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倾天下之凤动九天

68 朱琳琅

倾天下之凤动九天 梨煎雪 1510 2018-08-10 23:56:04

  殷月明倒吸一口冷气,却兴奋了起来。

  “枉死城胃口有点大啊!”

  夜轻歌笑了:“是啊,估计边关突然出现东吴军队的消息,也差不多要到京都了吧。”

  “陛下有旨,宣荣昌公主夜轻歌奉召进宫。”

  夜轻歌笑容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殷月明站在楼上看着夜轻歌出去接了圣旨。

  “荣昌,接旨!”夜轻歌带笑的声音传了上来。

  夜轻歌似乎回头笑着看了一眼殷月明,然后快马加鞭进宫了。

  “荣昌,你可知朕此次找你来所为何事?”昭平帝表情不是很好,不仅是因为战事,更是因为她和楚西联姻的事。

  夜轻歌作茫然不知状:“荣昌愚钝。”

  昭平帝深吸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密信丢给夜轻歌,一拍桌子大怒。

  “你看看东吴干的好事。”

  他是真的恼火,这个东吴悄无声息的就换了主人,他却一点都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的消息网出了奸细!

  他堂堂北齐一国之君,自己的消息网居然出了事?

  传出去怕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这封密信是夜礼送来的,夜礼是夜老爷子之前外出征战时所收留的一个孤儿,她的父母死在战场上,夜老爷子见他可怜,便收留了他。

  夜老爷子平时闲来无事,就教他习武,夜礼也确实是个将才,夜训不喜武,走了文官路子,夜老爷子和他本就不亲近,而夜礼的出现,几乎是给了夜老爷子一个巨大的惊喜,夜礼在作战很有自己的一套。

  夜老爷子把夜礼当做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夜礼也把夜老爷子当做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尊敬。

  夜轻歌很早就听闻过夜礼此人,一直心生好奇。

  夜老爷子曾经也说过要夜礼回京,夜礼却想留在边关驻守边关。

  夜老爷子感念他的父母都是死在战场,夜礼对于战场有着极深的执念,便也没有强求。

  此次东吴进攻的,正是夜礼所驻守的——天神山脉!

  天神山脉是北齐和东吴的一道天然界线,山脉连绵巍峨,气势雄伟,环境险恶,无论是哪一国想越过天神山脉,进攻另一个国家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东吴此时国家还没有彻底安定,就敢率兵攻打北齐,夜轻歌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枉死城干的好事。

  如果有枉死城在,并且帮助东吴平定内乱,以此要求枉死城的人来率兵南子期那个没脑子的很可能会答应。

  但这个计划实行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人心难测,平定一个你不了解的国家的朝政内乱本就不易,如果还要在同时讨价还价要那一方同意并放心交出兵马更不是易事。

  这个步步算计的精确到人心的风格,还真是像御凤寒啊!

  夜轻歌又想起她去参加御凤寒的“葬礼”,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复杂心情。

  夜轻歌这番恍恍惚惚的表情落在昭平帝眼里就成了难以置信。

  “荣昌,你是我北齐的公主,也是我北齐的将军,你可愿率兵前去,平定叛乱?”昭平帝居高临下地看着夜轻歌。

  夜轻歌最不喜欢别人这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但却没有表现出来。

  “荣昌,定不负君命!”她拱手行礼,声音如珠圆,如玉润,落地铿锵有力。

  “好!这才是我北齐的将军之风!”昭平帝一拍桌子。

  “你要多少兵马?”昭平帝问道。

  “天神山脉本就有十万大军,线报上说东吴集结了二十万大军,我不需要那么多人,一个‘影刃’足矣。”夜轻歌平静地看着昭平帝。

  昭平帝挑了挑眉有些惊讶。

  夜轻歌心底却有自己的盘算,“影刃”一直是她亲自训练的,无论是战术配合、作战执行能力,还有心理素质,都是其他军队所远不及的,这就像是一只战士和刺客结合的军队,复杂而充满极高执行力的杀伤型队伍。

  “你确定吗?”昭平帝问她。

  夜轻歌郑重地点了点头:“荣昌愿立军令状,若败,则死!”

  昭平帝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道:“好!战事刻不容缓,你今日便带兵出征东吴。”

  “是!”

  夜轻歌速度很快,昭平帝和她说完一个时辰后军队就前往了天神山脉。

  半路,一只信鸽抖抖霍霍飞了过来。

  夜轻歌解下鸽子腿上的纸条。

  “御凤寒很可能在,多加小心。”

  字体却不是殷月明的字,夜轻歌一愣,突然想起,这似乎是楚西的字。

  楚西是怎么知道御凤寒是枉死城的人的?

  夜轻歌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楚西。楚西能从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时她就知道楚西不如表面那般简单,只是没有想到楚西居然能想到这一个层面。

  “晓,多谢!”夜轻歌的回信很简单。

  楚西看到后,勾了勾唇角。

  “殿下,我们该回去了。”

  楚西长叹了一口气:“是呀,该回去了,父皇也该知道一下本宫的喜事了。”

  侍从嘴角抽了抽。

  主子,你确定陛下不会雷霆震怒打死你吗?

  “殿下。”

  “说!”

  “朱姑娘来了。”

  楚西目光一凝。

  “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一个和声音一般都千娇百媚的女子摇曳着身姿走了进来。

  “何事?”楚西面无表情。

  朱琳琅勾唇笑的艳丽:“当然是来看看传说中的荣昌公主。”

  她指甲上的丹蔻亮眼无比:“只是可惜了,我来了,公主却不在了。”

  她这话说的不好听,就像是在咒夜轻歌。

  楚西笑容有些冷意:“既然公主不在,那么阁主请回吧。”

  朱琳琅却探身上前,纤手拂上了楚西的面颊。

  呵气如兰,声音娇媚,身子也慢慢贴了上来。

  “辰,这么对我避讳嘛?那晚,你可不是这般冷酷无情,”她红唇勾起,像妖精一般轻声说:“那晚,你的身子可是热情的很呢。”

  纤长素白的手指在楚西胸前轻轻打转,楚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朱琳琅笑着看了过去,楚西也凑近了她,二人鼻尖几乎要撞在一起了。

  朱琳琅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和贪婪,还有一丝如深潭般沉沦的欲望,这一切仿佛有魔力一般。

  朱琳琅相信自己,她也相信没有一个男子,能拒绝自己。

  她对自己的身体,可是很自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