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隐秘的第三者

第七章哥们我陪你

隐秘的第三者 风如弦 2288 2018-03-14 01:35:46

  “手续办好了吗?”

  “办好了”

  “那去看一下你的办公室吧”

  “好的”

  艾丽雅在同事陪同下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与张秘书办公室不同,除了面积比较大之外,还多了一套沙发,蕴意着她的重要性要比秘书大一些。

  “缺什么随时可以到人事部领”

  “好的”

  同事离开后艾丽雅心想:待遇这么高,看来责任也不小啊,好吧,一切就绪准备开工。

  欧阳暮的办公室原本是套间,有内外两个房间,里面那间是办公的,外边那间是个包封好的休息间,后来被拆了包封改成了露天阳台,只为了吸烟方便,不过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站在阳台上可以欣赏到大半个城市的样貌。夕阳西下时在晚霞的映衬下,这个城市好像苍穹之上的天宫,别有一翻诗情画意。

  欧阳暮在阳台处吸着烟,手里拿着修改后的合同翻阅着。

  “噹噹”

  艾丽雅端着一杯刚沏好的咖啡敲着门。

  “请进”

  让艾丽雅匪夷所思的是明明刚才听到了暮总的声音,可人呢?她环视着四周。

  欧阳暮的办公室及其简单,一张大号的实木材质的办公桌上左边摆着一台台式电脑的显示器和一台打印机,右边的文件档里整齐的排放着一些等待签字盖章的文件,与办公桌配套的侧柜上摆放着一盆幽兰花,紫砂雕龙的花盆霸气庄重,真皮老板椅后面的书柜里,除了几件装饰品和封档文件之外,全部是各种书籍,墨红色的真皮沙发摆放办公室的右侧,但没有茶几,左侧是一套红木的茶桌,标配的六把太师椅围在四周,挨着茶桌的墙壁上挂着一副装裱高档的行云流水字画,宽敞的办公室里显的空空落落的。

  “暮总您在哪呢?”

  沙发北面有一道门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欧阳暮手里拿着合同走了进来头也不抬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帮您沏了一杯咖啡”

  欧阳暮依然低着头说到:“谢谢,放办公桌上吧”。

  “刘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大概十分钟后到”。

  欧阳暮这才抬起头,揉了揉眉心,不慌不忙的坐在老板椅上说:“夜猫子进宅啊”。

  “什……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欧阳暮呵呵笑了笑,端起办公桌上的咖啡品了一口,皱了皱眉头。

  “咖啡不错,看来你来见我之前做了不少功课,从公司成立张秘书一直跟到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喝什么口味的咖啡,你超出了我的想象”。

  “谢谢暮总的表扬”。

  “我还没说完,咖啡对我来说不实用,与功夫茶相比,我更喜欢喝茶”欧阳暮说完放下手里的咖啡。

  “那我去倒掉,帮您沏茶”。艾丽雅端起咖啡转身刚走了两步。

  “等等,太浪费了吧,沏都沏了,还不叫喝完,几个意思?”

  艾丽雅转过身看到欧阳暮坐在老板椅上笑的合不拢嘴,只是他的笑很诡异一点声音都没有。

  “暮总您笑什么?我哪里又做错了吗?”又字加重些语气艾丽雅眨着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没……没有,是……是我的问题,不是说了吗……默契听着舒服,磨起来难,你的天真太可爱了”。

  艾丽雅委屈的说到:“暮总,这是工作时间,您……”

  “好啦,咖啡不能浪费,放着吧,端着不累吗?笨蛋助理”。

  “噹噹”

  “请进”

  刘星宇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与王艳一前一后走进来,看到乐的一脸桃花的欧阳暮问道:“你笑什么呢这么开心,难不成做春梦了?”

  王艳看着一脸木纳犹如冰霜铺面的艾丽雅说到:“小艾是不是暮总难为你了”?

  艾丽雅支支吾吾的说到:“没,没有”

  “哪能啊,刚才是在跟艾助理讲道理,只不过……瞬间想起了一个笑话……嫂子公干,私干”欧阳暮挑着眉间抛了个媚眼。

  王艳冷言到:“每次见你我都发怵,就不分个场合,瞎逗什么?”

  “我就问了一句嫂子公干私干,至于这么大反应吗?难不成迫不及待了么,哈哈……”

  刘星宇把文件放到欧阳暮的办公桌上说到:“好啦,不逗了,说正事吧,这是上次你要的项目资料,大概齐全在这了,你好好研究研究,项目跟了两年多,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我的意思呢是肯定干,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干,以及你的意见”。

  欧阳暮脸上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略带些严肃谨慎的表情,起身坐到茶桌前准备烧水泡制功夫茶并示意三位坐下聊。

  “辛辛苦苦把艾助理请过来就是辅佐你启动新项目,张秘书一切照旧,不变”刘星宇补充到。

  欧阳暮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水开,水开后把功夫茶按照工序沏好,给每人倒了一杯包括艾助理,然后开口道:“这件事我早就和你沟通过好多次了,风险和得利并存,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不好说什么了,但我必须声明几个问题,责任划分是关键,事先必须跟合作商家讲明,服务我们做,其他一概不管,不立死合同,但为了维护双方关系可以签合作协议”。

  “我同意,资料都在那了,不过你的不好说我觉得你有必要说出来,今天没外人,藏着掖着总是感觉不太好”刘星宇说到。

  欧阳暮嘿嘿笑着说到:“哥们,我就是个小三,出谋划策还可以,决定权没在我手里,既然你决定了,我能做的也就是如何辅佐你做好,其他的想太多没用”。

  刘星宇听得出欧阳暮话里隐含的意思解释到:“这样说话你是在寒碜我啊,公司有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怎么能不征求你的意见呢,决定做和正式做不还有一段距离呢吗,我需要你真实完整的意见”。

  “完整的?好吧,我个人觉得不确定因素太多,疑点太多,冒然决定我下不了,可能对你而言已经很通透,所以你才下了决定,我信任你就像信任我自己,十几年的知己了,没有任何怀疑理由”。

  刘星宇点着头说到:“我算听明白了,这样,回头我安排一下,你随我去总部考察考察,顺便让杨理事长解开你心里的所有疑惑,你意下如何?”

  欧阳暮点燃一根烟抽了两口问道:“如果一切顺利你预计投资多少?”

  “现在公司账上有八百多万,我预计的最低金额是五百万”

  欧阳暮对视着刘星宇,从这位十几年的老友眼里看到了他自信,看到了他的坚定,看到了他的斗志……一拍桌子说到:“水里水里来,雨里雨里去,哥们我陪你,完全是发自内心,完全自愿的,安心吧”。

  王艳呵呵笑着说:“打虎亲兄弟,谈妥就好,只是暮总你的哪句小三给我收回去,太难听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不对吗嫂子”?

  王艳斜着眼看着欧阳暮笑呵呵的说到:“小艾看到没,这就是你们暮总,痞性难训”。

  

风如弦

什么是兄弟,陪你风雨兼程的是兄弟,什么是知己,信任对方就如信任自己,小伙伴们你们有多少兄弟,有多少知己呢?欢迎留言探讨奥!   新书上传,希望读者大人们多支持,多推荐,多收藏!!   本书读者QQ群:1504779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