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职场新生

第27章 是我的人

职场新生 艾左迦 2305 2018-07-25 16:03:37

  徐东回到办公室,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会上刚刚下达的数字。原本还想着耍点滑头应付过去,可程致远的话逼着他这次必须全力以赴。

  徐东心里清楚,程致远并不只是送潘增一程,他还需要为自己的前程铺路。而程致远的未来越光明,他徐东的路途也就越平坦开阔。

  利益永远是最有效的驱动力,徐东将几个大区上半年的销售指标进行对比和考量后,根据各区的销售情况确定了新的销售指标,再将指标任务下达给各大区经理,给完压力的同时,他又扔出些甜枣,表示下半年的销售将给予更多的政策支持。

  潘增要走的消息是严桂荣透漏给程致远的。程致远起步早,根基牢,同龄人中,无论经验还是口碑在八方都是个中翘楚,具备一定的竞争实力,如果他能提早绸缪,顺势上位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程致远自己心里清楚,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在帝都,太多人盯着八方高科总经理的位置,能调动潘增必然是有人在谋划运作,未来坐在这个位置的人极有可能是要外派过来。

  苏景群看了潘增对下半年高科各产品新增的销售指标后有些疑惑。

  按理全年指标下达后,从市场到销售,都会将此指标作为参考,制定营销方案,下分销售指标。如果市场表现非常好,上半年的销售就已完成全年的70%-80%以上,才会有大的增幅调整。但现在高科的产品只是平稳发展,平均完成率在60%,所以,现在突然下达的新指标,就高的有些不切实际。

  但见程致远和徐东都是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自己一个做产品的就更不能有任何微词,唯有积极配合,最大限度的给予支持,根据销售需要,制定出从售前到售后一系列完整的营销方案,再配合原有广告宣传渠道,不断炒热概念,为产品增加搜索热度和消费群体更广泛的认知热度。

  如此,整个八方高科一夜之间成了全八方集团最有干劲的一支队伍,销售指标几乎垂直上升,其他分公司看到如此惊人的数字,都不免开玩笑说,不知道潘增带着队伍在哪里打的鸡血,效果这么好。

  市场销售越好,采购和生产压力就越大,几轮竞下来,GT与八方高科的原料供应合同基本敲定,这期间除了两次会谈上与张东源有过照面外,苏景群就再没同他有过交集,直到那场饭局。

  那是八方高科与GT在签定供货合同后,GT做东招待的宴请。

  GT方老总向江晨、张东源、安妮自不用说,八方林涛、潘增等高管都悉数到场,程致远,吕薇也一一落座,苏景群在里面的职位最小自然由她充当那个活跃气氛同时为领导挡酒的角色。

  以前在EDS也有过不少饭局,但没有这般复杂,八方更多的继承和发扬了中国的酒文化,职场混在官场里,需要适时的虚伪也需要适时的逢迎。但这些都是苏景群的短板,不胜酒力便不敢轻易举杯,只能看着别人豪爽的一饮而尽,自己闭着眼睛视死如归。

  不过有些人酒量是能练出来的,张东源在大学时酒量并不佳,三瓶啤酒就到量了,干了销售以后必须在饭桌上死扛,扛着扛着,倒是越来越能喝了,只是回到家里的痛苦模样让苏景群的心疼了又疼。

  此刻的张东源频频举杯提酒说话那游刃有余的样子,是她陌生的。

  “sally你可真是我们GT的吉祥物幸运星,从EDS到八方,我就说吧,我们的缘分深着呢。”安妮与苏景群碰杯时笑盈盈地讲道。

  许久不见,安妮还是那般的明艳妖娆,业内一直有传闻,说她和向江晨的关系不一般,虽不知真假,但从她看向江晨那柔媚似水的眼波里,很是容易让人遐想。

  “苏总,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干了,你随意。”张东源一圈敬下来,最后到了苏景群,他知道苏景群酒量非常浅,加上已经喝了不少,现在基本到量了。

  “小苏啊,张总都干了,你可不能不给人家面子啊,也干了。”潘增见苏景群只是微微喝了一口有些不满地说道。

  此时的苏景群已经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了,再喝真的撑不住,可是领导发话,她又不能不喝,正准备硬着头皮往下灌的时候,程致远接过了她手里的杯子。

  程致远将两个空杯子和苏景群的杯子一同摆在面前,一一斟满,望向张东源。

  “张总,景群是我的人,她酒量有限,我连喝三杯,替她敬你。”程致远说完,连饮三杯。

  女人是敏感的动物,男人也一样,尤其是面对同一猎物时。

  张东源从第一次见到程致远就感到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威胁与敌意。今天的饭局,张东源终于知道了这敌意的来缘由。

  结束后八方的两位老总上了自己司机候着的专车,GT一行人本就住在这家酒店里,送完客人直接返回房间便可。

  见吕薇和程致远分别叫了代驾,苏景群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到街边打出租车。

  “苏景群,过来。”程致远沉声冲她喊道。

  “我吗?”苏景群听到程致远的声音,回头看了看他,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

  “我可没有和空气说话的习惯。上车,我送你回去。”程致远的语气依然严厉,像个已经耐不住性子管教孩子的家长。

  “呵呵,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的。”苏景群依然踉跄着身子,伸手拦截出租车。

  很快,一个车子稳稳停在苏景群面前,拉开车门,她刚欲钻到车子里,一双大手轻轻一带,就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

  “别任性。”程致远俯下身在她的耳畔说着。

  “嘻嘻,别闹,哎呀,痒,痒……”苏景群的耳朵特别怕痒,他说话的热气一吹,她就不由自主的在他的怀里撒起娇来。

  “怎么喝了酒就是这个样子,以后可不能让这丫头在外面乱喝。”程致远暗暗的想着,把她塞进了车里。

  张东源就在观光电梯里看着这一切,他到了32层,他们的车子也变成一道流星,飞驰而去。

  原来她嘴里说的男朋友,竟是她的顶头上司。

  “怎么,吃醋了?”安妮顺着张东源的目光也跟着望过去,打趣地问。

  “我就不该告诉你。”张东源无奈的苦笑。

  “你还真以为是你告诉我的,原来苏景群每次见你,眼睛里都能挤出蜜来,要是这点门道都看不出来,我还怎么混。”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张东源再次无奈的笑了笑。

  “哎,人生最不值当的事莫过于,一夜风流事,错过好姑娘。”

  各自回房时,安妮还不忘狠狠地补上一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