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如星辰入梦来

第七十三章 我想一直喜欢你

你如星辰入梦来 血浆半衰期 2016 2019-05-29 23:23:57

  俞息宁回到家天已经黑了,到了家的时候才发现走廊里的灯一直没有亮。

  “咦,这灯不是声控的吗?”

  可是不管俞息宁怎么咳嗽跺脚,灯就是没有亮,过了一会儿她放弃了。

  就在她闷头找包里的钥匙的时候,一阵风带起她脸颊旁的发丝,俞息宁眯了眯眼睛。

  突然拿起钥匙的手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握住了,俞息宁下意识地想要尖叫。

  那人“嘘”了一声,握着俞息宁的手把她带到走廊的窗户边,俞息宁这才看清拉着她的人是秦瑞舟。

  “我的心跳差点被你吓得停止了。”俞息宁用空下来的一只手抚了抚心口。

  秦瑞舟低着头看她,他额前的头发有些长了,遮挡住了眼睛的一部分光亮。

  俞息宁见他没有说话,就接了下去:“你不是在拍戏吗?怎么今天回来了?”

  他的半张脸掩在黑暗中,俞息宁看不到他的神情,有些紧张,他今天带给自己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难道他想……俞息宁想到这里,脸像烧起来一样。

  “……你没事吧?”

  这是秦瑞舟到现在为止跟她讲的第一句话,俞息宁疑惑地想,为什么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嗯,我很好。”

  秦瑞舟放下拉着她的手,扭过头,语气僵硬地说:“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不会和我说的。”

  “我?我要说什么?”俞息宁探头过去想看他的表情。

  秦瑞舟不想让她看,遂转过了半个身子,面向窗户,俞息宁也跟着站在他身边。

  “别说话说一半呀,告诉我,这样问题才能好好解决不是吗?”

  “你是不是又因为我出事了?我都听说了。”

  俞息宁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何千千那件事,她斟酌着应该怎么向他说明这件事。

  “这个……不能说是因为你吧,我的关系占大多数吧。”

  “你别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秦瑞舟有些生气地侧过身看俞息宁。

  俞息宁想解释,但秦瑞舟又一副不予置喙的样子,她只好作罢。

  两个人之间闹得不愉快,秦瑞舟不说话,俞息宁也跟着不说话,没有灯光的走廊也变得静悄悄的。

  “对不起。”

  最后还是秦瑞舟先开了口,俞息宁还在思考怎么缓和气氛的时候,他就占据了主动地位。

  “你没有错,不需要道歉的。”

  秦瑞舟纠结的时候喜欢摸下巴,俞息宁看他不由自主的动作就觉得看透了他的想法。

  “我不是为之前的事道歉,是为了,”秦瑞舟走近了一步,看进俞息宁的眼睛,“你发生这些事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

  如蜜糖般的话语砸落到俞息宁的心上,她觉得自己的脸应该像红到不能见人。

  她一激动一紧张就容易结巴:“你你你,你说这些……我,我……”

  秦瑞舟却像丝毫未受影响一般,着迷似地扶住俞息宁的肩:“我不是说了,等你回来的时候有话对你说的吗?”

  俞息宁大概能猜到他要说什么,但以她现在的智商恐怕不能好好地回答他了。

  “其实在见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特别。你说你不擅长主动与人交往,那么就让我来主动,”秦瑞舟轻柔地抚了抚俞息宁长长的头发,“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喜欢你。”

  俞息宁还没听完,眼里就氤氲着雾气,在秦瑞舟说完的那一刻,她扑到了他的怀里:“我,我也是。”

  秦瑞舟接住她,很想好好抱抱她,但是又怕她觉得自己没轻没重。

  俞息宁把眼泪胡乱地擦在他的毛衣上,只是秦瑞舟毛衣里只穿了一件衬衫,他感觉眼泪热热的,有些灼人。

  “好了好了,哭什么?难道你不开心吗,你男朋友可是万千少女的理想型啊。”秦瑞舟不改幼稚本色。

  本来还说感动得一塌糊涂的俞息宁这下破涕为笑:“哪有你这样自夸的?”

  “我说的是事实,”秦瑞舟替她擦掉脸上的泪珠,一只手托起她的脸仔细查看,“我看看,哭起来还不算难看,不过以后可不准哭了,感动也不允许哭。”

  俞息宁闭着眼睛点点头,她又把头埋起来,过了一会儿才提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那我以后要叫你什么?感觉叫全名一点也不亲切。”

  “噗,你的思维为什么总跟别人不一样?”秦瑞舟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很严肃啊,我很认真的。”

  “随便啊,叫‘喂’都可以。”

  俞息宁推了他一下:“你好敷衍,我后悔了。”

  “诶诶,说出口的事情怎么能反悔,下次别再想听到我说这些话了。”秦瑞舟赌气。

  俞息宁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几圈,她立马提出建议:“叫你瑞舟好不好,但是感觉应该很多人这么喊你。那你有没有什么小名?”

  “那叫舟舟好了。”

  “不行,你的粉丝才这么叫你。”

  秦瑞舟拿俞息宁没办法,没想到确定关系的第一件事不是一吻定情,而是纠结称呼,谁在乎称呼啊,名字只是个代号啊!你想喊老公都可以啊!

  俞息宁不知道秦瑞舟内心的想法,又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暂时定了“瑞舟”的喊法。

  “瑞,瑞舟?”没想到真正喊出来的时候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秦瑞舟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还挺喜欢这个叫法的,和吴辰月,冯谢行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息宁?”

  俞息宁立马笑开了花,她也喜欢秦瑞舟这么叫她,第一次听还是在俞妈妈面前,那个时候还觉得没什么,现在听起来竟然这么悦耳。

  两个人笑着对视良久,突然“啪”地一声,走廊里的灯亮了起来。

  俞息宁却立马不笑了,刚才是暗黑夜色壮的胆,现在她连看秦瑞舟都开始不好意思。

  秦瑞舟看着缩起来的俞息宁,没办法只能双手捧着将她的脸抬起来:“又做什么?刚才不还好好的?”

  俞息宁想把脸扭过去,却发现挣脱不开:“不行,我现在有点慌。”

  “慌什么?我又不是吃人的怪物。”

血浆半衰期

我,好惨一女的,腱鞘炎犯了_(:з」∠)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