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什么都不需要,记得就好

第八章 做饭

什么都不需要,记得就好 咸鱼她叔 1627 2018-04-17 03:43:56

  电话接通不说话,一定是种不祥的征兆。

  我妈给我说的。

  我刚回到家,电话就响了,一看是影子的。

  电话接通了,停了足足两分钟,除了偶尔的信号干扰声,就是我的心跳,但我觉得电话里静得跟坟墓。于是我坐下来了,顺手把桌上那杯水拿过来咕咚咕咚地都给喝光了,就像喝了一碗二锅头。

  影子说李雪去找过她了,问她为什么抱她老公。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怎么想都觉得我当时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觉得自己是祸害影子背后的那双罪恶黑手。

  影子在电话里嘿嘿地笑:“大小姐,怎么哑巴了?”

  我说:“影子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出气。”一边说还一边挠头,弄得特诚恳的样子,即使影子看不见。

  电话那头切~了一声:“为什么对不起?怕她来公司撕了我?哈哈……”

  她这么哈哈大笑,我立刻就不紧张了,然后说:“大小姐,您受惊了,下班了赶紧回来,臣妾今晚亲自下厨,略备薄酒家宴,给您老压压惊,您意下如何?”

  “准了!”听见影子开心的回应,我好像中了百万大奖一样,心里美得恨不能昏死过去。

  挂了电话,我猴儿似的窜进厨房,看看怎么鼓捣今晚的饕餮盛宴。

  说到做饭,时光倒流,我想起小时候在家的日子。

  90年代豫中的农村,一日三餐分为两种,第一种日常用餐:早餐(稀饭、馒头、咸菜);午餐(面条);晚餐(稀饭、馒头、咸菜);第二种待客用餐:早餐(稀饭、馒头、炒白菜);午餐(肉卤面条);晚餐(稀饭、馒头、炒肉白菜)。虽说经济发展十几年,老家的生活质量有了显著的提高,但我的厨艺并没有与时俱进,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大发展,依旧停留小时候的那个层面。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别说我既不巧又不是妇。我自个轻轻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该!没本事还丑显摆,真是嘴欠。仔细想想,也不知道我妈生我的时候把哪根筋搭错了,时而抽风时而神经的。

  突然想起来超市里好像有卖半成品菜,只是来影子这里住了大半个月,连超市在哪都不知道,这偌大的城中村也未必好找。红军长征两万五,这P大点的城中村算什么,我佳期用脚步去丈量它!

  我拎起挎包,甩上门,嘴里哼着自带BMG飞下楼去。

  刚到一楼,就看见二房东大脚丫子大裤衩,在他的值班室里炒菜。别看这位大叔形象不怎么样,炒菜的味道那绝对是一流。每次外出回家,到一楼就能闻到大叔做菜的味道。特别是房东大叔的葱花过油,“刺啦刺啦”热油声,配上满屋子的炝锅味,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出翠绿的小葱花在热油里翻滚的小身段。

  “大叔,你知道超市在哪里吗?”我朝着屋里喊了一声。虽然我对二房东大脚丫子夹拖鞋的不雅形象记忆犹新,但毕竟,以后还得在同一个屋檐下共度一年半载的,也只好先提前磨合磨合。

  “在村东头,怎么?你要去买东西?罗英呢?”大叔掂着勺子就从0.8米宽的门框里跨了出来,也真实惊奇,毕竟据我目测,他那肚腩起码也得一米宽。

  “她还没下班呢,我这不是不会做饭嘛,想去买点半成品菜稍微加工下将就将就。”我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也不能全怪我,这个年代,有几个女生会做饭呢。

  大叔赶忙把火关掉,甩着膀子就朝我推过来,我一个柔弱小女生,哪里见过这架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三步。

  “我知道在哪,我去买,我也会做,我帮你们做。”大叔推着我到了电梯口,还帮我按了电梯,像往大货车里塞沙包似的把我送进了电梯。大叔这热情度,比我过年回家老妈老爸的激烈,这已然不是我第一次来这里见到的大叔,第一次来的时候大叔不让我进门,这一次直接不让我出门。

  我心想,有人帮忙做,我正好清闲下,大不了以后对大叔态度好点。就这么半推半就的默许了,居然出奇的心安理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