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十七章 生病了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158 2019-05-02 21:32:40

  等俞息宁把她和秦瑞舟玩布丁的小视频上传到朋友圈的时候,以乔第一个抢了评论。

  以乔:???两个人???

  不一会儿,以乔就打了语音电话过来,俞息宁看着来电一惊,避着秦瑞舟接了起来。

  “好啊好啊,我一个人在外面灰头土脸地卖药,你却在家里和别人秀恩爱?”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不是秀恩爱?你敢说那个不是你带回来的野男人?”

  “人家有名字的,再说了,你谈那些男朋友的时候我说什么了吗?”

  “你果然是在秀恩爱,宁,我不能想象以后你没有我的日子。”

  俞息宁捂着话筒,低声地向以乔解释,但他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一会儿就因为公事挂了电话。

  俞息宁习惯了他风风火火的性格,没太在意,一转身却看到了出来喝水的秦瑞舟。

  “你,刚刚没听到什么吧?”俞息宁心虚地指了指电话。

  秦瑞舟摇摇头,他不经意地问:“是谁啊?”

  “我室友。”

  啊,他都忘了现在自己住的房子里之前还住了另外一个男人。

  秦瑞舟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俞息宁缩了缩肩膀,感到有些害怕,难道他听到以乔误会他们秀恩爱了?还是他很在意和别人传绯闻,毕竟他借住过来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

  秦瑞舟的手指紧了紧杯子,看来他要抓紧时间了,距他离开这里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在这之前必须要有个结果,不然这趟就是白来。

  秦瑞舟放下杯子,走到俞息宁身边,俞息宁还没从他刚才的表情变化里反应过来,又被他握住肩膀。

  “俞息宁,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

  俞息宁很少看见他认真的表情,又被问了莫名其妙的问题:“什么,什么感觉?”

  秦瑞舟不由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俞息宁感到疼痛,但她觉得现在说出来可能有些破坏气氛,于是她忍了忍。

  “就是我……阿嚏!”

  秦瑞舟在重要关头竟然打了个喷嚏。

  “你没事吧?是不是感冒了?”

  也许是季节交替,昼夜温差变化大,秦瑞舟“光荣”地生病了。

  “俞息宁——”

  秦瑞舟感到头脑昏昏的,下意识地喊了俞息宁的名字。

  俞息宁蹬蹬蹬地跑进来,穿着企鹅围裙,拿着锅铲,好奇地问:“秦瑞舟,怎么了?”

  她这几天受秦瑞舟的照顾,现在换她照顾秦瑞舟,却显得不是很在行。

  但是秦瑞舟感到很满意,他虚弱无力地回答:“我头又疼了。”

  俞息宁看了一眼他,秦瑞舟本来只有一点点头疼,现在被她一看有点心虚,正想说话,俞息宁又蹬蹬蹬跑出去,不一会儿又回来,可爱得秦瑞舟想就地打滚。

  “我听以乔说,头疼吃布洛芬有效,给你一粒,要吃吗?”俞息宁拿着药盒端着水,问秦瑞舟。

  秦瑞舟以为她有什么爱心疗法,原来还是良药苦口。他点点头,俞息宁伸手扶他起来,秦瑞舟像没骨头一样倚着她,闻她身上甜甜的味道。

  吃了药,秦瑞舟没再折腾,他闭了闭眼又想睡了,半梦半醒间总能听到俞息宁放轻的脚步声,不一会儿脚步声停在门外,于是他安心地睡过去。

  俞息宁见他吃完药安稳地睡着了,又去厨房看看熬的粥好了没,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沸腾的粥从小奶锅的壁沿流下来,流理台上一片混乱。

  她趁着自己还有理性,先关火,再把溢出来的粥都用抹布擦干净,等结束一看,锅里的粥所剩无几,没办法,她只能重新开始煮。

  这回她一眼不漏地盯着,在粥快溢出来的时候关小火,很快粥就煮好了,俞息宁拿了小碗盛起来,并撒上海带末,闻起来咸咸香香,很有食欲。

  她一边等着粥冷却一边注意着秦瑞舟那里有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俞息宁端着粥敲了敲房门,秦瑞舟像是起来了,他趿拉着拖鞋过来开门。

  俞息宁举了举手里的碗,秦瑞舟让开身让她进去,房里的灯被调暗,似乎给所有事物都加了层柔光滤镜。

  俞息宁给秦瑞舟递了勺子,秦瑞舟表示感谢,他睡了一觉感觉好了很多,没想到的是醒过来还有爱心晚餐吃。

  俞息宁坐在一边看秦瑞舟拿着勺子准备喝粥又突然把勺子放了下来。

  “怎么了?”

  “等一下,我拍张照。”

  秦瑞舟说着拿出手机给粥拍了张照片以后才端起粥喝了一大口。

  没想到他还是会记录生活的人,俞息宁想,其实她看见秦瑞舟玩手机的时间很少,他确实不是会在手机上倾注太多时间的人,大概这就是“现实生活充实”的体现吧。

  但俞息宁不是,她除了手机就是电脑,反而忽略了现实生活,不过这也是形势所迫,谁让她选择了编剧这个行业呢?

  不大的房间里,两个人都沉默着,俞息宁在想事情,秦瑞舟在想她。

  “最近好像没怎么见你抽烟啊?”秦瑞舟首先打破了沉默。

  俞息宁反应了一会儿才回答了他:“这个嘛,压力大写不出来剧的时候会抽,平时还好,我没有瘾的。”

  秦瑞舟点点头,难怪听她的嗓音就不像是烟瘾很重的人。

  “那你平时不工作的时候都做什么呢?”

  “睡觉,不然就是看书,不过我好像没什么能休息的时间。”

  秦瑞舟点了点头,他不录歌不接戏的时候通常也是补觉,俞息宁的作息看起来比他夸张一点。

  “我也是,那你家里还有兄弟姐妹吗?”

  俞息宁摇了摇头,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但是爷爷奶奶去世得早,爸爸妈妈工作也忙平时很少关心她。嗯?不对,秦瑞舟问这些做什么?

  秦瑞舟接收到她的疑惑,连忙摆手:“我没有要查你的户口,只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不了解了解对方不是很奇怪吗?”

  也对,俞息宁性格慢热,交朋友的时间一般需要一周左右,他们都快认识五个月了,确实还不了解对方。

  “嗯,是要了解了解,不过我对你的了解还只在网上的百科上。”

  “那现在给你个机会,想问什么问什么,好不好?”秦瑞舟盘腿坐在床沿,看着对面坐在单人沙发上的俞息宁。

  俞息宁思考了一会儿,问道:“你都用什么味道的香水啊?”

  她问出的一瞬间,秦瑞舟的表情没有绷住,他五官扭曲,声音满满的不可置信:“你就想问这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