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二十章 当局者迷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1787 2019-05-03 15:29:55

  直到编导班的课程重开,俞息宁才收拾好东西去上课。

  万晴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嫌弃地皱起好看的眉。

  “啧啧啧,你今天真奇怪。”

  俞息宁听到她的话才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格子衬衫加牛仔长裤加帆布鞋,很正常啊。

  可万晴看她就是觉得不正常:“不对不对,你肯定有哪里不太对,不是因为衣服吗?”

  俞息宁抓了抓头发,任由她审视自己。

  过了一会儿万晴才恍然大悟:“哦,我懂了,你是不是失恋了?”

  俞息宁不由地捂住了额头,她叹了口气:“老师,我还没谈恋爱哪里来的失恋啊?”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喽。”

  俞息宁还想反驳,可惜上课铃声适时地响了起来,她只好作罢。

  一节课上完有一个小课间,俞息宁这几天没睡好,除了想新剧本以及准备上课的东西,整天都浑浑噩噩的,还经常性失眠。

  她告诉以乔的时候,以乔还说她矫情,让她去旁边大学城撩几个男大学生就好了,俞息宁敬谢不敏。

  她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也许真的是万晴说的“当局者迷”吧,但是问题的源头又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坐在俞息宁斜后方的两个女生谈话的声音传到了俞息宁这边,虽然两个人的声音不大,但话里话外“秦瑞舟”的名字不禁吸引了俞息宁的注意。

  “你看了秦瑞舟那个发布会吗?原来和林阮闹绯闻的不是他啊,那会是谁啊?”

  “这种澄清看看就行了,说不定过两天两个人证都领好了。”

  “你别瞎说,我觉得秦瑞舟不会喜欢林阮这种女孩子的。”

  “林阮有点日系软妹的感觉,这种类型不是很讨直男喜欢吗?”

  “nonono,直男的审美你不懂的。”

  两个人嘻嘻哈哈讨论完也没讨论出什么所以然来,俞息宁在一旁听得开心,要不是秦瑞舟提前告诉她内幕,或许她也会像那两个女孩子一样猜测。

  说起秦瑞舟,自从他离开自己家以后就没再和她联系过了,看来这件事对他来说影响还是挺大的。

  今天的课程只有上午三节,上完俞息宁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过两天以乔就要回来了,她得回去把房间收拾干净。

  在她背上包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万晴把她叫住了。

  “晚上有事吗?陪我去个饭局。”

  俞息宁刚张嘴,万晴就自说自话帮她应下了:“我知道你没什么事,记得穿得漂亮一点。”

  师命难违,俞息宁只好答应,但是“穿得漂亮一点”是个什么概念啊?

  晚上19:58分,万晴开了车来俞息宁楼下接她,当万晴一看到俞息宁就绝望地闭上了眼。

  “我上午是不是跟你说要穿得漂亮一点啊?”

  俞息宁点头,她看了看自己长袖长裤,觉得不难看啊。

  万晴没眼看,推着她上楼换衣服。

  等到俞息宁换了一条黑色露肩连身裙,万晴才觉得稍微满意了一点。

  她一边帮俞息宁挽头发一边说:“我说你,身材又不差,为什么每天都穿那些遮得严严实实的衣服啊?”

  “没有什么机会穿啊,而且现在是秋天,穿裙子会冷吧。”

  万晴让她转了一圈,边打量她边说:“知道什么叫要风度不要温度吗?”

  俞息宁任万晴捯饬,最后她站在穿衣镜前看着镜中妆容精致,凹凸有致的自己,怎么看怎么别扭。

  “老师……晚上露背会不会冷啊?”

  万晴带着她坐进车里,丢给她一件西装外套,她乖乖穿上。

  万晴叹气:“乖徒儿,以后你就这么穿好不好,这才是真正的你。”

  俞息宁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万晴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家称得上网红店的川菜馆。

  进了包厢,俞息宁一愣,在座的一大圈人里竟然有张繁和之前杨姓制片人,万晴带着她向大家打了招呼就安排她坐下。

  等俞息宁坐下之后才发现旁边坐着程远,他朝俞息宁举了举杯子权当打招呼了。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和俞息宁搭起了话:“听张导说小俞挺厉害的?”

  张导接下话头:“冯总,老万的徒弟能有不厉害的吗?”

  万晴坐在张繁旁边,和俞息宁隔着一个人,她用眼神暗示俞息宁敬酒。

  俞息宁大方地站起来举起杯子:“多谢冯总夸奖,我敬您一杯。”

  冯谢行哈哈一笑,站起身把杯子里的酒喝下。

  这算一个开场,后来席间没有人再提起俞息宁,大家多是在讨论新剧的投资以及演员的挑选。

  在俞息宁专心吃菜的时候,一旁的程远举着杯子想和俞息宁碰杯,俞息宁连忙放下筷子,拿起和他碰了碰。

  “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你。”

  两个人均喝了一口,俞息宁来之前听万晴的话,先吃了醒酒药,也谨遵她的教诲,没有人来敬酒就绝对不喝,这才是今晚的第二杯。

  两个小时后,饭局散了,俞息宁先起身去了厕所,后来去包厢扶了万晴。

  万晴喝了不少,俞息宁叫了代驾,之后先回去安置了万晴才打了车回自己家。

  程远在俞息宁他们离开以后也出了包厢,他看着俞息宁离开的背影,打开手机将刚拍的照片发了出去。

  不一会儿信息提示音响起,可程远并没有打算回。

  他想,恶作剧真是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