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八章 英雄救美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3097 2019-04-27 22:58:44

  《晴空之下》的拍摄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俞息宁归家心切,总是盼望着能尽快结束,索性日子过得充实,不知不觉也过去了两个多月。

  “小俞!小俞!可以过来一下吗?”

  俞息宁出神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她看过去原来是制片人。

  《晴空之下》的总制片是楷德的人,通常不出现在剧组,在现场的是姓杨的执行制片。他是俞息宁父亲的年纪,经常笑眯眯的,拜托人办事也是和和气气,虽然提的都是些为难人的要求,但碍于态度好,俞息宁对他的印象也不错。

  “怎么了?是剧本有哪里不对吗?”

  “啊,你看一下,林准这里的戏份啊,”制片人手指在嘴里沾了点唾液,翻了几页剧本,“他的性格不是阴沉又寡言少语的吗?怎么在这里还贴心地给同学解围,还在天台上跟她谈人生理想,这不符合逻辑的嘛。”

  俞息宁一愣,林准这个角色是之前的编剧老师写的,她并没有做涉及到更改角色性格或者行为的工作。

  她想开口解释:“那个,制片老师,是这样的,林准这个角色……”

  杨制片推了推金边眼镜:“这个样子,小俞啊,你先帮忙修改一下可以吧,不然这个样子拍下来会被观众说的,我跟张导也沟通过了。”

  小俞只能扯扯嘴角,礼貌微笑:“当然可以的,老师。我这就去改。”

  没有人会记得剧本原来是谁写的,只要通过讨论或者灵机一动觉得剧情不对就让跟组编剧来修改。

  一般来说,做跟组编剧的都是新人,不会拒绝人也没有立场拒绝人,多是一句“我马上改”就接下了工作。

  俞息宁本身也是一个不太会对别人说“不”的人,她想着既然自己能做好,就不用去麻烦别人了。以乔之前老是对着她叹气,说“你也要学会说‘不’啊”。

  以乔是典型的性格强势的人,他经常带着俞息宁逛街,从学习砍价开始。久而久之俞息宁就练就了一身以套近乎为由的砍价本领,为此以乔感到极其自豪。

  其实俞息宁这样的性格对于做编剧来说也十分吃亏,但她却似乎对自己的作品表现得很强势,说一不二,对此,万晴也感到惊讶,便让她先出师来《晴空之下》。

  过了一会儿,林准的戏份改完了,俞息宁在林准替夏青解围之前安排了一场群架,变为夏青替林准解围,最后接上天台谈心的戏,使林准的行为更符合逻辑。

  张导和制片看完以后勉强同意了,毕竟俞息宁还年轻,对于剧情节奏和人物塑造方面的掌握还不算太熟练。

  随着一声“action”,这场戏开拍了。

  这还是俞息宁第一次见到以演员身份出现在面前的秦瑞舟。之前偶然见过他林准的造型,现在看到却是不一样的感受。

  不得不说秦瑞舟演戏的时候爆发力惊人,要是认为他是那种只会在舞台上唱唱跳跳摆pose的那种人就大错特错了,他好像做什么都有一种天赋,俞息宁想。

  好羡慕啊,俞息宁站在导演身后,看着显示屏上的画面感叹到。

  她从小就不是聪明的人,成绩平庸,表现平庸。40个人的班级,她每次的分数总能卡在20名,不上不下,进了社会工作也是平平无奇,就算在万晴所教的班级里,她也不能算是有天赋的,只是机遇好加上万晴的帮助,才能在出师的时候有一部署上自己名字的作品。要是读书的时候努力一点就好了……

  “小心!”

  “小俞,快让开!”

  “啊!灯灯灯!”

  恍惚间俞息宁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茫然地环顾四周,却只看到大家惊恐的表情。她慢一拍地抬头,却猛地被外来的强力推到一旁,她肩背着地,原来受伤的地方又被重重撞击了一下,不过后脑却被好好地护住了。

  “好疼……”俞息宁动了动身体,但好像被一股力量压制住了。她睁开眼只看到秦瑞舟皱着眉的脸。

  马上有人过来把倒下的灯光摄影设备撤走了,不过秦瑞舟还是那副痛苦的表情。

  “我动不了了,帮帮我……”秦瑞舟用手撑了撑身体,低声对俞息宁说话。

  俞息宁马上反应过来,小心地爬出来,扶住他的手臂,一摸才发觉是脱臼了,她还想继续扶他起来的时候,马上就有人从她手里接过他架走,一时间现场乱作一团。

  俞息宁头发凌乱,整个人还没从刚才的事故中反应过来。

  住在一间房的导演助理连忙过来查看她的伤势,俞息宁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背上的旧伤在隐隐作痛。

  “我看到设备倒下去的时候都快吓死了,”短发的女孩子拍拍俞息宁身上的灰尘,帮她整理好衣服头发,“要不是秦瑞舟反应快,你说不定现在……唉,不说这些,你没事就好。”

  俞息宁感激地朝她道谢,心里却在担心着秦瑞舟的状况,手臂脱臼不算大事,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了。

  “丁米,我出去一会儿,要是导演找我记得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回来!”俞息宁抓起桌上的手机就跑了出去。

  她着急忙慌地跑到了学校外的的大马路上,准备拦一辆车,这个时候场务大哥却突然出现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塞进面包车。

  “息宁啊,导演让我带你去医院,以防有什么问题。”场务见她挣扎尝试安抚她。

  俞息宁这才放下心来,她打开手机,不停搜索有没有什么新闻确定秦瑞舟没事。

  很快就到了附近的医院,俞息宁向场务道过谢才直奔医院前台。目前还没有新闻出来,所以秦瑞舟的状况还未可知,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她强行按捺心情,口齿清晰地向值班护士表达了来意,可惜护士小姐一脸疑惑,她并没有听过有什么明星来住院。

  俞息宁不敢相信,难道她也不看娱乐新闻吗?她还想继续问的时候,电话铃声接着信息提示音响起。

  她记着走之前嘱咐过丁米,忙解锁手机,一看却是以乔的电话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喂喂喂,俞,我看新闻了,你没事吧?在哪里?有没有哪里伤到了?去医院了吗?”关键时刻,以乔还是很靠谱的。

  “我没事啦,现在在医院。”

  “你在医院?那还说自己没事?!”

  “我是来看……”俞息宁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我看新闻说秦瑞舟深度昏迷,你们剧组的安全问题很严重啊,之前是林阮,现在是秦瑞舟和你,要是哪一天搞个爆炸,好了。一剧组人都不要活了……”

  “什么什么?秦瑞舟昏迷了?”俞息宁捕捉到他话里的关键词。

  以乔说话的声音一顿:“你不知道吗?是他救你的吧?”

  “是……不过他被送去医院的时候是清醒的。”

  以乔听出她的声音很焦急,这才停下来安慰她:“你别心理负担太大,他救你是因为人道主义,你不要内疚,他会没事的。”

  俞息宁听到这些更放心不下了,无法亲自确认他的状况着实让她很心急。

  “你既然在医院也去看看有没有哪里有伤啊,我记得你不是上次肩膀也受伤了啊,放心,秦瑞舟那边有专人医治,好了会开新闻发布会的。”

  俞息宁一想,对啊,他那边应该会有好的医生来治疗的,自己确实在做无用功,她这才稍稍放下心,答应了以乔。

  挂了电话,俞息宁去外科,骨科都看了一下,除了旧伤部位有劳损,其他倒是没问题。医生给她开了些药,还有筋骨贴,俞息宁默默听着医嘱,向医生道了谢,出来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思考人生。

  这时信息铃声又响了,俞息宁才想起之前剧组群的消息也没看。

  一打开才发现是一条新闻,说是秦瑞舟舍身救剧组工作人员,至今昏迷未醒。新闻只有一张医院门前的图,似乎没有拍到俞息宁。后面一条是秦瑞舟的经纪人发的“无事”,经纪人说没事,那状况应该还好。

  剧组群的消息看完了,下面一条竟然是秦瑞舟发来的,俞息宁咽了口口水才敢打开。

  秦瑞舟:我没事,别看新闻。

  时间是五分钟前,这么说,秦瑞舟没有昏迷吗?还是别人用他的手机给自己发的?

  俞息宁不敢细想,连问了他的病情。

  过了一会儿,他回过来,说经纪人不允许他看手机,他只是手臂脱臼、小腿骨折,却被写成了昏迷,还控诉了无良媒体,说是病房外现在还有媒体等他“醒过来”做独家专访呢。

  俞息宁见他没事还能开玩笑,就不再瞎担心,看着秦瑞舟的名字变成“对方正在输入”只觉心安。

  秦瑞舟:你是在担心我吗?

  俞息宁笑了,当然了,他救了自己啊。

  秦瑞舟连发几个得意的表情包,俞息宁不小心笑出声,又想到在医院,便及时捂住了嘴。

  俞息宁回他,回头请他吃饭。等了一会儿,秦瑞舟没有再回,看来是休息了吧,那就让他好好休息吧,折腾了大半天。

  俞息宁拎着药出来,场务大哥已经不在了,他走之前还说看完了可以打他电话让他过来,但俞息宁不想再麻烦他就打了车回去剧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