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黑痣魔女

第33章风流债(2)

黑痣魔女 小静123 2254 2018-05-03 00:05:00

  第33章风流债(2)

  次日上午,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孙亮带着两名警察来到老桥的私家花园——

  所谓私家花园,是一座位于大江中心的一片绿草地上。因为面积比较大,环境十分养眼,便被建筑商以私家花园来称呼。

  这种私家花园,当时销售时,是5万元一平米,每座私家花园建筑面积,都大于五百平米……

  也就是说,买私家花园的,都是有钱人。对他们来说,掏个数千万,并不吃力。买这些房子的老板,哪个不是身家上亿的有钱人?

  每个私家花园门口,都有一个大门。但因各家而异。老桥总家的门口,是一个大铁门。

  这个铁门和一般的铁门不一样,是雕着许多精美图案的雕花铁门!

  按了一下门铃,里面很快走过来一位保镖。保镖身着保安服,见是警察,态度十分友好。

  “警察叔叔,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要找这座别墅的主人——桥老,有一些问题要咨询他。”一位警察回答道。

  “好的。请进。”

  保安手按了一下遥控器,大门徐徐打开……

  这里面真正是一座美丽的花园!

  碧绿的草坪,开阔养眼,一直延伸向远处的院墙……

  绿树红花,交相辉映着,春天的美景令人陶醉!

  这些有钱人,可真会享福啊!望着眼前奢侈的一切,孙亮心里想。

  他们一行跟着保镖走进了大厅。

  大厅高大而敞亮,地面是光洁的大理石地面,镶着简洁图案的高档羊毛地毯,在主干道渐次铺开。

  头顶的水晶吊灯,亮灿灿的,像一个热力四射的大太阳……

  “你们先请在客厅坐一下,喝喝茶,我去禀报桥老太爷。”保镖笑着和管家说着什么,只见管家蹬蹬蹬,三步并作两步的跨上了二楼。

  孙亮他们刚刚坐到羊皮沙发上,就见一个模样标志的女子,托着茶盘,递过来三杯茶。

  “请用茶。”她的声音纤细而弱小。

  接着人便袅袅婷婷的走进厨房。

  这桥老爷有了钱,过的日子可真跟过去的资本家大地主一样啊!

  健硕的保镖,标志的厨娘,忠诚的管家……正想着,楼上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慢腾腾的走下楼梯。

  他的满头白发,披在肩上。

  丝绸睡衣,飘逸的跟随着他的身体向前……

  他脚上撒了一双灰色布拖鞋。

  这个巨人,正一步步走向孙亮。

  “听说你们要找我?”桥老太爷的脸色不是太好。

  常年的养尊处优,使他的脸庞白皙而细腻,不像一个男人的脸,倒像一个女人。

  估计活动比较少,他的肚皮微微凸起,腰部赘肉明显……

  “你好,老桥总。我们在办案过程中,有些事情需要和你核实与咨询。”孙亮站起来,迎了上去。

  “什么案子啊?”他问。眼睛灵活的转了起来。

  “是关于莉娜的事情。”孙亮说。

  “嗯……”听到这个名字,他突然沉默了,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老桥总,莉娜被人故意撞死这事,你知道吗?”孙亮问。

  “什么,她死了?”老桥总眼睛睁大了。看样子,似乎真不知道。

  这几年来,都是他儿子执掌公司大事,有些事不和他说,也有可能。

  “是的。她的死很蹊跷。”孙亮严肃地说。

  “莉娜是在绿灯亮时走斑马线过马路的。谁曾想,一辆套牌大卡车就突然撞向了她,造成了她双腿粉碎性骨折,脑袋在撞击地面时,被某个硬物撞到,流了很多血。她被送到医院时,很快就死亡了。”孙亮故意详细介绍了莉娜死时的情况,意在激发起老桥总的某种情绪。

  “唉,太可惜了。她还那么年轻。她本应健康快乐的生活啊!”老桥总有些伤感的说。

  “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听说了一些关于你和她的绯闻。”孙亮说。

  “哦,这个么,是有的。这个,你们应该能够理解啊!”老桥总看了看孙亮,继续说了下去:

  “不是有句顺口溜吗,男人有钱就变坏……我这就是这样的男人啊!”老桥总笑着说。

  “能否详细说一下你和她是如何认识,以及你们如何……”孙亮说。

  “这个嘛,到了我这个年纪,告诉你们也无所谓了。”桥老总说。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反正那年是招聘新员工。我平时,一般不关心这些事。但那次,是因为我的办公室秘书,使我不满意。我想找一个年轻养眼一些的女孩放在身边。所以,我就去了。”他说。

  “莉娜是在参见面试人员的第二批里。她推门走进会议室时,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这女孩太漂亮了,要脸模子,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而且,她的声音很好听。低低的,慢慢的,咬字清晰,不着不急……”说到这里,桥老总似乎又见到莉娜了一般。他浑浊的眼睛,突然间就有了亮光,他皱褶满脸的面颊上,绽开了一个微笑……

  “总之,这个莉娜一切都符合我的心愿。不过,她的业务水平,在所有招聘者中不是太强。所以,在商量淘汰人选时,我儿子就说要淘汰莉娜。我听了,坚决不同意。我说,这个人,我要定了,就放到办公室吧……就这样,莉娜进入了我们公司,留在了我的身边。”老桥总说。

  “进公司后,莉娜还真是对我忠心耿耿。我想要什么,她都给……她进公司大约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有了那种关系。”老桥总说。

  “不过,我没有想到,我的妻子方元那么厉害,她居然派了人跟踪拍照……”老桥总说、

  “那次,我有事出差,我妻子就拿着照片找到了办公室,向莉娜摊牌。她当着所有员工的面侮辱她,谩骂她,并且要求她立即离开公司……”老桥总说到这,有些气馁。

  “当我出差返回华城,刚刚走进办公室时,莉娜就跑来了。她声嘶力竭地诉说我妻子的所作所为,她哀求我与妻子离婚,与她结婚……她说,她愿意一辈子伺候我,对我好。”桥老总说到这,神情悲哀。

  莉娜刚进公司时也就二十来岁,而老桥总已经快七十岁了。

  “唉。我告诉她,我是不可能为她而与妻子离婚,与她结婚的。我告诉她,我是很喜欢她,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要离婚。男人风流,不过是本性使然。没有她,我也许会和其他女人好。”桥老总说。

  “当时她很失望。哭着跑走了。说实在的,我妻子到单位来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这架势,莉娜要想在公司待下去,是不容易的了。我便想,要不,我用钱来弥补一下吧。”老桥总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