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相见欢之归来看取明镜前

第十章 一别再相见

相见欢之归来看取明镜前 MXXXX 2457 2018-03-13 21:54:57

  一晃眼就一年过去了,夜无殇整日无事,倒是那苏筠轩要成婚的事情越传越远,好似是有人故意为之,这风声越传越大,甚至盖过了一年之前夜无殇在苏筠轩宴会上那番举动。夜无殇本就对此无所谓,但是耐不住这世间街坊邻居茶余饭后天天提及,于是便再不出住屋,日日看书抚琴。

  夜无痕倒是日日来扰得夜无殇的清静,日日跑来找夜无殇喝茶,听琴,偷几本话本偷偷看看。夜无殇也不恼怒,毕竟这个妹妹自小就跟在自己身边,脾性自己是了解得很,虽说是有些活泼好动了些,但是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坏心。但是在对敌战场上却是杀人如麻,凶的很。

  夜无殇看夜无痕默默的坐在案前,剥着一颗颗瓜子,然后摆好了放在小碟子里,认认真真跟绣花似的,便笑道,“你这般是要如何啊?剥好了一口吞虽然过瘾,却失去了吃瓜子的乐趣。”

  夜无痕抬头看着夜无殇,两只亮晶晶的眼睛眨着,嘟起小嘴,“喏,这是剥给你吃的。”

  “剥给我?又想出去玩?”夜无殇用手指在小碟子中捏起一颗瓜子仁,放入嘴中细细品味。

  “还是姐姐最懂我!我已经好几日没有去找蓝哥哥玩了,我娘天天逼我练功练功,还有带那几个人一起练功,说什么日后要助你。我快闷死了,你也不陪我玩,日日把自己闷在这屋子里看这些书,也不知道什么好看的,这些符文是哪个族的啊,真奇怪!”夜无痕坐到夜无殇的腿边,手里仍旧剥着瓜子。

  “神族。”夜无殇几乎没有考虑就说出口了,这本书是她那日在苏筠轩房中偷偷带走的,本以为他会醒来,到后来好不容易离开了神族就忘记了,这些日子夜无殇一直在研究这本书。本想有空让人给送回魔族,却又想到这神族少主估摸着没时间管这些了,毕竟这一个年可能在操办人生大事吧,就一直放在了自己身边。

  “神族?姐姐,你这是在哪里找到书啊,神族的书从不外露的啊。”夜无痕惊奇道,放下手中的瓜子就去拿那书,却被夜无殇躲过了。

  “那你便不要看了,改日我便要给人家送回去了。你出去玩吧,到时我会跟姑姑解释的。”夜无殇看夜无痕有些不想罢休,“快去吧,不然你的蓝哥哥该等急了。”

  “真的吗?那我可去了哦!”夜无痕一个闪身就没了影,夜无殇笑着摇了摇头,拿出琴。

  “你还要在那树枝上坐多久?我养了万年的树,别给我坐塌了。”夜无殇轻笑道。

  夜无殇的这个院子里种着一棵在魔纹紫檀上移植来的紫檀,这万年来夜无殇日日细心浇灌,生怕这树养不活。古人云,人移活,树移死。这棵树是她娘留给她的唯一念想,所以她对这棵树也格外的心疼,但这棵树也是通灵的,竟在这万年内长得奇好。

  这时从树上落下一男子,这般潇洒模样,除了苏筠轩,还能有谁?

  “殇儿,一年不见了,可否有想我?我可是极为想你的。”苏筠轩坐到夜无殇的边上,“你说,你这妹妹对你倒是极好。”

  “你不去筹办你的婚礼,来我着作甚?你不怕别人笑话,我还怕别人说我从小就是魔女果真浪荡成性呢。”夜无殇嗔怒道。

  “殇儿,你这不会是,吃醋了吧。”苏筠轩随意而坐,一手撑在案上,一手“啪”打开折扇。

  “我吃什么?呵,苏筠轩,你莫要到我这来寻乐子。我这几日还在想你何时请我去神族喝你的喜酒顺便再找几个荒唐的借口把我留下来呢,没想到你却来了,莫非?好事将近,过来送喜帖了?”夜无殇并不看苏筠轩,手里调着琴。

  “殇儿,你为何要气我,你莫是忘了之前我同你说的了?我说过我此生都只会娶你一人,怎么会娶别人?那些市井流言,你莫要信。”苏筠轩有些恳求,语气却有些虚浮。

  “你怎么?气息这么弱?你这好事将近,还日日寻花问柳就不怕你那未婚妻生气?”夜无殇虽然发现苏筠轩气息虚浮明显是受了重伤,但只要一想到苏筠轩要娶妻心里就有点莫名的怒气,嘴里说着怪话,却伸手去拉苏筠轩的手臂准备摸他的脉搏。

  苏筠轩手一缩,“你,可当真是要气死我才肯罢休?还是说你真的在生我的气?这一年,神族里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处理,我刚忙完就来魔族来看你了,哪有什么未婚妻,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人。”

  “我从不信这世间有一见钟情,苏筠轩,你莫要骗我了,上回你就是骗我去神族,我差点被你害死,你可还记得?”

  “但是我不是还是放你走了吗?我说了,我定会护你此生,决不食言。”

  “就是因为一位故人所托?”夜无殇托腮。

  “你,弹一曲给我听吧。”苏筠轩并不回答,目光汇聚在那琴上。

  “你......”夜无殇自知苏筠轩不会再多说一句,便轻轻抚琴。

  一曲毕,苏筠轩也不说话,夜无殇看着眼前睡着的男子,睫毛微微颤动,棱角分明的脸上一股阴寒之气,眉头紧锁,薄唇紧咬。

  “不好!”夜无殇心里急怒一声,伸手替苏筠轩把脉。

  脉搏虚浮无力,如同大病初愈,貌似还有股奇怪的气流在苏筠轩的体内乱窜,无根可循。夜无殇虽说心中疑惑,却不敢妄下定论,把苏筠轩挪到床上,点一盏香。香烟袅袅,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恬淡香气。这时苏筠轩眉头稍稍有些舒展。夜无殇不敢妄动,便坐在床边看书守着苏筠轩。

  待到夜无殇醒来已是第二日天明,自己躺在床上,那人却不在。

  起身来,走到书案边上,镇纸下压着一张流金宣纸,纸上铁画银钩,矫若惊龙。

  殇儿,你等我。得空,我便来看你。那本书便留给你,这样你就一直欠着我了。哈哈。

  苏筠轩。

  那两个哈哈一点都不符合世人眼中的苏筠轩,却很符合夜无殇看到的苏筠轩的无赖模样,夜无殇有些发笑,这苏筠轩还真是有趣。罢了,这万年来,他若是常来,这院子也不会太过冷清。想到这里,夜无殇突然想起苏筠轩身上的伤,突然有些担心,觉得这院子,不知到底是自己盼着苏筠轩来热闹热闹,还是苏筠轩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歇脚放下他那面具的落脚点呢。

  夜无殇自嘲地笑了笑,无论什么对自己都没有什么坏处不是吗?他是神族的少主,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

  “我听人说,你昨夜又不在宫里?去哪里了?”苏姿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苏筠轩踏进屋内。

  “这里,我说过,你也不能来。”苏筠轩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母亲坐在自己的屋子里。

  “我为何不能来?别忘了你是我的儿子。”苏姿看着自己的儿子,语气有些许的怒气。

  “筠轩哥哥,姿姨,我刚刚去厨房做了些糕点,我听说筠轩哥哥回来了,就欢喜地端过来了。”苏星璇手里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那糕点一看就是心灵手巧之人才做得出,踏着碎步走了进来。

  苏筠轩看到苏星璇踏入他的暖阁门槛那一瞬间,眼睛透着寒光望向苏星璇。

  “滚出去!”

MXXXX

最近作业好多,更新晚了,每天都很头疼怎么会有这么多作业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