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分类

  • 好莱坞风云之圈里圈外

    石头不沉默

    都市连载中49.99万

    《华盛顿邮报》不得不承认,吉恩.罗德里格斯为好莱坞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在商业电影领域,吉恩站在了好莱坞的最前沿。 《洛杉矶时报》做为导演.制片人.编剧,吉恩罗德里格斯当之无愧本世纪最杰出的人之一,抛却混乱的私生活,吉恩完全可以是美国梦的代表 《时代周刊》吉恩罗德里格斯用炫目的动作镜头,华丽的MV画面,征服了全世界的电影爱好者。 《洛杉矶每日娱乐报》吉恩罗德利斯是电影卖座的保证,是院线联盟眼中的宠儿,一部电影只要有了吉恩的加入也就有了强大的灵魂。 影评人:吉恩罗德里格斯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电影在他眼里变成了肮脏的金钱工具,毫无美感与艺术可言,只要还有影评人,他就应该永远的钉在耻辱柱上。 凯瑟琳.毕格罗:女人不要试图靠近吉恩并了解他,他会将你的灵魂和身体都吞噬掉,他像是地狱里的恶魔,对女人充满了致命的诱惑与危险。 吉恩罗德里格斯:我只是一个有些特殊经历的普通电影人,我只是将一些我认为有趣的故事制作成电影,讲给和我一样感兴趣的人。至于我的私生活与电影无关我拒绝回答。感兴趣可以到《好莱坞风云之圈里圈外》去探寻。

  • 东京恋爱告急

    李商岚

    二次元连载中49.99万

    【以日常生活为主】 魂穿东京,却在举国瞩目的名誉段晋级赛中惨败,成为棋坛耻辱。 京极哲也宣布自己以后不会再下棋,成了家族弃子,独自在外漂泊。 可已故的爷爷却给他留了一个惊喜,京极哲也居然和藤原家的大小姐有婚约,并且对方还亲自来邀请自己?! 等等?怎么绫小路家的大小姐也来了?! 联姻成双? 结果她们都只是为了让我复出? 京极哲也突然很想骂娘—— “复出是不可能复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复出的。”京极哲也如是说道。

  • 武当派

    白马出淤泥

    武侠连载中49.99万

    据考证,历史上的武当派祖师张三丰张君宝和少林没什么关系,师父也不是觉远大师。 公元1281年,南宋灭亡的第二年,元朝至元18年,忽必烈在位的第22年。 故事就从这一年的二月开始,少年张君宝准备跟师父前往大都全真教祖庭之一长春宫。

  • 在穿越的旅途中获得感情

    星空天文宇宙

    二次元连载中49.99万

    自小被神秘黑光其实是黑蛋砸中,从医院出院以后失去感情,对名为“感情”原本属于自身的东西想要拿回来。 在上高三时,星响脑海内的黑蛋碎开,取而代之的是有着丰富感情的未知黑雾。 也是因黑雾,星响踏上了这场跨次元寻找感情的旅途。

  • 地外探险

    酒边云

    科幻连载中49.98万

    小说主要诉说以何成为首的一班人为了人类的转移去外太空寻找可以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以便使人类文明得以延续。在寻找新家园的途中,他们遇到了重重险境,在浩瀚的宇宙中,这些承载了人类最后希望的诺亚方舟遗民,将作出怎样的选择,又将到达哪一个终点……

  • 次元:开局签到雷律核心

    抑天之渊

    二次元连载中49.95万

    货车司机为了年终奖带凌轩来到了平行世界的世界蓝星。 在这里,肉身穿越代替了同名同姓的高三少年凌轩,并获得了签到系统。 (简介苍白,详情请看内容。)

  • 元素神启录

    壹页为景

    玄幻连载中49.95万

    灵界山巅,天象异常。她随神鸟降临世间,一晃十八年,少女陈曦肩负着未知使命,她辞别灵界山与一个嚣张的“大爷”开始了游历天下的冒险!

  • 漫威:生物标本收藏大师

    爱喝杏仁茶

    二次元连载中49.92万

    穿着蚁人战甲的金刚在仰天长啸; 长着一对翅膀的哥斯拉在月下轻舞。 擎天柱拉响了进攻的汽笛; 恶灵骑士掀起了滔天的火焰。 灭霸:“???” ………… 一个在漫威搞生物进化的故事,故事有点长,我慢慢写,大家慢慢看

  • 炮灰在年代文里搞内卷

    天妮

    现代言情连载中49.91万

    穿成年代文里大反派的亲妈,原主就是个作精,作天作地,把人得罪了个干净,没落个好下场,唯一的儿子也成了书中的大反派,,聪明绝顶,却因为心理阴暗扭曲而走上了歪路。 换了个芯子,李苗苗也没好到哪儿去,既不想去找失忆的男主老公,也不想苦逼的下田劳动,只想当一条混吃混喝的咸鱼,奈何系统一直逼着她做任务,任务刷着刷着,有一天,李苗苗发现她靠着自己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本故事纯属虚构>

  • 我老婆是导演

    叔叔请放开我

    都市连载中49.9万

    我最想请我老公拍戏,可他一直看不上我的戏

  • 洪荒:这个剑修真不当人啊

    孤狼啸独月

    仙侠连载中49.9万

    意外得到造化玉蝶中的造化之力,并穿越到了洪荒,注定要成为鸿钧的敌人, 陆丰现在很慌, 该怎么办? 不怕, 我有先天造化之力,领悟‘先天阵法’、领悟‘三光崩灭术’、领悟‘大因果术’,得到混沌青莲莲茎,炼化成青莲仙剑…… 修炼到金仙境界的陆丰,在得到诸多机缘的时候,感觉是时候出去逛逛,打听打听自己对手的情况了, 哪知道一出世才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洪荒初期,洪荒还是龙凤的天下。 陆丰:“嗷嚎,貌似可以好好操作一下了……”

  • 女神异闻录X

    理智蒸发

    二次元连载中49.9万

    【没有接触过P系列的读者也能无障碍阅读,P3、P4、P5三作设定混合同人,前作人物也会登场】 ———————— 时不待人。 它平等地将终结带给芸芸众生。 有限的未来之光的守护者们, 一年—— 好好体验这段被赋予你们的时间吧。 坚定自己的信念, 即使是风波不起的日子,也应毫不动摇地前行……

  • 带着地球去抢钱

    盛开的霸王花

    都市连载中49.89万

    原来的大纲,与当下的环境不相符,所以,本书作了修改,情节有变。 应该说,本书现在的书名应该叫《我的星际岁月》。因书名改不了,所以还是挂羊头卖狗肉。 海道得到了一个飞船,有了超人的能力,于是便来往于星际之间。 征服之征服,最后,海道成为了星空最强者。

  • 我的现实加点自传

    糖糖饭

    科幻连载中49.89万

    陈轩获得加点外挂后,内心膨胀了。 但法治的现实却仿佛一座牢笼,让他束手束脚。 幸好他写自传也能宣泄阴暗情绪,直到笔名泄露… 陈轩无奈升空:“好吧,我就是挂比。” 全球骇然! ………. “苟起来慢慢加点,或许会很安全。” “但,我会不爽!” “害怕被切片,该谨小慎微,该如履薄冰?” “不!刀尖起舞,才是我想要追求的刺激!” “来吧,快发现我的存在吧。”

  • 吞噬星空之强者路

    补道的道士

    诸天无限连载中49.89万

    人在吞噬,有金手指,低调发育,稳如老狗。不抢机缘,不干扰剧情主线,不干预原主角的成长路线。

  • 忘仙帝尊

    再板你一砖

    玄幻连载中49.89万

    元烨,魂穿异界一个幼年身体之中,鬼宗与宗门内外勾结,父亲惨死,母亲不知所踪,幸有老仆所救,远离是非之地。 余波未了,本想他靠炼丹安度一生的二叔,在元烨成年之前被三叔召回宗门,却闹得宗门鸡犬升天。 破阴谋、惩恶少、泡妞逗鸟、仙武双修, 且看他如何在这片大陆上崭露头角,穿越这片无望海。 简介就这么回事,瞎忽悠忽悠,好不好看内容!!!欢迎大家收藏订阅!!!拜谢!!!收藏给鸡腿!!!

  •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时京京

    现代言情连载中49.88万

    港城第一财阀闵行洲,位高权重,话说尽事做绝,用情烂到骨子里,可克制,也放纵。 有次起了玩心,养起港城最娇的金枝玉叶,养着养着,栽人手里了。 起初他薄幸:“没爱她,不谈情。” 后来那一夜,外滩正上演最盛大的喷泉灯光秀,闵行洲手里拎她的细高跟鞋,走在她身后,舌尖抵丢烟丝:“乖一点,再给一次机会行不行。” 剧场一: 美人刚从酒局回来,在他怀里几调哭腔脆弱得要命:“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英雄救美,你都不来挡酒,我好害怕好害怕。” 好害怕其实说一次就够了,她说叠词,叠加她的软弱。 成功把责任全推给男人,这男人一旦有愧疚心,心里博弈上就落了一大截。 剧场二: 车里的男人咬着烟,目光盯向走进红地毯的女明星,一袭细闪晚礼裙,曼丽又懒倦,半响,男人挤熄手中的烟,打理凌乱潦倒的衬衣扭扣,发现少了一粒,还真是又被她盘走。 有点烂有点坏拒绝认知重建总裁vs千娇百媚名伶女星 (闵行洲读xíng)

  • 人道尽头

    多动脑

    仙侠连载中49.87万

    天生万物,本循其道。不偏不倚,最为公正。人道不古,随意而动;妖道重杀,永无安宁;魔道诡异,千面百心!

  • 港综:大佬擎天柱,我只想揾正行

    那有清倌人

    都市连载中49.87万

    苏文洛穿越到了港综世界。 这个世界有着大D,阿乐,蒋天生,靚坤,连浩龙等等。 作为警队的卧底,五年的卧底生涯,苏文洛成功的送走了五位上司。 可是最后一位上司在接手苏文洛档案的时候,美名其曰为了保护他,就将苏文洛所有的档案全都销毁了。 苏文洛再也没有机会重回警队。 既然回不去了,那么我就安心的赚钱。 ………… 苏文洛:我要拍电影,要投资银行,要做大水喉,我要别人叫我靓仔。 九七之前,苏文洛成为了港岛最后一位华人爵士。 97后,苏文洛爱国商人的标签,树立金身。 可是整个港岛没有人比苏文洛还要爱国

  • 我,神主,招巫女赚钱

    白加红

    二次元连载中49.87万

    人在东京,继承一家小神社。 梦想是成为平平无奇的有钱人。 于是,金发大小姐、豪迈假小子、大和抚子…… 巫女们踏着晨间的阳光,敲响某人的房门,“呐,白石君,早上了哦~” 本书又名《无敌的我想白嫖劳动力反被白嫖》《你们甚至不愿意再叫我一声神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