“你们懂个球,那是我母上大人对我爱的表现!”   ——————————   群众曰:一家三口,全部有病!惹不起惹不起!   ——————————   内容可能引起不适,食用慎重!   另,本文纯属虚构,作者幼儿园没毕业,无法完全避免漏洞,但接受意见,拒绝板砖,谢谢!   

  • 末世重生之如何成为金大腿

    蘑菇炖鸡

    科幻空间已完结13.25万

      夏小雨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还能再来一次,面对即将到来的灾变,她这一次一定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哪怕是没有金大腿给自己抱也无所谓,她可以自己成为金大腿。   不在攀附其他人,不再无止境的寻求保护,这样的保护就是慢性自杀,她必须要变得强大起来才有资格活下去,否则结局可能就跟前世一样的下场。   1没有丧尸   2男女主1V1双洁   3升级流爽文,强强

  • 末世重生:异能无限开发

    小兔子梦朵朵

    科幻空间已完结21.72万

    白洁玉是一普通高中女孩,没曾想有一天电影中生化危机会在现实中上演,这让她幸福的生活从此终结。 为了给亲人朋友报仇,她苟活末世,誓要杀尽天下丧尸,就在她砍下第999颗丧尸人头的时候,被丧尸重伤嗝屁…… 一世重来,携带系统666,她强势归来! 异能无限开发,对丧尸进行全方面碾压。 丧尸惨惨惨! 带领人族守护家园,犯我族类,一个字:杀!

  • 末世系统逼我做绿茶

    女王爱快穿

    科幻空间已完结14.6万

    陆甜甜星际女王,可以干架从不瞎逼逼的她,被绑架去了同父异母妹妹以千年前,末世为题材的文里头做女配,而且对方还是用自己为原型,一写好几本虐自己为主的文。 系统逼她,可以‘嘤嘤嘤哥哥我怕,’就绝对不许她提刀上战场,弄的一代女王人前嘤嘤怪,人后暴力狂。 陆甜甜星际元帅,一朝穿越成为了绿茶怪,只要将书中女配的怨气化解,逆袭成为女主,就可以回到现实生活的情况下,不得不被迫成为了嘤嘤怪。 陆甜甜被同父异母的妹妹用淫意的想法,写入小说里头成为悲剧女反派,各种各样不得好死的情况下,生成怨气将本体拉入小说中逆袭,且看女主不得不披着绿茶衣,走着女王路逆袭的故事。

  • 末世团宠很凶残

    随星辰

    科幻空间已完结17.73万

    她是药学鬼才,他为医学而生。 当末世来临,他们该何去何从。 一群天才中的两个鬼才,他们在末世依旧傲视群雄。 #拯救末世# “吱吱,别怕,有我在。” “你没事就好。”

  • 末世女王不种田

    萧落

    科幻空间已完结17.67万

    【1V1,双洁双强,热血异能,伪科学】 这是一个最强女王,被一个腹黑男坑成末世农场主,走上济世救人的康庄大道,最后被坑入洞房的故事。 极热极寒,生物变异,病毒侵袭……在这个由她亲手打开的末日世界,她该如何保护家人,找到妹妹,偿清罪孽? 建基地,雇长工,田园生活也过得风生水起;杀变态,灭奸雄,女王也被坑得没了脾气。 【只对你温柔·腹黑美男X冰山女王·家人是底线】 “也就是你。若换个人,你看我会施舍半个笑脸不。” “我只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坑你。” ** “你的命都要靠我来保,你拿什么来担心我?” “只要你们不伤害我的家人,我就不会站在你们的对立面。”

  • 保护状元那些年

    Dr.Man

    科幻空间已完结22.7万

    考古博士混血变态大狼狗vs谦谦君子假哑巴强悍小剑士。 传说中的修炼天才剑宗首席因为“脑子缺了一根筋”,打小便没有下过山。当她终于得以下山试炼,却不料一头撞进了充满丧尸的末世世界。谁说女子不如男,从小比各家大师兄强不知道多少倍的大师姐,可是传说中的温润君子世无双,即便是末世也挡不住剑宗首席!这就是个不想让她保护她死活要保护顺带拯救末世的故事。 末世加仙侠,有狗血有沙雕,1V1女强,处女作,欢迎品鉴。

  • 末世之我拿了剧本

    冰凉的柏林

    科幻空间已完结1.1万

    她丧生于尸潮,醒来之后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 云端缓存

    401的啊政

    科幻空间已完结2543

    语言解译中… 安装包就位… 信息压解… 编译中… 开始缓存… 例行者接下来要做的事再简单不过了,这台陪了他几百个周期的机器已经默认了在调出信息的同时抹去,所以他的任务就是调出威胁性信息,包括事故的那一段。 屏幕疯狂滚动着代码,这些代码很快被他们的语言替代。 例行者悠闲得像一个坐在木椅上享用下午茶的老人,独自欣赏着藏着故事的叶子。 做这些工作,确实比拾荒者们享受的多,主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听听这些接近宇宙真相的故事。 缓存完毕…

  • 穿书之后我成了女主

    矮糖冬瓜

    科幻空间已完结26.97万

    穿书之后,江小白成了女主萧依依。面对重生女的步步紧逼,她表示不慌要淡定:空间被抢?没关系,她有一个便宜爸爸。名声被黑?没关系,这是她本来的面目。渣男纠缠?没关系,把他废了就好了。重生女一把抓住她手里的菜刀:“嫂子,别脏了你的手,让我来!”

  • 末日的审判官

    姜尗

    科幻空间已完结1766

    他是大小姐,犹豫他才从小叛逆,经常女扮男装,A 城一半都是她的。但由于一场病毒,丧尸化,全部在现。

  • 末世重生后努力种田搞基建

    九九不吃苦瓜

    科幻空间已完结3.26万

    重回末世,向晚不再苟且偷生。 这辈子,她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努力种田搞基建, 可能,有点儿努力过了头…… 一不小心,就成了末世批发商。 果然,人怕出名猪怕壮,向晚火了以后,招来了很多自愿给她儿子当“爸爸”的人。 身后的人怒了, “难不成你们都瞎了?我还没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