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轻小说

青春日常

  • 余生所念皆是你

    江茸茸

    轻小说已完结5.86万

    亲手将自己的丈夫送入监狱是什么感受? 安心回答不上来,她只知道这辈子她的心再也不会因为谁而悸动。 只是她没想到,离开那个男人不到半个月,他就找到她,安然无恙的站在她面前,摧毁掉她的新生活,将她再一次拉回名为‘傅礼’的深渊。 夜深人静,男人紧紧搂着她,魔音一样的声音在她耳畔深入骨髓的警告:“安心,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就算你死了,你也得跟我同穴而眠。”

  • 他的小可爱超甜蜜

    玉辞云

    轻小说已完结5.76万

    (甜宠)他的小可爱很甜,只有他能宠! 那夜,她掉进他的怀里,便再也离不开了。 她在闹,他在笑,从此一生深爱。 他的余生从此只有他的小可爱。 而她的余生只有她的傲娇先生。 爱上你那天起,甜蜜从此变得很轻易!

  • 还有星光还有你

    火龙果果

    轻小说已完结17.39万

    曾经意气风发的白衣少年,被誉为钢琴天才,他原以为自己的前途一片星光。 却因为一场严重的意外,令他放弃梦想,选择扛起家族的荣耀。 十二年后,再回到那座城市,他偶遇一个弹琴的女孩,令他想起从前展望过的星空。 他竭尽努力爱护她,想送她繁星璀璨,却发现,她是照亮他的满天星辰……

  • 抓住校草的把柄之后

    池寻月

    轻小说已完结4.99万

    明华大学有句名言:校草岑安是珠峰顶端的雪,高高在上,四季常寒。 薛禾怎么也想不到,她竟会因为撞破岑安幽闭恐惧症发作时失态的样子而和他纠缠不休。 岑安提出交往时,措辞谨慎且冷静, “我不讨厌你。” 薛禾:这是人话? * 后来,那句奇奇怪怪的“不讨厌你”,变成了“我喜欢你”的低语轻喃。 再后来,薛禾觉得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被岑安喜欢。 他听后笑着将她深拥入怀。 “荣幸之至,彼此彼此。” 他心底那块深埋多年的伤口,见不得光,反复溃烂,好像永远都长不出痂。 直到她大摇大摆地闯入他隐秘阴冷的世界。

  • 唯有许你情深入骨

    sm微笑

    轻小说已完结5.28万

    凌越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初恋女友,竟然是和自己有血海深仇的敌人之女—— 后来—— 好友:那个陪老婆逛街的人是谁? 好友:卧槽,那个在朋友圈里炫妻的老婆奴是谁? 好友:这个每天九点就必须要回家的气管炎是谁? 好友/齐声:是凌越啊! 打脸,啪啪啪啪。 凌越:哦。 【想了想,还是想写小甜文呢】

  • 等我吃完这包糖

    哆啦妳

    轻小说已完结20.02万

    暗恋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或许是一场漫长的告白,亦或许是一场漫长的告别。 2028年夏天,26岁的倪笙要结婚了。 颜色鲜艳的喜帖上,女孩漂亮的面庞上挂着甜甜的笑,身边的男人高瘦而挺拔,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有着俊朗的五官,一双桃花眼正低垂着,满目深情地注视着身前的女孩。 新郎不是江亦源。 高中班群里炸开了锅。 一群人纷纷送上祝福,就连一直潜水的班主任,也冒出来送上了一大段煽情的祝福词。 不一会,消息便传遍了一中的各个校友群。 “倪笙和许时修,当年劳资最看好的一对。” “卧槽倪笙终于和男神在一起了!!!” “妈妈我想哭,呜呜呜!!” …… “十二年了,妈的太不容易了。”林南抹了一把泪,转过头问江亦源,“七月九号,一起去?。” 江亦源看了一眼没有一条微信消息的手机,淡淡的开口,“那天我有事。” “唉,算了,我给你带喜糖。”林南叹了口气,兴奋的继续在群里聊天。 江亦源将手机关机,走进卫生间,将门反锁,洗了一把冷水脸,瘫坐在浴缸边,抽完了身上的一整包烟。 很久之前他给了她一包糖,很久之后她吃完最后一颗过期了很久的糖,抬头含着泪说了五个字。 “终于结束了。” 她爱情的最后,是许时修。

  • 我与我的故事

    狩野莉音

    轻小说已完结28.01万

    新书《银河男团育成计划》连载开始!请多多支持!交流可加:883033761 相传人类的灵魂在配装到身体之前会被一分为二,分开的两个灵魂之间会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线相连接。就算相距千山万水,这对分开的灵魂始终会在红线的牵引下走到一起。 本文的两个主角即使远隔千里也会排除万难坚定不移的走到一起,完成自己的梦想。

  • 过镜洗去铅华

    金依然

    轻小说已完结29.49万

    “我这辈子不会离开你,而且下辈子也要第一时间遇见你。” 这是他对她说的话—— 你有没有遗憾的事或者错过的人?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一直过着“咸鱼”的生活的胥麦月,衣食无忧。 别的女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她煎炒烹炸,咔咔一顿猛吃。 在经历亲人的仙去,男友的背叛双重打击下,她决定让陪伴她多年的时星移带她去他的“宇宙”。 成为煜展文化作家的胥麦月,在一位神秘网友的点拨下,她以写小说的形式与过去见面,跟自己道别。 等她回到地球才发现,这一切只不过是个局,一个误会了多年的局。 而这个局的始作俑者谢小娇,居然在某一天突然就觉醒,来跟胥麦月揭秘,没有任何预兆,就是那么突然。 她会选择原谅初恋游祈吗? 她会看到这么多年时星移对她的爱吗? 直到有一天,游祈居然绑架了胥麦月,这一切都将如何发展? 究竟是星月CP现世,还是油麦菜CP稳固呢? 安全感固然重要,一颗定心丸,比碗里的粥更暖胃。 看下去吧,你会收获爱情——

  • 藤蔓上的花

    奈加

    轻小说已完结29.98万

    明明是邻居,却从来没说过话的两个人。 有一天,他突然把她拉进了巷子里,“原来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变态就是你啊。” 她大骂他全家都是变态。 这是他们第一次说话,但是她好像一切都搞砸了,变得更糟了。 他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却总是下意识的问她怎么这么乖。没办法,就是喜欢她啊,不管上一辈有怎样的恩怨,他们两有多不合适,他也管不着了,这个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女孩必须是他的。 在陈喵看来,爱情就是,你无数次推开我之后,我还是能义无反顾奔向你……

  • 穿越之和妖谈恋爱

    虞不仙

    轻小说已完结18.68万

    穿越以后的蓝清雅结交了很多好友,还招惹上了一只奇怪的狐妖...

  • 再见啦文科生

    安怿

    轻小说已完结29.26万

    这是一部关于最后的一届文科生度过高中生活的青春小文。没有那么多的激荡情节,只是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活。是毕业两年听说文理逐渐不分科的学姐结合自己的高中生活进行创作的一篇小白文,感谢您的支持!

  • 重生之杜绝重复的人生

    是张六水呀

    轻小说连载中28.62万

    每个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做一些后悔的事,往往这个时候都想重头再来,可究竟有多少人可以重头再来呢!

  • 我们都欠着彼此的一个告白

    夕临

    轻小说连载中26.93万

    我很怂! 我说不出告白的话 我很勇敢 我纠缠你很久 直到你对我求必应 我很迷茫 因为每次虽然不是心动 总是将你推向别人的怀抱 我还在庆幸 以为这样就是没得到也没失去 故事不知道还会有多久的叙事 我们还不知道有多少的交集 总之我感觉到我们错过了 永远不会有交集 高四和整个大学 感谢和你相遇相知 希望毕业后 我们还有发展 或者就这样离开 蟹蟹你来到我的世界 因为戏剧性的开始 不一定就能戏剧性的结束

  • 霸总今天又要离婚

    白衣姒雪

    轻小说连载中8.26万

    “女人,我要和你离婚!”   俊美的男人看着一个陌生且堂而皇之的在自己家里的女人,咬牙切齿的开口。 某人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做梦!和你离婚了,我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资本出去炫耀?”   沈未晞一脸无语的看着这个女人,厚脸皮是很值得骄傲的事吗?   某天,沈未晞又要离婚,直接给白露一张黑卡,“只要你答应离婚随便刷。”   白露眨巴眨巴眼眸,“我不答应也是可以随便刷的,妈早就把副卡给我了。”   沈未晞:“……”   白露好心的开口,“和我离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沈未晞还就不信邪了,“女人,你等着。”   沈未晞每天迫切的要离婚。   这一天沈未晞又要离婚,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乖乖的同意签了离婚协议书。   临走前,白露摸着自己的肚子,“宝宝,你粑粑不要你,妈咪只好带你去改嫁了。”   沈未晞卒……   甜宠/双c   

  • 听说池先生跟我最配

    有邻让

    轻小说已完结4.77万

    【大学校园】 池博斋为了接近秋龄韵,给学校捐了一栋楼。 池博斋为了照顾秋龄韵,收购了C城最大的连锁咖啡馆。 从小极为优秀的秋龄韵只想靠着自己的努力,认真读书认真工作,成为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谁来告诉她,她还没毕业就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 秋龄韵:“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学习小天才” 池博斋:“不不不,你是勾我心魂的恋爱小天才。”

  • 视频博主的自我修养

    夏一吉

    轻小说连载中10.92万

    Vlogger=视频博客博主。 林煜,靠脸吸粉的2000粉视频博客博主,目标百万粉丝,寻求突破。 叶宁,某明星后援会宣传部部长,会剪辑、会做特效、会ps、会画画、会做公众号推送、会写文案的全能大佬,在粉圈很有知名度。 二人一同经营视频自媒体,为涨粉绞尽脑汁,明为一起拍vlog,实则林煜同学的千层套路: 带你去漫展、演唱会、海边,为你练舞、肝游戏成就、写歌...... “叶宁,我不想做Vlogger了。” “嗯?” “我要做情侣档自媒体。”

  • 万律一抹红

    华秀兰

    轻小说已完结10.33万

    茵茵是211高校毕业的法律生,入行律师业5年,柔肩担正义,巾帼建功勋。

  • 周家村之田爱祥德篇

    我是小棍

    轻小说已完结21.89万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时候,在一个很远很远的某个地方。传说某个仙人落地的瞬间没站稳,摔了一个跟头,嘴里吃了这个地方的土,便大手一挥,把城墙上本来的名字掩去,于是改叫作了土口城。说来也怪,这个地方所有的人都从此忘记了她原本的名字,一直如此叫了下去,故事便也如此这般,流传下来。 在这个不羁的幻想中,至少那些思念,值得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