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等卿入瓮

第二十六章

等卿入瓮 雪千辞 1902 2018-04-16 19:46:12

  “你们都希望拜入谁的门下啊。”徐天娇看似不在意地问了问。

  “我都没什么期待,毕竟这届弟子中我不怎么出众,不比你们两个。你们一个凤鸣剑在手,一个又得长老亲自教导。更何况前面还有师兄师姐们。我只求输的不要太惨!”

  “没奢求,像你们一个个手中都有传承,就我没有!”千雪抱着被子,委屈巴巴地说道。

  “哼,你那天那一招红莲花开,就可以秒掉很多人了好不好。”徐天娇突然想起什么,一个转身就把千雪压在身下,恶狠狠地掐着千雪问道:“说是不是炽莲长老偷摸摸教给你的,你是不是已经被炽莲长老内定了。”

  “什么内定啊。你说什么啊。”千雪翻着白眼,她实在不懂身为一个宗门大小姐怎么动不动就喜欢压人呢?

  旁边的唐霜也看傻了眼,这是什么节奏啊,一言不合就干架?而床尾的小玉看到这一场景,在想着怎么合理地完成某人交代的任务。

  “别装糊涂!你上次使的红莲花开,我听阿爹提起过,这是炽莲长老的成名绝技!若不是长老内定了你,怎么会交给你?”

  这下千雪和唐霜都呆了。千雪没想到那本札记上居然会是红莲长老的成名绝技,难不成真的红莲长老内定她了。不对上面还有其他属性的技法,红莲长老是火属性强者,所以那本札记不会是她的,但是上面怎么会有她的技法,不管了一定要瞒住。

  “你瞎说什么啊。只是某日,我看见炽莲长老和桃央长老再切磋,所以我学会了而已!哎呀,你快下去,你这样子成何体统,门还开着呢!”

  徐天娇不情不愿地翻身下来,一脸怀疑地看着千雪。她才不相信,这种鬼话呢,看一遍就能记下来,骗小孩呢。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们吧。”千雪举手投降!

  徐天娇和唐霜立马凑近,感觉一个天大的秘闻就要被揭开面纱!

  “其实,我是炽莲长老失散多年的女儿。”千雪一脸凝重地说道。

  徐天娇和唐霜一脸呆滞,没想到事实居然是这样的!炽莲长老居然有女儿了!角落里的小玉却感觉这天要塌了,这个女人脑子装的是什么!

  “她完全是为了历练我,所以才会把我送到凡界,懂了吗?”

  徐天娇和唐霜点点头。小玉的脸越来越黑。

  “你们可要保密。要不然……”千雪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徐天娇和唐霜的脑袋都要点下来了。这个秘闻好劲爆,有点消化不了啊!

  “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生了个女儿啊。”

  众人转过头去,却看见炽莲长老微笑地站在门口。千雪顿时三魂不见六窍,这回死定了。

  “既然你这么想要认我为母,那我叫好好地关怀你一下,接下来一月,后山所有的水缸你一人挑满。”

  “弟子,可不……”千雪立马就软了,开口求饶。

  “两个月。”

  “弟子明白,弟子这就去浇水。”千雪呲溜的蹿出了门。

  看着千雪远去的背影,炽莲冷哼一声,转身对徐天娇说道:“徐天娇,你随我来。”说完,便走出去了。

  呜呜呜,徐天娇彻底慌了,她啥也没说,她什么都没听见。可不可以放过她!该死的颜千雪,又被拖下水了。在唐霜的同情的目光,迈着沉重的步伐,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徐天娇跟上了炽莲的脚步

  ————

  极北之地,一望无际的冰雪,天寒地冻,除了白再看不到别的颜色。

  摩哥双手插在袖子里,安静的低着头站在冰洞外足足一月有余了。一动也不动,若不是睁着的眼偶尔眨上那么一两下,就像是睡着了或是被冻僵了。终于听见冰洞里有一点声音,他那块被冻僵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圣女,摩哥求见。”

  “进来。”慵懒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如舞女回旋的舞步,一步又一步从摩哥的耳尖跳到了心上,从大脑到胸腔一直嗡嗡的回荡不息。

  摩哥轻吸一口气走了进去,迎面就是一阵曼佗花香铺头盖脸而来,摩哥微微有些发晕,连忙封闭了嗅觉。

  伽罗背对着他躺在莲榻上,右手斜支着头,狐裘披肩斜搭着,香肩外露,衣带和华丽的紫色裙角从高高的榻上一直滑下冰阶拖到地上,漆黑如墨的长发入墨水铺满了整个莲榻,如溪流般也从榻上蜿蜒而下,却一根不乱。

  摩哥微微有些窒息,头抬到只看到她冰榻上她腰上坠下的紫色流苏的高度。尽管外面北风呼啸,却还不及者冰洞内一半寒冷。

  “有什么事么?”

  “有消息了。”摩哥看着眼前陌生而遥远的伽罗,短短千年的时光,她就不再是他过去所熟悉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孩子,性子也变得漠然和乖僻,越来越像世人口中的魔。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曾经无比希望伽罗能够成长,成为一位合格的圣女,可是当她成长了,他却后悔了。是因为这个成长的代价太大了吗?

  “说。”

  “那个女孩叫颜千雪。据说是因为天赋奇绝,所以被浮生收入门下。而且根据汇报,这个女孩除了被疏意罚过一次,其他跟疏意并没有什么直接接触,反倒是炽莲对她的关注有点非比寻常,甚至亲自教导。”

  “就靠炽莲这点,这个女孩就可以引起我们注意了。”伽罗起身,赤着脚走到摩哥面前:“浮生每年收多少天赋奇绝的人,偏偏就对一个丫头格外关注!钉子是时候可以动动了。”说完,伽罗就有躺回了莲榻上,挥了挥手,就闭上了双眼。摩哥看了一眼,以后俯身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