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王者时光微微甜

【小李子番外】家(完结篇)

王者时光微微甜 一弯月 6629 2020-09-13 14:08:18

  李怀宇是真的醉了。

  自从他出狱以来,在小莫的严格把关下,李怀宇基本上处于滴酒未沾、饮食健康的生活状况。

  难得过一次生日。

  朋友们都来了。

  小莫还在忙碌,抽不出时间过来管他。

  李怀宇忍不住贪杯,多喝了几瓶子酒。整个人晕乎乎的,醉醺醺的。

  “小莫!小莫!”

  于东辰扶着醉醺醺的李怀宇,赶紧叫这里的主人。小莫正在花园那边整理烧烤架,听见动静,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儿,三步并两步跑过来。

  故纵也眼巴巴跑过来。

  瞧见一身酒气的于东辰,再瞧瞧满脸醉意的李怀宇,故纵凶巴巴地说:“你你你怎么能给李大叔喝酒呢?你知不知道他身体不好!喝酒伤身!!你还喝这么多!”

  于东辰那叫一个冤枉。

  把李怀宇扔到小莫身上,赶紧过去追自家小故纵解释,这真不是我怂恿的,是小李子他自己借酒浇愁来着。

  李怀宇靠在小莫肩膀上,头发肆意懒散地把小莫的肩膀铺满,夜风细细,李怀宇眯起挑飞的眼,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哟,来了啊...今天的论文还没写完...”

  “带我回去...我把剩下的写完...“

  “生日啊...我都三十岁了,事业有成...啊...”

  马上飞啧啧称奇:“小李子这是被论文毒害得多凶,喝醉酒都没忘记他的文学研究。”

  陆左煜扶着微有醉意的楚小夕,叮嘱那边的小莫:“天色不早了,你把他带回去休息。这边交给我来收拾。”

  小莫朝陆左煜投去感激的眼神。

  天色已经不早了,半夜风凉,花园里的草叶大树在风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烧烤架里没有燃尽的炭火发出细微的嘣声,李怀宇红着脸,趴在小莫背上,叽叽咕咕地,鼻翼里轻哼着什么...

  那天晚上,李怀宇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小时候。

  在大大的、好像没尽头的豪宅里,在父亲堆满设计书和布料的工作间里,他那位业界知名度颇高的父亲说:“去学画画,你以后会是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

  李怀宇那时候还很小,个子不高,连父亲的书桌都比他高。

  但人已经很叛逆了。

  他叛逆地摇头,说:“我不当设计师,爸爸。”

  他想要当老师。

  父亲素来严肃的脸上显现出愠怒,他折断了手里的测量尺,尺子截断面打在李怀宇的手心里,小小的手顿时鲜红一片。

  父亲骂他没出息,说当老师有什么前途?当老师能赚钱?当老师能给李家带来什么?耻辱?

  母亲也进了工作间。

  她没有保护自己唯一的儿子,她为年幼儿子的叛逆感到心碎:“听你爸爸的话,别去干没出息的工作。”

  李家在业界颇有名气。

  李怀宇的祖爷爷、爷爷、父亲都是干设计师一行的,从战火纷飞的年代一直延续到现在,这算是家族的产业。

  李怀宇是唯一的继承人。

  那时候他还很小,很叛逆,他不想像父母一样沉迷工作,不是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明明是一家三口,一见到头却见不到对方几面。

  李怀宇想当老师。

  这样等他将来也有了孩子,就不用出差,可以每天回家教孩子读书写字,周末一起郊游放风筝。

  当骄傲的父母,决不允许儿子违背早已经替他规划好的未来。

  所以,十岁的李怀宇,离家出走了。

  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完美的决定了。

  离家出走不算难事,他父母很轻松地就找到了他的踪迹,却没有接他回家。父母和孩子之间,出现了微妙的对峙。

  其实更像是前浪和后浪之间的赌气。

  一赌气,就赌了20年。

  父母在等李怀宇屈服,在他们看来,十岁的孩子永远离不开父母,在外面经历的风雨挫折多了,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无情,孩子总会返回父母的怀抱。

  夫妻俩错了。

  李怀宇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大。

  他靠着父母每个月的生活费,度过了最开始的艰难岁月。一个人孤零零地从小学读到了大学,从高中开始,他就再也没要过父母一分钱了。

  他逃脱了父母的掌控。

  一个人似乎过得也很好。

  当父母发现已经无法阻止李怀宇的脚步时,他们试图上门让孩子回来,说去当老师也可以。

  但那时候,李怀宇已经认识了陆左煜,认识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们。

  他说:“我要去打职业,玩电竞。”

  父母震惊了。

  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李怀宇去打游戏!在夫妻俩看来,打游戏就是网吧里的混混,乌烟瘴气,不成气候。

  和打游戏比起来,老师这个职业居然显得无比完美。

  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争执再次爆发了。

  这次,李怀宇依然没退缩。

  在电竞圈里破爬滚打了好些年,被人误解过、被人陷害过、打过架、受过伤、坐过牢,别人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事儿,他全部都经历过。

  他一个人平静地熬了过来。

  他生来就很会吃苦。

  只是,大多数人都只看到他光鲜亮丽的那一面,他也只想让世人看见他光鲜亮丽的一面。

  其实出狱后,许久不见的父母,还是偷偷联系过李怀宇。

  父母的年纪大了,再也无法像当年那般强势。

  终究是血浓于水。

  对孩子的心疼,胜过了父子之间的赌气对峙。

  父亲终于开口说:“打职业...也可以,我们支持你。”

  不过那时候的李怀宇,已经完全没法再打职业了。他受过伤,他很累了,他的手再也没法打出当年那般漂亮的操作技术。

  李怀宇说:“我又想当老师了。”

  只不过,不同于普通的老师。

  他想在国家最优秀的社科院,当这个国家文明的老师——或者叫引路者,写一些能够流传下去的东西,启迪那些还没出生或者对历史文明感兴趣的人。

  三十而立。

  人一辈子就这么短,他想做些能在历史上留下水花的事。哪怕这水花很小很小,只要有就行。

  李怀宇的父亲已经很老了,他在设计界早已经是声名显赫的大师。但他清楚,他再也无法干预李怀宇的任何决定。

  人老了,很多事都会看开的。

  年迈的父亲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不想和你再发生争执。不过,总得要个照顾你的人吧。“

  父亲语气已经很卑微了。

  他可以和李怀宇置气二十年,却不一定能再置气下一个二十年。

  无论李怀宇做什么,他都没办法反对,除了支持,别无办法。

  现在,父亲只希望孩子能有个归宿。

  “我知道。”李怀宇说。

  我身边,已经有人在照顾我了。

  父子之间,一笑泯恩仇。

  父和子,都老了。

  ...

  李怀宇是被一阵凉意唤醒的。

  他烦躁地睁开眼,梦里的场景还没散去,他半梦半醒中去抓额头上的冰凉,似乎是个帕子。

  李怀宇二话不说,把帕子扔了。

  很烦。

  吵人睡觉。

  天色已经大亮,床边的时钟显示这是中午十二点。

  李怀宇眼前朦朦胧胧,隐约看见小莫那张熟悉的脸,棱角分明、眉毛挺英挺、挺浓,鼻梁还高,长得像演电影的那啥明星来着。

  小莫弯腰捡起地上的帕子,放进旁边的水盆里:“还头疼吗?我这里有药,再吃点。”

  李怀宇揉太阳穴,太阳穴里阵阵尖锐的疼,这是喝酒宿醉的后遗症,脑袋昏沉,李怀宇的心情没由来的特别差。

  小莫又拧了个帕子,递给李怀宇:“你睡了一天半。他们等了你一天,你还没醒,就先走了。”

  “以后别喝这么多了。”

  李怀宇把帕子放在脸上。

  湿漉漉的凉意,刚好祛除他脑海里昏沉的睡意。

  睡了太久,楚小夕他们都走了啊。

  李怀宇心里划过淡淡的酸。

  一闪而逝,很快释然。

  朋友间都是要分别的,哪有人会一辈子朝夕相处,除非是夫妻或者其他的什么。

  李怀宇躺了片刻,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来。小莫把醒酒药和一碗中药递过去,李怀宇瞧见那晚乌漆墨黑的中药,皱眉:“不喝。”

  这苦不拉几的玩意儿,他才不喝!

  小莫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坚定递过来:“这是沉默给的方子,说治头疼很有效。”

  李怀宇烦躁地摆手:“不喝,拿远点!”

  小莫坐在床边,语气平静地说:“我熬了很久。”

  他真的熬了很久。

  李怀宇迟迟没醒来,小莫又不想暴力叫醒他。只得隔几个小时重新熬一次,耗费了不少功夫。

  李怀宇看了眼小莫的脸,眼底有明显的黑眼圈,李怀宇抿嘴,不情不愿接过这碗苦涩的中药,慢吞吞喝着。

  小莫说:“一口气喝完,反正都是苦的。”

  李怀宇没听他的,按照自己的速度,忍住呕吐的冲动,小口小口把这碗中药喝完。

  小莫又说:“你起来舒活一下筋骨。半小时后下楼吃饭。”

  李怀宇坐在床上,就这样看着小莫把药丸、洗脸帕收拾好,带走。李怀宇眼里闪过无数的情绪,有怀疑、有不解、有不安、有了然。

  直到小莫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房间里,李怀宇这才慢悠悠地走下床。溜达到洗手间里,镜子里的那张脸胡子拉渣,瞧上去又丑又颓废。

  李怀宇摸摸自己的下巴,又转过半张脸,手指抚过眼角细微几乎不可见的皱纹。

  三十岁了。

  是挺老的。

  而且,人还没有以前好看了。

  真不知道小莫那家伙,总是固执地呆在这样一个年纪大、长得还不好看的男人身边,图什么...

  他又想起了那个漫长的、好像没有尽头的梦。

  有时候,生活不会给顽固傲娇的你正确答案。

  但是梦,会给你答案的。

  --------

  下午吃饭的时候,小莫皱起眉,看餐桌对面优雅而坐、迟迟不动筷子的男人。

  小莫忍不住提醒:“吃饭,别敷面膜。”

  李怀宇脸上还敷着墨绿色的面膜。

  看上去...怪怪的。

  李怀宇瞥了他一眼:“这是楚小夕推荐的抗皱抗衰老面膜,很有效。”顿了顿,李怀宇又看看手表计时,还要再敷五分钟。

  小莫愣了下,随即莞尔:“你又不老。”

  在小莫心里,这老chu男永远年轻。

  李怀宇哼:“你懂什么。”

  我年龄终究比你大的。

  由于李怀宇刚宿醉醒,所以小莫把午餐弄得非常清淡养胃。浓浓的小米粥,清爽可口的蔬菜,小盘子炒肉,一大碗排骨玉米汤。

  非常李怀宇的合胃口。

  等李怀宇脸上的面膜敷够了时间,他才从容地去洗手间洗干净,返回餐桌吃饭。

  小莫把排骨玉米汤给他盛好,递过来:“喝点,暖胃。”

  排骨玉米汤熬得很香。

  味道极好。

  李怀宇喝着汤,听小莫在那边说话。小莫这人的话其实不多,但只要和李怀宇相关的,他总是特别能说。

  比如现在,小莫就在说社科院那边的工作,说已经延长了假期,李怀宇可以多休息一个星期。

  小莫还说,晚上可以煮玉米粥,问李怀宇喜不喜欢,如果不想喝玉米粥,冰箱里还有绿豆。

  小莫又说,社科院的工资已经发过来了,出版社的巨额稿费也到账,钱很多,要找个时间存到银行。

  李怀宇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小莫就已经入侵了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

  小莫甚至比李怀宇还要了解李怀宇。

  这挺有趣的。

  李怀宇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清晰的梦。

  李怀宇吃饱喝足,懒洋洋歪在椅子上,说:“明天我想见两个人,你开车带我去。”

  小莫没犹豫,点头。

  李怀宇歪头,笑道:“你都不问问,我想去见谁?”

  小莫琢磨了下,他一向不会干涉李怀宇的任何决定。想了想,小莫试探地问:“那你要去见谁?”

  李怀宇心情愉悦:“我父母,你陪我去。”

  ———

  次日,小莫开车载李怀宇去隔壁市。

  车上,李怀宇瞧见小莫眼睛底下的乌青,笑道:“晚上没睡好?”

  小莫没吭声。

  他昨晚是真的没睡好。

  本来吧,小莫是打算和李怀宇的父母私下见个面,了解下李怀宇的往事。然后在逐步逐步地试探李怀宇对自己的态度。

  或者像陆左煜建议的那样,去相个亲,看能不能刺激下李怀宇。

  但是,所有的计划没来得及实施。

  李怀宇说,要带小莫去见他父母。

  小莫想吧,大概是自己想多了。或许,李怀宇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司机,和外面的出租车司机没有任何区别。

  两人相处这么多年,小莫了解李怀宇的所有喜好、知道他的所有口味、清楚他所有的生活内容,但终究是看不懂李怀宇的心。

  小莫很怕,如果自己对李怀宇的狼子野心被发觉,这个骄傲自负的男人,会不会转身逃走?

  “前面的餐厅,你在外面等我。”李怀宇笑盈盈地,指挥小莫把车停好。

  他自己下了车,头也不回朝餐厅走去。

  小莫孤零零地坐在车内,嘴角扯了下,果然只是司机...

  他这是想多了。

  还以为...

  ----------------

  高级餐厅,优雅安静。

  清冽的小提琴声缓缓流淌,李怀宇一身暗红色风衣,眉眼如画,贵气十足,十分张扬地走了进来。

  父母在餐厅包间里等他。

  父亲和母亲都老了。

  他们俩穿着时尚,谈吐优雅,在业界赫赫有名。此刻,两人只是一对普通的父母,即将看见许久未见的儿子,夫妻俩心头惴惴不安。

  包厢门打开,李怀宇走了进来。

  母亲连忙让他坐下,想要拉李怀宇的手,李怀宇不着痕迹躲开了,母亲脸上闪过淡淡的失望沮丧。

  “小宇你……你瘦了,我带了特产燕窝,等会你带回家。”母亲开口说,眼眶已经红了。

  李怀宇点头:“好。”

  父亲说:“我...我看了你新出版的书,虽然看不懂,但...但还是很好。”

  父亲其实还想说,我为你感到骄傲。

  无论李怀宇做什么,他永远都要做到极致的好。

  打游戏,当最优秀的人;坐牢,当坐得最舒适的人;当教授,当最优秀的教授。

  李怀宇轻颔首,似乎下定了决心:“我请两位过来,是想说一件事。不必担心我孤独一生,我已经有人了。”

  母亲瞪大眼睛,眼睛里有泪。

  “真、真的?”

  李怀宇微笑:“三十岁,过了个生日,喝了点酒,做了个梦,忽然明白了很多事。”

  三十岁,他擦亮了眼睛,得到了最好的礼物。

  母亲显得局促激动,两只手不安地交叉在一起:“那、那你的那个人,她是哪里人?家里做什么的?我...妈妈不是干涉你,就只想知道她...”

  母亲急切地想知道那女孩的信息。

  但是怕过度的询问,让李怀宇感到不愉快。

  父亲虽然没说话,但眼睛里已经有了急切的好奇情绪。

  李怀宇搅动手里的咖啡,陷入回忆:“我认识他很久了。以前他还很小,像只不听话的狼崽子。”

  “以前我不懂他,现在我懂了。”

  三十岁,热热闹闹的生日会上,他懂了。

  看着山总和沉默互相扶持的背影,李怀宇懂了。

  做了个无尽头的梦,李怀宇懂了。

  “哦,对了。”李怀宇停下搅拌咖啡的动作,看向父母,“他是个男孩子。”

  父母:...

  李怀宇说:“就算你们干涉,也没用的。”

  父母再也无法干涉他的。

  他从小叛逆到现在,一个人闯出了自己的路。

  ——

  餐厅外。

  小莫惴惴不安,心绪不宁。

  他左思右想,李怀宇的父母难道是准备相亲?现在的父母,似乎都挺喜欢给子女相亲的。

  那李怀宇,会同意吗?

  万一同意了,怎么办?

  小莫前所未有的不安,他一直以为,自己像影子似呆在李怀宇身边,久而久之,就算是石头也能都看到一点点他的心意。

  但李怀宇,他何止是石头,他简直就是最硬的金刚石。

  似乎坚不可摧。

  在惴惴不安的等待中,餐厅门终于打开了,李怀宇还是穿着那身张扬的暗红色风衣,手里提着一袋燕窝,身后跟着中年夫妇。

  李怀宇进了车,把燕窝递给小莫:“晚上煲了。”

  小莫压下心里的不安:“好。”

  小莫发现,餐厅门口的那对中年夫妇还在张望。这对夫妇穿着时尚,他们的面孔在时尚杂志随处可见。

  他们的视线是好奇的、迫切的。

  小莫和他们对视了一眼,点头示意,就当问候。

  那中年妇女笑了笑,嘴里念叨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满意、很欣慰。

  小莫摇下车窗,问李怀宇:“是直接回去?还是你想在附近逛逛?”

  李怀宇翻翻手机地图,指了指最近的一个湿地公园:“去这里散散步,空气好,对身体好。”

  小莫没反对,开车,很快抵达绿意森森的公园。

  日近黄昏,公园里随处可见散步的老大爷老大妈。他们很老,精神矍铄,在绿意盎然的公园里显得年轻。

  两人散了会儿步,最后像那些老大爷老大妈一样,在靠近湖边的长椅上坐下。

  黄昏时分的湖水,波光粼粼,两岸的绿树在晚风里摇曳。

  小莫怕李怀宇着凉,从公园买烤串阿姨那里要了一杯热水,转手递给李怀宇,并且建议两人立刻返回车内。

  李怀宇摇摇头,叹口气,把热水杯塞回小莫手里。

  李怀宇说:“你想不想知道,我和他们说了什么?”

  小莫抿嘴,半晌后才点头:“我想知道。”

  他的心是热锅上的蚂蚁,迫切地想知道李怀宇是不是被父母逼去相亲!

  如果真的是,那他...他也没有办法。

  李怀宇忽然又把小莫手里的热水夺回来,咕噜咕噜喝了大半杯,还差点呛到,咳嗽咳得脸都红了。

  小莫连忙给他拍背,有点气恼:“喝慢点,没人跟你抢!”

  都三十岁了,有时候还像个小孩子。

  李怀宇耸耸肩,漂亮的眼睛瞪小莫:“老子很紧张,好不好!”

  小莫蹙眉,不懂。

  李怀宇深呼吸一口气,手指捏紧热水纸杯,湖畔的凉风吹不散他耳边的热意:“其实吧,我这个人单打独斗习惯了。”

  小莫竖起耳朵听。

  李怀宇又说:“可是,哪有人真的喜欢孤独呢?”

  他爱惨了热闹。

  “我这辈子,有两个家。”

  “一个家是WD战队,我的青春都赔在WD里面了。”

  “还有个家,在京都的别墅里。”

  停顿片刻,李怀宇再次深呼吸:“我最近忽然有点懂了,什么是家?租的房子,买的房子,我住在里面,这房子不是我的家。”

  他眯起眼,笑了:“只有房子里住着喜欢的人,那所房子,才是我的家。”

  小莫僵在原地。

  过多的信息扑过来,小莫素来聪明精明的大脑,死机了,迟迟反应不过来。

  李怀宇看看手机时间,面露遗憾:“太晚了,明天再回家吧。今晚咱们找个酒店住下来,要五星级,嗯...一间大床房。”

  说着,李怀宇喝完热水杯里最后一口热水,再慢悠悠站起来伸懒腰,凉丝丝的湖风吹过来,吹散了他耳根的热意。

  公园里大爷大妈还在大声聊天,推着婴儿车的夫妻们言笑晏晏,不远处广场舞的歌声已经响起来,公园里生机勃勃,一片幸福。

  “以后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我。”李怀宇拽起发呆的小莫,认真的说,“我都会告诉你。”

  我的过去,我的现在,我的未来,都可以告诉你。

  小莫僵硬地站起来。

  俊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以及被压住的巨大惊喜。

  李怀宇双手插兜,慢悠悠地朝停车的地点走去,装热水的纸杯被他攥成一小坨,塞在裤子口袋里。

  小莫赶紧追了上去。

  他结结巴巴地问前面的人:“那...那...那你,想和我过一辈子吗?”

  李怀宇停下脚步,转过身,笑了:“你猜。”

  夕阳最后的金色余晖铺洒在公园湖水上,风吹来,金色光芒散去。遥远的东方,弯弯的月亮在天边偷偷冒头,城市入夜了。

  一片繁华。

  【李怀宇篇,结束】

  

一弯月

Emmm   最后一章被蔽了,就发成作品感言吧。   新书【队长撩我千百遍】,红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