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短篇小说

  • 今之因,明之果

    瑶池小天使

    短篇连载中1.15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卿似暖阳

    芷小棠

    短篇已完结27.75万

    【外软内刚甜妹子×阴暗偏执少年】双向救赎。 唐婉重生回了这一年。 邂逅了她的少年。 …… 邵舟辞回头,眼神阴郁:“别再跟着我。” 唐婉并不在意他的冷淡态度,声音软软:“邵舟辞,我没有家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呀?” “我们不熟。” 后来。 为她偏执成狂的少年抓着她的衣角,长手长脚地禁锢住她,眼角泛红,“唐婉婉,我养你一辈子,你不要走好不好?” “好。” 轻飘飘的一个字,许诺的是少女的一生。 你入了我的世界,我们此后彼此相依,一束光照进来,是心照不宣的融融暖意。

  • 寒水楼

    君爱笙

    短篇连载中20.32万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七个人生

    落叶芳流水

    短篇连载中7141

    每一个角落,都存在不堪和艰难。人与人之间也许有贫富之分,但痛苦崩溃的时候,流的泪水是一样的。

  • 等待十五年的日暮

    兮木叶淮

    短篇连载中5.37万

    十五年前的江口机场,陆霖忆和唐家衍坐在江口机场的旅客出口作为志愿者迎接新生,一起在那个忙碌的傍晚坐在地板上吃盒饭,那一天的江口机场旅客出口,玻璃框住了一场盛大的浪漫,那是一起看的第一场日暮。 十五年后的江城大学长青广场,陆霖忆看着日暮里抱着蔷薇的唐家衍,那是十五年后的得偿所愿,那是唐家衍等待十五年的蔷薇花开。 陆霖忆是蔷薇,在唐家衍十五年的岁月里开过,在第十五年的日暮里,终将是为他而盛放。

  • 转学生她声甜貌美

    旖桜

    短篇连载中14.42万

    [外表温柔可人内心多多少少有些腹黑小仙女VS外表冷漠狂妄内心多多少少有些中二大帅比] (女主不傻白甜!!!) 二中新转来一个小同学,小同学声甜貌美学习好,惹得众人好生欢喜。 众人: “嗷嗷嗷,小仙女cpdd。” “女鹅,麻麻爱你。” “今天也是爱你的一天,撒拉黑哟~” “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咣咣撞大墙。” * 江也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好烦。 第二次……还是好烦。 第三次……烦。 ···· 第N次……我劝你别不识好歹,现在立刻马上答应我的表白,别逼我跪下来求你。 * 经某位同学“无意间”爆料。 ——新转来的小同学好像喜欢江也 ——小同学暗恋江也许久。 ——小同学是为了江也才转过来的。 众人: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小同学本人:??? 她怎么不知道她喜欢江也? * 直至她无意中撞见江也正朝“爆料者”的口袋里塞着钱,还拍着他的肩膀鼓励他再接再厉。 小同学:mdzz。 —————— 江也:我不是想谈恋爱,我是想跟你谈恋爱。

  • 感君赋

    临临01

    短篇连载中4781

    讲述妇人,对自己丈夫心怀怨念。用一首诗,形容出大部分现代婚姻中男女形象,更是活灵活现突出现代婚姻观,也讽刺着传统的男女婚姻观念。

  • 东隅密谭说书人

    东隅芊深

    短篇连载中13.54万

    从读初中开始,东隅就喜欢写小故事,开这本书,就是为了收录我这些年来写的小故事,有奇幻,有仙侠,有童话,反正就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都是短篇小故事,篇幅长度都不一样,而且只要有心情就写,故事会不定时更新,并且越讲越好。

  • 祭念暗恋

    万陵安

    短篇已完结2536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言安的暗恋被迫宣告结束。 而且想必她永生难忘。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像她一样,暗恋对象和朋友在一起了,周围一圈人都知道了,而她是别人告知的。 ——也不是谁都可以像她一样,暗恋失败当晚有个未来的自己开导。 (短篇)

  • 我没想过我们会再遇见

    为你煲汤

    短篇连载中8.49万

    和爱人错过让南安夜不能寐,转眼重生,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但是竟然穿在传说中的情敌身上,这个身份可不太行。更离谱的是还遇到原本世界的自己,想和自己抢对象?小样,我就是四年前的你,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 恶毒女配只想咸鱼

    杏子快跑

    短篇已完结26.27万

    已开新文——《被黑莲花师弟盯上了》求收藏!! —————以下本文文案———— 林浅浅短暂的一生中,最奔溃的不是突发意外死亡,而是她死后穿进了一本修仙文中,而身份是与自己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 林浅浅不怕死,可冠名‘恶毒女配’四字人设,大结局一般都是—— 缺胳膊断腿… 挖眼睛捅心肺… 剥皮抽筋… 千刀万剐… …… 好死是不如赖活着,可恶毒女配‘林浅浅’的未来是不得好死!! 庆幸剧情才刚刚开始,林浅浅重立人设,高举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大旗,开启了修仙界的咸鱼且从心的生活。

  • 空城余旧梦

    茶烟若九

    短篇连载中4.4万

    某些记忆,被时光湮没,交还给了岁月;某些故事,被季节遗忘,预支给了流年。 你我童年的世界很小很小,你我童年的回忆里全是那些陪我跌跌撞撞一路走来的家人朋友…… 【本是杏花院落闲散的人,满襟酒气。小池塘边跌坐看鱼,眉挑烟火过着肆意的童年。】 ——邹浅夕 长大后,所有人拼命往前跑,追着自己的梦想不断前进。 留在身后的,是年迈的奶奶满怀思念与悲伤的目光。她慢慢地伫立在那,就这么看着一代又一代的儿女离开…… 空城余一场旧梦,仅是邹浅夕的回忆,一段怀念却永远无法回去的过去,日日夜夜梦中的童年时光,不舍亦不忘。 与童年与过去似乎相距不远,只隔着一层薄梦的距离,可是却无法再回去。 【浅看戏中人,方觉夕阳落】 世间并无永恒二字,唯恐忘了过去,如果记忆没有声音,那希望能将记忆写成一部书,留住过去,告别过去。 小时候画在手腕上的手表没有走却带走了大部分人最美好的时光。

  • 魂穿后我得了个便宜哥哥

    红桃殿下

    短篇已完结16.69万

    舒苒魂穿后遇到了刚回国的沈家哥哥沈希凡,从此以后,“哥哥”叫个不停。直到有一天,沈希凡把她压在墙角,“苒苒,叫声老公听听。” 小剧场: 沈希凡百度搜索“做哥哥要如何照顾妹妹?” “你要把她当男的,当成哥们一样处。” “尽快给她找个男朋友。” 沈希凡各种嫌弃这些答案,最后一条,尤其离谱。 真香现场:沈希凡看着怀中熟睡的苒苒,想起这件事,他还真觉得最后一条也不是很离谱。 阅读指南: 沈希凡先是宠妹,后是宠妻。 双洁,甜宠温馨。 女主一步步成长变强。

  • 快穿:惹到主神,看你哪里逃

    小兔子梦朵朵

    短篇连载中1.31万

    因为做任务,女主将许多本源世界的能量据为己有,导致许多世界崩溃,最后一个世界的男主还幻想着和女主共度一生,结果临了临了才发现女主跑路了,他发疯地满世界找......

  • 他不知暗恋

    柚稚多欢

    短篇连载中1.27万

    十八岁的鹿吱,鼓起勇气想同斯许惟告白,只是还没来的及,就被告知斯许惟谈了个女朋友 于是,她再次藏起了自己的暗恋 二十岁的鹿吱,亲眼目睹了斯许惟与别人结婚,婚礼盛大又梦幻 她羡慕极了,可她却也知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看的出来,他很爱她 婚礼结束那晚,她穿着斯许惟喜欢的那条裙子坠入大海 鹿吱日记: -想成为斯许惟喜欢的人 -想和斯许惟结婚 斯许惟,下次不见!

  • 致命沦陷

    黎炎炎

    短篇连载中17.38万

    安凝:有了‘男朋友’还对其它男人心动,正常吗? 傅瞿南:如果你心动的对象是我,那再正常不过。 * 第一次见到傅瞿南时,她还是他弟弟‘女朋友’,却控制不住对成熟稳重的他心生爱慕。 后来她才知道,其实那不是他们的初次见面。 * 傅瞿南遇见安凝那一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再遇,他不再冷眼旁观,他要她的眼里不再有别人。 * 投资大佬VS证券经纪,甜文,甜到蛀牙。

  • 穿越后,太子妃靠种田轰动全京城

    辣椒炒小鱼儿

    短篇连载中25.08万

    被黑心老板洗脑的林晚晚成功猝死在了工位上,眼睛一闭一睁变成了大夏国新过门的太子妃。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没法火锅啤酒小烧烤,刷剧刷到一大早,但终于不用和大家卷成一团猝死了。 所以这辈子林晚晚决定安心做个咸鱼,养养花种种草,生活岂不美滋滋? 但是。。。。 / 大清早被摇起来的林晚晚一脸阴沉的看着床前笑的一脸和蔼的便宜老公。 “爱妃,八百里加急的番薯苗已经送过来了,你陪本宫去看看?” / 正奋力爬墙企图跑出去浪的林晚晚一低头对上便宜老公的眯眯眼。 太子双手拢在袖中说到: “娘子,暗卫已经把猪仔抓来了,你上次说的阉豚之术没人会呀,还得你去指导一番。” / 老天爷啊!为什么我都穿越当上太子妃了,还是逃不过黑心老板的压榨! * 咸鱼养生小王妃VS人间清醒卷王太子

  • 手握疯癫反派剧本后

    一曲成空

    短篇连载中9709

    星际历3100年 基因污染问题困扰人类,联邦最高院于7月13正式通过《厄尔庇斯法案》。 将部分异端基因突显的畸形人投入由多瑙主计算机捕捉推演的次维世界。 同年十月,大规模反扑开始。 沈谕现年二十,母亲纯血人族,父亲药草一族貌美类人,亲近自然。 在法案实施之初,他以为不会殃及到自己,毕竟他只是个开花店的卖花郎。 当稽查队的人将他按倒在地,带上精神束缚体质削弱装置。他才惊觉;哦豁,玩脱了。

  • 殿下,公主大人又跑了

    水袖萦昏

    短篇连载中7957

    阎王殿下的女儿跑了,变成了人界的小透明顾念,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 Hi我的大明星

    伍九哥

    短篇连载中4.39万

    追星吗?从不!但,这个全民爱豆为什么会变成我的男朋友?苍天啊,我还有活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