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职场新生

第1章 斩断过往

职场新生 艾左迦 2434 2018-03-29 18:05:00

  1

  “明天上午去广州的行程改签到下午4点,约一下璨荣的徐总最好下午3点碰面。另外,与GT这几年合作的材料整理好放到我办公桌上,要快。”

  “好的Sally。”

  安排完工作,苏景群陷入沉思,与GT的合作多年来一直呈现较好的发展态势,是公司盈利的一部分,为什么突然要停止合作?即使外方撤资对公司造成的影响很大,但也不至于在业务的决断上出现这么明显的偏差,更何况GT的新技术还在开发阶段,潜力不可限量,这样的合作伙伴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加班啊?”

  “恩,Sally让整理GT的资料。”

  “GT不是就要停止合作了么?还有什么好整理的。”

  “谁知道,不和你说了,Sally还要得急呢。”小助理一边和同事唠叨,一边努力整理材料。

  EDS中文名“亿蒂斯”,澳大利亚控股公司,全球保健品行业排名前十。进入中国市场多年,唯一没被同化的就是还能享受到北欧人民的福利,有完善的休假制度和加班审批补贴制度。公司每次应聘场面都异常火爆,手握文凭的毕业生们全都削破了脑袋想往里钻。

  对于年轻求职者来说,公司名气、完善的休假制度和福利待遇已经让实际拿到手的钞票数退居次位。

  苏景群大学毕业后留在武汉,踩着众多应聘者的脑袋,挤进了这家吹牛不用脸红的外企,又经过三年多的披荆斩棘,从职场新人变为现如今的职场精英,爬到项目经理的位置上。

  可这位置还没坐稳,公司就波澜不断,先是外商撤资,再是高层变动,部分高管对公司发展前景堪忧,纷纷趁着公司业界光环还在果断离职另谋高就。接手的新人处处谨小慎微,凡事不先给你来一通“十万个为什么“都值得找个地方去烧把高香。

  再人性化的公司,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也顾不上那么多不知道猴年马月许诺下来的条条款款了,随着股权结构变更、运作模式调整、合作方变更……陡然增加的事务一茬又一茬,催的人脑瓜仁疼,只能加班加点的往前赶。

  “Sally啊,我在你公司楼下,咱们都多久没见啦,晚上一起吃个饭呗!”

   GT销售部大美女安妮讲话时,总是带着江南女子的软糯,男人听着养耳,女人听着悦耳。安妮打的并不是苏景群手机,而是她的办公电话。说没在办公室是不可能了,剩下说出口的任何拒绝理由都是驳人面子。

  苏景群只能顺着这软糯的语调,和颜悦色地应承下来,然后带着一丝忧虑的神色钻进电梯。

  GT销售部的人约吃饭,再笨的人也该猜到她此次的来意。却不想安妮所谈之事完全出乎了苏景群的预料——她是来挖EDS墙角的。

  “EDS与GT的合作虽然告一段落,可我觉得咱们之间的缘分还长着呢,sally,有没有兴趣到GT来?”安妮优雅的剥着蟹子,说完眼神一扫,俏皮地眨了眨眼。

  GT在此时抛来橄榄枝让她始料未及,面对EDS当前的动荡,苏景群不是没想过另谋他路,总部新指派的高层领导都在陆续往公司里调配自己的亲信,无论是对现有工作的推动还是新计划的审批,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不过凡事皆有两面,有人看到的是壮士断腕,有人看到的是大厦将倾,而苏景群看到的,是在晋升的路上再下一城。

  她和那些顶着养家压力惶恐出走的高管不一样,她家境殷实且非常年轻。

  敏感时期,既然没有这个想法,便当果断拒绝,就在苏景群刚要开口的时候,安妮将一盘剥好的蟹肉推到她面前,不紧不慢地说“其实这次合作终止也算随了我们GT的心愿,EDS现在外方撤资,集团高层内耗严重,未来发展不好预判,万一来个大风大浪,我们捆绑太紧不好脱身啊。Sally,咱们接触这么久,你的能力我们向总都看在眼里,你好好考虑考虑,不急着答复,今天这话也不会传到第三个人的耳朵里。”

  说完安妮话锋一转,将话题引到业内八卦上来。

  和安妮分开后,苏景群边开车边反复琢磨安妮的话。GT虽是家族企业,但经济实力雄厚,市场根基牢固,新项目的潜力不可限量,若找准时机,推广得力,必将呈黑马之势。而他们的新晋老总向江晨不过30出头就显示出异于常人的胆识和魄力,他能够开口要人,也算是给了苏景群极大的面子。

  可她若想跳槽,纵然GT再好,她也是不便去的,那是张东源供职的公司,她不想工作时间还与他栓在同一方天地里。

  回到家整理完毕,苏景群给张东源打电话,先是忙音,后来干脆关机了。

  苏景群握着电话,想起雷晓妍那句7年之痒,莫名的不安感再次席卷而来,似乎已经可以确定,张东源有事瞒着她。她本不相信这种没有根据只靠直觉得来的猜忌,但有时女人的直觉就是这样的玄而又玄,那些异样背后,多都伴随着一个不愿被人所接受的事实。

  张东源对苏景群一直是宠溺的,由着她撒娇任性,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苏景群精心准备礼物。这些年惟一的吵闹是苏景群发现一个网友和他的暧昧短信,他拉黑网友,在门外坐了一夜,只求她一句原谅。

  可再甜的糖也有保质期,随着张东源职位的提升,应酬的骤长,最近半年他们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有时候两三天才会打一通电话,一周也才能一起吃上一顿饭。

  这样的疏离感就像是离别的前奏,一下一下敲击在她的心头。

  张东源将客人全数送走时,已经11点,他掏出手机,发现手机关机了,回到车里接上车载充电器,刚开机就进来了十多条信息,有两条是苏景群的,很简单的几个字:明晚给你庆生。另外几条都来自一个微信名叫朵朵的女孩,张东源一条条看下来,嘴角不觉扬起了一丝甜蜜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苏景群就看到了放在自己桌子上的GT的合作资料,她细致的翻看研究,暗自思量,要不是因为张东源,还真是个值得一去的好地方。

  “群群昨天手机没电了,凌晨才到家,想你那时候应该睡下了,就没急着给你回过去,再有,我今晚有个应酬,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庆生了。”正想着张东源,张东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苏景群有些失落,在电话里长长叹了口气,再没说话。

  “别这样,得了,再难约的金主也没有老婆大人重要,我这就把应酬推掉好不好。”张东源在电话里哄着她。

  “算了,你还是好好陪金主吧,我可从来不干断人财路的事。忙了,先这样。”

  一时也没有其他安排,苏景群决定自己去看一场新上映的电影。她到的略晚,赶到电影院时电影已经开场了,坐在自己斜前方的两个人是一对很甜蜜的小情侣,女孩像一只小考拉一样挂在男孩的肩上,情节动情处女孩轻轻抽泣,男生的胳膊自然的搂过来温柔抚慰。

  这样的景象苏景群再熟悉不过,这是张东源曾专属于她的柔情。

  爱情就像哈利波特可以战胜伏地魔,奥特曼可以打败小怪兽,她会让我们变得强大,瞬间秒掉那个胆小的自己,勇敢地站到心上人的面前对她或他说出我爱你。

  可当一头扎到热情中的我们,还来不及学会‘厌倦’要怎么破的时候,就已被‘新鲜’杀的片甲不留。

  “群群,我……”

  电影谢幕,灯光亮起,王菲的歌声空灵而缥缈,苏景群红着眼睛站在张东源面前,望着张东源那张无比惊愕的脸一字一句的说:“张东源,我们结束了。”

  

艾左迦

一卷写完,重新修改前50章内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