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黑痣魔女

第34章风流债(3)

黑痣魔女 小静123 2168 2018-05-04 00:05:00

  第34章风流债(3)

  “后来,有一天,我把她约到我的一个常驻包间里,交给她100万元人民币的支票。我告诉她,尽早离开公司吧,自己用这笔钱去闯荡一番天地。当时,她听了还是很激动的。表示她会不辜负我的期望,干出一番事业的。那天一高兴,我们两个人又到了一起……”老桥总说。

  根据他的说法,自此以后,他们经常在这家五星级宾馆的包间里幽会。对老桥总来说,他离不开莉娜这样年轻漂亮又忠诚的女孩;对莉娜来说,她也是对这位金主的感谢……他们不过是互相利用,互相需要而已。

  “对莉娜,你除了给她一百万元的支票外,后来有没有再给她钱?”孙亮问。

  “唉。这是我欠下的一笔风流债啊!怎么可能不再给她呢?”老桥总说。

  “第一年她办公司就花完了那一百万。第二年,订货,运输成本钱不够了。她跑来向我哭诉创业的不易。我也很同情她的。本来人家有一个美好的前程,因为我和我妻子,生生把人家逼上了创业之路……”看得出来,莉娜在制服老桥总方面也是有一套的。

  “从第二年开始,我每年又加投了几十万。几年下来,大概也投进了两三百万了。”老桥总说。

  “到了第三年,她的生意开始有了起色,已经能挣点小钱了。这时,我们的聚会,我相对轻松多了,她向我哭穷的时间少了。”

  “到了第四年,不知为什么,她不太来找我了。我要想见她,也不是太容易了。那时,我大概也到七十来岁了吧,人对于那种事,兴趣少了许多。”老桥总说。

  “那么,你们后来就很少联系了?”孙亮问。

  “是啊。我想,她生意做得好,我也就可以少操心了,当然,也就可以少花钱了。所以也就不主动和她联系了。”老桥总说。

  “那么,对于莉娜这个人,你怎么看?”孙亮问。

  “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姑娘啊,很会讨我欢心,总是和我说笑话,要不就陪我睡觉……她人很机灵,善于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当然,从工作能力上来看,稍微弱了些。前些年,如果没有我的支持,她怕是也撑不下去了。”老桥总说。

  “她和其他人的关系,比如,和你妻子的关系,和你儿子的关系……”孙亮问。

  “和我妻子,那当然是视同水火了。和我儿子?和我儿子,应该没有太多的关系。他们之间基本没有工作上、业务上的交集……”老桥总说。

  看来,他还不知道,他儿子与莉娜有染的事……孙亮思忖道。

  这么说来,老桥总,是莉娜创建公司的金主,而且时不时给她以支持。而桥壳力,则是做非法生意的幕后操纵人。莉娜,估计是因为获取更多的金钱,而走上罪恶的道路的……孙亮想到这,思路逐渐清晰。

  “你对你的儿子如何评价?”孙亮突然问了一个很突兀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问?父亲当然一般都是把儿子看得很重的。”老桥总说。

  接着,他告诉警察,他儿子桥壳力,自小天资过人,干什么,像什么,在他的朋友圈汇中,桥壳力算是子承父业的榜样了。有些人家,儿子不光花光了钱,还败掉了家底,气得老头子要打人。可是,一旦真正遇到那样的败家子,那生气也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我很为他骄傲。在我们做生意时,那时的进出口贸易,还是粗放式经营。只要你有货,就有钱赚。可现在,当商品极大丰裕的时候,不光要有货,而且要是紧俏货,抢手货,才有可能挣钱。那些大路货,只能赔本白干……”老桥总说。

  正说到这里时,老桥总的妻子回家来了。

  她身穿一袭白裙,上身是一件淡蓝色的外套。整个人显得很年轻,看上去,哪里像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就像是四十来岁的女人。

  “这位是?”孙亮端详着眼前这位穿着时尚的女人,估计就是老桥总的妻子。便主动问老桥总。

  “哦,这是我妻子方元。方元,这位是刑警大队的警察,来家里问些事情。”老桥总说着,向两边作了介绍。

  “你好。”

  “你好。”

  孙良与方元打了招呼后,便向老桥总说:

  “桥总,和你的咨询就到这里。下面,我想和方元女士聊一聊。”孙亮说。

  “好的,那你们谈。我就先上去休息了。”老桥总说罢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慢慢向楼梯方向移动……

  “警察同志,你们是来调查……”方元说话单刀直入。

  “哦,我们来,是想了解你们熟悉的莉娜的情况。”孙亮说。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社会败类,渣滓。就像蚂蟥一样,专门伏在人身上吸血。”方元听到莉娜的名字,本能的反感,一口气说了许多。

  “哦,方元女士,我们警察办案,主要是讲究证据和事实。武断的下结论,扣帽子,没有用。希望你能说一些你亲眼看到的或听到的事实。”孙亮说。

  “这个太容易了。我请了一个私家侦探,专门帮我跟踪那个老东西的。只要他和其他女人有什么恋情,我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所以,莉娜这个小妖精,被我成功地赶出公司了!”方元说。

  像她这样的女人,身处财富的中心,对于第三者,小蜜,是特别敏感的。因为,这些都将影响到她的财富的增减,影响她在这个家的地位。几十年来,当丈夫在外打拼挣钱的时候,她就开始了解和掌握一切与小三、小蜜斗的方法,而且每次总是稳准狠的除掉那些小妖精。所以,只要一提起这个话题,她就像被注入了兴奋剂一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除了和你丈夫有染意外,莉娜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孙亮实在听不下去了,便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她的话。

  “哦……让我想想。”

  “对了,她还企图勾引我儿子。被我发现了。我和儿子深谈过,向他敲过警钟的。”方元说。

  “她这个人,估计小时穷怕了。谁给她钱,她就和谁睡觉。简直比妓女还妓女!妓女是收了钱,就干活。她是不收钱也干活。这种女人,抓住了应该枪毙!”估计到她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有些歇斯底里吧。望着方元那有些狰狞的面庞,孙亮想,从她那里,看来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线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