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军长索婚:甜妻太迷人

161、“爱你太沉重。阿暮,我累了。”

军长索婚:甜妻太迷人 周执安 4105 2018-06-14 01:54:16

  保姆车开到市区,房屋建筑渐渐变多。车窗外,人行道上高鼻深目的北欧人不紧不慢地走过。

  手机仍然还在震动。

  南绯有些心虚地抿了抿唇。

  顿了顿,她才慢慢吞吞地划开屏幕接通。

  “喂……”

  电话那头似乎冷哼了一声,“南绯,你怕是忘了我这个班主任?”

  “……”

  “这两天电话都打不通,也没来学校,你上哪去了?你有多久没来上课了,你那脚这么久了难道还没好?欺负我是个学艺术的没有医学常识?”

  “……”

  南绯默默低头不敢说话。

  脚伤好像还是两个星期之前在孟格雅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本来她也想早点回去上课的,但是一时兴起跑去了霖市,去了霖市之后呢,又马不停蹄地被顾靳弦坑来了北欧。

  “老师,我在北欧呢……”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坦白,“可能还要……继续请假?”

  电话那头静了一阵。

  “你不会跟孟格雅一样,也上了那个什么恋爱综艺节目吧?”

  南绯抿住唇。

  “是啊……”

  她想了想,解释道,“我之前去见了顾靳弦,他想让我设计一套具有北欧风格的作品,我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冷色调系列,这次觉得有些困难,就想去北欧采风。本来是想着自己找个时间去北欧转一圈,也没想着要上这个节目,但是最后阴差阳错……就这样了。”

  “哦。”

  南绯,“……”

  这个“哦”好冷漠,真是让她有点心慌慌。

  电话那头似乎轻笑了一声,“心虚了?”

  南绯低眸,“老师,我知道我错了。”

  于情于理,作为学生,还是应该要去上课的。

  电话那边一声轻叹,班主任已值中年,语调沉稳:

  “其实我知道,像你这样聪慧的学生,自学的效率可能比过来上课更高。从上学期开始你虽然翘课,但是期末考试也能取得很好的成绩。你一直都是个很有灵气的姑娘,对自己的发展方向一定有一个清楚的认知。老师尊重你的学习方式。”

  南绯握着手机的手指屈起,有点不好意思。

  “你现在已经算是顾靳弦手下的徒弟,他安排你设计这样一套作品,我觉得也挺好的。”班主任端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喝了口茶,“再者。你上个节目谈个恋爱,丰富一下人生经历,对于艺术创作而言也是好事。”

  他把水杯放桌上,“行。你这次请假我就批了。不过你去北欧一趟,好好采风。要拿出像样的作品出来。”

  这么爽快的吗?南绯稍稍睁大了眼。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沙发上。

  班主任的老婆斜睨了他一眼,“你年纪大了越来越会骗人了啊。批个假说的冠冕堂皇。”

  班主任笑而不语。

  只有他老婆知道,他是《是爱情啊》这档节目的死!忠!粉!

  南绯上这档节目,他其实可开心了呢!!!

  *

  按照白泽宇的安排,傍晚时分,所有人都要到市区的英兰别墅汇合。

  这座别墅一共三层,装修是典型的北欧性冷淡风格,黑白灰为主。节目组在别墅的角落里安装了摄像机,以便记录几组CP的完整互动过程。

  别墅门口的马路边停着一辆保姆车,江铄之站在车门边,拿着行程表,跟南绯和左祈深叮嘱一些注意事项。

  “另外几对应该也没吃晚饭。”江铄之看了看手机微信导演群里的消息,点头,“节目组是想让你们自己动手做个饭,饭后再一起玩个小游戏。”

  “好的。”南绯抬眼朝左祈深眨眨眼睛,“一起做饭呀。”

  江铄之抚额,这对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放狗粮。

  “为了呈现出你们最自然放松的状态,今晚导演组和摄像组的人不会进去,拍摄任务由提前安好的摄像头完成。英兰别墅里只有你们四对情侣。”

  张毅小声补充,“还有我。”

  “哦,对。还加一个张毅。”江铄之补充,“他进去大致看一下情况,以免发生突发状况。你们当他不存在就好。”

  “好的江导。”南绯点头。

  “那我就送到这里。你们自己进去吧。”江铄之朝他们挥了挥手,“明天见。”

  张毅指着别墅门口的方向,“南小姐,左军长,这边请。”

  *

  英兰别墅内,暖气开得很足。

  慕眠换了件明黄色的短袖,扎着丸子头,盘着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

  随着通关等级的升高,游戏进程越来越快,她抿紧了唇,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点动。

  然而坚持了没多久,屏幕里还是出现了“Game Over!”两个硕大的单词。

  慕眠把手机往旁边一扔,还没来得及抬眸,视线框内就出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以及一个白色的马克杯。

  “喝点水吧。”修离冲她温和地笑了笑。

  “哦。”慕眠也不客气,接过杯子。正好她也有点渴了。

  端着杯子,她微微仰头。抬眸的时候看到了旁边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银灰色的毛衣,黑色长裤。偏浅色的瞳仁,鼻梁挺直,唇瓣的颜色有些浅。五官组合起来,俊美矜贵中带着一丝阴郁。

  是程凉暮。

  他正紧盯着她看,似笑非笑的。

  慕眠只是稍微有点意外,继而淡淡地低眸,把杯子里的水喝完,她偏头问修离,“他什么时候下来的?”

  她刚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时候,程凉暮好像还没坐在这边来着。

  修离愣了一下,“谁?”

  除了南绯和左祈深,所有人都已经到了别墅。那边的长沙发上坐着程凉暮,林洁安两个人。慕眠这突然一问,修离还真不知道她在问谁。

  慕眠目光扫过一脸困惑的修离,心里有些不耐,她把马克杯放在桌上,摆摆手,“算了。不管他。”

  “我去冰箱拿杯酸奶。”慕眠从沙发上下来,穿好拖鞋,偏头问修离,“你要不要也喝一杯?”

  今天这一天她跟修离在外面录节目,修离一直都还挺照顾她。

  单从性格上来说,修离谦和温柔,很难让人讨厌。

  修离点头,温柔地笑,“可以的。”

  “嗯。”慕眠踩着拖鞋,往厨房走,明黄色短袖袖口空荡,随着步伐晃动。

  林洁安端坐在沙发上,将靠枕放在腿上,默默地喝茶。

  程凉暮看着慕眠那两条露在外面的小细腿,冷笑一声。喉咙里发出一个“呵”的音节。

  她无视他也无视得够彻底。

  他现在可算是知道了,慕大小姐追男人洒脱,甩男人更洒脱。

  淡淡的薄荷味一闪而过,修离微微一愣,程凉暮已经从他面前走过去,带起一阵风。白到几乎透明的脸,偏紫色的唇透着一股凉意。

  林洁安放下水杯,朝修离笑笑。

  慕眠和程凉暮之间那点事,两个人心里都已经有猜想。

  修离叹了口气,低声,“这节目,不好录啊……”

  厨房。

  慕眠打开冰箱,凉意扑面,里面食材满满。她找了一阵才找出藏在角落的黄桃酸奶。

  拿出两瓶,她关上冰箱转身。

  一股大力捏住了她的手腕,手里的酸奶掉在地上,洒出一大片白色的水渍。几秒后,她整个人被拽到了卫生间。

  门被重重地关上。

  程凉暮俊美的面容压了下来,找她的唇。慕眠想都没想,一巴掌往他脸上砸下去。

  “啪”的一声。

  空气安静。卫生间里的水龙头没有关紧,缓慢地留下一颗颗水珠。滴答声格外清晰。

  白到几乎透明的侧脸上出现几根红印。男人的头低着,呼吸声凌乱,淡色的唇张合。

  “恨我?”程凉暮掀起眼皮,抬眸定定地看着她。

  慕眠皱眉。

  “不至于。”她淡淡地说,“我不是记仇的人。而且你好歹是我看上的第一个男人。”

  “不恨我。但是也不想要我了是么?”男人低低地笑,他轻抚她的脸,眼角飘着愈渐浓重的阴郁,“因为什么?因为一个月前我把南绯送上左祈深的床么?”

  慕眠一巴掌拍开他摸在她脸上的手,眉拧得更紧。

  “要不是他们现在在一起相处的不错。”慕眠一字一顿,眼里有罕见的狠意,“程凉暮,我一定跟你翻脸。”

  天色暗了下来,透过百叶窗照进来的光线越来越少。卫生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沉。

  水龙头依然滴着水。

  程凉暮眼皮落下,又抬起,神色漠漠,唇边牵起凉淡的笑,“算起来,我之前也做过让你难受的事,那时你也没用这种眼神看我。南绯到底跟你玩了十几年,在你心里果然不一样。”

  “你知道就好。”慕眠稍稍不耐烦地抬了抬下巴,“你拽我进来就是为了这事?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程凉暮看着她脸上丝毫不掩饰的不耐烦,一时竟有些恍惚。

  记忆里的慕眠。

  好像还停留在高中时候,她偷偷跑来他班上陪他上课的模样。红格子衬衫式短裙,婴儿肥的脸,披散的长发。

  那时的她,骄纵又任性地撵走程凉暮身边坐着的女生,霸占他身边的位置。

  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她的笔掉在了他的脚下。

  她弯腰去捡,抬头的时候,飞快地亲上他的下巴。

  他懒懒地笑了笑,单手揽住她的肩膀,低头吻住她的唇。另一只手把桌上的书拎起。书本“哗”的张开,分成两瓣,堪堪遮住他们两个人的脸。

  那年,他们在人满为患的教室旁若无人地亲吻。

  而现在,时过境迁,她看着他,满身的淡漠。

  这段感情持续这么长时间,他看着她渐渐累了,腻了,不耐烦了。

  他好像真的要失去她了。

  “慕眠。”程凉暮低低地唤她的名字,第一次主动解释,“那天晚上的催情香分量其实不够让人失去理智。而且左祈深很早就喜欢南绯,他不会碰她。”

  慕眠抬眸看他一眼,似乎有些意外。

  “这样啊。”她又皱眉,抿了抿唇说,“行吧。不管怎么样,他们俩当时没上.床,现在又成了男女朋友。这事我就不计较了。”

  “程锦华生病了。”程凉暮看着她满不在意的脸,低低地道,“慕眠,等他死了,我们就结婚好么?”

  “阿暮。”慕眠叹了口气,“我从高中开始喜欢你。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真的觉得有点累了。”

  “南绯这件事只是个导火索。之前跟你吵架都是打打闹闹,但这次是真的想分手了。”

  “你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但爱你太沉重。”慕眠轻轻地吻上他冰凉的唇角,低声,“阿暮,再见吧。”

  *

  南绯拉开门走进英兰别墅的时候,整个别墅有种诡异的安静。

  客厅里,慕眠抱着平板玩游戏,修离坐在她身边看手机。桌上放着两瓶开了盖的黄桃酸奶,杯口有一圈浅浅的白色汁液。

  室内暖气很足,南绯脱下身上的棉袄,走到慕眠身边,小声说,“怎么这么安静啊。其他人都没到吗?”

  “都到了。”慕眠把平板扔一边,轻描淡写。她扯住南绯的手臂,杏眼里有很明显的依恋情绪,“我饿了,想吃沙拉,你给我做好不好?”

  “好啊。”南绯瞧着她可怜巴巴的眼神,笑了笑。摸摸她的小肉脸,她说,“等我上楼换件衣服。这里面太热了。”

  左祈深目光淡淡地扫过对着他女人可劲撒娇的慕眠,又掠过站在二楼楼梯口阴郁冷漠盯着慕眠看的程凉暮。

  这俩人明显有问题。

  左祈深抬了抬眉骨,不动声色地揽过南绯的肩膀,“先上楼。”

  南绯嗯了声,慢慢地扒开慕眠紧紧拉着她手臂的那只手,慕眠现在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她还真有点不忍心。

  “我陪你一起上去换衣服。”慕眠从沙发上跳起来,拉住南绯的手臂死都不松手,“我要跟你在一起。”

  南绯怔住,总觉得慕眠现在有点奇怪?在耍小孩子脾气?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左祈深已经皱着眉抬手,将慕眠从南绯身上扯下来,丢到一边。

  慕眠重新摔回了沙发上。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左祈深也没跟她说什么,很快地大步拉着南绯上楼。

  被拉走的南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慕眠,稍稍笑了笑,说了句,“我换完衣服就下来。”

  慕眠坐在沙发上,喃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终于轮到我吃狗粮了。”

周执安

凌晨放出的稿子,我猜你们都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