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职场新生

第22章 没完没了

职场新生 艾左迦 2639 2018-05-29 16:31:34

  自从上次和奥腾会面那晚以后,程致远感到苏景群在有意躲着自己,几次部门会议开完匆匆就走,叫到他办公室安排工作也是一直低着头记笔记。

  会议间歇程致远在走廊里看到了苏景群,她从卫生间里出来,手上的水还没有完全干,有人同她握手,她一脸歉意的甩了甩手上的水,对方也就大方的将手缩了回去改为点头示意。

  早知道会遭遇这样的尴尬,不如在烘干机那排一会了。苏景群心下正想着,就有人从她的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就看到了程致远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在躲我?”程致远直截了当的问。

  “我们组争分夺秒连着加了小半个月的班各个累成狗,哪有闲功夫去躲人。再说了,谁敢躲自己的大boss啊。”

  “没有就好,和奥腾的合作方案我做了修改,你看一下还有没有补充,周四飞上海去和刘倍圣会面,把你们组的工作安排一下,大概下周三回来。”

  “要这么久?”

  “再走一下上海的市场。”

  刘倍圣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敲定与八方食安的合作。

  八方食安的平台让许多私营企业趋之若鹜,而八方此次开出的价格更是诱人心弦,所以无论这次八方提出的要求多么苛刻难以满足,刘倍圣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雷晓妍这个月的销售下滑,心情不好,就想回家睡大觉,可是李克拉偏不长眼地要约雷晓妍去看一个她并不感兴趣的电影。回绝了两次他仍是不依不饶,雷晓妍被烦的不行,像找到了发泄点一样,握着电话对李克拉狠狠的发了一次脾气。

  李克拉有些莫名其妙,却也没有反驳,只是领下所有的错,等着雷晓妍把气愤都发泄完了,才笑嘻嘻的开始哄她。

  “雷老师,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和心爱的男人发火诉苦撒娇,然后往他怀里软绵绵的一靠,这气呢就消了大半。如果这个男人呢,再肯花钱,花时间,花心思去哄,那这气呢也就彻底没了。雷老师刚刚是把女人的那一部分完美的展现了一番,下面就是该我上场表演的时间了。”

  “李克拉,耍嘴皮子我认输,算我求求你,你真的不要再来缠我了。自从遇到你,一件顺心事没有,也是倒了血霉了我。”

  “雷老师你这上一秒还跟我横眉冷对,下一秒就跟别人笑颜如花的本领在哪学的,一会也教教小爷我,省得我天天跟你像个卖笑的。

  “你在哪?在学校?”雷晓妍刚和同事愉快的摆手告别就被他瞧了去,那他一定就在附近看着她。

  “废话,爷三点钟下了课就在大门口候着了。”

  雷晓妍隔着落地窗向外张望,有两盏车灯愉悦地冲着她闪动了几下。

  是拒绝还是在孤单寂寞时再次接受这样的等待与陪伴,雷晓妍也不知道她该如何去取舍,对李克拉的控诉真的是出于对他的厌烦吗,她心里清楚的知道并不是,相反的,她还对他说出的那一番言辞有点虚心和胆怯。

  可是她们差了5岁啊,他还是个在校的学生,这太扯了。

  见了面李克拉拿出一个保温盒递给雷晓妍。

  “我奶做的,特意让我给你送来,说上次谢谢你。”

  “她老人家可真是记性好,这都过去多久了,才想起来谢我。”雷晓妍打开保温盒,饺子还是热的,老人不知道雷晓妍喜欢什么口味,分别包了四种馅,也算是良苦用心。

  “出院不久她就去加拿大了,前几天刚回来,本来我爸妈也说要一起回来的,不过也就是说说,他们心里哪有我这个儿子。”李克拉很少谈家里的事,雷晓妍只知道他父母常年在加拿大,来这里培训也是为了去加拿大定居和他父母团聚。

  “我从4岁就跟着奶奶过了,快20年了,就见过我爸妈8次,小时候每一次见面我爸都会在我家的门框上画一道,记录下我的身高,然后比量着更高的地方对我说,等我长到这的时候,他们就会再回来。从那以后我人生追寻的目标就是拼命长高,只要长过那道线就能看到我爸爸妈妈。就这样我家的门框上留下了八条线,最高的一道,到我的肩膀。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在国内见过她们。”李克拉有一点惆怅的说着,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张扬,就好像同一张脸却换了另一个灵魂。

  “那你还不赶紧去加拿大和他们团聚。”

  “去了加拿大爷还怎么追你。”

  “李克拉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哪里不正经了,雷晓妍,我喜欢你,没有你的地方,我哪都想不去。”

  “去死”

  面对李克拉这忽然的告白雷晓妍有些慌张,找不到合适的话来怼他,习惯性的拉来这两个字搪塞。

  “早晚有一天你再这么说小爷,就给你扣上一个谋杀亲夫的罪名。”

  “你还有完没完。”

  “当然没完,怎么完,我跟你是没完没了。”

  “别在这和姐耍无赖。”

  “呦,看来我这些日子没白付出,小姐姐开始喜欢和我生气了呢。”

  ……

  雷晓妍知道怎么说都是吃亏,干脆闭上了嘴,任李克拉安排自己下班后的大好时光。

  苏景群同程致远的上海之行第一天没有什么内容,庞执将他们送到下榻的宾馆后,与程致远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在EDS的时候苏景群也经常会到上海出差,每次来都是一个人,她喜欢沿着江堤走,望着东方明珠望着万家灯火,想着,这里和武汉有什么不同呢,都喝着这样的江水,都吹着这样的江风,举目眺望都是一样迷人灿烂的大都市,都有光鲜亮丽的一面,也都有逼仄不堪的一面。

  城市包容下形形色色的人和千姿百态的生活,城市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或扎根,或迷失,或沉溺,或离开,想在这里栖身的人永远比短暂停留的过客更觉得梦幻。

  这一次和程致远出差苏景群多少有些不自在,她确实躲了程致远一段时间。

  苏景群拿捏不准程致远对她的若即若离代表了什么,觉得他们两人最初的平衡点被什么东西在无形中打乱了,如果只是上司,他对她的生活介入的有些宽,但对于一个追求者,他又偏偏不是追求者的姿态,于是他们就这样在迷惘中彼此寻找出口,用种种借口来伪装态度,以便那个支点还能够勉强支撑。

  本想着晚上也许会有招待,可以避免与程致远的单独相处,不料被程致远拉到了虹口足球场看球赛。

  苏景群从初中时代起就爱看足球,钟爱西甲球队,是巴塞罗那的铁粉,这一点爱好让程致远十分的意外,在他的印象里女孩子看足球看的都是球星,哪懂什么足球。但是从罗纳尔多那一届聊下来,苏景群竟然对整个西甲球队如数家珍,因为他是巴萨宿敌皇马的拥趸,两人也就忍不住为钟爱的球队争论不休,在外人眼里,像足了一对打情骂俏的情侣。

  球赛散了场程致远和她找了家网红店,店面不大,只做地道上海菜,苏景群按照网友推荐七七八八点了一桌子。

  “你这是准备黑你上司一顿,还是想安排你上司好好吃一顿?”程致远没有急着下筷,看着一桌子的菜忍不住问道。

  “程总,这个不能报销吗?”

  ……

  程致远被她的神回复雷的,刚刚喝下去的黑啤差点没全吐出来。

  “报销?我看你是想吃不了兜着走。”

  “对呀,反对铺张浪费,光盘行动从我做起,放心,一会吃不完的我通通打包,这么好吃的东西晚上当宵夜实在是极好的。”苏景群开心的说着,边说边夹起一块糖醋小排,津津有味的嚼起来。

  程致远看着苏景群吃,顿觉自己也着实是饿了,两头饿狼加上本来菜码并不大,吃到两人都再也吃不动的时候才发现一桌子菜被消灭个精光,唯一能外带的就剩下几颗糯米红枣和半条松鼠桂鱼。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