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三十六章 变化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110 2019-05-11 20:38:49

  下午的试镜俞息宁只看了后半段,她对于做选择这件事实在头疼,她到外面买了瓶可乐,小口小口地喝着,像这么大冷天的喝可乐也就她想得出来了。

  秦瑞舟试完之后觉得自己的表现不是很满意,过程中那个坐在一边的长发导演频频摇头,他旁边的椅子原来是俞息宁坐着的,但秦瑞舟进去的时候是空的。

  出来之后吴辰月又是给他披大衣又是拧保温杯盖递热水的,一边伺候他一边问:“怎么样?怎么样?”

  秦瑞舟喝了一大口热水,叹了口气:“大概是凉了。”

  “啊——”吴辰月的肩膀一下子垮下来。

  “还是回去准备下一张专辑好了,我记得还有两首曲子还没约到吧。”秦瑞舟活动活动脖子。

  吴辰月接受了现实,但嘴里依旧念念有词:“这个导演特别看好你,特意叫你来试镜,要不是他打电话到公司,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好了好了,演技这东西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总需要锻炼锻炼的嘛,而且这个男主的人设确实很难把握,性格阴翳的心理医生,听起来就是个矛盾的人。”

  “你可别拿那套非科班论来堵我,人要懂得上进,”吴辰月跟着秦瑞舟坐进车里,“我知道你想唱歌搞音乐,但我是看在你真的很有天赋,不想浪费你的才华。”

  秦瑞舟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侧脸平和安静。吴辰月说着说着声音也小了下去,她知道秦瑞舟是个个性独立的孩子,说到做到的性格让她十分放心,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兢兢业业,从来没有主动拒绝过什么。

  但是这段时间的秦瑞舟让吴辰月觉得有一丝到了“叛逆期”的感觉,自他从《晴空之下》剧组回来之后的行为就和原先的大相径庭。

  难不成真的像他说的恋爱了?吴辰月皱眉,她想像不出秦瑞舟会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

  从试镜现场回去的时候,俞息宁是走路的,道路两旁的梧桐这时候只剩下枯枝。就算是车辆从身旁经过也只感受到尾气的热度,俞息宁紧了紧衣领,这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

  吴辰月本来是在低头看资料的,但身边的秦瑞舟突然动了一下,她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只见秦瑞舟直直盯着窗外,有好一会儿。

  “怎么了?”

  秦瑞舟收回视线,摇头:“没,刚看到了一只没拉车的麋鹿。”

  “麋鹿?”吴辰月没理解秦瑞舟话里的意思,只是好奇,现在离圣诞节还有些日子吧,已经有人COS麋鹿了?

  俞息宁走到一半腿脚被冻得失去知觉,没法只能搭了公交。

  十五分钟后,俞息宁打开家里的门,本想喊喊以乔,但听到了别的男人的声音,她还退出去看了眼门牌,没走错啊?

  祝利泽本来没想跟着以乔回来,但是看他只穿了薄薄的一件针织衫,害怕他回来的时候着凉于是就送到了家。

  俞息宁进来的时候,以乔正在烧水准备泡茶,祝利泽腻在他身后,像甩不掉的牛皮糖,正准备偷亲一口的时候,俞息宁及时出声。

  “啊!非礼勿视!”俞息宁惊叫一声捂住眼睛。

  以乔一听俞息宁的声音连忙把祝利泽推远,祝利泽被他推了个踉跄,又被以乔眼疾手快拉了回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得俞息宁一愣一愣的,她机械性地指了指自己的房间门:“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不用不用,你就是俞息宁是吧?我常听乔乔提起你。”祝利泽一身笔挺西装,端的一副贵公子的模样,他儒雅随和,但俞息宁总觉得很害怕他。

  不用回避的状况就是,他们三个一起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俞息宁坐在祝利泽和以乔的中间,虽然她骨架小,身量也不高,但被两个长手长脚的男人夹在中间的感觉是窒息的。

  俞息宁起身:“我还是回房间吧。”

  以乔拉住她,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俞息宁不停地朝他使眼色,但他就好像没看到一样。

  “其实,让你留下是有事要和你商量。”祝利泽担当了“谈判家”的角色。

  “什么事啊?”俞息宁想的是他用的“商量”这个词。

  以乔双手交握不自在地揉了揉:“就是,我可能要搬出去住了,但我不放心你……”

  俞息宁听到这句话突然笑了出来:“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不用找我商量,我不会反对的。”

  以乔像是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口,祝利泽接了下去:“我们不是怕你不同意,而是担心你要是自己一个人住会不会不方便,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

  俞息宁连忙拒绝:“不用不用,这里挺好的,周边环境我也比较熟悉,反正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嘛。”

  以乔朝俞息宁笑了笑,俞息宁拍了拍他的手,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你们是要住在一起了吗?”俞息宁看了一眼祝利泽。

  “是的。”祝利泽和以乔对视一眼。

  “那你可不能欺负乔乔,要是他找我说你的坏话,我可不会饶过你。”

  祝利泽郑重地点头,俞息宁抱了抱以乔,他们说了一会儿话,没过多长时间,祝利泽就带着以乔就离开了。

  俞息宁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怅然若失,这样她又是一个人了。

  她真心地为以乔感到开心,毕竟他们的友情建立在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之上,现在又回到了这样的关系之前,说不孤独也是不可能的。

  在遇到以乔之前,她独来独往惯了,很多人以为她不合群,实际上她懒得社交,觉得说话烦觉得要看人脸色烦,但自从遇到了以乔,他所有事情第一件想到的就是俞息宁,长此以往,俞息宁也对社交有了改观。

  关于以乔的性向问题,俞息宁接受得十分自然,以乔说自己对她出柜的时候很紧张但看俞息宁神色正常反而觉得自己白紧张了。

  对此俞息宁的看法是,既然是朋友,只要不做违法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包括性向都是正常的,没有人会觉得朋友的喜好不正常。

  当晚以乔就把自己的情史一股脑告诉了俞息宁,俞息宁由衷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俞息宁想到这里,欣慰地笑了,这下他终于遇到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