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综漫之指尖沙漏

第二十八章 腹黑熊

综漫之指尖沙漏 倚栏醉雪 2014 2018-04-16 19:48:18

  “怎么样?”不二很欣赏越前这样的表情。

  “很好吃。”越前低头,伸出筷子接着吃,这么好吃的烤鱼没有放芥末真是太好了。

  “前辈做饭做得真好。”越前真心实意的夸奖了不二一句,伸手拿起装有味增汤的碗,喝了一口,愣住,开始找水杯。

  居然在味增汤里放芥末!!!果然和不二前辈一起吃饭得随时保持警惕,越前后悔莫及,只觉得嘴里的味道呛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啊,我忘了,”不二无辜的递过来一杯水,“刚刚不小心把我的那份放到你那边了。”

  越前不想说话了,眼底带着点水雾看了看不二,然后接着低头吃烤鱼,不再碰那份味增汤。

  倒是不二,看到刚刚那个眼神,愣了下,随即脸上爬上了红晕,好在越前此时正低着头,不然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

  不二摸了摸发烫的脸,也开始低头吃饭。

  吃饭两个人都是埋头吃饭,一直到快吃完的时候不二才开口。

  “龙马进步的很快呢。”

  “那是前辈教得好。”越前觉得自己只能说这句,别的貌似都不合适,想到此处,越前撇嘴。

  “不,我是指网球,”不二放下筷子,“龙马在每一场比赛中都在成长,很享受比赛呢,上次裕太和我说还想再和你交手呢。”

  越前愣了,随即习惯性的挑衅一笑,“和弟弟交手过了什么时候能和哥哥交手?”

  “你想和我交手?”不二伸出手指了指自己,“我还以为你只会想和手冢那样类型的选手交手呢?”

  一个对网球没有激情,一个充满激情。对于越前这样充满好胜心的人而言,后者明显是最佳选择吧。

  “青学的两个怪物之一,”越前雀雀欲试,“不二前辈,打一场吧。”

  “两个怪物之一?”不二笑了笑,带着点危险的味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呃,”越前词穷,赶紧转移话题,“不二前辈上一场比赛让人印象深刻,没想到前辈也不给部长出战的机会,那么潇洒的结束了比赛。”

  这句话越前还是说得听真心实意的,他可是很少夸奖人的。

  “印象深刻啊?”不二倒是若有所思,在步入国三的时候,他曾经向手冢提议过,如果自己的消极不求胜会拖累了青学最终的胜利,他会把正选的位置让出来。一直以全国为目标,也曾困惑于不二的态度的手冢却毅然的拒绝了。

  “即使如此,你的实力不容否认,你的实力还是会给青学带来胜利,只是你的心还不知道。”

  那样严肃认真的手冢居然会说出这样煽情的话。

  龙崎老师也曾多次为不二的态度感到可惜,但从未批评过他,似乎一直都认为,他,不二周助,理所当然应该成为青学网球部的正选,他站在那,就是一种对后辈的鼓励,会让他们追随,而他的实力,从来都不会给青学抹黑。那么这个时候,他的态度,似乎并不会成为青学胜利的阻碍。

  是这样的吗?不二觉得自己明白了些什么,又有些没明白。

  “你有机会和越前打一场吧,他会告诉你答案的。”手冢曾经这么建议过他。

  打一场,和这个如风少年打一场比赛就能让自己不再困惑,不二此刻是真的疑惑了。

  “不二前辈?”越前奇怪的看着陷入自己思绪的不二,现在是起身也不是,不起身也不是。

  “龙马,我们在一起吧!”被各种人说的话充斥着大脑的不二一时有些糊涂了,张口就来了一句。

  “哈?”越前真想掏掏自己的耳朵,他刚刚,是被人告白了吗?还是个男生?还是第二次被人告白了?

  不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餐厅门口突然响起了另外一道声音。

  “老哥,你……”回家拿东西的不二裕太震惊的站在门口,一只手抖啊抖。

  不二眨了眨眼。

  不二裕太目瞪口呆的站在餐厅门口,耳旁不断的回响他老哥的那句话,‘龙马,我们在一起吧!’

  一定是他开门的方式不对,不二裕太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视线在同样呆住了的越前和貌似还在神游天外的不二身上游移。

  不二也算是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说出了怎样令人误会的话,连忙补救。

  “噗,真好玩的表情,骗你的!”不二作出以往恶作剧得逞后愉悦的表情,看到越前松了口气的表情后心底却是一空,他突然就有些后悔解释这件事了。

  不二裕太也是一脸放松的表情,边往里走边抱怨,“老哥,怎么能…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啊!下了我一跳,越前也被吓到了吧。”目前还是青葱单纯少年的不二裕太也被刚刚的插曲羞红了脸,毕竟这个年龄,对美好的校园恋情是既期待又忐忑不安的。

  “抱歉抱歉,一时兴起就开了个玩笑。”不二摆了摆手。

  越前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不二,心底疑惑,不二前辈这个样子难道就是臭老爸常挂在嘴边的青春期的男孩总是喜欢做着有关恋爱的梦?

  原来不二前辈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啊,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幻想着交个可爱的女朋友,还把自己当成了个女孩子,果然,身高是硬伤。越前自顾自的脑补并且下了结论,完全忽略了不二看似不经意实则紧张的注意他的眼神。

  不二裕太搔了搔头,他是单纯没错,不过怎么感觉现在的氛围变得更加奇怪啊,他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想也没用,不二裕太看对坐在餐桌旁没打算说话的两个人,轻手轻脚的退出了餐厅,反正他也忘了自己要进来拿什么来着。

  不二裕太一走,更显得餐厅的氛围诡异了。

  越前平时是比较懒的,除了打网球,逗卡鲁宾,他人生最爱的是睡觉没有之二。对于无关的人的事情他是既不理会也去思考的,不过这次,他突然就来了兴趣,漫无边际的就不二异常的行为展开了思考,各种脑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