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四章 改戏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125 2019-04-20 19:44:07

  送饮料事件过后,组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大早,酒店走廊里就响起杂乱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俞息宁这边的门被大力敲响了。

  俞息宁马上跳起床,披了件外套,打开了门,门外的统筹还维持着敲门的动作,见俞息宁开了门也不耽搁,告诉她林阮受伤了,她接下来一周的剧本全都要改。

  之前主编就跟她提过,但凡剧组有演员受伤临时换人或者道具服装出事的时候,就要做好改剧本的准备,俞息宁不敢拖延,答应下来,关上门换了件衣服,连头发都没梳好就拿着电脑出门了。

  俞息宁坐了班车紧赶慢赶到了拍摄场地,今天全都是室外戏,一部分人已经跟着林阮去了医院,而剩下的演员都必须将剩下的戏份拍完。

  导演急得焦头烂额,见主编和俞息宁来了就像见到救星,连忙把剧本修改方向大致和他们说了。

  俞息宁听完找了个空教室,打开电脑就开始赶进度,主编也领了任务开始动作。

  正好秦瑞舟今天下午和林阮有一场对手戏。

  林阮是《晴空之下》的女主角,饰演一位成绩优异的三好学生,而秦瑞舟则饰演外表不服管教却心地善良的男二林准。

  林准和林阮饰演的夏青是青梅竹马,可随着年龄增长两人却因各种事越走越远。

  今天这一幕是夏青正走在狭窄的过道里,谁知突然出现高空坠物,林阮躲避不及,被砸伤了手臂,整个剧组都慌了神,七手八脚地把她送去了医院。

  事情发生得突然,秦瑞舟还在化妆间等着自己接下来的戏份,却被告知女主角进了医院,要临时换戏。助理和化妆师有些发怵,经纪人第一时间打了电话过来让他赶紧请假,等剧组安全措施做完之后再去。

  秦瑞舟倒不觉得有什么后怕的,室外的不能拍,拍室内的不就好了?这个时候统筹敲了门,问秦瑞舟有没有什么时间改动,他好联系编剧改剧本。

  助理本想回没有,秦瑞舟连忙制止了他,说他想当面跟编剧谈。统筹为难,不过还是答应了他。

  秦瑞舟唇角一勾,心想,不是不想搭理我吗,这下看你怎么躲。

  这头俞息宁改剧本改得烦躁不已,伸手习惯性地在上衣口袋里翻来找去,这才发现因为着急出门随手穿了件外套,烟放在另外一件衣服的口袋里了。俞息宁只能大力地揉了揉头发,继续闷头改。

  “咳咳,在忙啊?”

  秦瑞舟问了几个人才知道俞编剧窝在这里改剧本,进来一看果然是被临时拎过来的。

  见过两次都顺滑的半长黑发被揉得乱糟糟的,衣服也大落落不合身,脸……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倒是没变。想到这里,秦瑞舟不禁撇了撇嘴。

  俞息宁从杂乱的故事里抬头,看见是秦瑞舟不由愣了愣。

  秦瑞舟不客气,拉过椅子坐在她面前,俞息宁愣怔的表情还没变,秦瑞舟敲了敲桌面,她才摸了摸头发回过神用正常表情看他。

  “你来改戏吗?”俞息宁好奇。

  “对啊,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改戏正常吧。”

  “可是,张导让我听他的改,你的戏我做不了主。”

  “我又不是来为难你的,我就是来看看我的戏改成什么样了,毕竟下午还得接着拍嘛。诶,这是什么?”

  说着秦瑞舟的兴趣转移到俞息宁桌子上写写画画的本子上,夏青、林准、李老师三个名字被圈了好几道,旁边还零零碎碎还写了其他东西,他正想翻页,俞息宁就一把夺了回来。

  秦瑞舟手上一空,茫然地看了俞息宁一眼。

  俞息宁将本子放远,不自在地解释:“这是我记剧情的本子,都是随便写的。”言下之意就是不想别人看。

  秦瑞舟可识趣了,双手立马规矩地放好,目光灼灼地看俞息宁,他看人的时候眼睛特别亮,表情认真,俞息宁被他看得倍感压力。

  “我午饭之前能改好的,会出新的扉页,统筹那边也会安排好时间,不会耽误你行程的。”

  俞息宁话一说完,秦瑞舟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俞息宁开始觉得和秦瑞舟相处起来好累啊,也不说要什么,想法猜也猜不透,还喜欢捉弄自己,还是说大明星都有点奇奇怪怪的爱好,比如刁难编剧?

  “行,等你消息哦,我先走啦。”秦瑞舟温和地笑着和俞息宁道别,虽然他笑起来很耀眼,但俞息宁却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等到中午放饭的时候,俞息宁终于大功告成。她急急地和导演交流了一番,细节上稍作修改之后又和统筹确认了一下,终于能打印成册了。

  俞息宁关上电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她的手都快没有知觉了,转了转手腕放松了一会儿就收拾东西准备回酒店去了。

  走到教室外,她远远看着驾着摇臂的取景地,穿着蓝白两色宽大校服的秦瑞舟正好走了出来,他脸上戏中玩世不恭的笑还没收敛起来,看到俞息宁就开心地遥遥挥了挥手。

  俞息宁没料到他会看到自己,连忙四处看了看,头也没抬地逃走了。

  秦瑞舟招呼打到一半,打招呼的对象就像逃难一样避开了自己。他摊手,难道我长得很可怕吗?

  坐拥百万粉丝的秦大明星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俞息宁到了酒店迫不及待地摸出烟,又躲进公共厕所里,边揉脸边抽了很大一口,烟雾缭绕里她想起秦瑞舟今天的种种表现,在心里默默把他归到神经病的行列。

  秦瑞舟好不容易换下校服,就打了个喷嚏,他捏了捏鼻梁。助理忙不迭递上外套,三四月的天还是有些凉飕飕的。

  到了要正式拍没有女主戏份的场次时,投资方那里又出了问题。

  俞息宁瘫在椅子里,无言地望天,真是好事多磨啊。

  也许是受了万晴的委托,张导有意无意让她多往拍摄场地跑,她每天在酒店百无聊赖,巴不得天天跑过去。

  俞息宁走在路上听他们讨论这次资方公司出现融资危机,尾款迟迟没下来,才拍了不到五集,这样下去剧组很快就揭不开锅了。俞息宁惋惜,当初还是看资方靠谱才答应来的,这次竟然会在这方面栽跟头。

  到了进校门的时候,保安室却被一大群举着花花绿绿牌子的女孩子团团围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