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短篇小说

  • 卿似暖阳

    芷小棠

    短篇已完结27.74万

    【外软内刚甜妹子×阴暗偏执少年】双向救赎。 唐婉重生回了高二这一年。 邂逅了她的少年。 …… 邵舟辞回头,眼神阴郁:“别再跟着我。” 唐婉并不在意他的冷淡态度,声音软软:“邵舟辞,我没有家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呀?” “我们不熟。” 后来。 为她偏执成狂的少年抓着她的衣角,长手长脚地禁锢住她,眼角泛红,“唐婉婉,我养你一辈子,你不要走好不好?” “好。” 轻飘飘的一个字,许诺的是少女的一生。 你入了我的世界,我们此后彼此相依,一束光照进来,是心照不宣的融融暖意。

  • 时光有你甜又蜜

    林晴昕然

    短篇连载中21.32万

    隔着屏幕,不经意间的一瞥,他便将她放在了心上,她是娱乐圈中新晋影后一枚,他是商界大佬,一眼倾心的他,将一步一步走进她的心,俘获她的芳心? —— 本文字数在100万以内,多情侣CP,娱乐明星类型,甜宠! 愿亲们支持正版订阅,码字不易,真心求收藏打卡推荐票评五星,亲们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对作者的支持和鼓励,最后祝所有人看书愉快哦! (听取正版读者她们的建议,杠精如果不喜欢我的书请左转不送,谢谢!)

  • 重生后,我成了厂公的掌心娇宠

    酥江挽风

    短篇连载中14.71万

    【团宠+甜宠+双洁+1V1】 上辈子,沈月璃被凤凰男哄骗私奔。 被折磨至死时才知道,原来“心上人”只是拿她当做跳板,实际上早就跟她庶姐暗度陈仓,甚至一同谋划,将沈家弄得家破人亡。 重生后,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沈月璃开始了抱大腿之旅。 有大腿,不嫌多。 但是抱着抱着,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瞧不起她的未婚夫非她不娶; 凤凰男的顶头上司大反派想打下江山送给她; 就连上辈子害死她的凤凰男也悔不当初求复合? 被一众金大腿宠上天的沈月璃:你们谁? ...... 沈月璃还是翻车了。 她的最大的金大腿,大奸臣段爷发现了她的“鱼塘”。 他捏着沈月璃的下巴,“原来我只是沈小姐养的一条鱼?” 后来…… 沈月璃咬牙切齿地看着给自己揉腰的某奸臣。 他不是太监么?!!

  • 国公府大小姐她又美又狂

    池上当歌

    短篇连载中27.86万

    世人皆知,国公府大小姐她嚣张跋扈。琴棋书画,样样不行;泼辣暴力,无人能比。 …… 姒府内,她临时接过府内大权,逼退丞相的来势汹汹,稳坐主院,撑起姒府的半边天。 宫宴上,她当着皇帝的面,将二皇子骂了个狗血淋头,皇帝没敢吱声,还令二皇子禁足七日,好生反省。 军营里,她手撕敌国战书,领兵出战。作为古国第一女将凯旋而归后,她把刀架在了皇帝的脖子上,巧笑嫣然,眸底却是冷森一片:“有些账,该算一算了吧?” — 世人皆称她狂傲鬼魅,却不知,她也曾是引天下赞叹的清冷绝尘的才女。 种种表象,不过是命运逼迫罢了。 —小剧场— 真•男主:你还有我~ 女主(冷漠):我先搞事业,其他的暂且不提。 男主:我这有定制的木簪子、绞丝银镯…… 女主:(两眼放光)

  • 此生唯你是初恋

    洛月清泠

    短篇已完结18.47万

    易谨殊看着赵盛俯身为她系鞋带的模样,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她想要抓住眼前的这个人。 于是她勾起他的下巴,笑容邪佞:“帅哥,做我的走狗如何?” 赵盛先是微微一怔,而后浅浅的吻了吻她的手心,眼中盛着漫天的星河璀璨和凡尘的万家灯火:“愿为裙下臣。” 【1v1,全文高甜无虐!欢迎入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始穿大庆之求活

    舞颂

    短篇连载中14.91万

    “我死了。” “我又死了。” 死后穿越,是福?是祸? 起始便是地狱开局,一路困难重重,即使有标配金手指,也抵不过人心诡异、权术呈堂。 23岁的姑离,穿越成了大庆罪臣礼部侍郎荆步凌的十三岁庶女,荆若兰。 睁眼被黥刑刺字,入奴籍,发配边境……

  • 全民修仙后,虐文女主修了无情道

    一条香咸鱼

    短篇连载中28.47万

    现代全民修仙文 * 修无情道之前 涂璃堪称虐文女主,被亲人朋友背叛伤害,像块破抹布一样被命运蹂躏揉搓,反复摧残虐来虐去,千夫所指声名狼藉,凄凄惨惨戚戚。 涂璃:“呃,其实也没那么夸张……” 修无情道之后 涂璃:“直视我!崽种!” 涂璃:“我看谁敢对我指指点点!” 涂璃:“看淡生死不服就干!” 涂璃:“我的规矩就是规矩!” 涂璃走上了无欲则刚一心只有大道和变强的无情道,男人只会影响她修行的速度,她只想做个木得感情的修炼狂人。 * 秦妄从未如此喜欢过一个人,哪怕她冷心冷肺对他只有算计利用毫无爱意,秦妄也能接受,只要她乖乖待在自己身边。 “阿璃,你摆脱不了我的。” “别想离开我。” “你是我的。”

  • 前路繁星

    童心茉

    短篇连载中18.02万

    一个山村里的孩子,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当有一天不得不从她伪装的壳里爬出来,她如何去面对这个现实且残酷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