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遇而安:痴情王爷无情妃

第五章:外出、安棋

  “啧啧,天天就知道对着背书,真不知道你除了看书还能做什么!”

  安然闻声从书中抬起头,来者是安棋,手中纸扇荷花摇曳生香。

  安然也只是看了他一眼,表示自己知道他过来了,也就继续看书,没在理会他,有时候说多错多,她可不想被人看出什么端倪,到时候还得挖空心思的寻找一个合适的原因。

  “你,”安棋对此很气愤,却也很无可奈何,收起手中的扇子,盛开的荷花似乎也跟着慢慢回到含苞待放的状态,煞是好看,安棋兀自给自己倒了杯茶,谁知茶一入口,竟是凉的!“我说小妹,二哥好不容易过来一着,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安然从书中抬头,起身,只是刚一动就察觉到身下一股热流涌了出来,安然神色如常,下了软塌,坐到他对面,神情淡漠,“二哥,有什么事你可就直说了,妹妹我下午可是还要跟邱麽麽学习那礼仪规矩,这本来就是件累人的事,这会子没心思在这跟你耍。”

  “嘿~你这小姑娘,”安棋也没在纠结那么多有的没的,“大哥估摸着今儿傍晚就入城了,娘要我问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到城门处接他。”

  “到城门处?”她来这里这么些天,倒是还没有出去过,以后估计就更没有机会了,“好,待会我跟邱麽麽说说,看她能否通融放行。”

  安棋走后,安然叫来紫荆,唇齿蠕动,却一时不知道月经这个玩意,这里该如何表达。

  还好紫荆机灵,试探性的问,“小姐,可是月信来了?”

  “嗯。”安然重重的点头。

  “紫荆,你是怎么知道我月信来的?”处理完后,安然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唉~这有什么,小姐你每月都是这几天,刚刚我还在纳闷着小姐的月信怎么还没来?没想到小姐你就唤我了。”

  “这样啊。”

  “不过小姐你也真是的,月信这种事,哪次不是我帮你处理了,你还害羞了,这可不像你啊!”

  “!!”紫荆无意的话,戳痛安然的内心,想解释,又恐说多错多,最终还是随她去了。

  好在紫荆也就是说说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