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叶落终归泥

第十一章 粉底太重!

叶落终归泥 某佚君 2280 2018-03-14 11:30:00

  “岚儿,你觉得叶落佚这个人怎么样?”谢珍珍最近对叶落佚感到十分好奇。

  林岚儿一听,则是自动放下了手中的笔,抿了抿粉唇,字字斟酌:“嗯,他是个性格极强的人,他对上心的人十分温柔体贴,很在乎对方的想法,温柔的时候像秦淮柳下的玉君子,但是冷漠的时候就像冰潭水中的寒霜子……”

  林岚儿越说越入了神,仿佛自己十分了解叶落佚一般,好的坏的总能说出来,如一个熟悉心上人的纯情少女。

  谢珍珍咧着嘴听着林岚儿忘我的说辞,旋即摇了摇林岚儿的手臂晃道:“岚儿,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不会喜欢他吧?不要啊,给我点机会啊。”

  林岚儿慌慌忙忙地说道:“别乱说啊,别人不都这么说的……我只是总结而已。”

  “叶落佚应该很受欢迎吧,岚儿,要不然你们组个cp?人气爆棚的感觉诶。”谢珍珍说道。

  林岚儿单手捋发丝于耳后,低声道:“不可能的。”

  “切,怎么不可能,凭你的魅力只要压下脸来,我就不信叶落佚不心动。”谢珍珍轻哼道。

  林岚儿没有说话,又是埋着脸做题,若自己压下脸,现在,他也不会心动吧……

  …………

  戏剧社。

  身穿古风白衣的叶落佚此时正屈膝抱着怀中的俏美人,娇羞可人的少女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肌肤婉如一朵凝脂雪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焰,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玉颈下的一双柔弱雪肩如荷花般妖冶。

  叶落佚饱含深情地将手轻抚着郁婉的白皙脸颊,带着几分宠溺低声说道:“路那么长,以你为标,就算是阴阳两界,没有我不敢为你去的地方……”

  郁婉桃眸内漾起异彩,似小家碧玉一般千娇百媚,而又含蓄婉转,低吟道:“我是你的负担,放下我,你会有更好的未来,自古温柔乡是英雄琢……”

  叶落佚嘴角轻扬,单手刮了刮郁婉的挺巧的鼻尖说道:“那就离开这里,过只有我们两人的生活,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未来吗?”

  郁婉酥胸轻伏,双颊似红霞流云。

  “归韵……你知道,我刚刚发现了什么吗……”叶落佚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郁婉突然低声笑道。

  郁婉一愣,有这个台词吗?难不成自己忘词了?

  “什……什么?”郁婉问道。

  叶落佚单手摩挲了番,笑着说道:“这个粉底……有点浓啊……”

  好不容易堆砌而起的甜美意境突然崩塌,四分五裂!让社员都不禁哑然。

  郁婉修长的睫毛一动,急忙从叶落佚的怀中爬起,瞪了一眼叶落佚道:“你搞什么啊……好好的干嘛说这个啊!这个不是重点啊!”

  叶落佚干咳了几声说道:“抱歉啊社长,不过可千给你化的真的有些浓啊……对皮肤不太好,而且,我在你旁边都感觉有些奇怪……”

  “奇怪?我很奇怪吗?”郁婉扬了扬锦绣青袍。

  “就是那种,感觉和我对戏的是两个人……”叶落佚也不太明白这种感觉,只能十分模糊地解释。

  郁婉说道:“一个是归韵,一个是我,郁婉,当然不一样!”

  “对对!就是这个!怎么说呢……”叶落佚摸着头笑道,“反正下次不用化这么重的粉底了……有点呛……”

  身为化妆师兼服装师的余可千在旁苦笑,怪自己咯?

  “落佚。”

  “嗯?怎么了?”

  “想劳烦你一件事……”

  “说,能帮到的,我一定帮。”

  “可以出去吗?我想静静。”

  “诶?……”

  …………

  “好累!好累!”叶落佚被赶出去后便直接回宿舍了,白天排练戏剧社的短剧,晚上又要被杨芸兮拉着去练习对讲稿……

  “落佚,有这么累吗?”顾柏在旁问候道。

  叶落佚抬起头,表情严肃地说道:“你行你上!”

  “呵呵,如果有你的颜值我一定上,泡妹的机会谁不想要?”顾柏倒是不要脸,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你可真闲……”叶落佚不知道该拿什么词汇来形容顾柏了。

  顾柏蹦上叶落佚的床低声说道:“诶诶,女生喜欢什么东西啊,叶神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叶落佚捂着枕头呜声道。

  “我想送林岚儿点东西,虽然上次我失败了,但是我感觉我还有戏!”顾柏笑着说道。

  叶落佚愣了会儿,旋即翻身说道:“哦,如何来的有戏法?”

  “她的眼神!拒绝我的那种眼神!哼哼!心不甘情不愿的!一定是!”顾柏一想起林岚儿当时的神态,就越说越嘚瑟。

  叶落佚单手拍了拍顾柏的背说道:“心不甘情不愿是几个意思,你这么厉害?这都看的出来?”

  “你懂什么,喜欢一个人,就要观察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顾柏如导师一般说道,“哼,我已学此一年多了,哪里不知道?”

  “嗯,厉害厉害。”叶落佚丝毫不在意。

  “哎呀呀,顾兄!看来你依旧沉浸在美人梦中啊!”此时,秦持不知何时倚靠在门处笑着说道,“不过你应该没机会了……”

  “怎么可能没机会?”顾柏怔了会儿问道。

  秦持取来一红苹果,呱唧一声,迷迷糊糊地说道“网球社的那个杜枫在操场摆了好大的阵势,据说是要强势对林岚儿表白一波。”

  顾柏的眼镜框都抖动了下,惊声说道:“杜枫?是那个杜枫?”

  “对,对,就是那个顾枫!”秦持又咬了口苹果道,“嗯,这苹果谁买的,真甜~”

  “呃……”叶落佚头上冒出冷汗,他刚刚还想把那几颗留了三个多月的苹果给扔的……里头应该要发酵了……既然他吃的那么愉快,那还是算了吧……

  “上次他不是广播发了吗,还不死心?!”顾柏的语气有些急促。

  叶落佚在旁尴尬地笑了笑,你不也是吗……

  “林岚儿呢,答应了吗?”顾柏问道。

  叶落佚也是突然收缓了神色,紧盯着秦持。

  被突然死盯着的秦持还未下口便将苹果放下去,说道:“现在应该正在发起攻势吧,不过如果我是林岚儿,那场面再加上杜枫这个人各个方面也不差,我应该早就跪了。”

  “不行,老子要去看看!”顾柏灵活地跳下床,鞋子都没穿稳便往外跑去。

  “落佚不去看看?”秦持看着又躺回到床上的叶落佚说道。

  叶落佚深吸了口气,随后摆了摆手道:“那是他们的事,和我无关。”

  “不过我倒是你应该去安慰下顾柏,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顾柏这个痴情种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秦持又拾起那苹果咬了下去。

  “卧槽?!里面怎么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