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职场新生

第50章 政绩效益

职场新生 艾左迦 3436 2019-02-14 12:37:21

  温柔乡让人心生倦怠,早起时间十分规律的程致远身子骨好像黏在了床上,几番斗争依然搂着蜷缩在他怀里的苏景群不舍得放手,心里盘算着“这丫头估计是刚睡安稳,还是别叫她了,反正给她放个假我还是能做主的。”

  躺到他能够放纵的最后时限,才缓缓起身把自己收拾妥当,顺手将卧室中间留有空隙的窗帘拉实。

  厚厚的两层灰绒布挡住了晨昏定省,也遮住了日上三竿,醒来看到时间指向11点,苏景群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坏了。直到拉开窗帘,阳光刺进眼睛里,她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生物钟出了问题。

  苏景群靠在床头给程致远发了条微信:“怎么没叫醒我。”

  很快那边回了三个字:“不舍得”

  放下手机,程致远继续把自己沉到八方食安文山会海的“会海”中。

  元旦过后,八方陷入到一片暗涌里,程致远也在其中推波助澜,在八方,放过一次机会,也许这一辈子都不再能有下一次了。

  今天八方食安的高层闭门会议议题只有一个——是否将八方高科原定于两周后召开的新品发布会推迟。

  新品无疑就是苏景群手中与GT联合研发打造的“高涵”系列高端品,而这样一场会议,主要负责人却连参会的资格都没有,真是又心酸又讽刺。

  程致远在这种级别的会议上,也只是个带着耳朵的列席旁听,没有发言权。潘增的调职板上钉钉,心思早不在这,他的意见就是随声附和大领导们的意见。

  会议在确定了最后结果后宣布结束,程致远一脸笑意的将刚刚在兜里微微震动的手机从兜里掏出来,是一条网名为“氮”的人发来的,短短几行字就让程致远收起笑容,皱着眉头看了很久。

  “致远,走,去我那坐坐。”潘增心情不错,从会议室里踱着步子走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同他讲道。

  “恩。”随着潘增落地的话音,程致远马上将飘忽不定的思绪拉回来,再扯出一段崇敬的目光迎上潘增那张春风得意的脸。

  潘增的办公室是八方高科唯一个小套间,潘增用东西仔细又讲究,整个办公室让他布置的古色古香,连休息室摆放的,都是人手工雕花的上好檀香床。

  程致远在他手底下干了这么些年,要说最犯怵的事大概就是来潘增这间屋子里汇报工作,怎么说呢,就好比入了结界,再凛冽愤慨的人,只要一踏进来,都会被这温吞吞的养生气息洗涤的怒气全消。

  潘增沏了一道功夫茶,不疾不徐地操作完,这才泰然地坐到沙发的主位上,悠悠道:“日子不扛混啊致远,我到八方食安整20年了。你也知道,当初把你调到高科一来是让你避避锋芒,二来是在我手底下磨磨你的性子,现在那件事情的风波过了,你羽翼也丰了,高科若能交到你手里,我这些年的苦心经营也就值了。”

  一番话说完,潘增抬手将程致远身前茶杯再次斟满,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好似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潘叔,要不是你当初拉我一把,我现在说不定在哪个地方苦闷潦倒呢。现在您又给我开疆拓路,这一切,致远铭记于心……”

  程致远掏心掏肺的说了一堆,句句有感而发,朴实无华又真诚至极,别说潘增,就是他自己都被这份情真意切给感动了。

  说来也是巧合,潘增与程致远一个还算有权势的小表叔是发小。

  那时候程致远刚到八方半年,第一次带他出差的领导就是潘增,飞机上两人东拉西扯的竟扯出了这层关系,程致远知道他在八方是水深根浅,想立足总得找个人来依仗,就熟络地把他小叔的这层关系利用了起来,站了潘增的队伍,私下里跟着小叔的辈分叫他一声叔。

  这叔也不是白叫的,关键时刻,潘增还真是不余遗力的拉了他一把。

  人这一辈子,真说不好实力与机遇哪个更重要,不过再难解的人生题目,算到尽头都不过一句“这都是命啊”。

  程致远从潘增那里出来心里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惆怅感,今生都不会再遇到像潘增这样,亦师亦友的领导了。

  年纪尚轻时,体会不深,这些年在仕途之路上摸爬滚打,起起落落几个回合,潘增的提点句句萦绕在耳,对他的工作在认可后放权又放钱,哪怕有些事最后不尽如人意,他也没有过多责骂,只是看着他一次比一次做的更好。

  如今他虽说提职高就,可这番折腾的初衷,多少也带有一点想给他让位的意思。

  他程致远何德何能,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寻到这样一个柳暗花明处。

  苏景群在程致远家附近随意吃了一口午饭打车来了公司。

  中午办公室里满地都是折叠床,昏昏暗暗地睡成片。穿过这片睡海,苏景群才回到自己办公室,把转到她这里的工作逐一审核批复一遍。

  “由岚是要升职了吗?”苏景群看着由岚给自己转过来的内容,敏锐地觉得似乎要有什么变化。

  这也不是今天才有的猜测,苏景群最近就觉得由岚对自己的态度有些怪怪的,一些工作也有意的往外推,都说年底公司会有大的变动,苏景群估算着,由岚一定是在自己手下干不长了。

  不过这样也好,由岚本就是对她的到任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虽说这小半年磨合的还算不错,但是接触起来也很是累心,她能有更好的发展对两人都是解脱。

  苏景群真正关心的是由岚走了,公司会安排一个什么样的人来顶她的岗。

  一个领导最怕的情况就是走了个能干的,来了个拖后腿的。

  苏景群有没有来上班,程致远只要一登录电脑就会知道。中午一堆文件经苏景群大笔一挥,批到了程致远这里。

  程致远靠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天棚,不自知的连叹了三口气,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同苏景群讲发布会推迟的事。

  要是平时推迟一两个月也没什么大影响,可是这次中间隔出来了一个农历新年,全国人民的关注点都会发生变化,许多东西也都要重新设计、布置、规划,之前的工作大半都等于是做了无用功。

  程致远苦笑,他这追人之路可真是坎坷,感情上刚有一点突破,工作上又来给他添堵。

  “苏总,程总监让您方便的时候来一下。”

  要说评选个公司甜姐,莎莎绝对是当仁不让的,声音清脆入耳动听,可是苏景群却并不怎么愿意接到这动听的传唤,因为她总结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经验,就是,只要是程致远通过莎莎打过来的电话,找她就准没什么好事。

  苏景群和程致远现在的关系,算是暧昧的过了头,关系又没有完全确定,还混着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实在是不清不楚,不尴不尬的,加之程致远对一会所谈之事本就有些心虚,在清冷的办公室里再次碰面,俩人竟都有些莫名的拘谨与无措。

  好在程致远顷刻间就调整了状态,从眼角挤出一丝歉意,将一份策划方案递到她手上,简明扼要地说,“得拿去修改了。”

  苏景群接过来看了一下她无比熟悉的标题,不明所以地问道“方案不早就确定了吗?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新品发布会将推迟到年后。”

  “推迟到年后??程总,这不是开玩笑吗?”苏景群迷茫极了,目不转睛地盯着程致远,等着他做解释。

  “公司高层一致通过的决定,我们只需要按照要求执行。”

  “……“苏景群无语,犹豫了好半响才说道”程总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我负责的项目,我负责的产品,我负责的发布会要推迟,我最后却要以这种接受通知的方式来被告知。上面一拍大腿,下面损失的可都是真金白银。”

  “我也是比你早不了几个小时被告知的那个。群群,我们看在眼里的是一支产品,上面要看的是整个八方的大局。你的产品是你工作的全部,而在上面看来,你的全部只不过是一颗大树的细枝末节,哪怕整支砍了,也只是面子上难看几天的事。”

  苏景群脸色渐渐缓和下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看似毫不搭边的一件事:“高层变动很大吗?”

  “群群,你太聪明,如果我们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是不是很多话就会藏在心里,生生咽下这份委屈?”程致远拉过苏景群有些冰凉的手,攥到自己手里,看着她,温柔地问道。

  这一句话,仿佛突然间把苏景群从梦游状态叫醒了,她肩膀陡然一松说了句“抱歉。”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她不知不觉中已放下戒备的程致远,她心里就是多出来一百个不解与不愿,也只会拿过方案,在脑子里把这该死的决定腹诽一遍,回家再同雷晓妍嚎叫一番,将这些人通通关进精神病院。

  苏景群抽回手,翻看自己耗费心血做出来的方案,垂下头说道,“程总你知道这一改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放弃了前期所有优势和最好的机会。”

  “事情也并不完全像你想的那么悲观,得多糟糕的产品经理因为改了产品发布时间就做不好了,现在我们有更充足的时间,你应该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不是吗?”

  “不用这么哄我,这世界上可能再找不到几支比“高涵”更倒霉的产品了,总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关键时刻掉链子。”

  “群群,不要忘记你所在的企业,他要效益,更要政绩。”

  “呵,没有效益哪来的政绩。程总,你以为产品只有我们在做吗,EDS同GT合作多年,对他们的研发品类非常了解,更何况GT这个技术前期就与EDS有接触。新年一过先机尽失,高层可以不想,但是我们不可以。”

  程致远脑子里又浮现了“氮”发来的那条短信,他脸上神色暗淡了些许,说道,“除了EDS,我们这次也许还会遇到一匹黑马。”

  苏景群几乎是脱口而出“你是说,通达新生科技?”

  程致远有些意外的看向她,点头道:“没错。”

艾左迦

以后每章都争取发到3000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