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十三章 室友还是男朋友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242 2019-04-30 08:50:37

  “所以说,本来绯闻的男主角是程远,但林阮却推到了你身上?”

  秦瑞舟别别扭扭地站在一边回答俞息宁的问题。

  “那还真是不走运啊,”俞息宁终于在柜子里找到了一套上下装的黑色睡衣,“确实有点小啊……”

  秦瑞舟看着她拿着衣服对着自己上下比划,他脑袋嗡嗡作响,只机械性地低头,看到衣服上明显的折痕,一哂:“这套你没穿过?”

  “嗯,去剧组之前买的,但是我好好洗过了!”

  “噢……”

  俞息宁听出他语气里的失望,关切地问:“怎么了?颜色不喜欢吗?”

  秦瑞舟拿过睡衣,摇了摇头,他还以为是……

  “对了,我没有你能穿的内衣啊,怎么办?”俞息宁右手锤了下左手的掌心。

  秦瑞舟不以为然:“我刚看到楼下有便利店,去买一套不就好了?”

  “你忘了你现在是什么处境吗?要是被店员拍到传上网怎么办?”

  “哦,那你想办法吧,”秦瑞舟突然想到俞息宁的室友,“你那个室友……”

  俞息宁直摇头:“他不会让别人穿他衣服的,更何况还是贴身衣物。”

  “你很了解他啊?”

  “还算了解吧,他人很好的,我来这里没地方住的时候,他还特意退了原来租的房子,和我一起合租呢。”

  “这样啊……”秦瑞舟默默心疼了一下自己。

  “嗯嗯,我们还是高中同学呢。”俞息宁讲到以乔就刹不住车,她本想把他俩认识的始末告诉秦瑞舟,但看他并不那么感兴趣的样子,也就停住了话头。

  “他很喜欢你?”

  “喜欢?他不天天揍我就万事大吉了。”

  “他还有暴力倾向?”秦瑞舟坐不住了。

  “不是不是,这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俞息宁看了眼手机,“哎呀,时间不早了,你先洗澡吧。”

  秦瑞舟一肚子的话没问出来,着实堵得慌。

  在秦瑞舟郁闷的时候,俞息宁去解决他贴身衣物的问题了。

  “乔,有事问你。”

  “放!”

  “你有没穿过的内衣裤吗?”

  “???你带男人回来了?”

  “不是……其实也是,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怎么有点不信呢?”

  “等你回来细说,先解决我的问题。”

  “好啦,放你一马。你去我房间衣柜右下第二个抽屉,有几条没开封的。”

  “谢啦!”

  呼,终于解决了。俞息宁挂掉电话,打开以乔的房间拿走她想要的东西,敲了敲浴室门,浴室里水声顿时小了下来。

  “东西我放门口的架子上了,你记得拿,我去煮点东西,你洗完过来一起吃吧。”

  秦瑞舟应了声,俞息宁走去厨房,烧水煮了两碗清汤挂面。

  等俞息宁的面煮好,秦瑞舟也洗好出来了。

  “噗——”

  睡衣上衣和裤子是分开的,秦瑞舟上身因为肩宽袖长把长袖睡衣穿成了紧身中袖,扣子也没扣上,而裤子因为腿长短了一节,整体看起来十分滑稽。

  “太紧了,这衣服……”秦瑞舟感觉衣服紧巴巴的,伸手就把上衣脱掉了。

  “哎!”

  俞息宁还没来得及阻止,一大片肉色就映入眼帘,她没好意思正视,拿手挡了挡眼睛。这人怎么这么豪放,她可还是个女孩子啊。

  “你快把衣服穿上!”俞息宁窘迫。

  “我穿不上啊,太紧了。”

  “那,那也不能这么露着啊!”

  “那你找件大点的给我啊。”

  秦瑞舟本来只是逗逗她,没想到她真的冲进房间拿了件大号的T恤来了。

  “穿上!”

  秦瑞舟从善如流地穿上,唔,这下差不多了。

  俞息宁脸颊飞红,秦瑞舟看着新奇。

  “怎么样?我身材不错吧?”

  “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看了吗?”

  “我没有!”

  俞息宁不理他,拿起筷子吃面,吃得呼啦呼啦响,秦瑞舟也饿了一个下午,不再逗她,也吃起面来。

  吃饱喝足,俞息宁收了碗筷,厨房昏黄的灯光平添几分温馨的感觉。秦瑞舟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单薄背影,突然有种家的感觉,他摸了摸肚子,一股奇异的感觉从他摸的地方陡然而生。

  他摸到这件棉质T恤起球了,这就说明这件衣服俞息宁穿过,还穿了不止一次。想到这里秦瑞舟鼻腔一热,赶忙捂住鼻子。

  俞息宁洗好碗出来,见他捂着半张脸,摸着肚子,以为他是吃坏肚子,凑近想看看情况。

  “你怎么了?”

  俞息宁靠得近,低头还想摸他肚子,秦瑞舟怕她觉得自己居心不良,就昂着头后仰,俞息宁紧紧跟着,非要看,她动作幅度大,秦瑞舟眼神一扫,透过她宽松的领口就能看向内里,秦瑞舟这一整个晚上简直快要昏死过去。

  俞息宁洗完澡出来发现秦瑞舟生无可恋地瘫在客厅的沙发上,以为他要展现绅士风度让她去睡床。

  “秦瑞舟?”

  “什么事啊?”

  “我房间刚才开窗通风了,你去睡吧。”

  “好……”

  俞息宁见他没精打采,就没再打扰他,安静地在一边拿干毛巾擦头发。

  秦瑞舟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还一直闻到俞息宁身上洗发水夹杂沐浴露的味道,心神不宁的。

  “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秦瑞舟听到这话才有了点精神,“哦,我忘了,你不看的。”

  俞息宁摸了摸头发的湿度,问他:“什么新闻啊?”

  “都是那个林……你没看就算了。”

  俞息宁无语:“你这人怎么喜欢说话说一半啊。”

  “我!”秦瑞舟激动,随后又瘫回去,“好吧,就是林阮那个新闻。”

  俞息宁深表同情:“哦对了,我竟然忘了你成了别人绯闻的男主角,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大概是林阮不想把程远牵扯进来吧,总之我是清白的,杂志上那张照片也不是我!”

  俞息宁大概能理解他的心情,安慰道:“我明白,那你们公司那边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吗?你的经纪人呢?”

  “他们从来都不管我,跟他们说也没用。”

  俞息宁看着他像看一个离家出走的小朋友:“那你不是还要工作吗?”

  “刚拍完一部戏,放假呢。”

  俞息宁点头,心想在以乔回来之前还能收留他一段时间,只要他安安分分不闯祸就行。

  “我室友大概一个月后回来,不过我只能让你住半个月,因为之后我还要去上课。”

  秦瑞舟听到俞息宁谈起她的室友,好奇心起来了,他一下子坐起来:“你室友……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哈?当然不是!我们是朋友。”

  “真的吗?”

  “他其实不喜欢……算了,等他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

  俞息宁的表情十分正常,看来真的是朋友了。秦瑞舟摸了摸下巴,在心底下了定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