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十一章 杀青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260 2019-04-29 10:23:08

  随着试卷书籍洋洋洒洒飘下教学楼的那一刻,《晴空之下》正式杀青。

  最后一场戏的演员是林阮和秦瑞舟,他们抱着由场务和助理送上的鲜花,导演摄影围成一团,有人还开了香槟庆祝,现场一片热闹。早就准备好提问的记者们终于逮到机会一拥而上,众人被话筒摄像机团团围住。

  俞息宁到现场的时候,正巧看到秦瑞舟和林阮站在一起接受采访,林阮说到高兴处笑着抬头看向秦瑞舟,秦瑞舟也低头看她。

  林阮温柔娴静,秦瑞舟俊朗帅气。果然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俞息宁歪着头想。

  正当她神游天外的时候,秦瑞舟似乎有所察觉越过重重人群看到了角落里若有所思的她,随即快速回答结束了采访环节,连林阮和他说话也没有回应。

  他借口去洗手间,却在跑出包围圈的时候,偷偷拐了一个弯,秦瑞舟跑向了半掩在阴影里的俞息宁,像是跑向遥远星球上玫瑰花的小王子。

  俞息宁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快了,这一幕她写在剧情里过看到别人演过,但亲身经历还是第一次。

  “你来啦。”唔,小王子开口了。

  “嗯,我来拍大合照。”俞息宁尽力自然地回答他。

  得到答案的秦瑞舟没有再说话,他就这么看着俞息宁,眼神难得的让俞息宁觉得晦涩难懂,于是她只看着他笑。

  秦瑞舟终于移开了眼神,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回去之后,我们还可以联系的吧?”

  “嗯。”俞息宁几乎对他有求必应,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呢?

  “那我们微信联系。”秦瑞舟举了举手机。

  俞息宁点头微笑。

  他们结束了对话,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毕竟这是离别的时刻。

  第二天,除了收拾场地的工作人员,热热闹闹的剧组瞬间人去楼空。连凌晨酒店走廊里经常响起的脚步声都没了,俞息宁反而睡得不安稳,几乎是睁着眼到天亮,她没办法,只能认命地坐起来收拾行李。

  四个月零二十五天,这是俞息宁第一次跟组,所幸都是很幸福的体验,晚上万晴也特意打电话来问俞息宁的近况,她逐一回答,万晴不放心她,还叫了出租车去酒店接她。俞息宁受宠若惊,答应回去陪她喝酒解闷,师徒俩也就这点上有共同语言了。

  “滴滴”几声,停在酒店外的出租车按喇叭提醒俞息宁已经到了回家的时候了,俞息宁最后看了一眼这里,连阴沉沉的天都显得格外亲切。

  三个小时的车程一结束,俞息宁就到了租住的小区楼下。以乔三天前和她通了电话,说他出差一个月,嘱咐她千万不能把乱七八糟的人往家里带。俞息宁连连点头,并一本正经地解释她才不是会违约的人,却没成想,这句话马上就成为了一个flag。

  还在享受难得的午觉的俞息宁被几声信息提示音吵醒了,她打开手机一看,是秦瑞舟。

  “俞息宁?救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端端正正双手打字:“怎么了?”

  “我被狗仔追!求收留!”秦瑞舟信息回得很快。

  俞息宁疑惑了,被狗仔追和收留他有什么联系吗?再说自己要怎么帮他?

  “你在哪里?”

  “等会儿给你打电话,先这样。”

  区别于俞息宁能打字绝不发语音,能短信就绝不打电话的性格,秦瑞舟就很喜欢打电话或者面对面交流。

  俞息宁苦恼,她不擅长接电话啊。

  对于不太精通的东西,俞息宁喜欢提前做好准备工作,比如在脑海里预演接电话的台词。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俞息宁的手机响了。一开始她吓了一跳,拿着手机像扔烫手山芋一样,直到稳稳拿住的时候,铃声已经响了第二遍。

  “俞息宁,你怎么这么慢?你在干什么啊?”

  “我没干什么,在等你的电话啊。”

  俞息宁听到对面原本气势汹汹的声音突然小下去,秦瑞舟的语气不太自然。

  “……那你来锐泽旁边的地下车库接我,出来的时候记得看看有没有被人跟踪。”

  “我记住了,那你得等一会儿我。”

  “好。路上小心。”

  挂了电话,俞息宁就带好口罩和帽子,背好包,下楼。

  俞息宁没有车,也没有小电驴,万般无奈下只能扫了小区楼下的公共自行车,跨上去骑到锐泽。

  见到秦瑞舟的时候,他原本挂满笑容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并且直直地盯着俞息宁的自行车。

  “这这这,你怎么骑这个来啊?”

  俞息宁看了看公共自行车,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这车怎么坐两个人啊?你没有别的车吗?”

  俞息宁见秦瑞舟的头发快要炸上天了,连忙安抚他。

  “我没有别的车了,”俞息宁觉得挺抱歉的,“不过没事,你也可以扫一辆啊。”

  你也可以扫一辆,可以扫一辆扫一辆,一辆……

  秦瑞舟深吸一口气,看在她从大老远骑自行车过来还满头大汗的份上还是原谅她好了。

  “……去哪里扫啊?”

  俞息宁愉快地带着大明星体验生活,哼哧哼哧一通操作后,秦瑞舟也有了自己的公共自行车。

  九月的天气还没有彻底变凉,骑了一段路,秦瑞舟的背后就有些出汗了,他本想叫住俞息宁休息一会儿,但看着她傻兮兮地偶尔抬头准备享受凉风的样子就打消了念头。

  俞息宁骑着车仰头,秋风卷着落叶,一个旋儿“啪”地一下将枯黄的树叶扫到俞息宁脸上。俞息宁被打了脸握不住自行车头,歪歪扭扭几下停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俞息宁你是笨蛋吗?哈哈哈哈哈哈!”

  秦瑞舟也在她身后不远处停下,笑得直不起腰。

  俞息宁恨恨地扭过头,亏她在《晴空之下》杀青那会儿觉得秦瑞舟算是个很好的人,没想到还是这么幼稚,她骑上车飞快地踩,不一会儿,秦瑞舟就被她甩在身后大老远。她消了气,停下来准备等等秦瑞舟,看着秦瑞舟从一小点逐渐变清晰,心跳又开始变得不正常。

  俞息宁摸了摸心口想,难道是心律不齐?

  秦瑞舟到了她在的位置,先狠狠地喘了几口气,又开始耍小孩子脾气:“你的心眼怎么这么小?我就笑了两声你就生气了?”

  俞息宁的心率被这两句话气回正常值:“我心眼小?我心眼小就不会来接你了!”

  “我!”秦瑞舟这才回忆起自己的小心思,不再和她顶嘴了。

  “哼!幼稚鬼!”俞息宁难得占了上风,显得十分高兴。

  两人收敛神色,这才好好地一前一后骑车上路。

  秦瑞舟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疯狂地扇自己巴掌,让你口是心非,让你嘴上不饶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