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职场新生

第23章 想想未来

职场新生 艾左迦 2386 2018-06-08 08:50:25

  “罪过啊,晚上怎么可以吃这么饱,程总我想溜达一会,就不和你一起了,我对这块熟的很,不用担心我,您早点回去休息。”苏景群揉了揉自己微微撑起的小肚子,半杯红酒喝的她小脸桃红,嘟起嘴唇俏皮地对程致远说道。

  苏景群不想与程致远在这异地他乡再这样单独相处下去,看着他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借着酒劲冲上头,自己似乎要有几分意乱情迷了。

  “我也想随意走走,刚巧我对这里不熟,还要美女引路。”程致远玩味的看了看她,像听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

  “啊?那那那,呵呵呵,那可是太好了。”望着程致远的一脸坏笑,苏景群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才组织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霎时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的心都有,没甩掉人不说,还被拆穿了谎言——引路?她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

  都说在城市里很少能见到明亮的月亮,可那天的月亮又圆又大的挂在天空,皎洁的月光投射下来,和这琉璃炫彩的现代大都市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并将一前一后走着的两个人影无限拉长,渐渐融为一体。

  这一片暧昧之色,让人心头莫名的悸动。

  程致远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悠闲的漫步在街头,他每次出差都是行色匆匆,从未有过闲情逸致好好感受哪个城市,纵使在帝都学习工作了这么多年,他也未曾欣赏过帝都的美,他的人生像一部严格按照预定程序运转的机器,所有的专注力都在成绩、指标和前途上。

  程致远老家在大连,父母都是大学教师,他从入学起就是学校的尖子生,品学兼优外貌出众,人生顺风顺水,考入理想的高中,迈入理想的大学。毕业更是毫不费心的跨进国企,在别人还为工作奔波的时候,他已经拿到帝都户口。

  年轻时泡在顺境里,每一步走的都恰到好处是很危险的,没抵抗过压力的人,当身处困境随时都有崩盘的可能。

  程致远经历过一次崩盘,也是从那以后他更加知道自己想要抓紧的是什么。

  而此时此刻他想抓紧的,是前方这个明媚聪慧的女人。

  “苏景群,你有想过未来的生活吗?”他缓缓开口,声音浑厚,顺着微风拂过脸庞,飘进苏景群的耳朵里。

  她停下脚步,侧身回头,只见程致远站在离她几米远的路灯下,双手插兜,目光微沉,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身上,就像舞台上的追光,让他这个人连同这一幕都变得迷离而梦幻。

  “未来?”苏景群有些迷惘,她不解他这个词所代表的是什么,是对工作的规划?还是对生活的期许?

  “找一个什么样的人,组成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过上什么样的日子,想过吗?”程致远跨步走到她身边,不急不缓的问。

  “以前我对这个问题是具象的,我知道我未来老公的样子,我也能想象到我们宝宝的样子,女孩像爸爸会好看,男孩像妈妈会更好看。后来,这个问题就变得非常模糊,模糊到我不敢想,也不愿去想,想的久了就想起他的脸,心又微微疼。”苏景群没有回避,组织了一下语言,坦然的回答他。

  “那如果有一个人想去到你的未来,把你删除不掉的记忆一键替换,把你不再清晰的框架慢慢填实,和你生一双像妈妈会好看,像爸爸也好看的孩子呢。”

  这是表白吗?可这表白的信息量也太大了点吧!简直就是……求婚的节奏啊!

  “程总……”

  苏景群紧咬了一下嘴唇,想到什么又生生咽了回去。

  “也可以叫我致远。”

  随着他的话音一同握在苏景群心尖上,让她犹如过电般酥麻的,还有他的手。

  他的手指倾长,手掌有力,原本两人之间似有若无的触碰已经让她的心里分外凌乱,现在苏景群那双白嫩的小手牢牢被他牵住。

  “程总,你……是不是喝大了?”苏景群还是在如此暧昧的氛围中,说出了这句非常不合时宜的话。

  “你觉得呢?”程致远反问她。

  “给我点时间好吗?”

  “不急,我等。”

  寂寂的沉默。

  苏景群没有挣脱他的手,他也没有将手松开的意思,两个人就那么牵着手漫无目的走,在这陌生的路途上,苏景群不知道如果一直这样牵着他的手走下去,会不会走到他为她描述的那个未来。

  回到酒店苏景群躺着床上反复回想着刚刚的一幕,怎么都觉得程致远今晚有些反常。

  虽然两人之间慢慢积攒起了一些暧昧的情愫,但此时被他挑明,她还是觉得有些突然且无措。

  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进一步说,如果真的在一起了,那么势必会有一个人面临调职,这对才稳住脚跟的她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退一步讲,他们再想保持原来的关系,也不会像原来那般单纯了。

  进退都不是,想的越多苏景群就越发的懊恼,什么时候自己面对感情竟也开始权衡利弊得失,如此想着,枝枝蔓蔓再爬上来的,都是对自己的声讨。

  翻了个身依旧睡不着,手机叮的一声,一条微信进来,是程致远。

  “早点睡。”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一语中的。

  “晚安。”苏景群斟酌了半天,最后敲出这两个字发了过去。

  程致远扫了一眼刚刚亮起的屏幕,又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奥腾的资料上,明天的商谈虽然并不正式,但却更为主要,不但要对全盘进行审视,细枝末节的事情也需要一并考虑到,再次商谈就是在谈判桌上的讨价还价了。

  做完全部功课,已经凌晨两点多,他这才走进洗漱间,打开淋浴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

  回到床上拿起手机发现苏景群几分钟前发来一条信息:

  “还没睡?”

  “酒店的隔音效果这么差吗。”程致远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苏景群就住在他隔壁房间,定是他冲澡的声音被她听到了。

  “晚安。”程致远看了眼时间,把刚刚苏景群发给他的两个字又还了回去。

  接下来的一整天程致远与苏景群都在奥腾公司里,上午参观,下午会谈,过程进展的比预想中顺利。刘倍圣是那种极其精明的浙江商人,靠生产计算机软件起家,在互联网行业刚起步时,看准商机一步踏了进来,如今做的风生水起,算是行业翘楚了。这次合作是绝对的双赢,所以谁都礼让三分,显出一团和气。

  “刘总,和您的这次交流非常愉快,希望我们可以早日成为合作伙伴,我在帝都等您。”程致远与刘倍圣亲切握手,双方都对这次洽谈表示满意。

  “食安这些年是青年才俊频出,我与你们盖董事长有过几次交集都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不简单啊。”刘倍圣望着程致远与苏景群由衷地感叹道。

  从奥腾出来,就看到八方高科上海区的销售助理开着一辆黑色商务车等在不远处。

  八方的产品在上海市场的销售并不理想,即使政策倾斜过来,也像小石头扔进大海里,一点波澜都没有,程致远这次特意带着苏景群出来就是想互相有个补充,争取找到突破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