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短篇小说

  • 给偏执大佬投喂一颗糖

    七月之夏

    短篇已完结7.64万

    传闻中的盛斯性格暴戾,又痞又狂,每个试图用手段接近他的女人全部宣布阵亡。 直到,苏音出现了。 女孩将他按在墙上,鬓发垂落在锁骨处,低声开腔:你身上真好闻。 盛斯的心脏骤停了一秒钟:不知廉耻的女人,离我远点!信不信我叫人打断你的腿? 几个月后—— 那个向来目中无人的男人像个跟屁虫一样追在女孩身后,“苏、音!你再跑一下试试!撩了我又不负责,谁给的你胆子!! ” “抱歉,我暂时还不想谈恋爱。” 盛斯的下颚线条紧绷着,满眼阴鸷,“你他妈真牛逼,拿老子当备胎是吧?” 众人见状,全都幸灾乐祸:盛爷发飙了,苏音这次死定了。 偏偏下一秒,他们又听到了女孩不怕死的反问,“嗯,那你愿意做我的备胎吗?” “愿意。” 众人:…… 喵喵喵?这真的是他们那个唯我独尊,目中无人的盛爷吗?! ◆全能团宠女主◇奶凶偏执男主◆

  • 有你的每天都很甜

    七月之夏

    短篇已完结5.23万

    ◆一个小短篇◆ 盛听夏有一个暗恋了好久的男神。 某天,她终于鼓起了全部的勇气,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表白:“我喜欢你!” “嗯。” “咳……我那个……喜欢你。” “知道了。” 听夏的眸光暗淡了下去,“你就没有其它想对我说的吗?” 少年低垂下眼眸看着她,嗓音低缓,“我也是。” *** 原来,你也一直在暗恋我呀。

  • 光年男神不好追

    宋一沁

    短篇已完结24.41万

    【腹黑大灰狼VS呆萌卷毛兔子,医学院学神+法学院学霸,不甜不要钱】 C大流传这么一个传说:没有人能撼动医学院的学神江亦寒的心,因为他的心和常人隔了94600亿公里。安菲在自己的小本子算了一番:94600亿公里=1光年=118250亿步=走两亿年 所以安菲非常生气地对江亦寒说:“我才不要追你,你的心太远了,即使是光的速度都追不上!” 江亦寒:“为什么不试一下超光速呢?” 安菲:“不可能的,爱因斯坦的经典理论都说了,除非粒子不携带信息,否则任何物质在真空中的速度都无法超过光速,所以根本就没有超光速的东西的存在。”  他迅速把她抱住,“有的,例如——我对你动心的速度。”

  • 献给亲爱的陆先生

    萌大七啊

    短篇已完结17.47万

    震惊!医科大的高冷学神恋爱了,对方比他小七岁! 结果谈了一年左右,无缘无故分手了。 五年后,男神突然结婚了,结婚对象还是她! 一次同学聚会上,众人调侃,“你跟陆从安结婚是因为相爱吗?” 她喝的有点醉,却异常气愤的说,“结婚是被逼无奈。” 旁边,陆从安淡淡的扫她一眼,低声,“白疼了。” 谁知,她突然站了起来搂住了陆从安的手臂,说:“但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 只想爱你再多一点点

    古萧

    短篇已完结7.67万

      “救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危急关头,她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自此,她成了他身边最听话的女人。   一场阴谋,她为他而死,世人皆知,她为他放弃了生命。   “你以为你离开我,就可以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楚慈,你记住,你永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   直至失去,他才明白,她那么卑微的留在他身边,只为了再多爱他一点,而他更恨的是,他也早已爱至最深。   不,没有他的允许,她不许离开,哪怕是死,也不允许。      

  • 奶糖味的她

    易晚小酒

    短篇已完结9.55万

    作者同类型甜宠校园文《甜系初恋》已发,欢迎入坑 大家伙儿都知道,江家小少爷江遇年少时桀骜不驯,谁的话都不听,没人敢招他。 成绩更是回回第一,没人能超越。 众人纷纷好奇,江遇这样的人,到底会被什么样的神仙收服? 众人:算了吧,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 直到某次慈善晚会上,有人看见江遇哄着一姑娘,昔日的乖张暴戾化为绕指柔,声音低沉沙哑,语气卑微到尘埃里:“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我这一生桀骜不驯,却偏偏为你百般柔情,嗜你如命。 - 短篇小甜文,高甜,慎点。 就是个小短篇,别杠。

  • 哥哥们重生后把我宠翻天了

    安缨

    短篇已完结20.99万

    路边捡了条小狼回家养,转眼变成大活人,还是颜值逆天的顶级大佬?夏奶糖只想做个铲屎官,哪知自己却成了偏执大佬圈养的爱宠,她急呼:救命啊~~ * 她是地摊界的杠把子,三个地摊“小弟”都是重生的哥哥们,知道两人前世没修成正果,不但不解救她,反而积极给偏执大佬出谋划策。 1号地摊小弟,财阀太子爷说:“我老大吃软不吃硬,吵架只要你先跪!” 2号地摊小弟,媒体大亨说:“我老大最不经撩,只要每天撩她一百句!” 3号地摊小弟,医学天才说:“若是被她坑,黑化只要秒变黑色小奶狗!” * 万万没想到,偏执大佬早已无师自通,将她呵护在怀,当做小猪猪来宠,“疼爱”得令人发指,简直就是翻版童话故事,这……确定不是他们眼花吗?!

  • 惟愿你还喜欢我

    霏霏我心

    短篇已完结20.33万

    八年后的再次重逢,是意外还是处心积虑。 她避,她让,他紧追不舍。 某日, 南酒忍无可忍:“韩靳晏,你有病吧!” 他逼近,得寸进尺:“我是有病,你是解药。” 除你之外,药石无医。 当初胡同巷外温柔给她递糖的白衣少年,仿佛镜花水月,黄粱一梦。 可现实再一次重叠,是清醒,还是沉沦。 最后的最后, 她离开的义无反顾,决然又冷清。 可那机场登机的最后一刻, 往日骄傲自负、不可一世的年轻总裁却发了疯似的冲向她,眼底像是染了血,是惊心动魄的偏执情绪,恼怒又冰冷地狠狠威胁,声线低哑,咬牙切齿:“南酒,你敢走!” 他认输了。

  • 是慕大神先动的心

    宋一沁

    短篇已完结21.04万

    A大论坛最近炸了,因为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理学院的慕非言大神,被人给非礼了! “慕非言,我不是故意的!”翻墙入校,不小心扑到慕非言怀里的南汐汐要哭了。 “但是我是故意的!”慕大校草面不改色地说道。 南汐汐:“!!!” 【高冷校草VS表演系元气少女,甜到你牙疼!】

  • 他的小乖乖又在抄三从四德

    侯幼清

    短篇已完结18.39万

    灵都书院的厉太傅,清冷禁欲,让无数女学子惦记,唯有一等班的柴清知道,厉钊,衣冠禽兽。   上一世,她被亲生姐姐害死,原因:她抢了姐姐喜欢的厉太傅。   一朝重生,柴清励志要捂好自己的太傅大人,保护的严严实实的,闲来无聊就先把三从四德抄几遍,免得她多看了班里的哪个男子几眼,惹得太傅大人怪罪。   某日:柴清多看了班内某班草几眼,被课中巡查的厉钊以上课走神的名义,抓去书院抄了一下午三从四德。   某日:班草当着班院内同学的面表白柴清:清清嫁给我,我一定宠你一辈子。   这一幕,被厉太傅看到,放学后,柴清捧着抄好的三从四德去给厉钊承认错误,被太傅大人逼在书房角落:清清总在外面沾花惹草,还是肚子里多个崽崽,才能让我放心,清清乖,我会努力。   柴清欲哭无泪:其实太傅大人真的不用这么努力。   某日:柴清勇于反抗,跟着三皇子去集市游玩,被陪太后散心的厉太傅抓个正着。   厉钊:小侄子,这是你皇婶。   柴清:?   太后:?   三皇子:?   厉钊笑的一脸邪魅:清清,来,给母后请安。   柴清:喵的!你上一世怎么不告诉我你是西楚的瑾王爷!   

  • 你是我的小酒窝

    程筱冉

    短篇已完结9.62万

    【已完结短篇小甜饼,第二部《小酒窝甜又暖》已上线】   时染的好友是苏神的脑残粉。   没有想到学校开发新项目,时染跟苏神成了搭档。   好友看她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他是人前高冷的苏神,却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沦陷了。   最幸运的事就是,当我偷偷喜欢你的时候,你也一样喜欢我。   ———— 【戳一戳作者头像,打开作者专栏,可以看到一大堆完结小甜文】

  • 电竞大神是初恋

    花落青青

    短篇已完结15.67万

    给喜欢的人打电话会说什么? —— 她醉了,坐在地上不肯走 他俯下身哄她边想把她抱起来 “地上凉,我们起来好不好” ——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我不睡,我要打电话” 他拗不过,只能宠宠溺到:“那你打,打完要听话!” —— 他:“你要给谁打电话?” 她:“男人!我的男人!” 他:“你要找他干什么?” 她:“我要告诉他,我好想他!” —— 他已打算离开。 脚步迈出,却听到—— 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北沫娇憨的说:“韩子羡……我好想你啊……”

  • 陈先生想结婚的第n天

    困困鸭

    短篇已完结13.91万

    【新书:谁打翻了我家的醋坛子】他一见她就欢喜的心发软,而她却一见他就害怕的腿打颤。 印象中那个一直留着寸头的男孩,好像从来都不会笑,让人有一种下一秒他就会一拳砸下来的感觉,即使见了他那么多次,她还是觉得有点凶,这也是她为什么怕他的原因。 她躲他,远离他,不去招惹他……她一直以为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可能会再有交集。 可当他坐在她的对面,以相亲的身份出现再次出现的时候,她慌了…… “好久不见,简意,我是陈嘉许。” 【婚后】 “还怕我吗?”他抵着墙壁,像第一次问她那样。 简意又慌了,“不……不怕……” 他紧紧逼着她,“我凶吗?” 简意快哭了,“不……不凶……”

  • 她的爱情已迟暮

    紫雪凝烟

    短篇已完结4.46万

    木槿用了八年的时间都没能走进周野的心里,可是她不在意,毕竟她是他唯一的妻子,然而当他心中的白月光夏灵蝶回来后,她知道自己的位置没了。 好在,她也是别人心里的白月光。

  •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水澜安

    短篇已完结20.62万

    栖碧村天降一位花颜月貌的小姑娘,双瞳剪水、明艳动人,却偏偏是个有妄想症的小可怜…… “医科圣手?麻烦,跟阎王爷爷打声招呼就行。” “顶奢品牌?这织女姐姐以前教我用云彩织的。” “国宝酒窖?只是我偷瑶池的蟠桃随便酿的哇。” 安奚宁在神界逍遥三千年后被迫下凡,却常常因为语出惊人成为圈里的笑话,吃瓜群众嘲讽她装逼翻车活该是孤儿,可事情的发展却逐渐偏离预期…… “曝!国际影后掉马了,她伪装成素人在学校隔壁开奶茶店,还让安奚宁喊她姑姑!” “惊!咱学校看门老大爷坦白了,他说自己其实身家上亿,而且是安奚宁的亲爷爷!” 同学:?这个世界是疯了吧。 结果这些只是开胃小菜,某日,顶级赛车手被摁头直播铲牛粪,粉丝挖出幕后指使者又是安奚宁! 大佬宠溺道,“妹妹调皮,我宠的。” 紧接着京都顶级财阀总裁也下了乡,西装革履蹲在奶牛身边,亲自给她挤新鲜牛奶。 粉丝:?这又是哪门子亲戚? 盛时衍大肆宣扬这是他正在追求的小祖宗。 安奚宁轻舔唇瓣,“撩神仙会被雷劈,我劝你最好想清楚。” “嗯?”盛爷低眸,缱绻地轻蹭她的鼻尖,“没关系,嫁给我……命都给你。” 【仙女下凡小撩精VS斯文败类撒娇怪】

  • 拒绝娇嗔

    向风偏笑

    短篇连载中17.42万

    贵公子vs人间尤物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 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 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 阮馥:“不后悔。” 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 有人问江观澜怎么回事。 江观澜:“她因为逼婚没成功,在跟我闹脾气呢。” 几个月过去,阮馥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阮馥:“我跟他彻底完了。” 江观澜双眼猩红:“你敢走!!” 江大少爷:我逼婚我自己。 【每天要么中午十二点要么晚上九点更新】 排雷:男主有很多前女友 关于双洁:你觉得是就是(具体原因参见评论区)

  • 和周先生先婚后爱

    顾北念楠

    短篇已完结15.37万

    婚后,宋颜初被周先生宠上了天。 她觉得很奇怪,夜里逼问周先生,“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对我这么好?” 周先生食餍了,圈着她的腰肢,眼眸含笑,“周太太,分明是你说的。” 什么是她说的?? —— 七年前,毕业晚会上,宋颜初喝得酩酊大醉,堵住了走廊上的周郝。 周郝看着她,只听她醉醺醺地歪头道:“七年后,你要是还喜欢我,我就嫁给你吧!” 少年明知醉话不算数,但他还是拿出手机,温声诱哄,“宋颜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小姑娘蹙着眉,音量放大,“我说!周郝,如果七年后你还喜欢我,我就嫁给你!” 喻夏沈之梁——《入糖三分》全文免费

  • 四皇子说我暗恋他

    苏味道

    短篇已完结5.26万

    四皇子一直觉得谢九娘对他别有用心。 从她两岁半进宫,递给他一块啃了一口的莲子糕开始。 她的野心,就从那张还没长好牙,笑得一脸糯软软的圆包子脸上暴露无遗。 想得倒挺美。 他这种人中龙凤,岂是小肉包子能觊觎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 数年后,谢九娘恋慕四皇子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 谢清鲤:“……” 都疯了么? 她怎么可能喜欢那种人? 从小到大对她从没好脸色,她又不是脑子有坑。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四皇子冷笑着把一纸赐婚诏书甩到她面前。 “你有。”

  • 韩医生的试婚日记

    顾北念楠

    短篇已完结17.89万

    【双重生】【治愈】韩濯是华南医院神经内科的一朵高岭之花,长相英俊,高冷禁欲,医院里的小护士一批一批败在人家的医生白袍之下,最后都怀疑韩濯不喜欢女孩子。 许清染刚被渣男甩了没两天,自家老妈就被气进了医院,还说她要是不去相亲就是不孝顺,打个雷分分钟都得劈死她。 许清染无奈,只能赴了这相亲的局。 许清染:“结婚吗?九块九扯证的那种。” 韩濯摇头:“直接结婚太草率了。” 过了片刻,男人又道:“试婚三个月,相处融洽再扯证。” 许清染:“为什么要试婚?” 韩濯:“二婚太难听了。” 韩濯:……我想让你心甘情愿嫁给我。 这时候,医院里的小护士才知道,不是韩医生不喜欢女孩子,只是韩医生心里早就住了一个女孩子呀。

  • 甜系初恋

    易晚小酒

    短篇已完结26.04万

    【叮,七中学霸班提醒您:今天你学习了吗】 七中高三一班有两个大神级学霸。 一个是七中王者,从未被超越的年级第一大佬陆淮舟。 陆淮舟长得帅,性子冷,做事慵懒随性,堪称全能,是众人眼里真正的天之骄子。 另一个,是一直被陆大佬碾压的年级第二姜晚。 姜晚长得漂亮,又乖又纯,努力上进,人缘超好,却偏偏总被陆淮舟欺负。 旁人为姜晚抱不平:“陆学神公然欺负自己的劲敌,一点都不温柔大气!” 高考结束那天晚上吃“散伙饭”,很多人都哭了,就连班主任都躲在一旁偷偷抹眼泪。 不想,陆淮舟嘴角却扬着笑,将姜晚堵在墙角,像是在耍赖:“就抱一下。” - 毕业多年,姜晚却依旧记得那年初夏的午后,教室里很安静,窗外阳光正好。 平日里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微红着脸,别扭地塞给了她一张小纸条,纸条上的字潇洒好看: “一看见你,我就有满格的欢喜止不住地跳跃, 你一定是可爱的源泉, 我的小企鹅。” 惊艳了她时光的少年,仿佛将所有的柔情都浸在了这笔墨之间,时光荏苒,温暖如初。 2020.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