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五十章 我可以追你吗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022 2019-05-18 20:25:56

  俞息宁考虑到秦瑞舟的身份,所以选了一家小但清净的店。因为小,祝利泽的车只能开到巷子口就停下来,四个人走路过去。

  俞息宁和秦瑞舟并排走在以乔他们后面,前面两个人虽然表面上没挽着手腻腻歪歪,但却有一种自然而然将别人隔离开的氛围。

  秦瑞舟走了一会儿,想必也是看到以乔和祝利泽的样子,他不自在地挠挠头,摸摸脖子。

  俞息宁好奇地望了他两眼,秦瑞舟一晃眼看到俞息宁看他,表情更加不自然。

  他想起在车上,俞息宁倒在他怀里的时候,整个人都热热香香的,自己鼻尖似乎还萦绕着那种味道,闻得人晕晕乎乎。

  “进去吧,小心台阶,”俞息宁看秦瑞舟心不在焉,到了店门前还在走神,“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没没有,我只是在想之前程远的事情。”秦瑞舟没办法,只能拿程远出来当挡箭牌。

  “对了,上次我好像在电视里看到过新闻。算了,不说他了,我们去吃饭。”俞息宁一提到程远就想起那天林阮生病的样子。

  秦瑞舟不知道俞息宁和林阮之间的故事,只当她还因为《晴空之下》的事情对程远没好气,连忙小跑过去,和她并肩走进包厢里。

  一落座,点单的事情就交给了其他三个人,俞息宁拆洗碗筷,出去向服务员要了一壶柠檬水来喝。

  “息宁,你想吃什么?”以乔翻着菜单,询问俞息宁的意见。

  “你们点,我不挑食。”

  秦瑞舟坐在俞息宁的左侧,他也在翻看菜单,听到她说话,跟了一嘴:“我记得你不吃洋葱吧,那这家的招牌咖喱就不能点喽。”

  俞息宁刚喝了一口水,一听到不能吃招牌菜,瞬间泄了气,她凑过去看秦瑞舟手里的菜单:“啊?我只来过一次,还是上学的时候,可我吃的时候没发现里面有洋葱啊,我看看……”

  两个人头碰头合看一份菜单,间或争论一下,俞息宁表情生动,看得以乔目瞪口呆,他机械性地转头看祝利泽,祝利泽笑着摇头。

  有些事早就已经渗透进生活的方方面面,只是有的人还以为藏得很好。《洛丽塔》里有一句说得好,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情,往往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最后俞息宁还是点了那份咖喱,以乔看着上来的菜,深深感叹,有的人为了爱情连原则都可以打破。

  虽然秦瑞舟还是对俞息宁身边的两个男人心存疑虑,不过他们俩看起来感情很好,而且是自己认为的那种感情,看着他们秦瑞舟就觉得自己真的太懦弱,亦或是不勇敢。

  “吃饭之前就问过你了,感觉不是程远的问题。”俞息宁趁着祝利泽和以乔去取车,一路上和秦瑞舟聊天。

  秦瑞舟被她一问,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安静而专注地看着自己,秦瑞舟很怕辜负这么好的一个人,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好。

  俞息宁走着走着脚步一停,秦瑞舟发现她落在身后,回过头喊她:“俞息宁?”

  “我有话跟你说。”俞息宁慢慢走到秦瑞舟的身边。

  秦瑞舟没来由地心猛跳,他有预感,但不知道这预感到的是好事还是坏事。

  “什么话?”秦瑞舟对她笑。

  俞息宁低头整理了一下表情,她双手扶住秦瑞舟的双臂,秦瑞舟有点被她郑重的样子吓到了。

  “我知道,你是明星,有舞台有大荧幕,有无数粉丝;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编剧,之前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但是现在我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有快要上映的作品。”俞息宁微微抬头仰望着秦瑞舟。

  秦瑞舟把她的话一句句听进心里,她眼睛里的光实在迷人,秦瑞舟觉得自己已经深深陷了进去。

  “之前我不敢也不确定,但是现在我想尝试一下,”俞息宁深吸一口气,向秦瑞舟走近了一步,“我想追你,可以吗?”

  什么?秦瑞舟猛地眨眼睛,他是听错了吗?

  “我,你……”秦瑞舟努力地组织语言。

  “你先别说话!我可以给你一段时间考虑的,不用现在着急答复我。”俞息宁放开秦瑞舟,向后退了一大步。

  秦瑞舟想,这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女生告白,但是俞息宁这样谨慎的还是第一个,他想答应,但又怕俞息宁觉得他轻浮,于是他答应了俞息宁的提议。

  “好,等到适合的时机我再告诉你。”

  俞息宁本来还紧张着,听他这样一说又开心了起来。

  秦瑞舟假装没看到她偷偷转过身比了个“耶”的样子,心想她真是可爱。

  接下来的路,俞息宁就不肯好好走了,本来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人的距离,她擅自缩短到了一拳。

  “这条路好窄啊,我可以挨着你走吗?”俞息宁边走边装作自然地问道。

  秦瑞舟观察了一下路况又见俞息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心里不仅偷笑,但还是同意了她的要求。

  这样的俞息宁让秦瑞舟觉得心痒痒的,可千万不能被其他什么人抢走了才好。

  “你们怎么那么慢啊,我们还想着要不要就在车里过夜算了呢。”以乔一看见两人的身影就开始吐槽。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刚才我去做了件大事耽搁了会儿时间。”俞息宁带上车门,和以乔道歉。

  以乔皱眉:“什么大事?你去上厕所了?”

  俞息宁做大事的对象一听他们的对话,没忍住笑出声,以乔感觉更加奇怪了。

  “神神秘秘的,俞息宁你真是变了。”以乔“啧啧”两声,不过也没接着问。

  俞息宁经历过刚才的事心跳还没恢复,她调整了下坐姿,手还没撑到座椅就立马撤了回来。

  好近!她看了一下自己和秦瑞舟挨得极近的腿,想移开一点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可旁边的秦瑞舟却像没感觉到一样,还亲切地对她笑了一下。

  俞息宁没出息地缩回去当鸵鸟了,她默念,这都是幻觉这都是幻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