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二十九章 算命小先生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201 2019-05-08 22:20:31

  虽说俞息宁面对未知的面试会感到紧张,但吃喝玩乐却没有丢下,她去街道旁的打印店将简历和作品打印出来,就去奶茶店买了杯奶茶,边喝边逛。

  逛着逛着她七拐八拐,拐进一个窄小的巷子里,这里不像外面那样全是玻璃面的敞亮店面,道路两边的小摊很多,有擦鞋的、找工作的、算命的等等。

  说到算命的摊位,俞息宁见得不多,但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穿着休闲还戴着墨镜的小先生,混在几个皂袍鹤发的老先生里着实打眼。

  俞息宁看着看着便走到他的摊位前,觉着十分有趣,除了样貌年轻他的摊位也像旁边几位老先生一样立着一块牌子,上书:

  逢凶化吉算命测字

  择日评课八字测评

  俞息宁好奇他戴着黑色小圆墨镜到底看不看得见,刚想问,手上的拿着的奶茶杯盖倾斜下来,几滴茶水滴落在他的桌子上。小先生始料未及,惊得墨镜一下就掉了下来,他眉眼清秀,倒像是个大学生。

  俞息宁一下子愣住了,长成这样的怎么还会出来算命啊?

  这时候小先生故作镇静地清了清嗓子,看了眼她,低声询问:“要算什么?”

  俞息宁本想拒绝,但她禁不住想测试一下小先生的能力,正好过两天要去佳娱面试,不如就测测事业吧。

  “事业吗,”小先生拿出纸笔,摆在俞息宁面前,“写两个字吧,我帮你看看。”

  俞息宁觉得他还挺专业,转而仔细一想,写了“日月”二字,取自“日月照耀金银台”。

  小先生拿了字,默默想了许久,随即拿出笔写写画画,没有像俞息宁见过的算命先生一样搬手指,而是指着字冷静地对俞息宁解说:“‘日出东海露晨曦’,日又指阳,通祥,是吉祥之兆。太阳在海上升起,晨光初现,人生亦要在此时提早做好规划。月有盈缺,分阴晴,人生就如同赛场一样常有输赢,要想赢下这盘棋就不要错过这次良机。你所测二字,目下互约,表财气相通,事业顺利。”

  俞息宁是无神论者,听他一席话听得迷迷糊糊,要问的时候,小先生又说:“你最近是不是有一场面试?”

  俞息宁称是,小先生点了点头,用笔指了指纸上的两个字:“此二字就是告诉你,千万不要错过这次机会,这对你来说十分重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俞息宁懵懂地点了点头,小先生又用笔点了点自己面前放着硬币的小碗,意思是要她付钱。俞息宁不知道市价,又觉得问价钱的话有点泄露天机的意思,就随手掏了一张五十块钱放进碗里。

  小先生似是被她一系列动作吓到了,他拨了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轻咳两声,俞息宁不懂他的意思,旁边的老先生出声说了一句:“莫吝金钱。”

  俞息宁又掏了张二十,这下她的现金都没有了:“真没了。”

  小先生这才点了点头,挥挥手,让她离开了。

  俞息宁点头致谢,往回走的时候还边走边嘀咕,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受益,只是听着感觉心理有一点安慰,还是说算命的行情就是这样吗?

  等俞息宁回到家想和以乔吐槽的时候,以乔却接着电话给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俞息宁突然明白,有可能是那个For One Night的对象,可能现在的关系已经上升了吧。

  啊,自己又要变回一个人了,以乔以后就不是一个人了,虽然很遗憾,但是也为他开心。俞息宁心想,自己还是去准备准备面试吧。

  俞息宁背着自我介绍,以乔的电话打完了又来找她。

  “息宁,你现在有空吗?”

  “算有吧。怎么了?”

  “陪我去吃个饭。”以乔对着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

  俞息宁有种不祥的预感,不是让她去当电灯泡吧?她连忙摇头拒绝,并开始继续背自我介绍。

  “还是不是姐妹了?”

  “不行不行,你自己去吧,我还有面试要准备。”俞息宁捂住耳朵。

  以乔没办法,只好自己去了,俞息宁听到他带上门的声音,瞬间松了一口气。

  现在要做点什么呢?俞息宁离开书桌,仰面躺倒在床上,从床头滚到床尾再滚到床头,手一伸,竟打到一个硬硬的物体上。

  她扒拉开被子枕头,才在床垫和床板的交界处摸到了一块手表,表盘是深蓝色,看起来是块男士表。

  自己不戴手表,以乔的手表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那会是……俞息宁灵光一闪,难道是秦瑞舟的?可是他的表消失这么久也不会到现在也没找自己要回去吧?

  俞息宁拿出手机,又一次打开和秦瑞舟的聊天框。他们已经有好久没有联系了,自己不关注新闻也没有任何途径知道他的消息,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过。

  俞息宁把表摆在桌子上,用手机找好角度拍了一张照,左思右想,还是发给了秦瑞舟,她发完就把手机倒扣过来,心情稍显复杂。

  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俞息宁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这是铃声打破沉寂,她吓得差点跳起来。

  是秦瑞舟回复了。

  秦瑞舟:啊,原来在你那里,我还以为不见了。

  俞息宁看着他回复的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纵使她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但这段时间秦瑞舟的表现以及他现在回复的这几句丝毫看不出他的心思。

  所以自己之前认为他的心像海底的针真是没有看错,俞息宁组织语言,问他要不要送还给他。

  隔了一会儿,秦瑞舟回复了“好”。

  又是这样,既然好,又不告诉自己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还给他,俞息宁咬了咬自己的大拇指,决定主动一点。

  俞息宁:我过几天去佳娱面试,到时候要是你在就当面还给你;要是不方便,就重新约个时间和地点。

  秦瑞舟:你要来佳娱面试?什么时候?

  俞息宁回答三天后,秦瑞舟没有再回复了,也不说行不行,真是恼人。

  等待了一会儿,秦瑞舟的电话打了过来,俞息宁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

  “喂?”

  “俞息宁,你说来佳娱面试是怎么回事啊?”看来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我问了老师,说是张导推荐去的。”

  “这样啊,嗯……祝你面试顺利。”

  俞息宁听着抿了抿嘴:“谢谢。那……”

  “表你就那天带过来吧,我会在那里等你的。”俞息宁还没问,秦瑞舟就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又要见到他了呢,俞息宁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