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飘渺的时空

第四章 栽赃嫁祸

飘渺的时空 孤凉忆逝 2249 2018-09-15 01:47:29

  到了一家酒楼——(即可吃饭又可住店的地方)

  “小二,来两间上房。再弄点水,分别送到两间上房,我们要沐浴,帮我加一些玫瑰花瓣。”边说边把银两给那个小二。“剩下的赏你了。”“好嘞!客官里面请——”小二咧着嘴角笑着说。

  “你先回你房间,洗完澡过来找我。”暮容雅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套墨莲金丝衣裳递给他,摇曳的裙摆随着走动别有一番风味。

  呵,愚蠢又肮脏的人类,是先吸干她的血,还是……花无情看向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暗色。

  房内——“客官水好了。”门外响起店小二的声音。“端进来。”一道慵懒的声音渐渐响起,打开门,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少女懒散地靠在软榻之上,好似柔若无骨的妖精,迷惑着世人的心。

  店小二与其他人迅速低下头,赶紧把水端到里间去,匆忙地离开,待他们离开后,少女笑了,“呵,呵——”笑的妖娆,笑的邪肆,似乎是在嘲讽这些人的愚蠢。她光着脚踩下软榻,朝里间走去,用纤细的手指拨动水面,水荡出一阵阵涟漪。

  衣物尽褪,踏进浴桶,享受般的眯起双眸,用纤纤素手捧起玫瑰花瓣,鲜红的玫瑰花瓣透过指间,竟有种别样的美感。

  突然,她觉得水微微泛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暮容雅下意识感知了一下体内,发现她的空间“幽邪”也跟随她来到了这里。她从血冥镯内拿出一件崭新的红色纱裙,纱裙上微微浮现出一丝流光,她走出浴桶,快速的把纱裙穿在身上,仔细一看上面还有有红色丝线勾勒的彼岸花,显得绝望又凄美。

  另一间房——花无情早已穿上墨莲金丝衣,先前脏乱的面容已洗净,他容颜俊朗,身姿卓越,最独特的是那诡谲的血色凤眸。薄唇如刚吸过血般殷红,唇角微微上扬,似乎因什么而感到愉悦。

  花无情去到暮容雅的房间,房内,暮容雅听到敲门声,“进来。”啧~要开始了吗?花无情走进房门,便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她带着半脸面具,显得颇有神秘感,衣袖轻轻滑下,半露精致的锁骨和莹润的肩头,裙摆大大的敞开,修长洁白的大腿裸露在外面,去贝壳般的脚趾微微卷缩着。

  看到这一幕,花无情的眼眸更深了几分,眼眸中闪着明明灭灭的光。“过来,坐下。”她轻拍身边的软榻让他坐下。“乖,抬头,看着我。”暮容雅眼眸霎时变为血红色,显得绝美潋滟,花无情看着她的眼眸变为血红色有点儿惊讶,片刻,便已了然这是失传已久的催眠术,“你叫什么名字?”花无情眸色暗了暗,回答道:“花无情。”“你去帮我找些无父无母的孤儿,聚集在西边的破寺庙,我明天去那。”啧,这人类要干嘛?创建自己的势力吗?这个人类似乎与那些肮脏的人类不一样。“嗯。”他说完便走了。

  他竟然没有被催眠,如果没看错的话,他那血色凤眸内的那一圈独特的暗纹,是血族王族的标志,这个世界真奇怪,竟然还有血族的存在。暮容雅用手托着下鄂,浑身慵懒的靠在软榻上,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暮容雅直起身子,微微整理了一下裙摆,门外突然响起吵闹声,“大人,凶手就在这里。”一道女声从门外传来,那少女一下推开门,“大人,就是这个贱民杀死莲儿妹妹。”容怜指着暮容雅大声道,“贱民,还不赶快认罪。”一个肥头大耳,油头粉面,顶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的男人吼道。

  暮容雅“……”什么鬼?贱民?杀死人我怎么不知道?

  “呵~贱民?你确定是我杀死那个连儿妹妹?”暮容雅眉梢微挑,嘴角的弧度加深。

  “大胆贱民,连儿妹妹与容表哥两情相悦,你竟心生嫉妒痛下杀手,还敢说不是你杀的!”容怜有些心虚的怒叱道。

  “我与他从未谋面,谈何嫉妒?更别说痛下杀手。”暮容雅不屑的笑着。“你知道我是何身份吗?”她闻言,目露不屑,嘲讽的笑着道:“你一个贱民有个身份?”啧~蠢,“你呢?”她看向李大人说道。

  只见李大仁身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滴落,心里头千思百转,瞧这一身行头便知出身自富贵人家,莫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一时心中无比慌乱,浑身哆嗦。

  “大胆贱民,还敢狡辩!”李大人面带慌张道。“呵,你一没人证,二没物证,凭什么说我是凶手?”她嘲笑着这群人的愚昧。“容姑娘,你告诉他,人证是谁?物证是何物?”“哼,人证是我,物证是这条白绫,你还敢说你不是凶手!”这个年芳十八,身穿绛红色石榴花对襟襦裙的女子,高高的云髻上插满了做工精细的玉钿簪子,媚眼如丝,体态妖娆,不过比起暮容雅便逊色几分。

  白绫?我一般用的是红绫好吗?“人证是你?也就是说你一直看着却不阻止,啧啧~这是个什么样的姐妹啊。”暮容雅感慨地说道。

  暮容雅一声冷笑:“奉劝你,长得丑就不要妄想攀高门,没有头脑就不要学人说谎。我跟他们俩素昧平生,何来的爱慕与嫉妒?你要学人做这栽赃嫁祸的事情,也不事先打好草稿?”真是一个愚蠢的家伙。

  她甩出一条红绫,勒住容怜的脖子,容怜衣袖翻飞,白皙的手臂上赫然出现几条红痕,手腕下方有一个带着明显牙印的伤口,表皮破损的地方,一片赤红。

  “呦,这伤口啊,人是你杀的吧。”暮容雅的红唇微微往上挑起。容怜被勒得喘不过气来,还企图做垂死挣扎:“你这……贱民,李……大人……快……救……我……”

  暮容雅冷笑:“不用叫了,李大人他自身难保了。”不知何时,他已经放下容怜。

  容怜扭过头去,看见门外涌进来一群官兵,只见领头人,单膝下跪道:“参见战王妃。”她眉头微皱:“起来,人带走,看着碍眼。”暮容雅目不斜视的离去。

  待暮容雅离去,容怜知道,她和李大人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她任由官兵架着走,没有丝毫的反抗,双眼透露着绝望。

  在大街上慢慢地走着,享受着清风袭来,如狂魔乱舞,花香萦绕在指尖,发丝拂过脸颊传来缕缕幽香,与一人擦肩而过,发丝传来的幽香,使那人心里一阵阵悸动。

  那人回头看着暮容雅渐行渐远的背影,微微一笑,那浑身充满孤寂气息的人才是真正的你吗?暮容雅?非常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