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九章 危机解除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019 2019-04-28 20:16:05

  这两天网上铺天盖地全是秦瑞舟昏迷的新闻,俞息宁在这之后学会了每天看娱乐新闻,关注舆论动向。

  这两天剧组由于设备安全问题没有再开拍,张繁愁得每天整包整包地抽烟,据说监管部门一茬接着一茬来检查,弄得人心惶惶,《晴空之下》一度面临解散。

  过了几天秦瑞舟出院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他休息了一周不到就出院了。

  他出院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几次三番地强调自己根本没有昏迷,而且拍戏过程中有受伤的情况是在所难免的。他十分赞同之前的演员前辈说过的话,我们是做演员这行的,工作职责就是将剧里的人物更好的呈现在观众面前,而不是受了一点小伤就大肆宣扬自己敬业的精神。

  俞息宁腹诽:这好夸张。不过秦瑞舟似乎一点也没提救自己和剧组安全的问题,这让记者们的问题方向都朝着演员敬业这方面去了,张导为此也长吁一口气。

  在安全检查五次之后,剧组终于开工了,这下子,剧组人人居安思危,没人敢有半点松懈。

  一段时间过后,秦瑞舟也顺利归组。为了拍摄进度和大型设备使用的控制,俞息宁从主编那里领了任务又一头栽进剧本的修改中。

  一周七天,俞息宁的睡眠时间不到二十个小时。同住的丁米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和烟灰缸里的烟头,不禁按着她的肩膀强迫她睡觉。

  “我的天,我的天,息宁,你在这么下去就不是秃头了,会猝死的!”

  “成熟的编剧是不需要睡眠的。”

  俞息宁头昏脑涨地在键盘上打字,剧里的情节来来回回地在脑海里演绎,估计这些演员都没有她台词记得熟练。

  张繁听说这件事也十分内疚,他念在之前俞息宁受到惊吓,不好意思再让她和主编赶工,俞息宁得到了半天的假期。

  俞息宁被迫休息,她躺在床上跟丁米聊天。

  “你说我下部戏会是什么题材?”

  “嗯,那你之前最喜欢写什么题材呢?”

  俞息宁沉默了,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最喜欢的,大家喜欢什么她就写什么。这也是万晴当时很不满意俞息宁的态度问题,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丁米接了个电话出门了,俞息宁只好结束了话题,闭了闭眼睛准备睡一会儿。

  睡梦中,她感觉枕头边的手机在震,俞息宁闭着眼摸索,按着习惯将屏幕亮度调至最低才慢慢睁开眼。

  是秦瑞舟的消息,这是自从俞息宁说要请他吃饭后他发来的第一条消息。

  秦瑞舟:想好请我吃什么了吗?

  这下倒是问倒了俞息宁,她是个典型的“宅女”,除了哪家的外卖好吃其余一概不知。不过她还有以乔啊,只需要问问他就可以知道一切想知道的事情了。

  俞息宁回:到时候就知道了。

  秦瑞舟似乎觉得很意外,毕竟救了俞息宁一回,说话也变得客气起来,真不适应。

  俞息宁大为光火,就他的新闻发布会调侃他的人设。

  秦瑞舟表示,他哪有什么人设,都是他高尚人品的展现。

  俞息宁不再理他,休息了一会儿可以继续写本子了。

  她休息了一个上午,在房间里改剧本直到晚上,丁米回来之后以为她没睡还批评了她,得知她是下午起来的才放下心。

  “对了,息宁,你看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是秦瑞舟的新闻发布会吗?

  “其实也不是新闻,就是新闻下面的评论,”丁米把手里拎着的粥递给俞息宁,“我在评论里看到秦瑞舟救你时候的照片了,可是一刷新就不见了,好奇怪啊。”

  俞息宁的心里其实有些在意,秦瑞舟是偶像是演员,他的粉丝不少,尤其是女性粉丝。她之前一直与秦瑞舟保持距离也是害怕被有心人揣测误会,这下因为秦瑞舟救了自己而上了新闻实属无奈,她知道媒体舆论的厉害,同时也怕秦瑞舟以后的路走窄。

  不过就秦瑞舟和俞息宁的信息交流来看倒是没什么异样,这次撤照片估计也是公关出面了。

  “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就是想看看大明星英雄救美的时候是样子,谁知道还没看清就没了。”丁米喝了口水和俞息宁聊天。

  虽然说俞息宁那个时候头脑一片空白,但是被保护的感觉还是历历在目。她现在回想起秦瑞舟在耳边说话的声音,脸就倏地一红。

  丁米见她神游天外又脸红红的样子就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用手肘悄悄捅了捅俞息宁,问道:“诶,别光想,告诉我他是不是香香的?”

  “香?”俞息宁被问住了。

  “我在论坛上看到有人说他身上有一股香香的味道,至于是什么味道众说纷纭,还有人想get同款香水呢。”

  俞息宁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又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她直言:不记得了。

  丁米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哀嚎一声进了浴室洗澡。

  夏天的夜晚蝉声阵阵,林阮被吵得睡不着觉,她把小助理喊起来帮她出去买烧烤。

  不一会儿小助理烧烤买回来了,林阮却不想吃了。

  “好烦啊!”

  小助理忙替林阮解忧:“怎么了阮姐?是不是照片被撤了的原因啊?”

  林阮搓了搓手臂觉得凉,小助理眼尖,拿了件外套替她披上。

  林阮睨了她一眼:“你要是脑袋也像手这么机灵就好了。”

  小助理委屈,她又被老大变相说傻了。

  “我早就看出来秦瑞舟对那个小编剧不一样了,哼,男人。”

  “啊?原来秦瑞舟他他他他……”

  林阮白眼翻到头痛:“他他他他什么,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吗?那你以为我让你平白无故送什么饮料啊?智商!”

  小助理对手指:“我以为您就是看不爽她嘛……”

  林阮怒:“我是这种小心眼的人吗?”

  小助理敢怒不敢言,连忙摇头。

  林阮这才平静下来,双手抱臂,在房间里四处走:“总有一天,我会让秦瑞舟后悔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