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六章 关系户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253 2019-04-24 19:44:03

  “CUT!”

  随着导演一声令下,灯光摄像及演员都松下一口气,演员助理们却全都如临大敌,拿着毛巾、水瓶冲到自家老大身边,擦汗递手机一气呵成,有时还得夸奖一两句。

  导演拿着剧本和身边的人讲得吐沫横飞,一会儿连连叹气,开始四处环顾,像是在找人。

  而俞息宁正拿着水瓶插了吸管在屋檐下躲太阳,边刷论坛边打字,忙得不亦乐乎。

  “俞编!俞编!”场务大哥的声音平地一声雷,被喊的人却毫无反应。

  等到俞息宁感觉到面前一大片阴影笼罩过来的时候,她才收起手机下意识站起来,活像是上课被老师抓到开小差的学生,规规矩矩地背着手。

  张繁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朝她招招手,俞息宁连忙小跑过去。

  “息宁你看,机场这段,”张繁指着剧本上被标红的那段,“机场那边反映说,这两天接近节假日,人流量太大,只愿意给我们两个小时,我想要不就改改吧?给个画面就行了,台词就不要了。”

  俞息宁一听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场是剧情的转折部分啊,要是把台词砍了就失去味道了。她一边过后面的情节一边想着怎么组织语言和导演说,但张繁拉着统筹像是现在就要她给个说法,定好下一秒就要出通告单。

  “……好,我改改?”

  张繁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又坐到显示器后面,翻着本子做下一场戏的准备。

  俞息宁举着水瓶,灵魂出走,脚步虚浮地拿起一边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出去找个地方改本子。

  “不好意思,让一让,让一让,对不起啊……”

  从门外进来两三个人,横冲直撞地,俞息宁的肩膀被重重撞了一下,手里的水被碰撒了大半瓶,她连忙闪到一边,一把举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见电脑没事,她才放下心来,把电脑包背在背上,拿出纸巾开始擦身上的水。

  距离片场不远,她大概能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

  刚刚跑过去的应该是下一场戏的演员,俞息宁想了想,上一场是自习,下一场应该是转学生。

  转学生?俞息宁脑海里闪过统筹手机里的那张照片,她皱着眉头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回过头想看看自己塑造出来的第一个人物的饰演者到底长什么样。由于周围人实在太多,她踮起脚尖伸长脖子也没看出个究竟,只能整理好衣服,出了教室。

  还是之前改戏的教室,还是原来那个位置,俞息宁是个“念旧”的人,她觉得这些地方很有安全感,就像吃外卖都要固定吃某一家的某一道菜。

  打开笔记本的翻盖,俞息宁长呼一口气,一场戏的改动是不大,但却因为戏的内容影响比较大,必须要改动后面的剧情来呼应,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忽然想起之前还不理解万晴每天抚摸着自己的头发,抹些奇怪的瓶瓶罐罐,吃些生发护发的膳食料理,甚至想去植发,现在她可是彻底地体会了头发快被揪光的感受了。

  到了傍晚,俞息宁交了工,得到张导的肯定,她才伸了个懒腰,动了动肩膀才觉得被撞了的地方酸疼得很,她只能寄希望于回酒店洗个热水澡能好一些。

  天色昏暗,学校里的路灯陆续亮了起来,俞息宁走在路上不免回忆起自己的校园生活,想着想着她突然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一样,搓了搓手臂。

  “编剧老师,编剧老师!”

  俞息宁开始渐渐习惯这个称呼了,她刚回过头想问有什么事,一看这人有些眼熟。

  眼前留着偏分的中年男子满脸堆笑,手上还提着一个塑料袋,从外观来看应该是盒饭之类的。俞息宁开始回忆,剧组里有没有这样长相的场务。

  正想着,“场务”说话了:“编剧老师,你好啊,我是程远的经纪人,我姓陈。”

  哦,原来不是场务,是经纪人。

  俞息宁向他鞠躬示意,他举起空着的那只手摇了摇。

  “别客气,我是来向您道歉的,下午时间匆忙没来得及,这些饮料就当给您赔不是了。”陈姓经纪人把手里的塑料袋提上来准备递给俞息宁。

  俞息宁下意识拒绝,她一边想下午被撞的肩膀,一边编理由。

  “别别别,我没事,我……不太能喝冷的。”

  陈姓经纪人一愣,忙赔笑到:“是我疏忽了,那这样,您留个联系方式,我们之后再说赔偿的事。”

  俞息宁更不愿意了:“我真的没什么事,不用赔偿的。”

  这下经纪人倒是没什么话说了,不过一会儿他又想起了一个办法,说明天收工之后请包括俞息宁的工作人员吃宵夜,俞息宁刚想说什么就被堵了回去,只好点头同意。

  经纪人礼数周全,和俞息宁道了别就回了片场,想必接下来还有戏要拍吧。

  俞息宁边走边想,原来还以为投资方塞进来的人会嚣张跋扈,没想到连经纪人都这么有礼貌,看来这件事也是有隐情的吧,她转念又一想,不过临时加人加戏真的很没有职业道德了,这点是不能原谅的。

  回了酒店,导演助理还没有回来,俞息宁先去洗了澡,她看了看肩膀的伤处,确确实实青紫了,不过还好是左边肩膀,看来回去以后要找个按摩师傅好好按按了。

  俞息宁洗完出来擦了擦头发,放在床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瞬,她以为是导演,忙扑过去解锁读消息,一看居然是上次顺手同意的那个工作人员。

  ZZZ:hi~听说你受伤了,没事吧?

  ZZZ:去医院了吗?

  ZZZ:不会伤得连信息也回不了吧?这么严重???

  俞息宁被这个人满屏幕的问号搞得头晕眼花,她虽然觉得对方问话的语气太过熟稔,但还是礼貌地回了句“没事”。

  回复过去对方才停下满屏的问号攻击,简单问了问俞息宁的伤势便消失了。

  俞息宁被晾在一边,有些无语,不过还是受好奇心驱使问了对方的名字,而对面的人似乎十分惊讶于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就随便同意交换联系方式的作风。

  ZZZ:你不知道我是谁还同意好友申请?你不怕我是坏人吗?

  俞息宁回:因为看到来源是张导推的名片,所以以为是同组工作人员。

  ZZZ:嗯,这还差不多,到底是做编剧的。

  俞息宁满头冷汗:你还是没告诉我你是谁啊?看起来对我倒像很了解的样子。

  ZZZ:……我!我没告诉你吗?

  俞息宁网上翻了翻聊天记录,甚至还去看了申请记录,表示并没有。

  ZZZ:你看我的名字,ZZZ,舟舟舟,秦瑞舟啊。

  俞息宁看到这个名字一口水差点呛到鼻腔里,她捂着口鼻,强忍冲到头脑的酸胀感觉,这什么世道,遇到他总没好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