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短篇小说

  • 花林月下

    清香雅居

    短篇连载中139.82万

    文案:阶梯教室 顾长宁:林梦,你来回答一下《刑法》第193条的内容 林梦赶忙摘下耳机站起来尴尬的说:不记得了! 顾长宁冷冷的眼神扫过她:下课,来我办公室! 林梦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坐下。 顾长宁:坐在中间第十二排,左起第六位,穿白T恤的女生,你来说一下《刑法》第160条的内容。 同学们互相看看,最后发现,这不还是林梦吗? 林梦在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眼神中站起来,低声道:不记得了! 顾长宁冰冷的眼神再次扫过林梦:把160条的内容抄写五十遍,下节课下课之前拿给我。 课间十分钟,林梦为避嫌,借了同学的粉色马甲穿,又坐到了过道左边靠窗最后一排的位置,心想,这回你总该不叫我了吧! 谁知 坐在过道左边,靠窗最后一排,穿粉色马甲的女生,你来回答一下:职务侵占罪中,诈骗多少算犯罪?顾长宁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林梦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叫她,她心里早已万马奔腾,站起来揉揉头发,尴尬道:不记得了! 哈哈哈,全班哄堂大笑! 顾长宁眸中清光一闪,似笑非笑地说:好,很好,再把193条的内容写五十遍,这回下课后,到我办公室写! 哈哈哈哈,全班绝倒! 林梦彻底凌乱了:这位大佬上辈子跟我有仇吗?

  • 七零八碎的

    一小颗星球

    短篇连载中82.2万

    这是一场和生活的博弈,各自有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目标,可连一个家庭都没有的话你怎么去追求......

  • 回忆青春第一次爱的人

    刘家林林

    短篇连载中79.82万

    成长的道路上我们失去了太多,你的成熟,你的稳重也许是用别人的眼泪换来的,谁都是第一次长大,我们走了太多的弯路,也伤害了太多的人。   有人说,人生过半不谈亏欠,可是有些东西欠了就是欠了,你这一辈子也还不完,因为那是一个女孩的青春,一个女孩的花季,一个女孩的心……   那个网恋的年代,我认识了她,从网恋到奔现,我们一路走来是苦涩的……   而立之年再去回望那段岁月,还是会忍不住会自责……

  • 平凡的呵护

    迈涯

    短篇连载中64.9万

    当她被那个狠心的男人抛弃后,在时间的游走中,她又得到了狠心男人弟弟的最真挚的感情。现实中,她是幸运的!

  • 少年糖的梦实录2

    少年糖

    短篇连载中59.55万

    每个人,每一天都会做梦,醒来之后有一些忘记了,有一些清楚的记得,存在这样一个地方,真实的记录少年糖的梦境……《少年糖的梦实录》续部

  • 风华为你

    古月瑚

    短篇连载中50.99万

    他亲手为她穿上嫁衣,大红喜袍,朱红玉冠,只是怀中的人已经死了。他为她抹红唇,梳红妆,重温新婚。他为她提笔作画,画上有山河锦绣,凡尘烟火,还有明灯千盏,玉人一双。 “用你的死,换我的生……你不曾问过我的意见,怎知我愿意?” 女子眉眼如画,仿佛在对他微笑。 “我不愿意,一点儿也不愿意!” “……” “我一直很听你的话,你说一,我绝不说二,你说走西,我绝不会走东。可是现在,我必须不乖一次了,能不能,别怪我......” 他举起一把锐利的匕首,刀刃闪过一道炫目的弧度,刀尖朝下,刺入胸膛。 ——那是心脏的方向。 赤焰魔尊说得没错,上古鲲鹏,食其心,可功法大增,可天地同寿。 我的女孩,我不奢望你与天地同寿,我只盼你随心所欲,一世无忧。

  • 惊!我被兽神选中了

    一只小阿梨

    短篇连载中49.86万

    新书【黑化后,柔弱嫡女鲨疯了】求支持! 苏圆喜提跨物种开荒剧本,还没来得及看人设,就差点成了野兽的腹中餐? 不慌,英雄救美马上安排! 苏圆来到森林部落,发现语言不通,无法和族人交流? 不怕,迷妹团正在派送! 苏圆觉得部落第一勇士盘正条顺挺养眼,还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可惜有严雌症? 不急,选择性的! 【叮,蛮荒签到系统激活成功,将竭诚为您服务,打造舒适畅快的兽世体验。】 * 你在斑鬣狗群的死亡地签到,获得血淋淋的斑鬣狗肉五千斤; 你在啸山部落采集地西区签到,获得野白薯一百斤; 你在混血豹兽人的常居地签到,获得回春术初级。 * 你在部落采集地发现新植物,获得自由点+5; 你教会族人编织竹筐竹篓,获得自由点+2+2; 你成功救治一星兽人勇士一次,获得自由点+100。 * 苏圆从此忙得不亦乐乎,耕种、养殖、织布、制陶、冶炼、酿酒、造房子、办学堂、搞商业...带领族人们快快乐乐搞生产,幸幸福福向未来!

  • 重生之此生只为遇见你

    小一丫

    短篇连载中44.68万

    季雨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穿越到就这个未知的年代,艰苦的日子也就算了,麻木的亲情她也忍了,但是却未曾想会遇见他,季雨想也许是这辈子自己太苦了,老天为了弥补此生对她的不公,把他送到自己身边,爱她,宠她,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让她不枉此生!

  • 住在幸福大街

    于灿灿

    短篇连载中40.02万

    南城其实不大,起码不是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 幸福大街是南城很普通的一条大街。 到底什么时候有的幸福大街我们也不确定,只是从前它不叫幸福大街。有一年政府街道规划,给起了这么个名字。 这名字寓意好,街坊邻居都挺喜欢。 这个城市有很多个家庭,每天都上演着不同的故事。这个故事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悲欢离合。

  • 生常

    晨印

    短篇连载中35.56万

    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很多很多问题,需要我们自己去听心里的声音走那条通往心的旅程

  • 拒绝娇嗔

    向风偏笑

    短篇已完结33.82万

    新书《卸下喜欢》已开,欢迎转场看看~ 贵公子vs人间尤物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 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 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 阮馥:“不后悔。” 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 有人问江观澜怎么回事。 江观澜:“她因为逼婚没成功,在跟我闹脾气呢。” 几个月过去,阮馥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阮馥:“我跟他彻底完了。” 江观澜双眼猩红:“你敢走!!” 江大少爷:我逼婚我自己。 【每天要么中午十二点要么晚上九点更新,经常不准时,看作者心情】 双c 排雷:男主有很多前女友

  • 乐慕清酒

    午后藤蔓

    短篇已完结30.85万

    沧海桑田,时代变迁改变不了的古老法咒,换个面孔,又是一场纠缠

  • 你有满目柔光

    鲸落寸心

    短篇连载中28.51万

    专情心胸外科医生VS娱乐圈歌后 华城大学公园内表白现场! 陈桐,“我也是拙于表达,才迟迟没有勇气跟你告白,吴沫韩,我喜欢你,喜欢了你四年,抱歉,这个表白让你久等了,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吴沫韩震惊,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告白的人,最后却变成了被告白的人。 吴沫韩欣喜:原来我们之间是双向奔赴!

  • 都有远方

    时梧Toki

    短篇连载中27.55万

    尤玥有一个秘密。 她从小就会做预知梦,她曾试图挣扎和抵抗那些糟糕的未来,却眼睁睁看着命运巨轮压垮她。 未来无法改变,尤玥彻底躺平。 直到有一天……她梦到了自己的死亡。 惊醒后,她拼命自救,眼看着刀落下,一个少年挡在她身前,救了她。 叶晋年。 从此以后,死亡预知梦如影随形。 而叶晋年一次次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下她,尤玥意识到这一切,或许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 “我想看看,跨不过的中秋夜,月亮有多圆。” “祝我们,都有未来,走向远方。” - 高概念软科幻悬疑,HE(应该)。 外冷内热咸鱼少女 x 热情正气赤子少年

  • 青春一个不会完结的故事

    苏轻舞

    短篇已完结27.22万

    高中生活开始啦!!! 原以为会有耿耿余淮那样的小说桥段,但天又怎会遂人愿?她有的只不过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平凡的生活。 一群青涩的少年,一所不大的学校,一堆成山的习题,编织出了一段美丽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去欣赏这一个不会完结的故事。作者萌新,不喜勿喷。

  • 恰如蜜糖万分甜

    潇潇漓歌

    短篇已完结25.71万

      (日常小甜文)   迫于无奈,乐意跟仇人住到了一个屋檐下。   这仇人还是她名义上的堂哥,人前禁欲男神,拢获万千少女心,回了家就是一只毒舌怪,嚣张肆意的很。   乐意被坑害是经常的事儿,被怼的七窍生烟更是见怪不怪。   当年上学被欺负,现在工作仍被欺负,还是被同一个人,这口恶气,乐意天天想着怎么出!   但奈何对方有钱有颜还有权,做饭媲美星级大厨,她道行太浅,恶气没出报复没成,最后甚至……把自己搭了进去。   是搭进去一辈子的那种。   愈陷愈深。    后来——   兄弟:“哥,麻烦讲讲你们浪漫曲折感人的爱情故事!”   某人清浅一笑,眸底是醉人的温柔,“不浪漫,不曲折,也不感人,就是惦记了一个小姑娘近十年,最终把小姑娘拐进家当老婆的故事。”   

  • 千锤百炼的梁先生

    陈聿

    短篇连载中25.55万

    作者:且看梁先生如何连输六局…… 梁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谢谢!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 静静的八里河

    庄恨水

    短篇已完结25.48万

    偏远的山村,静静的八里河畔,九十年代的乡土人文。 一些“见过世面”和有“远见”的理想家,妄图把宁静的八里河变为旅游圣地,却不知道里面并非真的想维护八里河的环境。 八里河畔的宁静、优美、自然、和谐的环境,以及原本善良的人性在少数村民与村民之间、村民与村长之间的利益斗争中逐渐丧失了。那些以牛家,刘正德一家和朱宏运老村长等为主的善良的村民也成了这场斗争中的牺牲品。 故事的内容根据作者本身生长经历修改,二十年的风风雨雨,是给自己的回忆的留念,也是对心灵的洗礼……

  •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作家京城翎管王

    短篇连载中24.06万

    生活之水,长流不息;生活点滴,聚沙成塔。 一只锐眼,窥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聚焦成一部部短篇,以飨读者。聊作乘车时的消遣。

  • 先生,我们离婚吧

    闻不归

    短篇连载中24.22万

      谁都没想到闻延会提出离婚。   一向逆来顺受,对他言听计从的妻子变了样,刚出轨的尚乔白有些慌,开始犹豫拒绝离婚娶新欢这件事儿。   闻延却态度坚决,提出离婚的第二天,就威逼利诱带着人把离婚证办了。   从此,尚乔白就成了她过往生命里路过的一只蟑螂,看到要么无视要么踩死的存在。   有人问闻延:放弃教授太太的位置会不会后悔?   闻延优雅回应:再香的饽饽,发了霉、长了毛、钻进了臭虫蟑螂,该扔也得扔,晚一分钟,都是对自己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   何况,教授太太有什么香的,我自己就可以是教授!   …   闻延出席老师晚年婚宴那天,又见到了那个男人。   苏项闻还是那样的邋遢落魄,看着像是从哪里逃荒来的,手里拎着一篮子鸭蛋。   老师对他嫌弃中又隐有爱护,同闻延介绍时说的却是:“闻延啊,这是你苏师兄,我曾经最最得意的弟子,可惜不务正业,你以后不要同他玩儿!”   闻延说的却是:“又见了面,师兄,什么时候还钱?”   后来……   这两个人,偏偏就玩到了一起。   闻延发现,不邋遢随意的苏师兄有些像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苏项闻暗自嘀咕:师门最乖的小师妹,好像有些凶!   婚后有记者采访问已成为知名企业家的苏项闻:“听闻您妻子是二婚,您不介意吗?”   苏项闻:“当然介意……”   他偏过头,目光温柔的看着闻延:“我很介意,没能早些进入她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