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短篇小说

  • 那些年我看过的沙雕文案

    一弯月

    短篇连载中4689

    就是想写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今天追到盛医生了吗

    冰言月离

    短篇连载中1.79万

    盛眠蛰一夜间成了北城偷心之花。 她表示:不熟、勿cue、全网单身无前任! 前有北城知名建筑设计师暗慕,后有顶流男艺人为她倾心? 北城建筑设计师叶斯昭,网上谣传他高冷桀骜,在北城高中念书时就是高岭之草,永远在为了弟弟而奔跑,却从来不屑为女人折腰。 但为了盛医生,叶斯昭真“跑断了腿”。 医院里的叶斯昭,瘸着腿都要拦住盛眠蛰,盛眠蛰无奈:“叶先生,我是儿童心理医生,我不是骨科的。” 叶斯昭轻轻一笑:“我就是为了孩子,来找你的。” ?? 围观群众表示:现实版帅哥带球跑,追妻火葬场?我可以了! 叶夫人? 她就只是个心理医生,冤啊! 母胎单身的盛眠蛰,突然就成了北城高岭之草的未婚妻,还被顶流男粉丝撕到从医院离职,成了小病人的贴身医生。 网上纷传,盛眠蛰是叶斯昭的学妹,是他命定的缘分。 众人惊呼:我又磕到了! 可被磕到的两人,却对对方表示:咱俩没可能,我不会喜欢上你,别做梦了。 后来—— 叶斯昭:你有没有什么梦想,想要我替你实现? 盛眠蛰:有,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既然她不按套路出牌,那他……只好乖乖交出银行卡了。 财产归你,你归我!

  • 我的心上人是猫

    一只安笙的鱼

    短篇已完结13.86万

    『孤独冷情高岭之花·实则一心只想宠自家小崽子的大少爷✘涉世未深软萌可爱·会变成人的小奶猫』   1.男主没有病,但早期自我封闭 不与人接触   2.遇见女主后,矜贵清冷的大少爷逐渐变为照顾小家伙吃喝拉撒睡的贴身管家   3.这是一个温暖治愈向的小故事 甜蜜互宠    上流社会盛传,容家小公子对一只捡来的猫咪那是视若珍宝,宠爱有加,见识过的人都直言活的还不如一只猫。 但过了几年,又有人传言,容家小公子早玩腻了那只捡来的猫咪并将它送走了,现在家里藏着一个绝色少女,容貌美憾凡尘,并且还在上高中,容家小公子每日风雨无阻的亲自接送她上学,简直宠到了心坎里。   殊不知,容家小公子前后宠爱有加的对象,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她是他世界唯一的光束,所以容憬在那年初春捡到这个小家伙的时候,冠以他之姓,为她取名容光,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光。

  • 他来时野火燎原

    揖欢

    短篇连载中5.36万

    A市陆家二少吃喝玩乐无一不精 所有人都觉得他流连花丛 只有他自己知道 多年前就有一朵红玫瑰长在了他心中 他亲手将它变成了一片玫瑰花田,占满心间每一寸土地 从此谁都不入眼 ——————————————————— 苏苒从没想过,会有这样一个人 他有玩世不恭的痞气,眼神清澈干净,带着明亮的少年气,像一团烈火点燃了她的爱情 【慵懒美人 X 伪二世祖】 全是虚构切勿考据 1v1小甜饼

  • 拒绝娇嗔

    向风偏笑

    短篇连载中6337

    贵公子x人间尤物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双洁】 江观澜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话虽如此,大家都对这两人的感情并不看好。 “一个天天换女友,一个处处招蜂引蝶,能长久才怪了。而且阮馥不是自己贴上去的么,你看江大少,对她跟对别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这话传到阮馥耳朵里,开始时阮馥是不信的。 一日,她受邀去江家,听到江观澜对他母亲说:“阮馥?我俩就是玩玩而已,你情我愿的事儿,您别想多了。” ——————— 分手之前,江观澜自认为阮馥跟他以前的那些女朋友都没有什么区别。 江观澜也不知道为什么, 阮馥还说自己是她小时候的救命恩人,江观澜淡笑着说了句是吗就认下了。 直到被撞破谈话,阮馥提出分手,江观澜发现一切都变得不顺心了起来。 后来,京城的人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最要命的是,江观澜追妻追到瓶颈期—— 阮馥这才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直接火化。

  • 魂梦游记

    邯玉冉

    短篇已完结5327

    梦中所见所想皆是虚无? 梦中美景因就此辜负? 畅游梦中世界,写下梦中篇章。

  • 喜欢你时的心理反应

    faun小茔

    短篇连载中7160

    苏杳杳喜欢蒋易丞,就像青春期的一场感冒,从十七岁到二十三岁,她总是能第一时间知道蒋易丞的消息。 比如他最近养了一只名叫“球球”的狗,他最近的生意又出现了危机,这些,苏杳杳总是能第一时间感知到。 喜欢你时的心理反应,大概也是默默希望你能喜欢我吧。 “我本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人,是你的喜欢,让我有了光。”

  • 拼凑的未来

    盐柠味棒棒糖

    短篇连载中1.29万

    无人的世界,你在残留的废墟中醒来。 “这是……”

  • 告别不是一走了之

    DA波波

    短篇已完结8469

    众生皆苦,每代有每代的苦,而我们这一代,多被标上蜜罐中长大,没吃过苦,才会那么脆弱。可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苦,一年内,三个年轻的朋友从这个世界离开,而我总是后知后觉,从未感同身受他们的苦难。我多想重启时间,我多想当作死亡审判官,把这些自杀申请全部驳回,我多想成为心里咨询师,免费引导他们。可是,事实上,我什么都不是。我能给的,可能只有分享我的幸福和快乐给那些深处黑暗和被大狗扼住的人。

  • 漂泊爱情

    冬飞火

    短篇连载中1.76万

    周亮与夏天是同一所大学的同学,刚刚开始夏天并不喜欢他,因为他觉得男生都是一样的,可是慢慢她终于被周亮感动,这才答应和他做男女朋友,只是一对暂时的你男朋友!即使是一对暂时的情侣,在外人看来也是完美的爱情!可是时间久了,夏天觉得周亮似乎颓废了许多,夏天提出了分手,但是周亮有些不同意,因为他们是从大学校园里认识的,4年的时光,很漫长,他们一起找房子租,在沈阳的各个公园都有他们幸福的点点滴滴。但是面对夏天无理取闹,他还是点点头。但又说了,我在这里等着你,等你玩累了,你就回来。夏天拿着她的行李箱转身就走了,屋子里就剩下他一个人,夏天会不会找新的男朋友还是回到周亮身边?周亮又会有什么新的改变 ........

  • 雨金铃

    午后藤蔓

    短篇连载中5.86万

    落入凡尘,随波逐流,神魔妖道,角力围追,夹缝生存,一步登天。

  • 大灰狼和小白兔的爱情

    扎辫子的老城

    短篇连载中4778

    你给我温暖,我为你守护,美好的爱情到这里刚刚好。 我爱你,最终却不能在一起!

  • 寒水楼

    君爱笙

    短篇连载中7.31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风落南归

    长篇even

    短篇连载中4.51万

    七星挂了,挂了后她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柔弱可怜的与她成反比。她被迫接受了这个现实,并十分不情愿的替她走上了这么一遭。 蓝归死了,死在了冰冷的湖水里,她本不是个坚强的人,长期的 折磨让她精神崩溃,没有人能将她拉出来,有时候她在想,为什么要来这世上一遭,为什么要活的这么辛苦,要是能变成虚无就好了。 一个想死一个想活,到底是命运呢还是? 蓝归是个善茬但七星不是个好货,她总得让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一个一个………… 可以说它是一篇重生爽文,也可以说它是代入文,女主只是不同年不同空间的同一个人噢,可以理解为前世今生? 七星:[不理解,同一个人为啥另一个自己被欺负的这么惨,每每想起,体内的暴躁因子就要忍不住迸发出来。

  • 山鬼之罗刹女

    D调慎行

    短篇连载中10.53万

    一座冰冷的雪山,一道无底的悬崖,隔断了两种文明的交流;雪山再冷,悬崖再深,却隔不断额真族的丹灵和嫫娑族的玛依莎的恋情;他们不但要排除两种文明的差异,更要面对菩灵山纳智宫族长与道朗、菩照、智通、空昉四大教派争权夺利的战争,最后丹灵和玛依莎结局如何呢?

  • 水上吟月惜罇空

    以诺若虚

    短篇连载中1.71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滴答滴答,下雨了!

    徐家永宁

    短篇连载中5.13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致我还未找到的那块小拼图

    Calm张

    短篇已完结2.72万

    总是会在不同的情境里想,如果这时候有个你就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见你,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一生可能都没有机会遇到你了。或许也会谈恋爱,结婚生子,可是未必碰到曾在心里描摹过无数次模样,勾勒过无数次谈话的你。恋爱像一场拼图游戏,我在这边将其他的地方拼好,只等待着最后一块符合形状的你。 ps:这些文字写给还未出现的“你”,也写给努力生活的自己,愿我们的生活都有话可说。

  • 她曾是梦笙的猫

    提南

    短篇连载中1670

    苏苏是梦笙的猫,一只养在怀里,宠在心里,带着她修炼,除魔,收集晶片碎石的猫。 漫长岁月,她一直只想陪在梦笙身边。 可偏命运捉人… 白衣抚琴,冷眼望凡尘的梦笙,成了魔...

  • npc是全服第一

    初凌之

    短篇连载中1988

    “亲,还记得您在《谁主沉浮1》里快意恩仇,潇洒恣肆的江湖生活吗?还记得您倾心交付的兄弟姐妹,师傅情缘吗?如今,全息网游《谁主沉浮2》盛大开启,我们有更开放的玩法,更真人化的npc……” 只是沉烨被准媳妇捅死并无情抛弃后,表示只想在2装作npc,日常坑玩家。 方殊就想当个咸鱼。 沉烨:“npc被杀即消失,重生的npc不会有记忆,除非和玩家绑定。” 方殊:“那你和我绑定吧。” 沉烨挑了挑眉:“那是我娶你还是你嫁我?” 方殊:“这有区别吗?” 第二天,全服第一对方殊说:“我来娶你了。” 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