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四十章 怨念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130 2019-05-13 21:30:33

  俞息宁观察着何千千的神情,她面上愣怔着,内心却翻涌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她刚想喊何千千,只听到大厅里一片惊呼,她往下看了看,正对上秦瑞舟的视线,秦瑞舟在看她。

  俞息宁的心沉了下去,秦瑞舟的眼睛多么漂亮啊,而且看向她的时候专注又认真,可这时既没有惊讶也没有欣喜。

  她的嘴张了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说话,但眼神一飘,发现何千千面色阴沉,看着她的时候不像初见那样气质温和。

  “我……”俞息宁不知道该向谁说明。

  她自己、旁边的何千千以及楼下的秦瑞舟,都好像被时间定格在那里,久久都没有动。

  是何千千先动了,她转身走回了编剧室,俞息宁又看秦瑞舟,他还保持着看她的姿势。

  俞息宁终于明白何千千上次在纸上画的是谁了,侧脸、眼睫、酒窝,没有一处不像秦瑞舟,不得不说何千千的画工着实精湛。

  “千千?”

  秦瑞舟没待在佳娱多久就离开了,俞息宁到了何千千办公室外,探头想看何千千在做什么。

  平时都是何千千到她的办公室,这还是她第一次进来何千千的地盘。

  一进门就是一盆大大的绿植,和俞息宁那里的品种不一样。墙上还有幅裱起来的水墨画,不知道她是怎么说通人在墙上打的钉子。

  何千千不在位置上,俞息宁扑了个空,她还是感觉怪怪的,难得第一天在新的工作环境交到了朋友却因为……

  这样想着俞息宁又觉得口中苦涩,她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早就忘了把烟带在身边。

  正当她想着要不要去楼下便利店买的时候,王允常从后面走过来,看见俞息宁左右踏着步,要走不走的样子。

  “小俞?你在这里做什么?”

  俞息宁一看是王主编,虽然内心天翻地覆但还是好好打了招呼。

  “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啊?是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吗?”王允常手指夹着根烟,大概是看有俞息宁在没点。

  俞息宁看着那根烟,碾着手指的力道加重了,她不知道要不要向王允常讨一根来。

  “我没事,就是,”俞息宁思来想去还是开了口,“那个,主编您还有烟吗?”

  王允常没想到俞息宁会问这个问题,一下子笑出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搞得神神秘秘的,我摸摸看有没有了。”

  最后王允常真的掏出一根给了俞息宁,俞息宁拿到了很高兴,向王允常道了谢,往洗手间走去。

  过了二十分钟,俞息宁从厕所隔间出来准备去洗把脸,走出来才看到何千千双手撑在洗手台上。

  俞息宁没来由地被她吓了一跳,她抬起脚想走过去,走到一半又停下来。

  何千千听到了,哼笑一声转过身子,她换成背靠洗手台,和俞息宁面对面。

  “你干什么呢?”

  “我……我洗手。”俞息宁面对她有点心虚。

  何千千看了一眼洗手池,侧了侧身,让出一个空位来。

  “谢谢你。”俞息宁过去洗手,但偏偏这里的水是感应的,越是着急水越是不动。

  何千千冷眼旁观,不似刚开始对俞息宁那样热情,俞息宁大抵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看了许久,俞息宁这边水龙头终于起效了,她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了。

  这时何千千开口了:“你认识秦瑞舟?”

  俞息宁听到秦瑞舟的名字下意识想否认:“我不认识!”

  “你不认识,”何千千明显不相信,她打开手机,翻了相册,点开一张往俞息宁面前一摆,“那这是什么?”

  俞息宁定睛一看,是之前在《晴空之下》剧组,秦瑞舟舍身保护她被灯光架砸到的那次。她第一次以第三者的视角看这个场景,才从当时秦瑞舟的表情体会到他的疼痛。

  何千千见俞息宁对这张照片有反应,便不让她在看。

  “说得过去吗?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身娇肉贵的明星奋会不顾身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吗?”何千千笃定俞息宁还会否认,就先把话说死。

  俞息宁叹了一口气:“是,所以我很感激他,还很愧疚,在当时我并没有帮到他什么。”

  “这不重要!”何千千情绪激动。

  俞息宁不解地看她,何千千看着对方这样无辜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重要的不是你应该消失在他面前吗,”何千千表情有些微的扭曲,“我为他做的还不够多吗?我为他去学戏剧,去写一些我根本不喜欢的剧,去学一些我根本不想学的东西,只为了有一天能出名,能替他写一部剧,可是我根本没有机会!”

  俞息宁没想到何千千的想法竟然是这样,她向何千千走近一步。

  何千千大吼:“你别过来!都是你!一切祸源都是你!凭什么……”

  “你这样想是错的,”俞息宁听她的话,往后退了一步,她想着平复何千千的情绪,“难道你真的不喜欢编剧这份工作吗?可你这么有才华,我真的很佩服你。”

  “你少感动自己!我见多了像你这样的人了。”何千千颓然地蹲下来。

  “是,我是习惯感动自己,再去感动别人,所以我热爱这份工作,不为别人,只是为了自己。”

  何千千没有再说话,俞息宁接着往下说。

  “我是比别人少走几步路,像你说的,能和秦瑞舟合作,但那个机会是我争取来的,不是凭空掉下来砸到我头上的。”

  “哼,我也没有等机会送到手上来啊,谁不是一直在努力呢?”

  “你说得对,既然你没有放弃努力,总有一天机会也会来的,而我只是比你提前了一点。”

  “就是因为你提前了,所以抢走了秦瑞舟!”何千千还是忿忿不平。

  “我跟他还没有……”说到一半,俞息宁又想到秦瑞舟在她家里给她做饭的时候,顿时觉得失语。

  “你别和我扯什么‘机会论’,秦瑞舟那些小学生粉丝都不会信的。”

  “随便你吧,我要回去写剧本了。”俞息宁转身就想走。

  “哎!我还没问完呢?”何千千虽不情愿,但还是跟了出去。

  “你还要问什么?”

  何千千扭过头,小而轻地说了一句什么。

  “什么?”俞息宁没听清,又问了一句。

  “我想听你和秦瑞舟所有的事,最好给我一件一件说清楚。”

  俞息宁摇了摇头:“说来话长啊……”

  

血浆半衰期

收藏涨得我心慌慌_(:з」∠)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