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二十一章 以乔回来了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072 2019-05-04 15:42:35

  以乔回来的时候,俞息宁还在补觉,她前一天正巧熬了夜。

  “哈喽,宝贝儿,你的乔乔回来啦。”

  以乔把钥匙扔在客厅,“咚咚咚”地敲起了俞息宁的房间门。

  俞息宁挣扎着起身:“来了——”

  一开门,以乔放大的脸呈现在俞息宁面前,他张开双臂本想拥抱一下俞息宁,但一看她乱糟糟的头发个睡衣顿时没了兴致。

  “我的天,我不在你就这么放任自己的吗?你看看你的头发,再看看你的衣服。”

  以乔伸出拇指和食指捻着俞息宁的睡衣,一脸俞息宁已经无可救药的表情。

  俞息宁的意识还不甚清醒,她拍掉以乔的手,做格挡状:“我们男女有别ok?”

  以乔鄙夷地上下看了俞息宁一眼:“拜托,我们可是姐妹,我要是觊觎姐妹,就天打雷劈!”

  俞息宁顺了顺头发,整理了衣服,有些不自在地走进卫生间去洗脸刷牙了。

  “我才刚起,形象当然有失水准了,又不是拍广告,早上醒来妆都没卸。”

  以乔把手提包放下,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和我住了这么久你难道都没有学习到我的优点吗?”

  俞息宁刷完牙漱了口,正挤了洗面奶洗脸:“你是精致男孩,我没法跟你比。”

  以乔放好衣服,准备去厨房喝口水,路过卫生间门口看见俞息宁的动作,又开始念叨:“噫,俞息宁同学,你这支洗面奶用了多久了?”

  俞息宁看了一眼,思索着:“大概……半年吧,我忘了。”

  “不不不,这是一年前我出差帮你去免税店带的,你用了一年竟然还没用完?”

  俞息宁不以为然,她仔细观察了一眼瓶身上的日期,举到以乔面前:“上面说保质期有三年呢,还没过期。”

  “NO!那是没开封的保质期,开封了请马上用完,我真的好服气你。”

  以乔开了瓶水坐到客厅沙发上,不一会儿他又发现了新情况。他摸起布艺沙发扶手上一根长发:“俞息宁,你这几天又睡在沙发上了吗?”

  俞息宁一听,想起秦瑞舟过来借住的那几天,她结结巴巴地开始解释:“嗯……因为当时有一个朋友过来,然后他就住我房间,然后我就睡沙发,然后然后………”

  以乔这才恍然大悟,他长腿一迈,长手一伸,将现在一边的俞息宁拉过来坐下。

  “对了对了,你上次和我打电话说带了男人回来,说好的要告诉我具体细节的,嗯哼?”

  俞息宁不知道要不要将秦瑞舟的身份说出来,她纠结的同时,以乔眨着直冒光的大眼睛看着她。

  “就是……一个朋友,嗯他就,”俞息宁灵光一闪,“对,他离家出走,所以就跑到我这里求我收留他。”

  以乔十分不相信她的说辞,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老实说,俞息宁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谈恋爱了?”

  “我没有!”

  “你除了我以外哪里还有男性朋友啊?”

  “上次在剧组认识的!”

  俞息宁还是替秦瑞舟兜了底,不过他们确实是在剧组认识的,这是事实。

  “剧组认识的?才认识多久就敢把人往家里带了?”

  俞息宁见实在瞒不住,只好如实告诉了以乔:“好吧,我告诉你,但你千万要保密,其实来借住的人是——”

  “秦瑞舟。”

  俞息宁咬了咬牙说出了他的名字。

  以乔的表情一瞬间从茫然到震惊,他惊讶地捂住嘴。

  “什么?!”

  他不可置信地捂着嘴在客厅里来回兜圈,俞息宁的眼睛都快被他绕晕了。

  “太不可思议了,秦瑞舟竟然来过。我的天,我需要冷静一下。”

  俞息宁冒着被绕晕的风险把他扯过来坐下,安抚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当时我错过游戏里的限时活动就是这种心情,不过活动可以复刻,人恐怕复刻不了。”

  “不不不,小俞,”以乔抓住俞息宁的手臂,“人也可以的,我相信你的魅力。”

  魅力?俞息宁一脸疑惑。

  “你们到哪种地步了?”

  “什么哪种地步?”

  以乔轻咳了两声,俞息宁醒悟过来,矢口否认:“想什么呢?我们只是点头之交。”

  “点头之交还冒着生命危险救你?点头之交还跑过来让你收留他?俞息宁同学,还说你是天真呢,还是傻呢?”

  俞息宁不能理解他的思维:“他有他的想法,我干嘛要去揣测呢?”

  以乔恨铁不成钢:“你就这么被动下去,人迟早溜掉。”

  “乔乔,你知道吗,人生有三大错觉。”俞息宁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以乔发觉自己在对牛弹琴,立马决定撒手不管,随俞息宁喜欢。

  “那不讨论这个话题了,我们晚饭怎么办,出去吃吗?”

  俞息宁举双手双脚同意。

  当他们俩从火锅店吃饱喝足出来,以乔难得和俞息宁正正经经聊天。

  “息宁,说真的,要是你能找到一个你爱的并且他也爱你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

  俞息宁仰着刚被火锅热气熏红的脸吹凉风,听到以乔的话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但我有点害怕,我怕一切都只是我一个人的错觉。”

  “所有人都对未知怀有恐惧的心理,这是正常的,”以乔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俞息宁,“但是如果你不去探索不去发现,怎么能知道恐惧的那头是什么呢?”

  俞息宁敛了神色,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心里酸酸涨涨的。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

  以乔知道她又在逃避,只能伸手揽着她往回走,心想,总有一天她会勇敢起来的,就像那时她挡在自己身前那样。

  晚风习习,吹得人从头到脚都是凉的。

  俞息宁心里五味杂陈,她用轻松的语气和以乔说:“网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如果百年后,你不娶我没嫁,我们俩就凑一对儿。”

  以乔“噫”了一声,嫌弃地说:“你没男人要,我可有。”

  “你还说你没见色忘友?实话交代,你是不是背着我撩汉去了?”

  “你都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俞息宁和以乔在凉凉的秋风里追逐打闹,恍然像是回到了他们高中的时候,但这时候一切又都是不一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