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二十七章 以乔的艳遇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047 2019-05-07 21:58:32

  俞息宁结束了旅行,带着写了一半的稿子回了家。

  一进门就听到以乔在打电话,言语间似乎在为了什么争执。俞息宁本来拖着行李箱,听到声音把行李箱提起来,朝以乔示意了一下就进了房间。

  过了几分钟,以乔的电话打好了,同时俞息宁的房门被敲响了。俞息宁轻轻打开门,观察了一下以乔的表情,发觉他并没有什么外露的情绪。

  “怎么了?是房东吗?”俞息宁隐隐听见电话对面是男声,以为是房东。

  以乔似乎情绪不高,他摇了摇头,撑住额头闭着眼在休息。俞息宁这才看到他平时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上褶皱没有熨平,连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这不太对劲。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以乔睁开了眼睛,满眼的红血丝,俞息宁吓了一跳。

  “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看医生?”

  “我没事,”以乔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清了清嗓子,把衬衫领子解开了两个口子,“昨晚没睡好。”

  俞息宁听完点了点头,但她一晃眼看到以乔敞开的衬衫领口露出的锁骨上方处有不正常的红色痕迹。虽然俞息宁母胎solo二十三年,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她看出那个痕迹是吻痕了。

  “你……交新男朋友啦?”俞息宁试探性地问了以乔。

  以乔像是瞬间被问炸毛了:“你胡说什么?”

  俞息宁眼神飘忽,伸手指了指他的衬衫领口,以乔接收到信号,低头一看连忙捂住了领口。

  “唉,乔乔,看来我们真的不能凑一对了。”俞息宁故作可惜地摇了摇头。

  以乔似笑非笑地继续出神,俞息宁趴在桌子上观察他:“跟我讲讲呗,我帮你分析分析。”

  “没什么好说的。”

  俞息宁伸出食指摇了摇:“nonono,你这是典型的‘讳疾忌医’,说出来还有我帮你参考呢。”

  “你自己还没理清呢,干嘛总想着帮别人做感情顾问?”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俞息宁努了努嘴,“再说我自己想清楚了好吗……”

  “真的?”以乔显然不信。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快讲快讲!”

  以乔虽然将信将疑,但还是讲给了俞息宁听,故事发生在以乔应酬的酒桌上。

  以乔是本市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别说“996”的工作制了,基本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要应酬要出差,一个电话打过来十分钟到达现场。

  这天以乔和几个客户喝完了一摊,正准备去续摊,但以乔白的啤的红的混着喝,早就上了头,当他在洗手间醒酒的时候,其中一个客户也来上厕所,以乔不知是酒精上头还是贪图那人的美色,拉着人不让走,那人估计也不是什么矜持的人,搂着以乔就吻了上去。

  接下来两人抛弃了一堆在KTV包厢欢唱通宵的人去酒店开了房,共赴巫山。

  早上提前醒来的以乔是崩溃的,他竟然睡了自己的客户,额,其实是客户睡了他。

  以乔看着身边沐浴在晨光里的男人的侧脸,他捂住额头感叹,真是美色误人。

  正当他感叹之际,那人翻了个身似乎要醒过来了,以乔大呼不好,急急忙忙地穿好衣服,逃离了现场。

  所以现在坐在这里的以乔衣衫不整并且睡眠不足,俞息宁惊讶地“哇偶”一声,以乔揉了揉头发,准备逃避现实。

  “真是刺激人啊,乔乔,你真是姐妹的榜样。”俞息宁给他竖了根大拇指。

  “现在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吧,”以乔打掉俞息宁的手,“我怕他跟公司告状,我就要失业了。”

  “怕什么?说不定他觉得你表现不错跟公司夸你呢。”

  “俞息宁你给我正经一点!”以乔快要哭出来了。

  俞息宁忙止住调笑的心思,耐心地开导他:“说真的,你们后续还会有生意上的往来吗?”

  以乔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并没有。

  “那不就结了,既然没有往来,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生理需求很正常,那晚就当无事发生过嘛。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相信那位大哥不会这么小心眼的。”

  以乔有点接受不了现实:“这样……真的行吗?”

  俞息宁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要说话,以乔的电话又响了,他们对视一眼,以乔低头一看,是那个春宵一度的对象,他的脸又皱了起来。

  看来,那位大哥的心眼没有俞息宁想得那么大啊,她心疼地看了一眼以乔,姐妹你的路怕是走窄了。

  祝利泽在酒店醒来的时候,脑子不甚清醒,他眯着眼看窗户外面的风景,这才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温香软玉,佳人在怀的景象历历在目,只不过这个“佳人”倒是像只小野猫,他摸了摸脖子处的抓痕,经过一夜并没有愈合还有些痒。

  祝利泽掀开被子起床洗澡,并打了个电话给助理,让他联系昨晚的以乔,得知他还没有去上班的消息,又亲自打了个电话给他。

  以乔没有接,祝利泽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躲着自己,他没有心急,毕竟欲擒故纵的感觉不错,这样才比较有意思。

  祝利泽洗漱完出发去了公司,用办公的电话给以乔又打了过去,这回他接了。

  “你还真是难找啊。”

  “有什么事吗,祝总?”

  祝利泽拿着电话靠在椅背上和以乔通话:“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那我挂了。”

  “别!你不怕我现在反悔不和你们公司合作了吗?”

  以乔屈服于利益诱惑:“您讲您讲,我随时都有空。”

  祝利泽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我觉得明天是个好日子,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

  “明天我要加班。”

  “那后天呢?”

  “后天有应酬。”

  祝利泽轻笑一声:“你是不是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了?”

  以乔后退一步:“周末吧,之前真的没有空。”

  “好,到时候联系你。”

  挂掉电话,祝利泽的心情很好,以至于开会的时候突然笑出声,引得一众下属面面相觑。

  而以乔这边却百般不愿,他总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既视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